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瑟爾基河回聲

來(lái)源:原創(chuàng )作者:馬進(jìn)時(shí)間:2023-08-25熱度:0

瑟爾基河回聲

 進(jìn)


      瑟爾基河,蒙古族語(yǔ)意為:“水流很直的河”。發(fā)源于河北省尚義縣套里莊鄉小水泉村,曲折西流折向西南流,經(jīng)套里莊鄉、紅土梁鎮、小蒜溝鎮等鄉村,至牛家營(yíng)村入東洋河;為東洋河上游左岸支流,注入官廳水庫。

      瑟爾基河,如母親般溫柔,滋養著(zhù)先人,養育著(zhù)兩岸鄉親,浸泡著(zhù)我的童年。

跨入二十一世紀以來(lái),氣候變暖,河畔降水減少,蒸發(fā)量增大;村民挖井種菜,地下水補給困難;急功近利地開(kāi)挖磁鐵礦,生態(tài)遭到破壞,環(huán)境惡化,地表原有的排水功能被破壞;致以下游河水少流。世紀交替,河畔山坡旱作田大面積實(shí)施“一退雙還”;十九大以來(lái),縣、鎮政府傾力生態(tài)文明建設和綠色發(fā)展,集中恢復治理礦區生態(tài);二十大以來(lái),張家口市第一家大型抽水蓄能電站興建,河畔各村邁步鄉村振興;鄉村面貌為之一新。

綠水長(cháng)流,青山不負;河畔民眾,幸福感爆棚。

 

 一、消散篇

 

歲月無(wú)言,往事如昔。通順渠,隔著(zhù)年代的牽掛。消逝的手工藝,漸行漸遠。消失的蘆葦蕩,精神棲息地。磁鐵礦,牧童經(jīng)濟。

 

(一)通順渠

 

太陽(yáng)像懶漢一樣地笑著(zhù),俯瞰著(zhù)瑟爾基河畔急得團團轉的老農。

1929年(民國18年)。土夭溝、地上、大虎溝村先祖,忙碌了大半年,秋末卻顆粒無(wú)收。吃著(zhù)曬干后的樹(shù)皮磨成面、蒸得半熟的窩頭,看著(zhù)從村邊四五米深的溝底流淌的河水,苦澀的雙眼流不出淚水……

村民萌發(fā)了開(kāi)渠引水到半坡耕地的想法。然而,開(kāi)渠線(xiàn)得沿半山腰繞行,而山腰處都是石方工程,需要巨額的資金讓他們望而止步。是年末,馬維藻、韓才等富戶(hù),與村內有地戶(hù)協(xié)商,決定由他們墊資,開(kāi)渠引水。經(jīng)物色,任用土夭溝村木匠王成果為技術(shù)員。他用自制的水平尺測量后,將渠道的位置選在土夭溝村北不遠處。眾人開(kāi)鑿了一段后,經(jīng)試驗河水卻引不上去。眾口所責,王成果打了退堂鼓。

村民又推舉地上村農民邊樹(shù)全任技術(shù)員。他所用的唯一測量?jì)x器也是一把自制的水平尺。幾次反復測量、計算,將渠口定在距離土夭溝村2000米的松溝村門(mén)口南側。此次渠口比上一次抬高了12米,渠線(xiàn)長(cháng)達9000米,渠底寬、深均為0.6至0.7米;全部渠線(xiàn)繞山而行,中間跨越大小溝20余條。施工人員除了本地收益戶(hù)出100名壯勞力,還從臨近萬(wàn)全、懷安縣雇工100人。開(kāi)渠主要工具是笨重的镢頭、鐵鑿,遇到最險要處才用從張家口買(mǎi)回的黑色火藥放炮炸石。先后歷經(jīng)2年零2個(gè)月,1932年(民國二十一年)始建成。全部工程開(kāi)鑿石方6萬(wàn)余立方米,投工約8萬(wàn)余個(gè),新增水澆地385畝,開(kāi)支共計銀元5428.5元。

