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田野的風(fēng)

來(lái)源:作者:陳希瑞時(shí)間:2018-09-13熱度:0

田野的風(fēng)(電影劇本)     

——紀念改革開(kāi)放40周年  

故事梗概:

鄭月華和陳青林,是從小學(xué)到高中時(shí)的同學(xué)。陳青林高考落榜,回家務(wù)農,娶妻生子。鄭月華考上大學(xué),進(jìn)了北京農科院,成了教授。一晃幾十年過(guò)去,陳青林成為清河村村委主任。鄭月華退休后,思鄉心切,回到清河村,為家鄉貢獻余熱。       

主要人物:         

鄭月華:從少年至今         

陳青林:從少年至今         

張小琴:50歲,陳志文妻子         

思華:24歲,陳志文兒子        

另有李老師、清河鎮鎮長(cháng)等群眾若干人  

序幕    

畫(huà)外音:我,鄭月華,離開(kāi)家鄉四十多年。如今,我退了休,一股思鄉的念頭,愈來(lái)愈強烈地占據了我心頭。其實(shí),在我內心深處,還藏著(zhù)一個(gè)人,這個(gè)人,就是我少年的伙伴,陳青林。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一架民航班機悄然降落青島流亭機場(chǎng)。    

(同時(shí),疊印出片名與演職員表。)    

旅客紛紛走出大廳,匆忙的腳步。    

年過(guò)半百的鄭月華,拉著(zhù)行李箱,朝這邊焦急地張望著(zhù)。   

鄭阿姨!伴隨著(zhù)一聲親切的呼喚,一位文質(zhì)彬彬的青年手持鮮花,迎上前來(lái)。    

我是思華,我爸讓我接您來(lái)了! 

你是陳青林的兒子?對,鄭阿姨,我是陳青林的兒子。  

鄭月華上下打量思華:噢!多英俊的小伙兒,跟你爸少年時(shí)代一模一樣!

一輛黑亮的轎車(chē),沿著(zhù)寬闊的柏油馬路緩緩而行。

透過(guò)車(chē)窗口,鄭月華朝遠處久久張望,百感交集。             

1、       

畫(huà)外音:從小學(xué)到初中,陳青林跟我都是同學(xué),并且都在一個(gè)班級。志文他語(yǔ)文成績(jì)好,數學(xué)差,而我跟他恰恰相反,數學(xué)成績(jì)好,語(yǔ)文差。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出現以下回憶畫(huà)面:     

青林正在黑板上做題,許久做不出,急得冒汗。    

快下去,丟人!李老師一個(gè)粉筆頭飛擲過(guò)去。

青林神情狼狽。

張小琴不滿(mǎn)地瞅了李老師一眼。    

鄭月華上來(lái),很快就做完。贏(yíng)得一片掌聲。     

操場(chǎng)上,同學(xué)們有的打球,有的玩雙杠,有的跑步。    

青林郁郁寡歡。    

鄭月華手拿羽毛球拍走來(lái):走,青林,打羽毛球去!    

青林起身,接過(guò)羽毛球拍,看著(zhù)鄭月華發(fā)球,看著(zhù)羽毛球飛來(lái),猛地出手,一下子把羽毛球打飛了。    

鄭月華:青林,你……一跺腳,走了。

張小琴遠遠地朝這邊張望。    

陳青林和鄭月華挎著(zhù)書(shū)包,走在鄉間小路上。    

空氣清新,遍地野草野花,鳥(niǎo)語(yǔ)花香。    

陳青林悶悶不樂(lè ),一屁股坐在地上,掐一根小草,含在嘴里,又吐出來(lái)。    

陳青林:我恨李老師,他讓我當著(zhù)同學(xué)們的面出丑!    

鄭月華: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李老師也是恨鐵不成鋼呢!    

陳青林:不,他越這樣厲害,我越不好好學(xué),看他能把我怎么樣!    

鄭月華:哈哈哈哈,你呀,牛脾氣,學(xué)習怎么能跟老師賭氣呢?    

陳青林:牛脾氣怎么啦?大不了回家種地!再說(shuō),數學(xué)不好怎么啦?古往今來(lái),有多少大人物數學(xué)成績(jì)一塌糊涂,照樣頂天立地,流芳百世!

鄭月華:好好好,陳青林將來(lái)也是大人物,照樣頂天立地,好了吧?別賭氣了好不好?我的古文功課也不好,你教我吧。    

陳青林:還是你好,數學(xué)好!人家不是都說(shuō),學(xué)會(huì )數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    

鄭月華:咱們互補吧,你教我古文,我教你數學(xué),好嗎?    

