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陳國棟:《地質(zhì)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與作品分享》 ——地大“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第三講

來(lái)源: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北京)公眾號“北地文化”作者:闕建華時(shí)間:2022-05-11熱度:0

20220428號周四,五一長(cháng)假前夕,校園內滿(mǎn)園春色關(guān)不住。在地大綜合教學(xué)樓904教室,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xié)會(huì )主席陳國棟博士來(lái)校主講第三屆“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系列講座第三講《地質(zhì)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與作品》。

陳主席01.png

講座一開(kāi)始,陳國棟主席就提出:地質(zhì)文學(xué)是講好地質(zhì)行業(yè)故事,傳遞行業(yè)聲音,弘揚行業(yè)價(jià)值的文學(xué)作品。地質(zhì)文學(xué)是時(shí)代性文學(xué),是具備真實(shí)性品格、與時(shí)代同頻共振的文學(xué),地質(zhì)文學(xué)的一個(gè)重要特征就是真實(shí)地書(shū)寫(xiě)時(shí)代、紀錄時(shí)代、反映時(shí)代、反思現實(shí),一部好的地質(zhì)文學(xué)應該將行業(yè)在時(shí)代發(fā)展中做事的人、所做的事、所做的結果書(shū)寫(xiě)出來(lái),順應時(shí)代而創(chuàng )作。從這一點(diǎn)出發(fā),陳主席認為,地質(zhì)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就是以地質(zhì)工作的開(kāi)展與國家社會(huì )的發(fā)展進(jìn)步為主題,以從事地質(zhì)工作的人物為重點(diǎn),謳歌偉大時(shí)代的作品。好的地質(zhì)文學(xué)作品應有思想高度和精神品質(zhì),這種思想高度和精神品質(zhì)是靠文學(xué)來(lái)完成的。一葉知秋、滴水藏海,對作家來(lái)說(shuō),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將真實(shí)的事件轉化為文學(xué)的敘述,哪怕是小人物、小事件、小篇章,只要結構精巧、故事精彩、思想深邃,同樣可以寫(xiě)出精短的美文。

陳主席02.png

陳國棟主席在考察采訪(fǎng)現場(chǎng)

 

陳主席回顧了新中國地質(zhì)文學(xué)的發(fā)展歷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年輕的一代》《勘探隊之歌》等優(yōu)秀文學(xué)作品記錄了那個(gè)偉大時(shí)代,書(shū)寫(xiě)了地質(zhì)勘探者的精彩人生,展示了地質(zhì)工作者的頑強精神。地質(zhì)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在整個(gè)自然資源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一直比較活躍,原因很多,一是地質(zhì)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從五十年代就起步,沒(méi)有間斷過(guò),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原地質(zhì)礦產(chǎn)部(今自然資源部)還專(zhuān)門(mén)成立了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室,有一批作家專(zhuān)職進(jìn)行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創(chuàng )辦了文學(xué)刊物《新生界》;二是與從事地質(zhì)工作的性質(zhì)有關(guān)系,地質(zhì)隊員爬山涉水經(jīng)歷多,創(chuàng )作素材多;三是會(huì )員中從事地質(zhì)工作和在地質(zhì)行業(yè)的會(huì )員六百多名;四是各種文學(xué)題材的作品都有,小說(shuō)、詩(shī)歌、散文、報告文學(xué)、傳記文學(xué)文學(xué)評論等。在全國有影響的地質(zhì)作家,有黃世英、常江、歐陽(yáng)黔森、范穩、冉正萬(wàn)、勞馬、張二棍、賈志紅等。

新中國的成長(cháng)發(fā)展與地質(zhì)工作密不可分,地質(zhì)行業(yè)需要創(chuàng )作一批記錄地質(zhì)工作,反映地質(zhì)工作者為祖國富強、人民幸福做出貢獻的文學(xué)作品,目前一批作家正在采訪(fǎng)和創(chuàng )作中。