取貫通順暢之意,名為通順渠。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獲得了好收成,水澆地的畝產(chǎn)量比旱田足足翻了一倍。建渠投資的馬維藻、韓才等7人,組成管理小組,一方面征收水費,每畝地年繳水費5~6升(20~24市斤);另一方面組織澆地、解決水利糾紛、維修渠道。

新中國成立后,進(jìn)行了土地改革。1950年秋,對通順渠也進(jìn)行民主改革。渠道收歸為土夭溝、地上2個(gè)行政村管理,成立了聯(lián)村水利委員會(huì );制訂了一系列管理制度、用水公約。國家先后投資2萬(wàn)余元,對水渠擴建、改建、配套,建成固定渠道,干渠由0.7米拓寬為1米,渠道延長(cháng)了3000米,擴大水澆地150畝。60年代中期,水澆地畝產(chǎn)量平均達500斤左右,勞動(dòng)日值0.5~0.6元。群眾生活水平有了較大提高。渠道兩側栽植的樹(shù)木成材,1975年砍伐樹(shù)木1萬(wàn)株,收入達10萬(wàn)余元?!按箦侊垺蹦甏?,其他地方農民吃返銷(xiāo)糧,而地上、土夭溝行政村的社員年年給國家上繳結余糧,多次受到省、地、縣的表彰與物質(zhì)獎勵。

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召開(kāi)后,這一帶村民如浴春風(fēng)。聯(lián)產(chǎn)承包責任制實(shí)行后,農民惜水如油。地上、大虎溝、土夭溝村的農民在水澆地種植蔬菜等經(jīng)濟作物,每畝地經(jīng)濟效益逾千元以上。1984年,大虎溝村農民韓春,種植玉米畝產(chǎn)突破1噸;地上村農民于世卿種植0.7畝蔥頭收入達700元。

世紀交替,瑟爾基河道水流量劇減,水位下降,滋潤了瑟爾基河下游70余年的通順渠淡出了歷史舞臺。然而,懸在半坡處盤(pán)繞的河渠,像血液一樣,承載著(zhù)幾輩人的歡聲笑語(yǔ)與希望,流淌在村莊百姓及后人的心里。

 

(二)手工藝

 

 每到臘月,瑟爾基河畔農家的婦女、閨女都要剪窗花,俗稱(chēng)剜窗花。剪前,將一沓紅紙用紙捻釘牢,上面放上上年留下的樣子,用油燈黑煙熏黑,去掉樣子,圖案顯現出來(lái),然后用剪子剪制而成。窗花多為山水花卉、魚(yú)蟲(chóng)鳥(niǎo)獸;也有民間故事,如王小二臥魚(yú)、猴子摘桃、豬八戒背媳婦等。還有農戶(hù)剪制雙獅或雙喜字貼在住房正面,配以黃底或銀白紙,烘托節日氣氛。臘月廿七、廿八,河畔的居民講究“七窟窿、八眼睛”,一般都在廿六、廿九在窗玻璃上貼窗花。

過(guò)春節時(shí),父母總會(huì )從集市給孩子買(mǎi)回核桃??傄粝乱粌深w舍不得吃完,制作拉葫蘆。做時(shí)先把桃核掏空,上下打眼,中間用一筷子粗細的木筷串過(guò)。木筷上面固定上一木條或制錢(qián)。核桃旁邊打一眼,穿入線(xiàn)繩與木筷系住,另一頭系在火柴棍上。玩時(shí),轉動(dòng)木筷,使線(xiàn)纏繞在木筷上,然后猛力拉動(dòng)火柴棍,使木軸借住拉動(dòng)力量的慣性,左右轉動(dòng),生動(dòng)有趣。女兒千禧年出生,三四歲時(shí),我花了半小時(shí)給她制作了拉葫蘆。她玩了幾下便興味索然,自管自顧地玩起了電動(dòng)、遙控玩具。站在她身側的我,深陷追憶,茫然無(wú)緒。