陳青林不可置否地點(diǎn)點(diǎn)頭。           

2、      

畫(huà)外音:那時(shí)候,我和青林年齡雖小,但一到麥收大忙,還是要回家參加勞動(dòng),幫著(zhù)大人割麥子。    

(畫(huà)外音中,鏡頭拉近)    

地頭上,鑼鼓一響,那是公社文藝宣傳隊來(lái)了。    

噢!噢!    

走啦走啦!公社文藝宣傳隊來(lái)了!    

伙說(shuō)笑著(zhù),紛紛走向地頭看節目。    

李老師和學(xué)生張小琴扮演一對父女,載歌載舞,表演《夸夸家鄉新面貌》。   

陳青林在前,鄭月華在后,目不轉睛,看的入迷。                     

3、    

鄉間小路上。    

陳青林:哎,別看張小琴學(xué)習成績(jì)一般,表演節目可是有板有眼,跟咱李老師搭配的真是默契!    

鄭月華:這叫青菜蘿卜,各有所愛(ài)!

陳青林:此話(huà)怎講?

鄭月華:很好理解嘛!你看,你語(yǔ)文好,我數學(xué)好,張小琴文藝好,這不明擺著(zhù)嗎!其實(shí)啊,有文藝天賦的人,能歌善舞,才更加使人著(zhù)迷!

陳青林:能歌善舞難道不好嗎?

鄭月華:好!好!我說(shuō)過(guò)不好嗎?依我看,張小琴能歌善舞,有些人啊,連眼睛都看直了!

陳青林:你這是說(shuō)誰(shuí)呢?

鄭月華:說(shuō)誰(shuí)?我鄭華有啥資格說(shuō)別人!

陳青林:莫名其妙!                  

4、  

畫(huà)外音:其實(shí)在鄉村,麥收,有公社文藝宣傳隊,夏天,有大鼓書(shū)和雜耍隊,冬天,還可以看一場(chǎng)電影。我跟陳青林就這樣混熟了,當然,彼此有了好感,也在所難免。這不,麥收剛結束,南方安徽的一支雜耍隊就來(lái)到我們清河村。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鏡頭拉近)黃昏時(shí)分,鑼鼓一響,大人孩子聚攏過(guò)來(lái)。

孩子拼命往前鉆,大人們主動(dòng)站在后面。

鄭月華跟陳青林,靜靜地站在一旁。

節目一個(gè)連著(zhù)一個(gè),鉆圈兒、翻跟頭、魔術(shù)……好戲連臺,精彩紛呈,掌聲不斷。

安徽女子,水靈俏麗,短衣衫,燈籠褲,幾個(gè)跟頭、一個(gè)360度空翻,陳青林看呆了,眼都不眨一下。

鄭月華故意伸手擋住陳青林的視線(xiàn)。

拿開(kāi)!陳志文一把打開(kāi)鄭華的手。

哼!鄭月華嘴巴變長(cháng),一扭身,一臉不高興。

 哎喲!安徽女子突然捂住肚子,蹲下身去。人群有些亂了。

安徽女子被人攙扶走了,陳青林瞅一眼鄭月華,也跟著(zhù)去了。                  

5、  

學(xué)校教室內,安徽女子躺在課桌上,赤腳醫生用聽(tīng)診器為她診治。

赤腳醫生把聽(tīng)診器放進(jìn)出診箱內:沒(méi)事兒,這是因為運動(dòng)過(guò)于激烈,造成腸胃不適,注意休息,多喝開(kāi)水!

陳青林提著(zhù)暖瓶走進(jìn)教室,放在桌上:喝一杯熱水吧。

謝謝你,小弟弟!安徽女子撐起身,一臉謝意。

陳青林:出門(mén)在外不容易!

赤腳醫生伸手刮一下陳青林的鼻子:人小鬼大!

窗外,現出鄭月華的身影,一晃不見(jiàn)了。                

6、

畫(huà)外音:我怎么知道,看上去性情木訥寡言少語(yǔ)的陳青林,在一個(gè)水靈俏麗的安徽女子面前會(huì )怦然心動(dòng)。難道他希望這位安徽女子,能帶他走出這個(gè)偏遠閉塞的鄉村,而周游世界嗎?一個(gè)人的心靈,真是太奧妙、太不可捉摸了!  

