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綠色的愛(ài)

來(lái)源:原創(chuàng )作者:梁衛山時(shí)間:2023-11-15熱度:0

   綠色的愛(ài)

   電影劇本

                                                   編劇、監制:梁衛山


人物表

李巖——男,三十五歲左右,圣城物流園集團副總經(jīng)理、黨支部書(shū)記。

王玉蘭—— 女,三十歲左右,圣城物流園集團生物科研所所長(cháng)、總工程師,李巖前妻。

肖銀鳳——女,二十八歲左右,圣城市綠苑大酒店經(jīng)理,李巖的戀人。

江濤——男,三十三歲左右,圣城蔬菜博覽園蔬菜基地主任,王玉蘭的丈夫,李巖的同學(xué)。

小蘭——李巖與王玉蘭的女兒。

肖洪濱——肖銀鳳父親

桂枝——肖銀鳳母親

 阿唐——南國蔬菜購銷(xiāo)集團副總經(jīng)理

趙書(shū)記——圣城市委書(shū)記

老金頭——壽光市雙王城生態(tài)經(jīng)濟園區郭井子村民

金鳳——老金頭之女

 

 大平原日外

 滿(mǎn)目蒼翠綠色的大平原一望無(wú)際,一排排整齊有序的塑料大棚、一座座錯落有致的村莊點(diǎn)綴其間。

 

 圣城物流園集團日內

物流園集團園區有辦公大樓、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蔬菜果品交易區、蔬菜電子商務(wù)交易區、農資交易區、農產(chǎn)品加工區、物流配送區及配套服務(wù)區組成。

 

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日外

 在正午陽(yáng)光的照耀下人們像進(jìn)了蒸籠一樣悶熱,個(gè)個(gè)大汗淋漓、汗流浹背。

 

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一側公路日外

買(mǎi)賣(mài)蔬菜菜、買(mǎi)賣(mài)西瓜的菜農、瓜農要通過(guò),上、下班的人們要經(jīng)過(guò),幾十輛運菜、運瓜果的汽車(chē)也要開(kāi)過(guò),但是大車(chē)小輛卻被公路旁一大片小山苞似的洋蔥給阻塞了。

  

寬闊平整的柏油馬路日外

遠處,一位身穿大紅連衣裙的年輕姑娘跨力帆電動(dòng)車(chē)高速駛來(lái),她頭戴安全帽,長(cháng)長(cháng)的秀發(fā)被晚風(fēng)吹得飄了起來(lái),火紅的連衣裙像是一團火,美極啦!她叫肖銀鳳,是圣城綠苑大酒店的老板。

肖銀鳳的駕駛技術(shù)很好,只見(jiàn)她左沖右突,在人群中穿行,高速行駛著(zhù) 。

 

圣城物流園集團生物科技大樓日外

生物科技大樓高大、挺拔。大樓樓頂立有一個(gè)字組成、巨大的“物流園生物科技大樓”大牌子。

 

技術(shù)室日內

技術(shù)室立有一排排玻璃櫥柜,櫥柜里有一排排、各種各樣的玻璃器皿,靠窗有一大寫(xiě)字臺,上面有一臺大熒屏的蘋(píng)果電腦,物流園生物科研所所長(cháng)、總工程師,王玉蘭端坐電腦前,正與北京農科院的教授、黑龍江大學(xué)農業(yè)微生物工程中心的教授視頻,研究開(kāi)發(fā)升級版的植物幼苗期生物快速緩苗劑、育苗生物保水劑、活力750、微生物菌劑710、720等系列產(chǎn)品。

 

電腦前日內

王玉蘭端坐電腦前,與澳大利亞先進(jìn)的生物研究機構視頻,研發(fā)含有多功能聚合氨基酸和生物整合中微量元素聚合體的高效微生物液、生物驅蟲(chóng)、土壤改良等系列產(chǎn)品。

 

柏油馬路邊洋蔥旁日外

肖銀鳳眨眼間就到了這一大片洋蔥前面,因洋蔥阻塞了道路,肖銀鳳的電動(dòng)無(wú)法通過(guò),想減速停車(chē)已經(jīng)來(lái)不及,她一把力帆電動(dòng)車(chē)沖進(jìn)了洋蔥堆。

 

柏油馬路洋蔥堆里日外

肖銀鳳重重地摔倒在洋蔥堆里。

有幾個(gè)年輕人見(jiàn)狀圍過(guò)來(lái)大聲起哄。圣城物流園集團的王大嶺、王小嶺喊得比誰(shuí)都起勁,叫得比誰(shuí)都高。

肖銀鳳狼狽地爬了起來(lái),低頭一瞧,見(jiàn)大紅的連衣裙也給弄臟了,氣得她直跺腳。

肖銀鳳:咳??!

肖銀鳳起身扶起力帆電動(dòng)車(chē),修長(cháng)的腿跨上了電動(dòng)車(chē),剛要啟動(dòng),卻發(fā)現電動(dòng)車(chē)的前方出現了一個(gè)高高瘦瘦的南方人。

 

力帆電動(dòng)車(chē)前日外

操著(zhù)江浙一帶口音的南方人是南國蔬菜購銷(xiāo)集團的副總阿唐。

阿唐大聲嚷叫著(zhù):你,你把我的洋蔥軋壞啦!你要賠償的??!

 

 小山苞似地洋蔥堆另一側日外

走來(lái)了有著(zhù)偉岸身材、體格高大、衣著(zhù)樸素的圣城物流園副總經(jīng)理、黨委書(shū)記李巖。他邁著(zhù)軍人一樣的步伐圍著(zhù)洋蔥堆轉到了打架的一邊。

 

洋蔥堆旁日外

身材瘦瘦的阿唐并不示弱,他尖叫著(zhù):你,你,要賠償的??!

 

馬路旁邊洋蔥堆旁日外

 李巖擠了過(guò)來(lái),朗聲問(wèn)道:請問(wèn),這小山苞似的洋蔥堆是你的嗎?

阿唐:是我的,怎么樣?

李巖:不怎么樣!你的洋蔥占道妨礙交通啦!我說(shuō)你不趕緊銷(xiāo)售洋蔥,還有心思在這兒吵架???

阿唐:我當然想趕緊銷(xiāo)售掉洋蔥啦!可她不是軋了我洋蔥嘛!就讓她賠償!

李巖:這樣吧,你的洋蔥我幫你銷(xiāo)售,可你得讓她走!

阿唐:就你?

李巖:對,就我!

阿唐環(huán)顧四周,見(jiàn)人們都在拿眼睛瞪著(zhù)他,就只得同意。他讓開(kāi)了路,但嘴里卻不肯服輸地說(shuō)著(zhù):就相信你們這一次??!