20213月,陳國棟主席幾次到江西省贛南鎢礦等礦區采訪(fǎng),創(chuàng )作了報告文學(xué)《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三萬(wàn)余字,發(fā)表在2021年《中國作家》紀實(shí)版。陳主席以這次采訪(fǎng)經(jīng)歷和作品為例,談了他從事地質(zhì)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經(jīng)驗。


陳主席03.png

陳主席04.png

《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發(fā)表于《中國作家》2021


陳主席說(shuō),在祖國的版圖上,位于江西南部的贛州是中國紅色政權的誕生地,也是中國工農紅軍西征北上、奔赴抗日前線(xiàn)的二萬(wàn)五千里長(cháng)征的出發(fā)地。生活勞作在3.94萬(wàn)平方公里紅土地上的老區人民,為中國革命的勝利、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付出了巨大犧牲,作出了巨大貢獻。在紀念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一百周年,回眸黨的百年奮斗歷程,啟航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日子里,他來(lái)到江西省地質(zhì)局駐贛州市的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江西省地質(zhì)局有色二隊、江西省地質(zhì)局264隊采訪(fǎng),走進(jìn)三代地質(zhì)人中,聆聽(tīng)他們講述在這片紅色土地上堅守初心、傳承紅色基因,砥礪前行,探尋和發(fā)現一個(gè)又一個(gè)礦產(chǎn)資源地,將地質(zhì)工作融入生態(tài)文明建設之中,為革命老區的發(fā)展振興無(wú)私奉獻、無(wú)怨無(wú)悔的感人故事。

怎么樣講好贛南地質(zhì)人的故事?他根據采訪(fǎng)所得,分三部分來(lái)寫(xiě):一、地質(zhì)人找礦的故事,二、地質(zhì)人保護環(huán)境和生態(tài)修復故事,三、融入老區的地質(zhì)人。每部分都由三個(gè)故事構成,講故事,講人物,講過(guò)去,述現在、談未來(lái)。

陳老師說(shuō),從采訪(fǎng)中得知,1907年,江西贛州大余縣城天主教福音堂的德國傳教士鄔利亨發(fā)現西華山有鎢礦,即用五百塊銀元從西華山慶云寺僧妙園和尚手中買(mǎi)下山權,以修建花園為名,私自開(kāi)采鎢礦,偷偷運回德國。1908年,在南京西江優(yōu)級學(xué)堂(中央大學(xué)前身)讀書(shū)的一名大余籍學(xué)生,利用回家的機會(huì ),將西華山礦石標本帶回學(xué)校,交化驗室鑒定,方知是珍貴的鎢礦。于是,國民政府與鄔利亨多次交涉后,以一千塊銀元贖回了山權。從此,贛南開(kāi)始了民采、官采鎢礦的歷史。1921年又發(fā)現了鐵山垅鎢礦。

19304 月,紅軍在贛南、閩西占領(lǐng)了十幾個(gè)縣,形成中央蘇區的雛形。毛澤東同志在會(huì )昌調查后,在調查報告中提出“盡快恢復和提高鎢砂生產(chǎn),籌集資金”的意見(jiàn),并委派時(shí)任蘇區國家銀行行長(cháng)、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部長(cháng)的毛澤民到鐵山垅、仁鳳山礦區調查鎢砂生產(chǎn)情況。

1932年春,紅軍在鐵山垅大窩里成立了中華鎢礦公司,這是土地革命時(shí)期,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shí)中央政府成立的第一個(gè)公營(yíng)企業(yè)。采礦領(lǐng)域涉及于都、會(huì )昌、泰和三個(gè)縣,先后有五個(gè)中隊、十五個(gè)分隊、三千五百名礦工從事鎢礦開(kāi)采。毛澤民任公司第二任總經(jīng)理,任職時(shí)間是1932年冬至1933年冬。據《鐵山垅鎢礦志》記載,從19311月至19349月三年零八個(gè)月時(shí)間里,鐵山垅鎢礦共生產(chǎn)鎢砂7830噸,收入達六百二十萬(wàn)塊銀元,占當時(shí)蘇區財政收入的70%,成為新生紅色政權的重要財源,鐵山垅鎢礦因此成為“紅色中國第一礦”,也是共和國“第一國企”。