教室內,晚自習時(shí)間,同學(xué)們都在安靜地復習功課。陳青林冥思苦索,寫(xiě)了一張紙條,塞給身后的鄭月華。

鄭月華借著(zhù)燈光,看得明白:鄭月華,這是我為你翻譯的一段古文,請指教!

鄭月華隨手把紙條扔回陳青林,不料,紙條卻飄在張小琴腳下。

張小琴低下身子,撿起紙條,迅速地瞟了一眼。  

畫(huà)面一:(淡入)李老師怒氣沖沖把紙條一把拍在辦公桌上,一手卡腰,一手指著(zhù)陳青林的鼻子,訓斥著(zhù)。

陳青林不敢抬頭,唯唯諾諾。

窗外,張小琴趴在窗口望一眼,一晃,就不見(jiàn)了。(淡出)  

畫(huà)面二:(淡入)雪花飄飄,把學(xué)校大門(mén)前的那片果園染白了。    

陳青林在果樹(shù)間徘徊著(zhù),留下一串串腳印,頭發(fā)上染得有些發(fā)白。    

鄭月華和張小琴結伴走過(guò),指指點(diǎn)點(diǎn)著(zhù)陳青林,嘻嘻哈哈而去。(淡出)  

畫(huà)外音:有了這些經(jīng)歷,陳青林變得處處謹小慎微,小心翼翼,生怕再出現什么紕漏。                 

7、  

公社大禮堂里,正在上演電影《閃閃的紅星》。高亢嘹亮的男高音激蕩人心: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兩岸走。雄鷹展翅飛,哪怕風(fēng)雨驟,革命重擔挑肩上,黨的教導記心頭……

全公社小學(xué)生都來(lái)觀(guān)看,黑壓壓地擠滿(mǎn)大禮堂,連窗上爬滿(mǎn)了人。

鄭月華和張小琴,擠不進(jìn)去,跳著(zhù)腳張望,淌著(zhù)汗水,滿(mǎn)臉漲紅。

陳青林伸手指指窗戶(hù),示意她們爬上去。

鄭月華爬不上去,張小琴爬上去又跌下來(lái)。陳志文伸手相助,把她倆一個(gè)個(gè)扶上去。

鄭月華向他投來(lái)感激的目光。

張小琴:陳青林你也上來(lái)吧,扶住我,我的腿有些哆嗦!

陳青林笑著(zhù)搖搖頭。

張小琴用鼻子眼“哼”了一聲。                  

8、  

畫(huà)外音:美好的事情,總是短暫的。沒(méi)多久,張小琴就輟學(xué)了,回家務(wù)農。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依次出現一下畫(huà)面:  

畫(huà)面一:(淡入)教室里,陳青林注視著(zhù)張小琴的座位,空空蕩蕩,并無(wú)一人。(淡出)  

畫(huà)面二:(淡入)李老師怒氣沖沖把紙條一把拍在辦公桌上,一手卡腰,一手指著(zhù)陳青林的鼻子,訓斥著(zhù)。

窗外,張小琴趴在窗口望一眼,一晃,就不見(jiàn)了。(淡出)  

放學(xué)路上,苦菜花、蒲公英花,欣欣然,朝他們仰起一張張笑臉。

鄭月華:這回好啦,張小琴走啦!

陳青林:大包干啦,張小琴家里缺少勞力,只能回家種地!

鄭月華:這一大包干,不少在外面干臨時(shí)工的,都回家種地了。眼下這地呀,都成了香餑餑!

陳青林:往后啊,再也看不到張小琴的表演了!

鄭月華:是呀,你也不用成天想入非非了!

陳青林:你這人說(shuō)話(huà)怎么連風(fēng)帶刺,張小琴走啦,跟我有什么關(guān)系!

鄭華:你想,一個(gè)能歌善舞的人走啦,換做我,還不得難受死呀!

陳青林:行啦行啦,我就跟你一個(gè)人好,這還不行嗎?

鄭月華:誰(shuí)跟你好啦?拉倒吧你,自作多情!

(抬腳就跑,把陳青林一個(gè)人遠遠甩在后面)                    

9、  

學(xué)校門(mén)前的路上,張小琴背著(zhù)鋪蓋,提著(zhù)洗漱用品,與陳青林并排走著(zhù)。

張小琴:我這次回來(lái)取東西,這才真正覺(jué)得,學(xué)校對我實(shí)在是太重要了。

 陳青林:可不是!初中沒(méi)畢業(yè),你就回家了,對你的人生,畢竟是個(gè)損失吧。

張小琴:畢竟,回家,對我來(lái)說(shuō),是遲早的事情!