肖銀鳳飛身跨上了力帆電動(dòng)車(chē),啟動(dòng)后對著(zhù)李巖說(shuō):多謝啦!李總,改天綠苑大酒店我請客!

力帆電動(dòng)車(chē)駛向遠方。

 李巖轉身對阿唐說(shuō)道:阿唐老板哪,走,到我辦公室坐一坐,咱們商討一下銷(xiāo)售洋蔥的事情。

李巖說(shuō)完,仍舊著(zhù)軍人一樣的步伐大步走去。

阿唐只能一溜小跑的在后面跟著(zhù)。

 

圣城市麗華攝影集團日外。

 身材健美、衣著(zhù)大方的金鳳,敲門(mén)走進(jìn)市麗華攝影集團林立新經(jīng)理的辦公室。

 

圣城蔬菜博覽園日外

圣城蔬菜博覽園前面幾座大樓聳立,這里是中國壽光(國際)蔬菜博覽會(huì )會(huì )展中心。

沿著(zhù)會(huì )展中心后面的寬闊柏油路往前走,在寬闊柏油路兩旁有從128的各種蔬菜、各種珍果、奇花異草及珍貴樹(shù)木科技展廳。

再往前走便是圣城蔬菜博覽園的蔬菜基地。

 

蔬菜基地日外

諾大的蔬菜基地有幾十條寬闊的柏油馬路,兩旁是整齊的塑料大棚,大棚邊上靠著(zhù)馬路建有亭榭式小房子。

 

塑料大棚日外

在一條柏油馬路的塑料大棚邊,蔬菜基地主任江濤從一個(gè)亭榭式小房子走出來(lái),疾步向著(zhù)前面的蔬菜基地辦公大樓走去。他有三十六、七歲的樣子,方方正正的臉上滿(mǎn)是汗水。

 

圣城卡諾島30號樓901室日內

 室內,肖洪濱透過(guò)玻璃窗抬頭向藍天,見(jiàn)蔬菜之鄉圣城的天空翻卷著(zhù)濃云,陽(yáng)光射透濃密的云層灑下了金輝。

肖洪濱說(shuō):濃云滾滾,又這么悶熱,是要下雨嘍!下雨吧!也好涼快涼快!

 

圣城物流園集團辦公大樓日外

辦公大樓高大、整潔。

 

辦公大樓日內

李巖的辦公室兼臥室里,李巖正在看央視《新聞聯(lián)播》新聞,活潑可愛(ài)的女兒小蘭伏在他的腿上玩耍著(zhù)。

 

臥室外夜外

起風(fēng)了,是很急的風(fēng)。

下雨了,是很急的雨。 

 

臥室內夜內

李巖起身關(guān)上空調。

李巖的手機響了起來(lái)。

李巖:我是,你是哪位?噢,市委辦公室郝主任???什么事?噢,趙書(shū)記要我去一趟市委?談晉京蔬菜綠色通道問(wèn)題,好的,好的,我馬就到。

李巖關(guān)上燈,領(lǐng)著(zhù)小蘭走出房間,帶上門(mén)。

 

圣城物流園集團辦公大樓夜內

大樓一樓大廳門(mén)口,李巖彎腰對小蘭說(shuō)小蘭,你等一下,我去開(kāi)車(chē)。

 

大廳門(mén)前夜內

李巖開(kāi)著(zhù)奧迪車(chē)過(guò)來(lái),他搖下車(chē)窗,大聲喊道:小蘭,快,上車(chē)!

 

奧迪車(chē)夜內

小蘭上車(chē)后李巖關(guān)上了車(chē)門(mén),打開(kāi)車(chē)燈,兩道光柱刺破雨簾密織的夜幕,車(chē)子向前馳去。

 

圣城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夜外

奧迪車(chē)行駛在諾大的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上,廣場(chǎng)的高桿園燈在狂風(fēng)暴雨中直聳雨天 ,灑下光輝。

暴雨落在諾大的交易大廳的頂棚上,騰起雨的霧。

透過(guò)車(chē)窗可以看到一堆堆、一垛垛蔬菜、瓜果和一輛輛裝好、蓋好篷布的汽車(chē)。

 

圣城寬闊的圣城市區馬路夜外

奧迪車(chē)駛上圣城大街,高大的各種各樣的建筑物在雨中燈光閃爍,漂亮、氣派的建筑物門(mén)臉一一閃過(guò),暴雨中繁華的圣城街道上飄雜著(zhù)好聽(tīng)的流行歌曲。

  

市委辦公大樓夜外

奧迪車(chē)停在辦公大樓前,李巖對小蘭說(shuō)道:小蘭哪,在車(chē)里等爸爸,??!

小蘭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道:知道啦!在車(chē)里等爸爸又不是第一次啦!

李巖撫摸一下小蘭的頭,說(shuō)道:?jiǎn)?,我的乖女兒都總結出經(jīng)驗啦,啊,哈哈哈!

李巖下了車(chē)子,郝主任迎上來(lái)寒喧了幾句。李巖抬頭向上看,見(jiàn)三樓趙書(shū)記辦公室的燈亮著(zhù),就快步走進(jìn)了市委辦公大樓。

 

蔬菜基地夜內

身披雨衣、手拿手電筒的江濤鉆進(jìn)大棚。他在仔細觀(guān)察著(zhù)綠苗生長(cháng)情況。

 

圣城鐵路、公路立交大橋夜外。

上面鋪得四條鋼軌直貫南北,鐵路兩旁是護欄,暴雨中護欄兩旁的廣告若隱若現。下面是通達東西的、寬闊的柏油公路。

 

柏油馬路上夜外

王玉蘭在狂風(fēng)暴雨中奮力地踏著(zhù)昆車(chē),狂風(fēng)吹動(dòng)了她的天藍色風(fēng)雨衣,使她的風(fēng)雨衣像船的帆,在這樣的“動(dòng)力”的推動(dòng)下,自行車(chē)像離弦的箭一樣向前奔馳。

 

鐵路公路立交大橋夜外

王玉蘭用力蹬著(zhù)昆車(chē),車(chē)子快速地駛上鐵路、公路立交大橋,大橋橋頭前面是個(gè)十字路口,十字路口在暴風(fēng)雨中雨霧茫茫,紅綠燈若隱若現。

 

鐵路、公路立交大橋夜外

兩道雪亮的奧迪車(chē)光柱刺破雨簾密織的夜幕,車(chē)子從遠處高速駛來(lái)。

 

奧迪車(chē)夜外

奧迪車(chē)高速旋轉的車(chē)輪濺起了雨水,落在了駕駛室擋風(fēng)玻璃窗前面騰起了雨霧,雨霧在燈光的照耀下像是七彩的虹。

 

車(chē)內夜內

李巖端坐在方向盤(pán)前面,小蘭坐在后座,她已經(jīng)睡著(zhù)了。

響起李巖的畫(huà)外音:圣城蔬菜晉京綠色通道終于納入議事日程啦!還有圣城蔬菜至哈爾濱綠色通道、至海南綠色通道,我要盡快地考查晉京、至哈爾濱至海南運輸蔬菜的路線(xiàn)!