陳主席05.png

共和國第一國企——中央蘇區鐵山垅鎢礦舊址

 

陳主席06.png

在中國鎢礦公司舊址采訪(fǎng)

 

新中國成立后,江西有色二隊對鐵山垅鎢礦開(kāi)展普查評價(jià)和三期勘探,歷時(shí)十三年,探明儲量新增近七萬(wàn)噸,使礦區鎢金屬保有量達到十萬(wàn)噸以上,成為特大型礦床規模,按日采原礦石一千六百?lài)嵉纳a(chǎn)能力計算,可持續開(kāi)采七十四年。如今,鐵山垅鎢礦、盤(pán)古山鎢礦外圍發(fā)現了新礦化類(lèi)型礦體,既拓寬了找礦思路、領(lǐng)域,又緩解了世紀老礦山的資源危機。

19703月,地質(zhì)隊還在當年中央蘇區南大門(mén)會(huì )昌縣周田找到大型巖鹽礦。這在當時(shí)讓在這片紅色土地上戰斗過(guò)的人們、特別是革命老區人民為之振奮。土地革命時(shí)期,由于國民黨對中央蘇區進(jìn)行“圍剿”,幾乎所有物資都被禁止進(jìn)入蘇區,食鹽更為緊缺,一擔谷子只能換二兩鹽,不少同志為沖破敵人封鎖線(xiàn),將緊缺的食鹽運進(jìn)蘇區而獻出了生命。電影《閃閃的紅星》中,潘冬子將食鹽化成水,撒在衣服上的片斷就真實(shí)地再現了當時(shí)蘇區缺鹽的情況。

為了讓老表吃上家鄉的鹽,經(jīng)反復勘探,1970330日,在周田鎮四百十五米處鉆到了厚度達十米的巖鹽礦層,進(jìn)而探明了一個(gè)儲量近二十億噸的大型鹽礦,從此結束了江西無(wú)鹽礦的歷史,還創(chuàng )下發(fā)現鹽礦后四十七天就建廠(chǎng)生產(chǎn)出食鹽的記錄。因為找到了國家急需的大型巖鹽礦,909地質(zhì)隊成為“全國地質(zhì)系統一面紅旗”,榮獲全國第一批“大慶式企業(yè)”的榮譽(yù)稱(chēng)號。

進(jìn)入新時(shí)期,1988716日,《人民日報》一版以顯著(zhù)位置公布了國家科委關(guān)于1988年國家科技成果獎的評定,《江西省新類(lèi)型重稀土礦床發(fā)現、勘探及成礦理論研究》榮獲國家科技成果一等獎。

地質(zhì)勘探不僅為了探礦和找礦,還要繼續進(jìn)行礦山開(kāi)采完的后續工作,“為了滿(mǎn)目蒼翠的青山綠水”成為文章第二部分的主題。

為建設一個(gè)青山常在、綠水長(cháng)流、空氣新鮮、飲水安全、生態(tài)優(yōu)美的贛南革命老區,逐步提高環(huán)境質(zhì)量,近十年來(lái),在這片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充分發(fā)揮自己的專(zhuān)業(yè)所長(cháng),在尋找地下水、礦泉水、清潔能源地熱、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地質(zhì)災害防治、生態(tài)修復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瑞金沙洲壩是干旱缺水的地方,不僅周?chē)r田沒(méi)水灌溉,就連老表們喝的水都無(wú)法保證。19334月,中央蘇維埃共和國臨時(shí)中央政府從葉坪遷到沙洲壩。為解決群眾飲水難問(wèn)題,毛澤東主席率機關(guān)同志在駐地南面的田里,開(kāi)挖出一口深約五米的水井。為了讓井水清澈干凈,毛主席還親自下到井底,鋪沙石、墊木炭,以起到過(guò)濾作用。水井建成后,解決了周邊群眾飲水難的問(wèn)題,這就是馳名中外的“紅井”。

