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翹首觀(guān)云梯

來(lái)源:作者:黃彩梅時(shí)間:2020-11-26熱度:0

      

image.png

17把刀,層層疊疊,接近18米高,每把刀在陽(yáng)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刀刃鋒利無(wú)比。一位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青年赤裸著(zhù)雙腳,踏上去了,一步二步三四步向上攀爬,突然一個(gè)轉身,單腳獨放刀刃上,向觀(guān)眾致意、行禮;他繼續在刀刃間翻身穿越向上五步、六步七八步,身手矯健敏捷,一點(diǎn)也不拖泥帶水。快看,他撩開(kāi)上衣露出肚子,啊!他將肚子橫在刀刃上,使整個(gè)身子飛了起來(lái),驚得臺下的我手心冒汗,不敢喘氣,更不敢吱聲。那可是上“刀山”云梯呀,一個(gè)不小心,就會(huì )開(kāi)腹破腸。

       今天應邀走進(jìn)河北滄州吳橋雜技大世界,在這里第一次看見(jiàn)人在刀刃上轉身、穿越、橫飛的動(dòng)作。只見(jiàn)這青年爬到刀山最高處,一根獨桿支撐著(zhù)他的腹部,剛開(kāi)始雙手緊握桿子,雙腳微微張開(kāi),突然雙手平張,整個(gè)人像飛了起來(lái)一樣,太驚險了!以前也看過(guò)無(wú)數上刀山的表演,可今天是最驚險的一次。

      表演結束后,我走進(jìn)刀山,認真仔細地觀(guān)察起來(lái),表演者笑著(zhù)說(shuō):“是真刀。”我抬頭看了看他,這正是采訪(fǎng)的好機會(huì )呀,隨即說(shuō)道:“你太棒了!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李亮”瞧,這回答跟他的表演一樣干凈利落。

       李亮,1985年出生,上有一個(gè)姐姐,家中獨子。從六七歲開(kāi)始,他的父親李印懷(吳橋雜技八大怪之第三怪,骨刺穿鼻從眼睛里出來(lái))每天天不亮就要他起床,開(kāi)始教他練習基本功,如跑步,壓腿,踢腿,下叉,下腰等。練功時(shí)太苦,太受罪了,更何況是一個(gè)六七歲的孩子。可他老實(shí)聽(tīng)話(huà),大人說(shuō)練,他也乖乖地繼續練。

 每個(gè)孩子都有童年,都應該有一個(gè)快樂(lè )的童年。一開(kāi)始他怕吃苦,不愿意練,鬧情緒、找借口、偷懶。可他的父親也是他的老師,雖然嚴厲卻非常疼愛(ài)這個(gè)家中的獨子,從來(lái)沒(méi)有打過(guò)他,就跟他講這些功夫是咱家傳的,不能失傳,一定要把它傳承下去。12歲的時(shí)候。他父親就開(kāi)始教他練習氣運丹田,然后練習節目,比如鋼筋鎖喉,氣斷鋼絲,吃鋼球,吞寶劍,單掌開(kāi)磚、高空節目上刀山等。從13歲開(kāi)始,每年學(xué)校放寒假一直到過(guò)春節的時(shí)候,他就跟著(zhù)父親到景點(diǎn)去演出。剛開(kāi)始他是跟著(zhù)父親去景點(diǎn)見(jiàn)世面,看到父親演出時(shí),臺下傳來(lái)一陣陣的掌聲和笑聲,他非常羨慕,也想早點(diǎn)登上舞臺,也想象父親那樣擁有觀(guān)眾的熱烈掌聲,他要以此為傲!于是,在他的再三要求下,14歲時(shí)便征得父親的同意,帶他一起登臺表演了。2002年,初中沒(méi)有畢業(yè)就不上學(xué)了,做起了專(zhuān)業(yè)雜技表演,哪里有演出合同就往哪里去。

 一開(kāi)始他的母親不贊成他學(xué)雜技,說(shuō)孩子太小了,太受苦了。經(jīng)過(guò)他爸李印懷的勸說(shuō),才同意的。功夫不負有心人, 2003年,他就被譽(yù)為新江湖八大怪,被封綽號怪腿李、吳橋雜技八怪之第七怪-刀山爬到云屑外 ,2014年,榮獲滄州能人,2015年被命為河北省省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代表性傳承人,2016年10月,在首屆河北省民間雜技絕技絕活展演活動(dòng)中,做出突出貢獻。在這期間,他也練就了父親李印懷的絕活“骨刺穿鼻眼睛出”。

       這些榮譽(yù)背后,是他用堅定的毅力,無(wú)數的艱辛和痛苦換來(lái)的。他在練功時(shí)受過(guò)幾次傷,一次是剛練習氣功節目鐵尺排肋時(shí),由于年齡小,氣力不足,運用不當,用鐵板拍在肋骨上,沒(méi)有把鐵板打彎,肋骨反而疼了好多天;在練鋼筋鎖喉時(shí)也暈倒過(guò)好幾次;練吞寶劍時(shí),他先運好氣,讓食道打開(kāi),把寶劍打下去,可由于才開(kāi)始練習的他不會(huì )運用內氣,咽喉部位沒(méi)有打開(kāi),寶劍怎么也下不去,咽喉部位就被寶劍劃破了,寶劍拿出來(lái)時(shí)上面都是血,咽喉腫了,嗓子也啞了,疼得他好幾天都吃不下飯;還有一次是在臺上表演上刀山時(shí),由于沒(méi)運好氣,剛上了幾把刀,腳就被鋒利的刀刃劃破了一個(gè)大口子,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滴。因為是在演出,他就忍著(zhù)疼痛堅持表演,后來(lái)他說(shuō):“雖然受傷了,但是游客們的一陣陣的掌聲使我心情激動(dòng),給自己鼓勁,堅持演完。”并說(shuō)這場(chǎng)演出,他的父親也在場(chǎng),看到這樣的場(chǎng)景,只是更加用力地打著(zhù)鑼給他鼓勁和叫賣(mài)口。演出結束以后,才過(guò)來(lái)安慰他,鼓勵他說(shuō):“要勇敢,這點(diǎn)傷算不了什么,只要你以后加強練功,就能戰勝困難。”