 

鐵路、公路立交大橋夜外

奧迪車(chē)高速駛上大橋的橋頭,前面是雨霧茫茫的十路口。

 

十路口夜外

十路口是綠燈,奧迪車(chē)剛要駛過(guò)路,卻響起了一聲刺耳的剎車(chē)聲響,奧迪車(chē)嘎然止住。

 

奧迪車(chē)內夜內

李巖手扶方向盤(pán),睬住了剎車(chē),驚叫道:??!好懸哪!

 

奧迪車(chē)夜

就見(jiàn)奧迪車(chē)前側臥著(zhù)一個(gè)穿天藍色連衣裙、罩天藍色風(fēng)雨衣的女子,女子身旁有一輛昆車(chē),昆車(chē)后坐上捆著(zhù)一個(gè)小型旅行箱。

李巖打開(kāi)車(chē)門(mén),朝著(zhù)這個(gè)臥倒在雨水中的女子走去,風(fēng)雨一下子澆透了他的衣服。

 

圣城物流園集團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交易大廳夜內

阿唐等人在圍著(zhù)洋蔥堆蓋篷布。

匆忙中阿唐一不留神被腳下的洋蔥給絆倒了,連他帶洋蔥一起滾進(jìn)暴雨里。

阿唐:老天啊,這可怎么辦好??!

 

蔬菜基地夜內

江濤在蔬菜大棚里觀(guān)察無(wú)土栽培蔬菜的生長(cháng)情況。

 

十字路口夜外

李巖俯下身去,昏迷的女人的臉龐一下子映入他的眼簾,竟是他的前妻王玉蘭!

這忽然的變故使李巖一下子愣在了那兒。

大雨澆濕了李巖的全身。

 

圣城博覽園蔬菜基地宿舍樓302室夜內

江濤打開(kāi)門(mén),脫下雨衣掛在衣服架上,地下立刻積了一灘雨水。他環(huán)顧四周,在這溫馨的家里,卻不見(jiàn)了妻子王玉蘭的倩影。

江濤給王玉蘭打電話(huà),沒(méi)人接聽(tīng)。

 

奧迪車(chē)夜內

跑回到奧迪車(chē)李巖狠狠地抹了把臉,說(shuō)道:遇到路人我都要管的,更何況是前妻呢!

 

十字路口夜外

李巖打開(kāi)了停在十字路口的奧迪車(chē)車(chē)門(mén),把王玉蘭抱進(jìn)了奧迪車(chē),返身把王玉蘭昆車(chē)及小旅行箱放進(jìn)車(chē)后后備箱。

小蘭被驚醒了,她湊了過(guò)來(lái),一見(jiàn)躺在后座上的王玉蘭,焦急地說(shuō)道:??!怎么是媽媽?zhuān)繈寢專(zhuān)趺蠢??!快醒醒?。?/span>

李巖上了車(chē)子,關(guān)上車(chē)門(mén),一邊發(fā)動(dòng)車(chē)子一邊對小蘭說(shuō)道:小蘭,你媽媽昏倒在馬路上了,咱們這就送她去醫院!

奧迪車(chē)啟動(dòng)了,兩道車(chē)燈光柱刺破雨簾密織的夜幕,向前駛去。

 

圣城市立第一人民醫院夜外

奧迪車(chē)駛進(jìn)人民醫院停在門(mén)診大樓前。李巖費力地扶出了王玉蘭,小蘭在后面幫著(zhù)。他們直奔急診室。

李巖抱著(zhù)王玉蘭走來(lái)。

李巖抱著(zhù)王玉蘭走去。

 

急診室夜內

急診室門(mén)前,一位女醫生走了出來(lái),對著(zhù)李巖說(shuō)道:你愛(ài)人要早產(chǎn)了,需轉產(chǎn)科!你去辦手續吧。

李巖:什么?玉蘭要早產(chǎn)?這怎么可能呢?

女醫生:怎么就不可能呢?!快去辦手續吧!

李巖聽(tīng),急忙掏出手機撥號。一旁,小蘭瞪大雙眼緊張地望著(zhù)。

 

圣城博覽園蔬菜基地宿舍樓302室夜內

王玉蘭家的電話(huà)鈴聲驟然響起,躺在沙發(fā)上朦朧睡著(zhù)了的江濤一下子驚醒了,他急忙跑過(guò)去抓起了話(huà)筒。

江濤對著(zhù)話(huà)筒叫道:我是江濤,你哪位?

 

市立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走廊夜內

李巖:我是李巖哪!喂,江濤,玉蘭在市立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馬上轉產(chǎn)房,她要早產(chǎn)啦!你快來(lái)醫院吧!要快??!

 

蔬菜基地宿舍樓302室夜內

江濤握著(zhù)的話(huà)筒里傳出李巖的聲音要快??!

江濤把話(huà)筒扣上,自言自語(yǔ)道:我說(shuō)怎么就找不到玉蘭啦,原來(lái)跟她的前夫攪和在一起啦!在產(chǎn)房?在產(chǎn)房?噢,對了,玉蘭是有身孕的,這是就要生啦!對,趕緊去醫院,不能早產(chǎn)!

 

電話(huà)夜內

電話(huà)鈴聲再次響起,江濤抓起話(huà)筒,話(huà)筒里傳出李巖更急的聲音:江濤啊,玉蘭難產(chǎn)!院方要簽合同,你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哪?!

江濤對著(zhù)話(huà)筒大聲叫道:我都要!

 

圣城市立第一人民醫院婦產(chǎn)科病房走廊夜內

江濤已經(jīng)冒雨到達醫院,他痛苦地蹲下了身子雙手捂住臉,從牙縫里擠出幾句話(huà):我的兒??!我可是三代單傳哪!好不容易盼到這根獨苗!可現在啊!