“紅井”南面約一百米處,有一個(gè)面積約兩百平方米的水塘,有一臺抽取地下水的深井泵。這口機井是1987年冬,原地質(zhì)礦產(chǎn)部贛南老區扶貧工作團為解決沙洲壩群眾耕地灌溉缺水問(wèn)題,為紅井小組村民建的。當時(shí),扶貧工作團建了五座機井,鋪設了灌溉管道,灌溉面積達五千畝,這些機井至今仍為當地群眾灌溉農田服務(wù)?!凹t井”“機井”的清澈水流滋潤著(zhù)老區人民的心田。土地革命時(shí)期毛主席挖的“紅井”和改革開(kāi)放時(shí)期扶貧工作團鉆探的“機井”是我們黨為人民辦好事、辦實(shí)事的具體體現,是黨和人民群眾魚(yú)水情深的生動(dòng)寫(xiě)照。

陳主席07.png

1933年毛主席在沙洲壩修建的“紅井”

陳主席08.png

1987年原地質(zhì)礦產(chǎn)部贛南老區扶貧工作團為紅井小組村民建的機井

 

開(kāi)采若干年后,資源枯竭了,礦山廢棄了,地質(zhì)工作者又發(fā)揮自己的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對廢棄礦山進(jìn)行治理,還原礦山開(kāi)采前的生態(tài)環(huán)境,這或許就是地質(zhì)工作的輪回規律吧。信豐縣嘉定鎮桐木村學(xué)堂嘴果園基地就是這樣發(fā)展起來(lái)的,從楊梅種植園到臍橙種植園,再到柚子種植園,俯視著(zhù)滿(mǎn)山綠蔭茂盛的果樹(shù),草叢中燦爛的花朵,眼前的景象怎么也不能與曾經(jīng)的廢棄礦山聯(lián)系起來(lái)。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根據不同的生態(tài)修復模式,先后在贛縣、信豐、尋烏、寧都、定南等重點(diǎn)礦業(yè)開(kāi)發(fā)地區開(kāi)展了生態(tài)修復工作。廢棄礦山變果園,堅持生態(tài)文明建設,走生態(tài)優(yōu)先、綠色發(fā)展之路,建設美麗家園,讓老區人民享受綠水青山的生態(tài)福利,這是地質(zhì)人在這片紅土地上的又一大貢獻。

陳主席09.png

地質(zhì)人把贛南的廢棄礦山變成美麗高產(chǎn)的果園


在這部分,陳主席總結說(shuō):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shù)。生態(tài)修復必須遵守自然規律,如果種樹(shù)的只管種樹(shù)、治水的只管治水、護田的單純護田,容易顧此失彼,造成生態(tài)的系統性破壞。美好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是由多種元素構成的,在遵循“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的系統思想指引下,推動(dòng)生態(tài)環(huán)境整體性保護和系統修復,讓美麗生態(tài)呈現多元之美,整體之美。

回顧贛南老區的發(fā)展歷史,特別是礦產(chǎn)資源的尋找勘探,礦業(yè)的開(kāi)發(fā),地質(zhì)災害的防治,自然資源生態(tài)的修復歷史,無(wú)不體現著(zhù)江西省地質(zhì)局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有色二隊、264隊砥礪奮斗的歷史。