陳青林:有得必有失嘛!

張小琴:唉,說(shuō)句真心話(huà),我還是比較留戀學(xué)校生活。

陳青林:魚(yú)與熊掌,不能兼得,是吧!

張小琴默默點(diǎn)點(diǎn)頭。

張小琴從口袋里摸出一張林黛玉的肖像,遞給陳青林:這張林黛玉的劇照,也忘記是誰(shuí)給我的,不如送給你吧,好留個(gè)念想。

陳青林接過(guò)劇照,瞅著(zhù)瞅著(zhù),眼睛有些潮濕。

張小琴走遠了,陳青林還呆呆地站在那里,夕陽(yáng)拉長(cháng)了他的身影……                   

10、  

畫(huà)外音:張小琴走了,我不知道對陳青林打擊有多大。后來(lái)我才聽(tīng)說(shuō),這個(gè)癡心的人兒,在一個(gè)有月光的夜晚,獨自一人,站在我家門(mén)前,吟唱著(zhù)一曲憂(yōu)傷的歌。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那個(gè)有月光的夜晚出現了,陳青林在鄭月華家的大門(mén)前徘徊,又惆悵。  

月亮在我窗前蕩漾

透進(jìn)了愛(ài)的光芒

我低頭靜靜地想一想

猜不透你心腸

好像今晚月亮一樣

 忽明忽暗又忽亮

到底是愛(ài)還是心慌

啊....月光                     

11、  

學(xué)校的擴音喇叭,正在播放:作為新時(shí)代的青少年,要為中華崛起而努力,樹(shù)立正確的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做一個(gè)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四有新人……

教室內,李老師神情激動(dòng):同學(xué)們,現在向你們報告一個(gè)好消息,通過(guò)這次中考,我們班的鄭月華同學(xué),以?xún)?yōu)異的成績(jì),被縣一中錄取了!其他同學(xué),也將要進(jìn)入普通高中……同學(xué)們熱烈鼓掌。                     

12、  

一條蜿蜒的鄉村公路。路邊,幽深的樹(shù)林子,幽深的玉米地,向遠處蔓延。

陳青林騎著(zhù)車(chē)子,帶著(zhù)鄭華,一路飛馳。

鄭月華背著(zhù)鋪蓋,手里提著(zhù)洗漱用品,望著(zhù)縣城的方向,眼睛投射出對未來(lái)無(wú)限的憧憬和自信的目光。

陳青林:張小琴走了,你們都走了!你這一走,留下我一個(gè)人。

鄭月華:沒(méi)事兒,我會(huì )回來(lái)看你的。

陳青林:一個(gè)縣城,一個(gè)鄉下,什么時(shí)候能看到你,還真是個(gè)未知數。

鄭月華:我忘不了你!

鄭月華說(shuō)著(zhù),把臉貼在陳青林后背上,臉上透出幸福的神情。                      

13、  

縣一中校園,高音喇叭里正播放著(zhù)《讓我們蕩起雙槳》: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kāi)波浪,海面倒映著(zhù)美麗的白塔,四周環(huán)繞著(zhù)綠樹(shù)紅墻,小船兒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lái)了涼爽的風(fēng)……

校園里,高高的白楊,綠竹成蔭,有的同學(xué)在漫步,有的在捧讀,有的在打籃球。

陳青林背著(zhù)挎包走來(lái),汗津津地,一副急切的目光。

陳青林向一個(gè)人打聽(tīng),比劃著(zhù),那人搖搖頭。

陳青林又向一個(gè)人打聽(tīng),那人一臉茫然。

陳青林再一次向一位女生打聽(tīng):這位同學(xué)你好,我打聽(tīng)一個(gè)人,你能告訴我嗎?

女生:誰(shuí)呀?

陳青林:她叫鄭月華,挺文靜挺瘦弱的一個(gè)女孩!

女生:我剛才倒是看見(jiàn)這樣一個(gè)女孩,向那邊的月牙湖走去了。

陳青林:謝謝呀!  