初春季,父母親會(huì )給姊妹們制萬(wàn)花筒、裱風(fēng)箏。母親用三條等寬等長(cháng)玻璃,順長(cháng)對成三角,裝入硬紙片做成的圓筒中固定。玻璃中間放進(jìn)各種彩紙屑或其它好看的小物。圓筒底部放了玻璃片,上留一觀(guān)看小孔。由于光線(xiàn)折射原理,每轉動(dòng)一次,里面出現一種花絮圖案,變化無(wú)窮,呈現出一個(gè)花的世界。父親用竹條綁制成各種動(dòng)物、鳥(niǎo)類(lèi)形狀,用彩紙裱好,用一長(cháng)線(xiàn)系住,將線(xiàn)纏在一木棍上,順風(fēng)跑動(dòng),邊跑邊放線(xiàn),將風(fēng)箏送上天空?;锇閭兙墼谝惶?,紛紛舉著(zhù)各自的萬(wàn)花筒,放飛著(zhù)風(fēng)箏比賽。線(xiàn)兒越放越長(cháng),風(fēng)箏越飛越高,“大蜻蜓”“長(cháng)蜈蚣”“火鳳凰”……五顏六色、各式各樣的風(fēng)箏把蔚藍的天空裝點(diǎn)得像美麗的萬(wàn)花筒,倒影在瑟爾基河水面。

“布谷——布谷——”,布谷鳥(niǎo)的叫聲像一串純凈的銀鈴,回蕩在河畔山谷間。楊樹(shù)枝條由灰綠轉至青綠色,折一枝用手將樹(shù)皮稍擰一下,不擰破,抽出白色的樹(shù)條,一頭做成扁平狀,留一小縫用嘴吹,可發(fā)出抑揚頓挫的高低粗細音調聲。制作樹(shù)皮哨的時(shí)節太短,為取悅孩童,家長(cháng)用鐵片卷制,內放圓球,制作鐵哨,吹起來(lái)小球滾動(dòng),格外好聽(tīng)。還有家長(cháng)找來(lái)杏核,把杏核在石頭上磨一小口,挖出杏仁,制作杏核哨。仲春至初夏,響徹著(zhù)此消彼長(cháng)的各類(lèi)哨聲,歡快地回響在瑟爾基河畔山谷間。

農歷七月十五,河畔的大部分農家有捏面人的習俗。巧妙的農婦用優(yōu)質(zhì)半發(fā)面團,捏成人的形狀;然后再用豆子做眼睛、嘴,用鍋底黑染黑面條作頭發(fā)、眉毛,用面絲著(zhù)色后做成各種花朵,用水粘在面人或小動(dòng)物身上作服飾。面人有爬娃娃、相公、媳婦等;還有臥魚(yú)、兔子、公雞、豬羊之類(lèi)的動(dòng)物。用木棍或筷子做支柱,上籠蒸熟后,晾干供小孩兒玩或吃。八月秋忙、秀女下床的時(shí)節,為防止孩童搗亂影響作活兒,父母用葦葉、玉米葉、草葉卷壓成扁平狀,制作葉片哨給孩兒,吹出悅耳的響聲回蕩在山谷間。

瑟爾基河畔的農家人制作的工藝品,易學(xué),基本上是就地取材,還有一些是廢物利用。步入21世紀以來(lái),伴隨著(zhù)文化市場(chǎng)和玩具市場(chǎng)的開(kāi)發(fā),部分制品,特別是兒童玩具逐漸淘汰,消失在蒼茫的記憶中。

 

(三)蘆葦蕩

 

瑟爾基河畔、草垛山北部的牛家營(yíng)村,曾有上百畝蘆葦蕩;南部的南溝村,也有幾十畝蘆葦蕩。

先祖流傳,清朝中后期,先輩從“口里”遷徒至此,建村而。那時(shí),冬春季風(fēng)沙長(cháng)聚直入,夏秋季洪澇肆慮,農家人忙碌一年顆粒無(wú)收。他們開(kāi)始了漫漫的抗洪治沙之路;成群結隊,翻山越嶺,馬馱人背,從數百里的地方,運來(lái)蘆葦根,植在村邊河。蘆葦是一種宿根草本植物,洪聚沙,經(jīng)得起風(fēng)吹雨打。先輩幾代人延續的培育下,蘆葦根越串越多越長(cháng)越旺,成為一道綠色屏障”。