在贛南的紅土地上,同時(shí)有三個(gè)在全國行業(yè)內有較高知名度的功勛地質(zhì)隊,有地質(zhì)工作者達5700多人。他們是: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前身為1952年成立的江西鎢錫公司地質(zhì)隊和重工業(yè)部有色金屬局中南分局贛南粵北地質(zhì)勘探大隊;19814月,908隊、909隊地質(zhì)技術(shù)人員合并成立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職工2900人。有色二隊于1953年成立,是江西省組建最早、長(cháng)期從事以鎢礦勘查為主的專(zhuān)業(yè)地質(zhì)隊伍,一直在贛南的各鎢礦山及周邊地區從事地質(zhì)勘查工作,有職工900人。264隊于1956年成立,是一支從事鈾礦找礦工作的核工業(yè)地質(zhì)隊,先后輾轉于新疆烏恰、浙江衢縣、江西尋烏、瑞金、贛州市,有職工1900人。

進(jìn)入新時(shí)代,老區地質(zhì)人的生活和精神面貌怎么樣?這是文章的第三部分。

贛南老區是當年中央蘇區所在地,老區人民參加紅軍人數占當時(shí)總人口的40%,長(cháng)征開(kāi)始時(shí),紅軍8.6萬(wàn)人,其中贛南籍子弟兵就達5.6萬(wàn)人。在長(cháng)征路上,平均每前進(jìn)一公里就有3名贛南籍紅軍戰士倒下。紅色文化、地質(zhì)“三光榮”精神是凝聚地質(zhì)人的魂,是激勵一代又一代地質(zhì)工作者為中國地質(zhì)事業(yè)的發(fā)展,為祖國的繁榮富強、人民的幸福美好而勤奮工作的力量源泉。七十年來(lái),一代代地質(zhì)工作者在這片近四萬(wàn)平方公里的紅土地上,傳承黨的優(yōu)良傳統,把為老區人民服務(wù)、“以獻身地質(zhì)事業(yè)為榮、以艱苦奮斗為榮、以找礦立功為榮”的三光榮精神為老區的發(fā)展振興探尋礦產(chǎn)資源,為老區的美麗富饒默默無(wú)聞地耕耘著(zhù),把為革命老區的發(fā)展振興,為老區人民擺脫昔日的貧困,與全國人民同步進(jìn)入全面小康作為自己的使命。同時(shí),在地礦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給三代地質(zhì)人修建了現代化的住宅小區,與老區人民同圓“全面小康”夢(mèng)。

陳主席10.png

江西九零八地質(zhì)隊的住宅小區“九零八山水苑”


陳主席說(shuō),《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是中篇敘事為主的紀實(shí)文學(xué),共三萬(wàn)字,從采訪(fǎng)到創(chuàng )作到發(fā)表,前后用了四個(gè)月時(shí)間。20213月上旬,用了十天到江西贛南采訪(fǎng),回來(lái)后經(jīng)過(guò)準備,用了十天創(chuàng )作;4月帶著(zhù)初稿又到贛南征求意見(jiàn),補充采訪(fǎng)五天,回來(lái)后修改;5月初投稿,20217月在《中國作家》發(fā)表。作品發(fā)表后,在文學(xué)界、地質(zhì)行業(yè)產(chǎn)生了強烈反響。這期雜志很快就全部售罄,責任編輯說(shuō),連庫存的雜志都全部出售了,這是近年來(lái)少有的現象;購買(mǎi)本期雜志的基本都是各地地質(zhì)隊的干部職工,往往一購就是五十本、一百本。

講座最后,陳國棟主席分七個(gè)方面總結了地質(zhì)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規律和自己的創(chuàng )作體會(huì ):

1、選題是關(guān)鍵。每個(gè)時(shí)代都有包含時(shí)代重大問(wèn)題的題材,可以稱(chēng)之為“與時(shí)代同頻題材”。這些題材相關(guān)的人物、事件不僅會(huì )影響人們的生活,改變人與人、人與社會(huì )的關(guān)系,而且還會(huì )深刻改變一個(gè)時(shí)代的社會(huì )風(fēng)氣,改變人們的道德意識和行為方式。所以地質(zhì)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選題應當要考慮你所寫(xiě)的人物和事件是否能產(chǎn)生上述影響。