陳青林走進(jìn)樹(shù)林子,終于看見(jiàn)了月牙湖,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彩霞滿(mǎn)天,晚霞的玫瑰紅,涂滿(mǎn)了月牙湖。湖邊樹(shù)下,鄭月華托著(zhù)腮,正在靜靜地看書(shū),進(jìn)入到忘我的境地。

陳青林看著(zhù)、看著(zhù),眼前幻化著(zhù)許多美麗的景象:鮮花盛開(kāi)、芳草碧連天、彩蝶紛飛中,鄭月華身穿博士服,仿佛考入了清華或北大……

看著(zhù)、看著(zhù),陳青林慢慢后退著(zhù)、后退著(zhù)……

陳青林被什么絆倒在地,爬起來(lái)飛跑。

鄭月華被驚醒過(guò)來(lái),發(fā)現了陳青林,起身追過(guò)來(lái):青林!青林!  

風(fēng)在耳邊呼呼吹。路邊的樹(shù)紛紛倒向后面。

鄭月華追上來(lái),厲聲喝問(wèn):青林,你怎么啦?

陳青林一臉淚水:這次高考預選,我沒(méi)選上。我、我配不上你。

鄭月華:這次沒(méi)選上,明年可以再考嘛!

陳青林:我已經(jīng)十九了,家里承包了二十多畝地,缺少勞力!

鄭月華:又是種地、種地!我問(wèn)你,種地重要,還是前途重要?

陳青林:人,總要面對現實(shí)吧。

鄭月華:唉!

陳青林:鄭華,咱們分、分手吧。

鄭月華默默不語(yǔ)。

陳青林從口袋里摸出一張林黛玉的肖像,遞給鄭月華:這張林黛玉的劇照,是張小琴給我的,就送給你吧,留個(gè)念想。

鄭月華瞅著(zhù)林黛玉的肖像照,眼睛有些潮濕,一滴眼淚,掉在上面……

陳青林忽然掉頭走了。

陳青林,青林哥——!背后,傳來(lái)鄭月華悲愴的呼喚。                    

14、  

畫(huà)外音:那時(shí)候,高考,對我與陳青林這樣的農家子弟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極大考驗??忌狭?,就是國家干部,就是人上人??疾簧?,只能回家種地,是農民。我,終于如愿以?xún)?,考上了大學(xué)。陳青林只能回家務(wù)農,像祖祖輩輩一樣,面朝黃土背朝天,年復一年,朝朝暮暮,耕耘著(zhù)那片并不肥沃的土地……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疊印出以下畫(huà)面:  

(淡入)五月,風(fēng)吹麥浪,澄碧的天空下,金色的麥浪在微風(fēng)中蕩漾。音樂(lè )聲起,歡快悠揚,充滿(mǎn)喜氣。在眾人的簇擁、喝彩下,陳青林和張小琴結婚了,一對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淡出)  

(淡入)兒子思華出世了。思華瞪著(zhù)一對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看著(zhù)這個(gè)神奇的世界…….(淡出)  

(淡入)柴油機轟鳴著(zhù),脫粒機轟轟飛速轉動(dòng)。小山一樣的麥子垛,陳青林、張小琴等七八個(gè)人,頭戴草帽,拉開(kāi)陣勢,正在忙著(zhù)打場(chǎng)。挑杈的就像接力賽,你傳我,我傳你,往柴油機倉口續麥子的,一邊一個(gè),你一把,我一把,有時(shí)續得猛了,柴油機顯然很吃力,“咕嘟”、“咕嘟”直冒黑煙,就像人不滿(mǎn)了,重重地咳嗽幾聲。    

陳青林用力過(guò)猛,挑杈挑飛了,麥子飛滿(mǎn)天……(淡出)                  

15、  

畫(huà)外音:大學(xué)四年,除了寒假回家一次,來(lái)去匆匆,我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陳青林。直到父母雙亡,我回家奔喪,才見(jiàn)過(guò)陳青林,這才有過(guò)一次長(cháng)談。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出現以下畫(huà)面:  

(淡入)哀樂(lè )聲聲,紙錢(qián)紛飛,一支送葬的隊伍,緩緩行進(jìn)在鄉間土路上。    

(鏡頭特寫(xiě)):

鄭月華,一張悲戚的臉。陳青林,臉色凝重,沉默不語(yǔ)。(淡出)

                   

16、  

清河村外,楊柳依依,芳草如茵。

天上,白云飄飄,仿佛一片片遠去的白帆。

鄭月華與陳青林緩緩行走在綠楊堤上。

陳青林:你現在可是混好了!

鄭月華:好什么呀!不過(guò)是大學(xué)畢業(yè),進(jìn)了北京農科院。

陳青林:對象一定不錯吧?有孩子啦?

鄭月華:對象是一名醫生,女兒也有了,還不到一歲,叫林林。你呢?還好吧?