 

 圣城綠苑大酒店

綠苑大酒店座落于圣城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旁邊。

 

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前廣場(chǎng)日外

圣城蔬菜購銷(xiāo)集團的王大嶺、王小嶺推來(lái)了兩臺磅秤,他倆各端坐在一臺磅秤前面。

王大嶺:我說(shuō)兄弟,跟哥好好學(xué)學(xué)吧,趁李總不在啊,咱支上磅秤收點(diǎn)勞務(wù)費,賺些外快!

王小嶺:明白,明白,我知道大哥聰明!要不我叫您哥,您不叫我哥呢!

王大嶺:什么??!你說(shuō)的這都哪跟哪兒???!

 

廣場(chǎng)日外

肖銀鳳駕力帆電動(dòng)車(chē)從遠處高速駛來(lái)。她下車(chē)后按動(dòng)遙控器將車(chē)子鎖好,剛要走,卻聽(tīng)到王小嶺吆喝聲。

王小嶺:大西瓜,大西瓜,咬一口,甜掉牙!

王大嶺:錯啦錯啦!應該是大西瓜,大西瓜,咬一口,長(cháng)新牙!

王小嶺:對,對!哥,咬一口,長(cháng)新牙!

肖銀鳳走了過(guò)來(lái):我說(shuō)你們兩個(gè)活寶,想請我吃西瓜也甭激將法??!

王大嶺:那是,那是,我們哥倆借您這塊寶地發(fā)財,自然是要孝敬孝敬您嘍!

肖銀鳳:好說(shuō),好說(shuō)!

王大嶺挑出一個(gè)西瓜,切開(kāi)。

王小嶺拿起一塊遞給了肖銀鳳,銀鳳咬了一口直點(diǎn)頭,說(shuō)道:啊,還真是很甜哪!

 

壽光市雙王城生態(tài)經(jīng)濟園區郭井子村日外

郭井子村頭有一排高大的梧桐樹(shù),綠葉婆娑。梧桐樹(shù)外沿是綠油油的、一眼望不到邊的萬(wàn)畝西瓜田

 

梧桐樹(shù)日外

樹(shù)下,一臺電冰箱、一張寫(xiě)字臺,上面擺著(zhù)幾個(gè)西瓜,切開(kāi)的西瓜用紗布罩著(zhù),寫(xiě)字臺下也有幾個(gè)西瓜。

鶴發(fā)童顏的老金頭坐在寫(xiě)字臺后面,用蒲扇既扇風(fēng)涼快、又轟趕落在蓋西瓜紗布上的蒼蠅。

 

郭井子一個(gè)復式樓的院落日內

院落的大門(mén)開(kāi)了,從里面走出健美、漂亮的金鳳。她來(lái)到西瓜攤前。

金鳳:爸,午飯做好啦,您回家吃飯去吧,我來(lái)看西瓜攤。

老金頭:好的。唉,金鳳,你同麗華攝影集團林總商談承租樓房經(jīng)營(yíng)的事情怎么樣啦?

金鳳:已經(jīng)跟林總談好啦,并簽了合同,馬上就能裝修快餐店啦。

老金頭:這就好!

 

梧桐樹(shù)下日外

一輛奧迪車(chē)從遠方駛來(lái),在梧桐樹(shù)下停下,車(chē)門(mén)打開(kāi)后,肖洪濱跨出車(chē)門(mén),司機幫著(zhù)拿下物品后開(kāi)車(chē)走了。

肖洪濱喊著(zhù):老金頭!我來(lái)啦!

金鳳急忙向前接過(guò)肖洪濱手里的物品,老金頭也急忙奔了過(guò)來(lái),說(shuō)道:我的老市長(cháng),我可想死你啦!

肖洪濱:我是從李巖那兒知道你回來(lái)了,就趕著(zhù)過(guò)來(lái)看你啦!嗯,可不能再叫老市長(cháng)啦,都退啦!

 

綠苑賓館前廣場(chǎng)日外

肖銀鳳發(fā)現了磅秤上的問(wèn)題,說(shuō)道:唉,我說(shuō)大嶺、小嶺,幾天不見(jiàn)你們長(cháng)能耐啦?!

王大嶺:嘿嘿,還那樣!

肖銀鳳:什么還那樣,你們倆是不是在搗鬼?

王小嶺:怎么啦,大小姐?我們搞什么鬼啦?

肖銀鳳:搞什么鬼?你倆學(xué)會(huì )坑人啦!

王小嶺:誰(shuí)說(shuō)我們坑人啦?!

王大嶺急忙把肖銀鳳拉到一邊,說(shuō)道:我們沒(méi)有坑人,這是在解“三頭子急”??!

肖銀鳳:什么解“三頭子急”?我倒要看一看!

王大嶺:你看啊,這瓜農菜農賣(mài)不出瓜菜是不是一急?貨主收不起瓜菜配不起車(chē)是不是二急?咱哥們手頭沒(méi)有錢(qián)花是不是三急?現在啊,我哥倆拉來(lái)瓜農、菜農、收了瓜、菜,貨主配齊了車(chē),咱哥們也拿到了勞務(wù)費,就解了這“三頭子急”啦!怎么樣?

肖銀鳳:那為什么要壓秤?

王小嶺:誰(shuí)壓秤啦?誰(shuí)壓秤啦!

王大嶺把王小嶺推走,湊近肖銀鳳:小姐姐,大小姐,好小姐,大姐,大姨,祖奶奶!別嚷嚷!這不叫壓秤,叫做生財有道??!

肖銀鳳:哼,好一個(gè)生財有道!

王大嶺:別嚷,別嚷!這樣吧,今天下來(lái)咱們三一三十一你看好嗎?

肖銀鳳:不好!

王大嶺:二一添作五,這總可以了吧?

肖銀鳳:不可以!

肖銀鳳徑自走到王小嶺的磅秤前面。

 

磅秤邊日外

肖銀鳳:王小嶺,我問(wèn)你你敢回答嗎?

王小嶺:怎么不敢!

肖銀鳳:那好!我問(wèn)你你這一秤稱(chēng)了多少公斤西瓜?

王小嶺:三百三十公斤!

肖銀鳳:不對吧!應該是三百三十八公斤才對!這一秤就壓了八公斤西瓜!

王小嶺:好你個(gè)肖銀鳳,要斷哥們的財路???!

肖銀鳳伸手撥了一下磅秤鋼尺上的砝碼,鋼尺在三百三十八公斤上下“點(diǎn)頭”。

王小嶺一見(jiàn)跳起來(lái)去砝碼,撥了幾下沒(méi)撥動(dòng),卻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給擋住了。

王小嶺一抬頭見(jiàn)是李巖。

王小嶺:李總,您不是考察綠色通道路線(xiàn)去了嗎?您這么快就回來(lái)啦?