2、結構、語(yǔ)言、細節:寫(xiě)好地質(zhì)文學(xué),一是要有邏輯結構,二是文學(xué)語(yǔ)言。將真實(shí)的事件轉化為文學(xué)的敘述,盡量用文學(xué)語(yǔ)言。要靠細節取勝,細節要有文學(xué)意味。

3、創(chuàng )作方法:一是寫(xiě)物,二是寫(xiě)人物,文章重點(diǎn)人物的描寫(xiě)放在細節上;三是要將主題故事、精神提煉升華,這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4、讀者第一的意識。寫(xiě)作時(shí)要有讀者觀(guān)念,要讓讀者受眾感動(dòng),自己要先感動(dòng)、先動(dòng)情,這樣的作品才能受歡迎。這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動(dòng)力和源泉。

5、實(shí)地采訪(fǎng)、體驗、感受是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基礎。一篇好的文學(xué)作品是七分采訪(fǎng)體驗三分寫(xiě)。地質(zhì)文學(xué)是走出來(lái)的文學(xué),要守正創(chuàng )新,不斷提高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用心、用情書(shū)寫(xiě)和傳播來(lái)自基層一線(xiàn)鮮活的、有泥土味的故事。

6、要反映時(shí)代主題。文藝是時(shí)代前進(jìn)的號角,最能代表時(shí)代的風(fēng)貌,最能引領(lǐng)一個(gè)時(shí)代的風(fēng)氣。堅持以基層普通人、平凡人為重點(diǎn),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講好他們的故事是地質(zhì)文學(xué)具有生命力、影響力的前提。

7、成文后要反復修改,聽(tīng)取同行和被采訪(fǎng)者的意見(jiàn)。優(yōu)秀作品是寫(xiě)出來(lái)的,更是修改出來(lái)的。

陳主席11.png

由于疫情,晚上兩百多名同學(xué)絕大多數是在超星直播平臺線(xiàn)上聽(tīng)講座,也有幾位在校同學(xué)和老師來(lái)教室聽(tīng)講座,并和陳老師作了熱烈交流。

有同學(xué)問(wèn)陳主席:您是怎樣走上地質(zhì)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道路的?是一開(kāi)始就熱愛(ài)和從事地質(zhì)工作和創(chuàng )作的嗎?陳主席說(shuō),我也是半路出家,我大學(xué)上的是中國青年政治學(xué)院,讀政治教育專(zhuān)業(yè),研究生讀的是經(jīng)濟學(xué),博士讀的才是地質(zhì)學(xué)。從事地質(zhì)工作以后,一開(kāi)始是嘗試著(zhù)寫(xiě)了一篇散文《小馬燈》,結果在地質(zhì)部的《新生界》刊物上發(fā)表,從此一發(fā)不可收拾,開(kāi)始了幾十年地質(zhì)文學(xué)的寫(xiě)作。

馬列學(xué)院一位研究生一年級女生問(wèn):您是什么時(shí)候察覺(jué)并努力形成自己的創(chuàng )作風(fēng)格的?陳老師謙虛地說(shuō),我也不能說(shuō)形成有自己的獨特風(fēng)格,就是寫(xiě)作時(shí)不要有框框,剛開(kāi)始可能不知道該怎么寫(xiě),就要多看材料,多看報告,要勤采訪(fǎng),多聽(tīng)多看,挖掘細節。比如我下去采訪(fǎng),接待方安排我住縣城的賓館,我就說(shuō),我不住城里的賓館,要住礦山,和地質(zhì)隊員住一起,和礦工一起吃食堂,下礦井,才能擴大寫(xiě)作空間,挖掘到材料以外的故事和細節;要堅持寫(xiě),不要停,慢慢就能摸索到寫(xiě)作的規律了。