陳青林:還行吧!張小琴給我生了個(gè)兒子,叫思華,都五六歲了吧。

鄭月華:張小琴那人不錯,愛(ài)你愛(ài)的太深了!要不,當年你給我寫(xiě)的紙條,她會(huì )告到李老師那里?

(回憶)李老師怒氣沖沖把紙條一把拍在辦公桌上,一手卡腰,一手指著(zhù)陳青林的鼻子,訓斥著(zhù)。

陳青林不敢抬頭,唯唯諾諾。窗外,張小琴趴在窗口望一眼,一晃,就不見(jiàn)了。(閃回)

陳青林:張小琴那人是不錯,就是愛(ài)認死理,得理不饒人。

鄭月華:這就是所謂的愛(ài)之深,疼之切吧。怎么,張小琴還是那么能歌善舞吧。

陳青林:什么呀,不過(guò)是加入了村里的秧歌隊,成天扭來(lái)扭去的,能有個(gè)什么出息!

鄭月華:那你呢,除了愛(ài)書(shū),還是別無(wú)所好?

陳青林:愛(ài)什么書(shū)呀!成天忙都忙死了,哪有閑心看書(shū)!

鄭月華:怎么,當年,我們的語(yǔ)文課代表的雄心壯志哪里去了?

陳青林一擺手:哎,好漢不提當年勇哪!不過(guò),既然說(shuō)到這里,我的雄心壯志還是有的!

鄭月華:噢,說(shuō)說(shuō)看!

陳青林:我就想啊,咱農村不能孫女穿著(zhù)老***鞋,老樣子老不改,也該改改了!

鄭月華:我倒想聽(tīng)聽(tīng)你想怎樣個(gè)改法兒?

陳青林:我打算競選清河村村主任,一旦競選成功了,三年五年不把清河村弄出個(gè)樣兒來(lái),我就不姓陳!

鄭月華:那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17、      

畫(huà)外音:古人說(shuō),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wú)改鬢毛衰。我的家鄉清河村,時(shí)隔三十年,我終于回來(lái)了,回到故鄉的懷抱!只是,我不知道,清河村,是不是早已經(jīng)把我遺忘,會(huì )不會(huì )把我熱情地接納!

伴隨著(zhù)畫(huà)外音,一輛錚亮的黑色轎車(chē),在清河村辦公大樓前緩緩停下。

思華快步過(guò)來(lái),為鄭月華打開(kāi)車(chē)門(mén),扶她下車(chē)。

鄭月華伸手扶了扶金絲眼鏡,仔細打量:我眼花了吧,這是……

思華趕緊作答:鄭阿姨,這是咱們清河村辦公樓!

鄭月華:噢!

陳青林聞聲從樓內快步走出:歡迎歡迎,歡迎貴客登門(mén)!

鄭月華:哪有什么貴客,我是回娘家來(lái)了!

陳青林:哈哈哈,那是那是,我倒忘了!

思華:鄭阿姨,我爸現在是清河村村委主任,清河村村集體經(jīng)濟法人代表。

鄭月華:那得先祝賀啦!

陳青林:什么呀,我是你鄭阿姨的老同學(xué),還客套什么,快上樓坐!

鄭月華:咱們先隨便轉轉,好嗎?

陳青林:這怎么行!人沒(méi)歇口氣就四處走,先上樓坐回也不遲嘛!

鄭月華:來(lái)日方長(cháng)嘛!我這次回老家,反正也不急著(zhù)走,還是先看看好!

陳青林:那好,老同學(xué)就是想看看家鄉的變化,了卻思鄉之情,一睹為快,這太好啦!

                    

 18、  

三人邊走邊談,興致很高。

(鏡頭拉遠)

 陳青林:你看,這是我們清河村的服裝企業(yè),所有產(chǎn)品,全都出口東南亞國家。

鄭月華:噢!

陳青林:我們的服裝企業(yè),是市里的明星企業(yè),每年上繳利稅三千萬(wàn),并且解決了全鎮大量的勞動(dòng)力就業(yè)問(wèn)題。

思華:我爸還是省勞模呢!

陳青林一擺手:哎,這不算啥!

鄭月華:呵呵,這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哪!

陳青林:這是時(shí)代發(fā)展的需要嘛!農耕文明,將成為一種記憶。那種一家一戶(hù)式的小農經(jīng)濟,已經(jīng)風(fēng)光不再。在我們清河村,農民進(jìn)廠(chǎng)做工,土地已經(jīng)實(shí)現規模經(jīng)營(yíng),全部機械化作業(yè)。

(鏡頭再次拉遠)

陳青林:幾年前,我們村搞了安居工程,你看,這是我們清河村非常壯觀(guān)的農民新居,連省長(cháng)市長(cháng)都來(lái)參觀(guān)過(guò)呢!