李巖:我還沒(méi)走!大嶺、小嶺, 你們這樣做還有良心嗎?

王大嶺:我們那是良心大大的有,鈔票大大的沒(méi)有!

王大嶺說(shuō)完,拉起王小嶺就要走。

李巖:站??!看看這些瓜農、菜農吧!他們掙這辛苦錢(qián)容易嗎?雖然不用再臉朝黃土背朝天了,可那也是汗珠子掉地下摔八半??!辛苦地耕作,辛勤地勞作,才換得這豐碩的勞動(dòng)成果!想一想,你們這樣做就不覺(jué)得虧心嗎?

王小嶺也急了:我的李啊,大道理誰(shuí)都會(huì )說(shuō)的=!可都兩個(gè)月沒(méi)發(fā)工資啦!不這樣掙點(diǎn)你讓我們喝西北風(fēng)去???!

 

綠苑賓館前廣場(chǎng)日外

瓜農、菜農們都圍攏了過(guò)來(lái)指責著(zhù)王大嶺、王小嶺。

王大嶺、王小嶺自覺(jué)理虧,悄悄地溜走了。

王大嶺、王小嶺一走就沒(méi)有了過(guò)磅秤的,可急壞了被他們拉來(lái)的那些瓜農、菜農、貨主們,大家紛紛圍住了李巖、肖銀鳳,問(wèn)該怎么辦。

李巖向肖銀鳳投去一個(gè)意味深長(cháng)、贊許的目光,說(shuō)道:銀鳳,看來(lái)咱倆要做一回司磅的嘍!

李巖、肖銀鳳各坐在一臺磅秤前,為大家無(wú)償過(guò)秤,大家方高高興興地離去。

 

郭井子村金鳳家院內日內

靠小樓左側有一石桌,圍著(zhù)石桌有五個(gè)圓圓的石凳。

老金頭坐在北面的石凳上,肖洪濱坐在南面的石凳上,相對而坐。

老金頭:我說(shuō)老肖啊,今兒咱喝什么酒?要不喝箱啤酒換換口味?

肖洪濱:還是喝咱家鄉的老酒壽春香老窖吧!

老金頭:好的,好的!快,金鳳哪,把李巖給我捎到東北的那瓶壽春香老窖酒拿來(lái)!

金鳳:唉!

 

樓房客廳日內

金鳳走進(jìn)樓房客廳,來(lái)到酒柜前打開(kāi)酒柜,從最里面拿出了一瓶壽春香老窖酒。她一抬頭,在她的上方掛著(zhù)像片框子,里面有李巖身穿戎裝的照片,金鳳臉兒一紅,起身拿著(zhù)壽春香老窖酒走出樓房來(lái),把酒遞給了老金頭。

 

院內日內

金鳳把酒遞給了老金頭,說(shuō)道:爸,給您酒!

老金頭接過(guò)了酒瓶,打開(kāi)酒瓶,分別給肖洪濱和自己的酒盅倒上了酒。

老金頭:在東北時(shí),李巖哪捎去了一箱子壽春香老窖酒,我送給了東北老鄉,就剩下這一瓶,我舍不得喝帶了回來(lái)!你來(lái)啊也算有口福??!來(lái)!!

倆人各喝了一大盅,然后不約而同地相視大笑,爽朗開(kāi)心的笑聲在院落里回蕩著(zhù)。

 

市立第一人民醫院婦產(chǎn)科病房走廊日內

李巖手提了一個(gè)小型旅行箱、肖銀鳳提著(zhù)一個(gè)瓜果藍,并排走在醫院長(cháng)長(cháng)的走廊里,他們來(lái)醫院是看望王玉蘭的。

 

婦產(chǎn)科病房日內

王玉蘭靜靜地躺在病榻上輸液。

李巖將手提的小型旅行箱放到墻邊,肖銀鳳將瓜果藍放到床頭柜上,他們來(lái)到病床前,默默地注視著(zhù)躺在病榻上輸液的王玉蘭。 

 

婦產(chǎn)科病房走廊里日內

走廊里由遠而近傳來(lái)腳步聲。

 

婦產(chǎn)科病房日內

長(cháng)長(cháng)的走廊的盡頭出現了江濤的身影,他喝了酒,步履有些不穩。

江濤停在了王玉蘭的病房前,透過(guò)病房門(mén)上的玻璃看到了里面的王玉蘭、肖銀鳳、李巖,江濤一腳蹬開(kāi)了門(mén)。

 

婦產(chǎn)科病房?jì)热諆?/span>

江濤幾步就竄到李巖跟前,一把抓住他的前胸使勁地搖晃著(zhù),說(shuō)道:我的老同學(xué)、我的好摯友,你、你還我的兒子??!

李巖一動(dòng)不動(dòng),任由江濤搖晃著(zhù)。

 肖銀鳳起身轉了過(guò)來(lái),說(shuō)道:江濤,別瞎說(shuō),松開(kāi)手!

江濤:銀鳳我問(wèn)你,李巖是不是和王玉蘭幽會(huì )來(lái)著(zhù)?幽會(huì )使玉蘭淋了雨?這才早產(chǎn)的?

肖銀鳳:江濤,你瞎說(shuō)什么??!正是李巖發(fā)現了昏倒在鐵路、公路立交橋頭十字路口的王玉蘭,才把她送進(jìn)了醫院!江濤!王玉蘭去市圖書(shū)館借科技書(shū)箱回來(lái)的路上昏倒在暴風(fēng)雨中、急需人幫助時(shí),作為她的丈夫你在哪兒呢?!

 

病床日內

病床上的王玉蘭被吵醒了,她拔出了針頭,忍著(zhù)痛下了床,扶著(zhù)病床來(lái)到李巖與江濤近前,用力地扯下了江濤的手,把他們分開(kāi)之后她累得大口喘著(zhù)氣。

王玉蘭:江濤,你不要在這兒胡鬧,這里是醫院!

頓一頓,王玉蘭呼出一口粗氣,說(shuō)道:告訴你吧,這里面沒(méi)有李巖什么事!

肖銀鳳急忙過(guò)來(lái)扶住了王玉蘭。

此時(shí)狂怒中的江濤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大聲吼叫著(zhù):怎么,我說(shuō)他兩句你心疼啦?!你懷了孕不在家里好好呆著(zhù)、還到處跑?!還對前夫舊情不忘,我把你這個(gè)……

江濤舉起右手狠狠地抽了王玉蘭一記耳光。

 

病房日內

大家都被江濤打出的這一耳光驚呆啦!