蘆葦全身都是寶,葉可包棕,可編席織簾,稍可,根可入藥。就連莖內那一 層薄薄的,吹鼓手也可貼在笛孔、嗩吶孔上,演奏抑揚頓挫的民間小調。“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盛產(chǎn)蘆葦的家鄉,養育出幾代勤勞的農民。冬季,鄰村的鄉親抄著(zhù)袖筒在墻根下曬太陽(yáng),牛家營(yíng)、南溝村的男女老少齊上陣,起早摸黑地在各自院落加工葦席。一卷卷金黃的葦席運出村外,換回一袋袋糧食、一沓沓鈔票。家鄉人起房蓋屋、上學(xué),全依賴(lài)此。鄉親們親切地稱(chēng)蘆葦為“鐵桿莊稼”“綠色銀行”。

孩童的歲月,泡在蘆葦蕩里。每年清明節一過(guò),小孩兒們跟在大人身后,撿他們揮舞镢頭起的舊葦茬,提著(zhù)籃子挑甜苣、車(chē)前、木根之類(lèi)的野菜。柳絮飄飛的盛夏,他們鉆進(jìn)“青紗帳里,聽(tīng)老人們講述抗日志士打鬼子的故事,郁郁青紗帳、敵人被打得哭爹喊娘;根根蘆葦上、閃爍著(zhù)抗日斗爭的血與火”的民謠。初秋,農民們彎下高高的葦桿,一片一片地摘葉;晾曬干后,來(lái)年端午節包粽。冬日,鄉親在收割后的葦地里追野兔、逐山貓;大雪過(guò)后,學(xué)土的辦法捕各種各樣的鳥(niǎo)雀。

十多年前,家鄉青壯勞力紛紛涌向城市打工。鄉親侍弄蘆葦的辛苦日趨漸少。像刨舊葦茬此類(lèi)的重體力活兒,老人婦女干不了,先敷衍,然后不。蘆葦被舊茬頂著(zhù),有的一片一片地亡,活著(zhù)的也長(cháng)成了細葉窄的毛葦。農家坑上的炕席被形形色色的油布替代,葦席銷(xiāo)售量劇減,家鄉編人家僅剩下幾戶(hù),塊塊葦席還常常積壓……

鄉親們侍弄蘆葦的熱情日趨下降,變得變加利,掠奪經(jīng)營(yíng)。每年到處暑時(shí)節,才是采擷葦葉的時(shí)節;可他們往往等不及,剛剛立秋,男女老幼便爭先恐后來(lái)到蘆葦蕩,從根到稍把葦葉采擷一通 。整成把打成捆,賣(mài)給收粽葉的商販。“鐵桿莊稼” 變成了“光桿莊稼”。瑟瑟秋風(fēng)吹過(guò),葦桿相互碰撞,“嘩啦啦——”“嘩啦啦——”,肢殘的嫗在凄婉地哭泣。蘆葦質(zhì)量嚴重退化,只長(cháng)一人多高,成的葦簾且常常滯銷(xiāo)。

農業(yè)種植結構的調整,瑟爾基河畔眾多村莊玉米制種、木育苗基地。與玉米制種、林木育苗的效益相比,蘆葦經(jīng)濟效益差之許多。曾家鄉人引以為榮的蘆葦,遭到鄉親們厭惡。他們走上了與先輩背離之路,開(kāi)始壞、改造蘆葦蕩。蘆葦根系很深,一時(shí)鏟不斷、翻不盡,位們雇進(jìn)了大型拖拉機,帶上深鏵犁,連根拔掉祖先留下的養育了幾代人的蘆革……

蘆葦蕩已不復存在了。那根根蘆葦化作牽連游子的絲線(xiàn),讓我無(wú)顏告慰先靈,無(wú)語(yǔ)傳承后人。

 

(四)磁鐵礦

 

2003年,受?chē)H、國內鐵精粉市場(chǎng)價(jià)格上漲的波及;一夜之際,廣東、北京、張家口等地的投資商紛涌而至。鐵礦老板在缸房、水泉溝、松溝、土夭溝、地上、大虎溝各村,沿山竄溝,懷著(zhù)急切的心,盯著(zhù)山坡上裸露著(zhù)的褐色石頭……