鄭月華:真了不起!

陳青林:村委辦公樓旁邊,是我們清河村的老年公寓,村里六十歲以上的老人,都可以安置進(jìn)去。

鄭月華:老同學(xué)高瞻遠矚,意識超前,真能??!

陳青林:與時(shí)俱進(jìn)嘛!現在,無(wú)論城鄉,人口老齡化越來(lái)越突出,不重視不行??!

陳青林:不過(guò),這離我們的目標還遠著(zhù)呢!

鄭月華:還有何打算?

陳青林:物質(zhì)上富有了,精神生活也得跟上,是不是!我打算,在我們清河村,建設一棟配套設施齊全,餐飲娛樂(lè )于一體的文化綜合樓!

鄭月華:說(shuō)說(shuō)看!

陳青林:文化樓內,有我們的清河大秧歌,有圖書(shū)室、閱覽室、農民大課堂、老年活動(dòng)室、健身室……嗐,不說(shuō)了,反正資金短缺,光有宏偉藍圖,恐怕一時(shí)半會(huì )兒實(shí)現不了。

鄭月華:文化綜合樓,那得需要多少資金?

陳青林:怎么也得五六百萬(wàn)吧。

鄭月華若有所思。

鄭月華:嫂夫人呢?張小琴她好吧?

陳青林:她呀,比以前活得更瀟灑啦!張小琴如今也有了用武之地,拉起一支很有規模的秧歌隊,名字就叫“清河大秧歌”,成天風(fēng)風(fēng)火火。有軍樂(lè )隊、鑼鼓隊、雜耍隊。清河大秧歌每年都要進(jìn)市里比賽,得過(guò)很多獎項,還被央視拍成專(zhuān)題片呢。

鄭月華:丑小鴨變成白天鵝啦,咯咯咯……

                      

19、  

夜涼如水,清河村老年公寓內。

柔和的燈光下,鄭月華夜不能寐。  

畫(huà)外音:身為清河村人,卻不知道清河村的人和事,卻不知道家鄉發(fā)生了巨變,想想真是汗顏!現如今,什么都在變,小鐮刀變成大聯(lián)合,分散經(jīng)營(yíng)變成了規模經(jīng)營(yíng),網(wǎng)絡(luò )全覆蓋,訂單滿(mǎn)天飛,人人都可以網(wǎng)絡(luò )交易農產(chǎn)品……這世界,變化實(shí)在是太大了!我,一個(gè)清河人,是不是也該為家鄉做點(diǎn)什么吧。  

第二天,張小琴家,內外整潔一新。

鄭月華:小琴在家嗎?

張小琴跑出來(lái),認出是鄭月華:啊呀,這真是天上掉下個(gè)林妹妹!

兩人熱情擁抱,邊走邊敘說(shuō)。進(jìn)得廳堂,鄭月華落座。

鄭月華:我今天來(lái),不為別事,就是想看一看你的秧歌舞,先睹為快嘛!

張小琴:這還不簡(jiǎn)單!

張小琴換上演出服裝,表演起秧歌舞,有板有眼,出神入化。

鄭月華微微笑著(zhù),連連點(diǎn)頭,眼前幻化出以下畫(huà)面:李老師和張小琴扮演一對父女,載歌載舞,表演《夸夸家鄉新面貌》。    

陳青林在前,鄭月華在后,目不轉睛,看得入迷。                               

20、

一年后。一棟配套設施齊全、餐飲娛樂(lè )于一體的“清河村文化綜合服務(wù)樓”拔地而起。

剪彩儀式開(kāi)始了。

鎮長(cháng)來(lái)了,與陳青林、鄭月華、張小琴等人一一握手。

鎮長(cháng):同志們,今天,我們在這里隆重集會(huì ),舉行清河村文化綜合服務(wù)樓剪彩儀式!在這里,我要代表清河鎮、代表清河村,向鄭月華女士表示誠摯的感謝與崇高的敬意!是鄭月華女士捐出巨資,才有了文化樓的順利建成。讓我們一起攜起手來(lái),為打造一個(gè)富裕文明、繁榮昌盛的新清河而努力!