       最令他痛苦的還有,在上刀山時(shí),除了下雨,刮大風(fēng),下雪等自然惡劣的天氣外,只要有游客就要表演,即使只有一個(gè)游客也要表演。我問(wèn)他:“太陽(yáng)曬得猛烈時(shí)也演嗎?會(huì )有影響嗎?如會(huì )頭暈眼花嗎?”他堅定地說(shuō):“演,刀和鐵管都燙得很厲害。今年夏天胳膊上還被燙了一個(gè)泡”邊說(shuō)邊摞起袖子給我看那印跡。天啦,我居然忽略了鋼刀在夏天被太陽(yáng)曬得發(fā)燙的溫度跟它的鋒利一樣的可怕。我接著(zhù)問(wèn):“沒(méi)有辦法降溫嗎?可以帶手套隔熱嗎?”他說(shuō):“沒(méi)辦法,帶手套影響演出效果,而且是滑的,會(huì )更危險”。

       不過(guò),李亮也生在了好時(shí)代。據了解,一七年以來(lái),吳橋縣縣委、政府踐行和落實(shí)“雜技興縣”經(jīng)濟發(fā)展,重視雜技發(fā)展和傳承的方向,不僅提高了吳橋雜技文化在世界上的影響力,而且還通過(guò)辦學(xué)校,打造人才教育培訓基地、雜技藝術(shù)創(chuàng )新研發(fā)基地、雜技文化交流基地、雜技魔術(shù)道具研發(fā)制造基地等,提高了雜技人的文化素質(zhì),還大大提升了雜技文化的內涵, 使這里成為了世界雜技旅游目的地于一體的世界雜技之都,也由過(guò)去形式上的走向世界,轉變成了今天真正的走上世界。

       吳橋是世界雜技的故里,是世界唯一的雜技之鄉。目前吳橋具有強大的IP符號-吳橋雜技,并有“沒(méi)有吳橋人,不成雜技班”之稱(chēng)。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此行應邀的作家,都被吳橋縣政府聘為《吳橋全域旅游特約作家》,由分管副縣長(cháng)劉秀梅給各位作家頒發(fā)證書(shū),這更體現了當地政府對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尊重和敬意,更體現了當地政府對雜技藝術(shù)發(fā)展的重視。

       在吳橋雜技大世界里的眾多節目表演中,李亮的上刀山是吳橋雜技八大怪的重頭戲之一,加之上刀山這個(gè)節目作為地域文化的一種獨特表演形式,歷經(jīng)百余年的傳承轉變而至今不衰,表現了這一民間文化的生命力,且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它由以前的基本動(dòng)作及傳承歷史轉化成為今天的豐富內容和高難動(dòng)作,在這雜技中實(shí)屬罕見(jiàn)。

       入冬的季節,中午的陽(yáng)光還是那么燦爛,那么熱烈,我下意識地拿出手機查看天氣預報,還好今天中午的最高溫度才22度。看著(zhù)這閃閃發(fā)光的刀片,心想,要是每天都是這樣的溫度該多好,就不會(huì )再燙傷李亮了。

作者簡(jiǎn)介:

image.png

  黃彩梅,漢族,貴州省大方縣人,大學(xué)本科,中共黨員,現就職于貴州省自然資源廳第三測繪院,高級工程師,居住貴陽(yáng)。愛(ài)好文學(xué)、旅游和攝影,系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自然資源作協(xié)會(huì )員、貴州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貴州省散文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主要作品散見(jiàn)于《青海湖》《散文百家》《作家視野》《文學(xué)百花苑》《貴州作家》《中學(xué)語(yǔ)文》《貴州散文》《高原山花》《土地管理之路》《中國測繪》《貴州測繪政工》《貴州國土》《高原文學(xué)》《勞動(dòng)時(shí)報》《貴州民族報》《四川經(jīng)濟日報》《貴陽(yáng)日報》《貴陽(yáng)詩(shī)詞》《多彩貴州網(wǎng)》《貴州作家》簽約作家、《吳橋全域旅游》特約作家、《貴州省科學(xué)家傳記叢書(shū)》第三卷簽約作家及主編散文集《高原山花》《高原的春天》等。

    2017、2018、2019分別榮獲省級征文活動(dòng)一等獎2項、二等獎1項;2020年 由貴州省總工會(huì )舉辦的“中國夢(mèng).勞動(dòng)美——抗擊疫情.我們在行動(dòng)”全省職工網(wǎng)絡(luò )征文活動(dòng)中榮獲二等獎;2020年榮獲貴州省散文學(xué)會(huì )舉辦的《散文創(chuàng )作 “五佳"創(chuàng )作獎》。

(編輯:作家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