在前夫與肖銀鳳面前,在眾人面前,王玉蘭默默地忍受了這屈辱的一記耳光。

淚水從王玉蘭削瘦俊美的臉龐上流淌了下來(lái)。 

李巖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慢慢地握緊了拳頭,真想對準江濤那張方方正正的臉龐狠狠地擊下去!但李巖看到王玉蘭的表情,強忍住了。

李巖沖出病房,跑出走廊,沖進(jìn)大雨之中。

江濤也累了,他站在病床上大口喘著(zhù)氣。

 王玉蘭一字一頓地說(shuō):江濤,你走!

 

 圣城物流園集團辦公大樓李巖辦公室兼臥室夜內

 李巖合衣躺在床上。

王大嶺提著(zhù)一捆青島啤酒,王小嶺提著(zhù)一只燒雞、端著(zhù)一盤(pán)紅燒魚(yú),仿佛是從地底下冒出來(lái)似地出現在李巖面前。

李巖:是你們?有事嗎?

王大嶺道:李總,請恕我哥倆不敲門(mén)而進(jìn)!

王小嶺道:李總您看,有青島啤酒,有燒雞、紅燒魚(yú),我哥倆要陪您喝兩杯??!

王大嶺開(kāi)著(zhù)啤酒,王小嶺撕著(zhù)燒雞,倆人一前一后忙活不迭。

李巖起身不理他們,卻起身走到寫(xiě)字臺前拿起一個(gè)大包子,咬了一口。

王大嶺急忙向前奪下李巖手上的包子,說(shuō)道:唉呀,李總您吃的這叫什么???

王小嶺:是啊,包子都涼啦,還能吃嗎?

王大嶺:李總啊,您往這兒看,啤酒!燒雞!紅燒魚(yú)!

李巖:好啦,好啦,我就陪你哥倆喝兩瓶啤酒就是!

仨人各喝了一杯啤酒。

 

寫(xiě)字臺前日內

李巖說(shuō)道:我說(shuō),今個(gè)兒你們這倆活寶怎么這么勤快?

王大嶺:咱哥倆不是理虧嗎?

李巖:知道啦?知道了就好。那你們這是?

王小嶺:我們這是將功補功、將功補過(guò)、將過(guò)補功!……

王大嶺:好啦,好啦,行啦!什么亂七八糟的!李總,就直說(shuō)了吧,我們哥倆是怕你開(kāi)除??!

李巖:你們認識到了錯誤、改正了錯誤!本副總是不會(huì )開(kāi)除你們的!來(lái),喝!干!

 

圣城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日外

黎明時(shí)分,圣城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停了一排晉京運送蔬菜的大型運輸卡車(chē),卡車(chē)都亮著(zhù)大燈,卡車(chē)駕駛室里擺著(zhù)寫(xiě)有綠色通道的烤漆綠牌,卡車(chē)上裝滿(mǎn)了蔬菜,都用篷布扎緊了。

李巖坐在第一輛運菜卡車(chē)的駕駛室里,王大嶺坐在司機位置,王小嶺坐在第二輛運菜卡車(chē)司機位置。

郝主任站在一排車(chē)前,大聲說(shuō)道:我代表圣城市委市府宣布,晉京綠色通道正式啟動(dòng)!出發(fā)!

周?chē)挠浾叽蛄列侣劅?、幾臺攝像機拍照。

李巖從駕駛室探出頭,對送行的郝主任說(shuō)道:好啦郝主任!我們出發(fā)啦!到京后分兩路,一路直奔大鐘寺、一路去新發(fā)地大型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這些綠色通道路線(xiàn)我都考查好啦!

郝主任:好!有綠色通道的牌子,沿途收費站一路綠燈、快速放行!保證昨天今晨剛上的蔬菜裝上車(chē),晚上就能上了北京的餐桌!出發(fā)!

運菜卡車(chē)依此啟動(dòng),大燈燈光刺破黎明前的夜幕,排了一長(cháng)溜穿過(guò)圣城物流園集團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的鋼旋門(mén),向前馳去……

 

 圣城市委趙書(shū)記辦公室日內

趙書(shū)記從寬大的寫(xiě)字臺后轉過(guò)來(lái),緊緊地握住了李巖的手,說(shuō)道:李巖,祝賀你帶隊晉京順利開(kāi)通綠色通道,晉京綠色通道圓滿(mǎn)成功!

李巖緊握住趙書(shū)記的手,使勁點(diǎn)著(zhù)頭,說(shuō)道:趙書(shū)記,我還要驅車(chē)實(shí)地考查圣城蔬菜至哈爾濱、至海南綠色通道,使之順利開(kāi)通!

 趙書(shū)記握著(zhù)李巖的手,說(shuō)道:好,祝你成功!

 

圣城卡諾島30號樓901室日外   

金鳳在敲門(mén)。

901室打開(kāi)后,桂枝問(wèn)道:你找誰(shuí)啊,姑娘?

金鳳:您就是銀鳳的媽媽吧?我叫金鳳,是銀鳳的好朋友。

桂枝:噢,那就請屋里坐吧!

金鳳:不了,我的快餐店還在裝修哪!我來(lái)是想告訴您哪,銀鳳跟物流園的李總好上啦! 

桂枝:什么,什么,你說(shuō)什么?我們家銀鳳跟誰(shuí)好了?

金鳳:跟物流園李總!

桂枝:這好啊,啊不對!物流園李總我再熟不過(guò)了啊,他可是結婚了的??!

金鳳:對,是結過(guò)婚,不過(guò)離了,但有個(gè)孩子!

桂枝:那,我們銀鳳也不能找個(gè)結過(guò)婚、而且還帶著(zhù)個(gè)孩子的人哪!

金鳳:說(shuō)的是??! 

桂枝:咳!銀鳳的爸啊,一頭扎進(jìn)鳳凰村老金頭家就不回來(lái)了,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也不回來(lái)管一管。

金鳳:您說(shuō)老金頭啊,那是我爹!

桂枝:那咱們就不是外人啦,快,金鳳姑娘,快告訴我你們家怎么走!

金鳳:您別急,我這就給您叫出租車(chē)去!您和肖市長(cháng)可要好好地管一下銀鳳妹妹??!

 

郭井子街金鳳凰家前日外

一輛出租車(chē)揚起塵土。

出租車(chē)停在了金鳳家的院前,桂枝走下了車(chē)子,出租車(chē)開(kāi)走了。

桂枝打量農家小院說(shuō)道:別說(shuō),這農家小院還真挺氣派??!

 

金鳳家院子日內

肖洪濱正與老金頭在石桌前喝著(zhù)茶下象棋。

桂枝幾步走進(jìn)院內,看到到了下棋的肖洪濱就嚷起來(lái)了,大聲說(shuō)道:我說(shuō)老肖啊,你來(lái)到人家金大爺家就不知道回去啦!