工程學(xué)院程老師是一位文學(xué)愛(ài)好者,已經(jīng)好幾次來(lái)聽(tīng)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系列講座。他問(wèn)陳主席:您寫(xiě)的這些報告文學(xué),當事人和見(jiàn)證者大多還在世,您在寫(xiě)作中有虛構和想象的部分嗎?陳主席說(shuō),這就涉及到報告文學(xué)的紀實(shí)美學(xué)問(wèn)題了。在采訪(fǎng)中,你會(huì )發(fā)現,很多當事人的回憶是片段的,零散的,不完整的,有些部分需要有合理的想象介入寫(xiě)作,但這些想象是來(lái)自生活的,合理的,又是經(jīng)過(guò)提煉,高于生活的;要處理得自然、巧妙,不動(dòng)聲色、不露痕跡。生活就像一座金礦,要進(jìn)行反復提煉加工,沙里淘金;要努力用文學(xué)的方法來(lái)敘述、來(lái)表現生活。

陳主席12.png

陳主席和現場(chǎng)同學(xué)做創(chuàng )作交流

陳主席.jpg

自然文化研究院和線(xiàn)下部分師生現場(chǎng)聆聽(tīng)陳國棟主席的精彩講座


自然文化研究院文學(xué)研究所所長(cháng)闕建華老師主持了今晚的講座。他在總結時(shí)說(shuō):在純文學(xué)邊緣化的時(shí)代,像這期《中國作家》這樣銷(xiāo)售到斷貨的,是很少見(jiàn)的現象,可見(jiàn)文學(xué)只要貼近時(shí)代、貼近群眾、貼近生活,就能拓寬文學(xué)的生存空間。當年,毛主席在中央蘇區的南大門(mén)會(huì )昌,寫(xiě)過(guò)一首詞《清平樂(lè )·會(huì )昌》:“東方欲曉, 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風(fēng)景這邊獨好?!钡刭|(zhì)人就是“踏遍青山人未老”,但能寫(xiě)出“風(fēng)景這邊獨好”的篇章卻不多。由于一代代作家的努力,才在文學(xué)史上留下了一些著(zhù)名篇章。比如,北魏酈道元的《水經(jīng)注》本意是寫(xiě)中國南北方各條河流,不經(jīng)意中成了文學(xué)史上的山水和歷史人文名著(zhù);明末徐霞客尋訪(fǎng)名山大川,本意是想寫(xiě)一部動(dòng)人的游記,但《徐霞客游記》卻包含了很多地質(zhì)、地理、水文的重要科學(xué)發(fā)現;地質(zhì)科學(xué)和地質(zhì)文學(xué)就在這樣的良性互動(dòng)中不斷成長(cháng)壯大。地質(zhì)工作從事文學(xué)有天然的優(yōu)勢,就是飽覽山水大地、江湖湖海,文革前和文革時(shí)期兩部反映地質(zhì)工作者的老電影《年青的一代》(黑白片版和彩色片重拍版)里,都有句浩氣磅礴的臺詞:“站在喜馬拉雅山頂,放眼全世界!”各行業(yè)里,大概只有地質(zhì)工作者能有這樣的豪情壯志。面對此情此景,豈能沒(méi)有吟詠、沒(méi)有文學(xué)作品?!文學(xué)的書(shū)寫(xiě)需要有文學(xué)的思維和文學(xué)的表達。前代地質(zhì)人留下很多寶貴的文學(xué)作品,留下了光輝的榜樣;當代地大學(xué)子應該接過(guò)這個(gè)接力棒,在野外考察中,不僅要寫(xiě)考察科學(xué)報告,也要用文學(xué)的方式寫(xiě)下祖國的大好河山;同時(shí)在祖國的壯麗山河中,寫(xiě)下自己人生的精彩印記。


撰稿 | 闕建華

野外采訪(fǎng)圖片提供 | 陳國棟

講座現場(chǎng)圖片提供 | 闕建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