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掛職干部

來(lái)源:原創(chuàng )作者:任民時(shí)間:2023-05-02熱度:0

掛職干部

      

聶建忠掛職到寶鳳鄉東梁村當副主任,他很樂(lè )意。他說(shuō),那叫一心為民接地氣。

縣委組織部通知明早派人送他去,他說(shuō)不用不用,自己打個(gè)背包,揣上介紹信,拿上洗漱用具坐上班車(chē),又走了十里山路,屁顛屁顛地到了東梁村。

東梁村其實(shí)是寶鳳鄉條件最差的一個(gè)村,四周荒山禿嶺的。一條又彎又窄又陡的山路,弄得聶建忠一身臭汗一身土。到了村口,天都擦黑了。

聶建忠好不容易找到了掛著(zhù)寶鳳鄉東梁村村委會(huì )牌子的一間破土房,走進(jìn)去里面黑燈瞎火的。他正在四處打量著(zhù)房子時(shí),一聲咳嗽,從外面進(jìn)來(lái)了一個(gè)瘦小的老頭兒。

聶建忠說(shuō),我是聶建忠,是來(lái)…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就被老頭兒給截回去了。

老頭隨即拉開(kāi)燈,虎著(zhù)臉說(shuō),我知道你叫聶建忠,是縣土地管理局的干部,到這里來(lái)是當官的!

聶建忠問(wèn),你是誰(shuí)?

老頭說(shuō),我是老犟。

老犟是個(gè)退伍軍人,當兵時(shí)給部隊喂過(guò)豬,在村子里很有威信。他最看不慣的是眼下一些愛(ài)在鄉親們面前甩袖子的鄉村干部??h鄉的頭頭腦腦們大多不愿到東梁村來(lái),煩的就是山高路遠坡陡,缺水,最煩的還是老犟。他經(jīng)常會(huì )給那些來(lái)村里檢查工作的干部們甩臉色給難看。

聶建忠吃住在村委會(huì )。隔壁就是老犟的家。

天剛亮,聶建忠起床煮了一鍋洋芋稀飯,吸溜吸溜地喝了兩大碗就出門(mén)去了,到晚上點(diǎn)燈時(shí)分才灰頭土臉地回來(lái)?;貋?lái)后,又是記筆記,又是在帶來(lái)的圖紙上圈圈點(diǎn)點(diǎn),忙到半夜,才胡亂弄點(diǎn)吃的欺騙一下肚子。

老犟在一邊冷眼相看。

一連好幾個(gè)星期,聶建忠都是早出晚歸,他跑遍了全村東一家西一家,稀稀拉拉散落在山梁四周的家家戶(hù)戶(hù)。

早上,老犟走出門(mén)就聽(tīng)到人們在議論,說(shuō)新來(lái)的聶主任如何如何好;見(jiàn)人往地里拉糞也上前幫一把;見(jiàn)人從山下往山上挑水,他跑過(guò)去幫著(zhù)挑一程;后山的老馬因無(wú)錢(qián)看病,他掏了二百元;李二狗家的孩子無(wú)錢(qián)交學(xué)費,他掏了一百元,等等。老犟聽(tīng)了,心里發(fā)笑:盡搞些花架子,還不是為了籠絡(luò )人心,好讓自己在村子里有個(gè)好印象。

轉眼半年過(guò)去了,一個(gè)早上,聶建忠拿著(zhù)畫(huà)滿(mǎn)圈圈的圖紙對老犟說(shuō),老犟啊,我看東梁村最大的問(wèn)題有兩個(gè),一是路不通,二是缺水,這兩個(gè)問(wèn)題不解決,東梁村要整體脫貧,難??!

老犟問(wèn),你打算怎么辦?

聶建忠說(shuō),我看先修路。

老犟頭晃得像個(gè)撥浪鼓似的說(shuō),難。

聶建忠說(shuō)干就干,當天晚上就召開(kāi)了他自?huà)炻氁詠?lái)的第一次全體村民大會(huì ),討論修路的事。接下來(lái),他帶著(zhù)老犟跑到鎮上、縣上,請來(lái)了專(zhuān)家,要來(lái)了資金。半年后,一條可以走三輪車(chē)、拖拉機的水泥路從山腳下通向山頂,十里山路終于修通了。

正式通車(chē)的那天晚上,聶建忠從縣城里回來(lái),老犟親手炒了兩個(gè)小菜,殺了一只自養的土雞,買(mǎi)了兩瓶隴花大曲。老犟舉起酒杯說(shuō),這么多年了,我還真沒(méi)見(jiàn)過(guò)像你這樣能夠真心實(shí)意為我們老百姓辦實(shí)事的好干部!

聶建忠說(shuō),老犟啊,眼下路是修通了,可自來(lái)水還沒(méi)有接通啊,東梁村的父老鄉親們家家戶(hù)戶(hù)都能吃上干凈的自來(lái)水了,那才叫好啊……。


上一篇: 醫患關(guān)系的處方

下一篇: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