肖洪濱:唉,對,還真讓你給說(shuō)著(zhù)啦!我準備與老金頭大力開(kāi)發(fā)鹽堿地西瓜!創(chuàng )造經(jīng)濟效益,造福當地農民。

桂枝:你做大事我不攔你,可你也得管管咱家里的事情啊,咱家出大事啦!

老金頭倒了一杯茶給桂枝,說(shuō):桂枝妹子別著(zhù)急,先喝杯茶水,慢慢說(shuō)!

肖洪濱:出了什么事?

桂枝:咱家銀鳳物流園的李巖談上戀愛(ài)啦!噢,金大爺,這還是你家鳳說(shuō)的!

 

物流園集團生物科技大樓技術(shù)室日內

江濤走進(jìn)了技術(shù)室,他那方方正正的臉上胡子拉茬,身上的衣服也不修邊幅。

江濤徑自來(lái)到了王玉蘭跟前。

王玉蘭:是你啊,江濤!你來(lái)做什么?

江濤:我來(lái)請你回家??!

王玉蘭:那是不可能的!你的那一巴掌把咱們的緣分都打沒(méi)啦!

江濤:玉蘭,我錯啦!我誠懇地向你道歉!只要你回家就行!

王玉蘭:那是不可能的!

江濤:我,我給下跪陪罪還不成嗎?

江濤說(shuō)著(zhù)就要下跪,王玉蘭轉身就走。

王玉蘭:好,好,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我走!

王玉蘭轉身離去。

 

綠苑大酒店雅座間 日內。

李巖、肖銀鳳、阿唐圍桌而坐。

肖銀鳳:樂(lè )田從哈爾濱、海南考察歸來(lái)啦!我特地為他接風(fēng)洗塵!來(lái),大家干!

大家把杯里的啤酒喝干。

李巖興致勃勃地講述著(zhù)考察中的見(jiàn)聞、趣事,大家專(zhuān)心致志地聽(tīng)著(zhù),并不時(shí)發(fā)出開(kāi)心地笑聲 。

阿唐:李總,我借花獻佛,借肖老板的酒敬你一懷!

大家又各干了一杯。

阿唐從兜里掏出兩疊人民幣,分別推給了李巖、肖銀鳳。

阿唐:我說(shuō)過(guò),你們幫我把洋蔥推銷(xiāo)完了,是要給各位勞務(wù)費的!還有,我現在這仨車(chē)皮香蕉也順利銷(xiāo)掉也要付勞務(wù)費的,現在一并兌現!

但李巖和肖銀鳳看都沒(méi)看就把錢(qián)推了回去。

笑容從阿唐的臉上消失了。

阿唐:怎么?你們賺少?

李巖笑道:不,你弄錯啦!我們幫你推銷(xiāo)洋蔥香蕉,是因為不忍心看到浸透了菜民汗水的洋蔥白白爛掉!幫你推銷(xiāo)香蕉也是應該的。我說(shuō)過(guò),我們歡迎你們這樣的菜販商人到圣城物流園蔬菜批發(fā)市場(chǎng)做生意!

肖銀鳳喝過(guò)了酒的臉似桃花紅,配上長(cháng)長(cháng)的秀發(fā),更加美艷,艷麗動(dòng)人,光彩照人,阿唐的眼睛都看直了,他說(shuō)道:肖老板哪,海量!

肖銀鳳口齒不清地說(shuō)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肖銀鳳說(shuō)罷,還在拼命地喝酒,李巖看到了,勸道:銀鳳,你,你別再喝啦!

酒醉的肖銀鳳一聽(tīng),拉門(mén)而出。

 

雅座間外日內

李巖也跟了出來(lái),邊追肖銀鳳邊說(shuō)道:銀鳳,你喝多啦,別亂跑!

 

雅座間日內

阿唐:這對戀人,可真逗!

 

金鳳家院子里日內

傍晚時(shí)分,李巖走進(jìn)院子。

院北面靠近復式樓的圓桌上,擺著(zhù)一盤(pán)棋,有兩位老人正在對弈。李巖站的位置可以看到北面坐著(zhù)下棋的老人,他是老金頭。

老金頭:將軍!我的大市長(cháng),這回看你怎么走?

肖洪濱:這回我認輸,咱們再來(lái)一盤(pán)!

老金頭:我說(shuō)大市長(cháng),咱晚上再下吧,你看誰(shuí)來(lái)啦?

肖洪濱:噢,是李巖啊。唉,老金頭哪,以后不要再市長(cháng)市長(cháng)的叫啦,都卸任啦!

老金頭:好,好,走,咱們到屋里坐!

李巖提著(zhù)一個(gè)小型提箱,仨人走進(jìn)屋內。

 

屋內日內

李巖:我這次來(lái)啊,是給村里建學(xué)校送款的,上次同金主任都談妥啦!噢,對了,金大爺,這次出差給您和老市長(cháng)捎了些雀巢咖啡!您二老哪也換換口味!

李巖從提箱里拿出了咖啡,遞給了老金頭、肖洪濱,轉身提著(zhù)提箱要走。

肖洪濱:李巖哪,見(jiàn)到你桂枝阿姨了嗎?她有話(huà)要對你說(shuō)的!

李巖:我考察剛回來(lái),村里就催我送款,我還沒(méi)見(jiàn)著(zhù)桂枝阿姨哪!

肖洪濱:記著(zhù)回去時(shí)一定要見(jiàn)一見(jiàn)她,她有話(huà)要對你說(shuō)的。

老金頭:唉!我說(shuō)老肖啊,干嗎老趕著(zhù)李巖走呢!李巖哪,別走啦,今晚就住下吧!待會(huì )兒鳳也要來(lái)的 !

李巖:那好吧!

 

圣城街道夜外

 晚風(fēng)習習,玉米穗狀的街燈立于街道兩旁,光亮如同白晝。

從遠處并排走來(lái)了李巖、肖銀鳳。微風(fēng)輕拂著(zhù)他們的身影,路燈的燈光將他們的身影拉長(cháng),又將他們的身影縮短。

李巖:銀鳳,是你約我啊。怎么鳳電話(huà)里說(shuō)是她有急事呢?!

肖銀鳳:鳳、鳳,你就知道鳳!沒(méi)她壞不了的事!

李巖:?

肖銀鳳不再做聲,晚風(fēng)吹動(dòng)了她身上的大紅連衣裙,顯出了女性的窈窕身段,美極啦!