掌聲熱烈。

緊接著(zhù),清河大秧歌上場(chǎng)了,軍樂(lè )隊、鑼鼓隊、雜耍隊…..粉墨登場(chǎng),精彩紛呈。

(特寫(xiě)鏡頭): 

張小琴舞動(dòng)彩綢,激情飽滿(mǎn)…… 

鄭月華欣慰地笑著(zhù)…… 

陳青林莊重的神情……                 

21、

夜色漸濃。

 陳青林和鄭月華望著(zhù)遠處,那里萬(wàn)家燈火通明,醉人心房。

陳青林:謝謝你,月華,為家鄉付出這么多!

鄭月華:其實(shí),付出最多的,是你嗎!                  

陳青林:我是清河村的當家人,付出再多,也是應該的!

鄭月華:最親,不過(guò)母土!清河村,是我的娘家,付出也是應該的!

22、  

畫(huà)外音:身為清河人,能為家鄉做點(diǎn)什么,那是一輩子再幸福不過(guò)的事情!說(shuō)實(shí)話(huà),對清河村而言,我只是一位匆匆過(guò)客,還要繼續我的生活。我深深明白,人這一輩子,隨遇而安,才是最好的選擇吧。陳青林選對了生活,張小琴也有屬于自己的生活。從苦澀中走來(lái),他們的生活已經(jīng)豐富多彩,還有什么可遺憾的呢!所有這一切,我都很難融入了,我只有從心底里,深深地祝福他們……  

畫(huà)外音中,音樂(lè )聲起,疊印出以下令人心醉的畫(huà)面:  

風(fēng)吹麥浪,李老師和張小琴扮演一對父女,載歌載舞,表演《夸夸家鄉新面貌》。    

陳青林在前,鄭月華在后,目不轉睛,看得入迷。          

南方安徽的一支雜耍隊來(lái)了。

鑼鼓一響,大人孩子聚攏過(guò)來(lái)。

鄭月華跟陳青林,靜靜地站在一旁。

鉆圈兒、翻跟頭、魔術(shù)……好戲連臺,掌聲不斷。

安徽女子,水靈俏麗,短衣衫,燈籠褲,一個(gè)360度空翻,陳青林看呆了,眼都不眨一下。

鄭月華故意伸手擋住陳青林的視線(xiàn)。  

陳青林提著(zhù)暖瓶走進(jìn)教室。

安徽女子撐起身,一臉謝意。

赤腳醫生伸手刮一下陳志文的鼻子。

窗外,現出鄭月華的身影,一晃不見(jiàn)了。   

全公社小學(xué)生觀(guān)看《閃閃的紅星》,黑壓壓地擠滿(mǎn)大禮堂,連窗上爬滿(mǎn)了人。

鄭月華和張小琴,擠不進(jìn)去,跳著(zhù)腳張望,淌著(zhù)汗水,滿(mǎn)臉漲紅。

陳青林伸手指指窗戶(hù),示意她們爬上去。

鄭月華爬不上去,張小琴爬上去又跌下來(lái)。陳青林伸手相助,把她倆一個(gè)個(gè)扶上去。                

有月光的夜晚,陳青林在鄭月華家的大門(mén)前徘徊,又惆悵,輕輕地吟唱……  

陳青林騎車(chē)帶著(zhù)鄭月華,一路飛馳。

鄭華把臉貼在陳志文后背上,臉上透出幸福的神情。  

彩霞滿(mǎn)天,晚霞的玫瑰紅,涂滿(mǎn)了月牙湖。

湖邊樹(shù)下,鄭月華托著(zhù)腮,正在靜靜地看書(shū),進(jìn)入到忘我的境地。

陳青林眼前幻化著(zhù)美麗的景象:鮮花盛開(kāi)、芳草碧連天、彩蝶紛飛中,鄭月華身穿博士服,仿佛考入了清華或北大……  

柴油機轟鳴著(zhù),脫粒機轟轟飛速轉動(dòng)。

小山一樣的麥子垛,陳青林、張小琴等人,頭戴草帽,拉開(kāi)陣勢,正在忙著(zhù)打場(chǎng)。陳青林用力過(guò)猛,挑杈挑飛了,麥子飛滿(mǎn)天……  

張小琴舞動(dòng)彩綢,扭起秧歌,載歌載舞,曼妙的身段,激情飽滿(mǎn),魅力十足……

彩霞滿(mǎn)天,陳青林和鄭月華手拉手,向前奔跑著(zhù)、奔跑著(zhù)……(定格)  

劇終(字數:8860)  

2018年6月初

(編輯:作家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