李巖:我的祖奶奶,你倒是說(shuō)話(huà)??!

肖銀鳳一樂(lè ),說(shuō):我有那么老嗎?都成了你的祖奶奶了?李巖哥,你對玉蘭姐還有沒(méi)有感覺(jué)?

李巖搖搖頭。

肖銀鳳揚起了俏臉,道:對金鳳姐哪?她可是你的發(fā)小,只是她們一家去了東北,你們才沒(méi)有結婚。她可還一直暗戀你哪!

李巖還是搖搖頭。

肖銀鳳,我呢?

李巖:傻丫頭!這就看你的表現啦!

 

物流園集團生物科技大樓技術(shù)室日內

江濤在走廊上踱步,他看到王玉蘭在里面和同伴說(shuō)笑著(zhù),卻沒(méi)敢進(jìn)去。

王玉蘭看到了,來(lái)到了走廊上。

 

走廊日內

王玉蘭說(shuō):你來(lái)啦?我正要找你呢!

江濤一聽(tīng)面露笑容,驚喜地問(wèn):怎么,你回心轉意啦? 

王玉蘭:什么!我是勸啊,不要再來(lái)找我了,來(lái)也是徒勞無(wú)功!

王玉蘭說(shuō)完,轉身走進(jìn)了技術(shù)室。

 

物流園集團生物科技大樓走廊日內

走廊上日內

江濤呆呆地站了一會(huì )兒,無(wú)精打采地離去。

 

圣城卡諾島30號樓下停車(chē)位日內

李巖開(kāi)車(chē)停在停車(chē)位上,打開(kāi)車(chē)門(mén)下車(chē)。他一轉臉見(jiàn)肖銀鳳在等他。

風(fēng)姿翩翩、美麗大方的肖銀鳳立在一排小車(chē)前,令人想起香車(chē)美女!

李巖:銀鳳,你打電話(huà)說(shuō)你媽有急事找我來(lái),是什么事???

肖銀鳳:我媽沒(méi)什么急事,是我有急事用我媽的口氣讓你的! 

李巖:你?什么事?

肖銀鳳:先不告訴你!

李巖:哪,咱們就趕緊上樓吧! 

 

901室日內

大廳里肖洪濱、李巖、肖銀鳳在親切交談著(zhù)。

 肖洪濱:最近去看老金頭了嗎?也不知道我們的富硒西瓜大棚工程開(kāi)展的怎么樣啦?

李巖:去啦!富硒西瓜大棚工程進(jìn)展順利,富硒西瓜長(cháng)勢良好!

肖洪濱:哼,他身體好嗎?

李巖:他身體也很好,就是常常掛念你!

肖洪濱:這個(gè)老金頭,越老越婆婆媽媽的啦!

 

 

廚房日內

桂枝在廚房忙活著(zhù)。

 

客廳日內

一會(huì )兒工夫一桌豐盛的酒菜上齊了,肖洪濱招呼李巖入坐,并拿出了壽春香老窖酒。

肖洪濱:李巖,怎么沒(méi)見(jiàn)小蘭哪?她還沒(méi)放學(xué)嗎?

李巖:噢,今天她們學(xué)校參觀(guān)2023中國壽光(國際)蔬菜科技博覽會(huì ),中午不回家吃飯!

 

酒桌旁日內

一家人圍桌而坐。

酒過(guò)三巡,菜過(guò)五味,肖銀鳳的臉龐變得桃花兒紅,可她還在一杯接一杯地喝著(zhù)紅葡萄酒。

桂枝見(jiàn)狀趕忙制止。

桂枝:銀鳳,你可喝得不少啦,不能再喝啦!

肖銀鳳:爸、媽,你們就讓我喝吧!我今天有個(gè)重大決定要宣布!喝了酒好壯膽??!

肖洪濱:有重大決定?什么重大決定?神秘兮兮的!

肖銀鳳:好啦!我現在正式宣布,我決定和李巖正式確定戀愛(ài)關(guān)系!

肖洪濱壽眉一抖,說(shuō):銀鳳,你在說(shuō)什么!?李巖,銀鳳在說(shuō)什么?我沒(méi)聽(tīng)清楚,你能不能說(shuō)一遍?

李巖:這,我……

肖銀鳳接過(guò)了話(huà)頭,說(shuō)道:好吧,爸,我決定和李巖正式確定戀愛(ài)關(guān)系!

肖洪濱:李巖哪,你可是結過(guò)婚的人,還帶著(zhù)個(gè)孩子!銀鳳跟你過(guò)婚啊,傳出去可是好說(shuō)不好聽(tīng)??!

李巖:肖、肖、肖市長(cháng),您,您不要誤會(huì )。

肖銀鳳又一次端起一杯紅葡萄酒,紅色的酒液在玻璃杯里動(dòng)著(zhù)。

肖銀鳳:爸、媽,這事不怨李巖!從開(kāi)始到現在都是我的事,如今,既然事情已經(jīng)擺在這兒了,您二老就給個(gè)說(shuō)法吧!

肖洪濱壽眉直抖,呼呼地喘著(zhù)粗氣。

桂枝看著(zhù)銀鳳,直嘆息搖頭。

肖洪濱深深地嘆了口氣,他重重地把酒杯往桌上一墩,轉身走進(jìn)里屋。

 

臥室日內

桂枝跟進(jìn)了里屋,說(shuō)道:老肖,你還沒(méi)吃飯呢!

肖洪濱:吃什么吃,氣飽啦!

 

酒桌旁日內

肖銀鳳毫不示弱,拉起了李巖,說(shuō)道:李巖,咱們走!

倆人離去。

 

蔬菜基地日外

這是一個(gè)艷陽(yáng)高照的清晨,江濤走出了大棚,走在金色的光輝里,一抬頭,看見(jiàn)王玉蘭領(lǐng)著(zhù)小蘭立在自己的面前,他一下子愣住了。

小蘭走過(guò)來(lái),說(shuō)道:江濤爸爸,不歡迎我和媽媽嗎?

江濤激動(dòng)的一下子流下了眼淚,他被突然來(lái)到的巨大幸福包圍著(zhù),連聲說(shuō):歡迎、歡迎吶!

鏡頭搖向他們身上的蔬菜大棚、藍天。

 在蔬菜之鄉圣城的藍天上,在陽(yáng)光的照耀下,有七彩云飄過(guò),這七彩云是七彩櫻桃、西紅柿、七彩南瓜、黃飛碟南瓜、無(wú)刺黃瓜、人參果、佛手瓜、千禧蕃茄、郭井子村大西瓜……

 


上一篇:魯智深大鬧桃花莊

下一篇:沒(méi)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