一撥撥礦老板,到縣國土資源管理局辦理采礦證手續。依據法規和政策,工作人員答復:鐵精粉含量不高、儲量不多;距離明長(cháng)城不遠,是東洋河上游流,辦理正規采礦手續,得到省廳審批;鐵礦石儲量與鐵精粉含量達不到標準,不能組卷報批。

削減了腦袋的商人,從臨縣取“真經(jīng)”。拿著(zhù)同行簽訂的臨時(shí)探礦協(xié)議,游說(shuō)縣、鄉級領(lǐng)導,轉換思維,邁大步子,效顰臨縣,以探代采。當時(shí)縣內提出經(jīng)濟跨越式發(fā)展,掀起招商引資熱潮蓋頭。開(kāi)發(fā)低品位鐵礦,不僅可以開(kāi)發(fā)沉睡在山坡、河溝的磁鐵資源,又可以增加縣財政稅收,帶動(dòng)剩余勞動(dòng)力就業(yè);得到了縣、鄉政府默許。

2003下半年到2004年,缸房村、土夭溝村、寶滿(mǎn)溝村、紅莊科村、地上村、大虎溝村、松溝村、水泉溝村、堿窯溝村,興建起十幾家磁鐵選礦廠(chǎng)。沉寂數百年荒山野嶺,天南地北各路口音的異鄉人紛紜而至,鏟車(chē)、勾機、翻斗車(chē)穿梭不停,破碎機、振動(dòng)篩、浮選機聲音轟鳴隆隆……

2005~2006年,鐵精粉價(jià)格再度暴漲。河道涌在岸邊的砂石,沉在河水下的泥沙,成了礦老板追逐的“香餑餑”。村婦用繩子拉上一塊大磁石,在河道里轉幾十米,含鐵的砂子吸附在上面,撥下后裝進(jìn)編織袋,用露篩篩后,裝進(jìn)拖拉機車(chē)斗里,賣(mài)到選礦廠(chǎng),每天每人至少賺二三百元。壯漢從聳立的山坡上滾下一顆顆褐色、紅色的巨石,運到選礦廠(chǎng),也能獲利六七百元。村民們宛若賭徒,睜著(zhù)通紅的眼睛,不肯停歇地翻越在溝壑間……

短短幾年間,河道兩側,堆滿(mǎn)了一壟又一壟像小山一樣的砂堆,河水彎彎曲曲地穿過(guò)。郁郁蔥蔥的青山被挖得千瘡百孔,山體碎石裸露,生態(tài)環(huán)境遭受?chē)乐仄茐摹?/span>

礦產(chǎn)資源秩序治理整頓,國土、環(huán)保、水利、電力、公安部門(mén)聯(lián)合介入,鐵礦老板玩起了“打游擊”。暗哨在路口“放哨”,發(fā)現來(lái)車(chē)來(lái)人后佯裝關(guān)停;檢查組離開(kāi)后,急急忙忙連明晝夜地生產(chǎn)。  

2010年,國際、國內鐵精粉價(jià)格下滑;政府各部門(mén)聯(lián)合執法,嚴厲打擊濫挖濫采,喧鬧一時(shí)的鐵礦開(kāi)采、磁鐵礦精粉加工先后退出。掌子面、渣坡、渣堆、平臺在瑟爾基河下游比比皆是……鐵礦老板無(wú)利可圖,轉身離去。

看著(zhù)破碎無(wú)比的山頭,踏著(zhù)坎坎坷坷的河道,河畔民眾噬臍莫急。聽(tīng)著(zhù)十八大報告中“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播音,地方政府的頭頭腦腦、河畔生活的民眾,為各自的鼠目寸光,深深地垂下了腦袋。

十九大召開(kāi)后,修復生態(tài)號角吹響了瑟爾基河畔。國土部門(mén)對主體滅失礦山跡地及周邊環(huán)境開(kāi)展了綜合治理。對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實(shí)施治理恢復,形成喬、灌、草、花相結合的立體綠化模式,恢復和改善已被破壞的山體面積達近萬(wàn)畝。兩年間,瑟爾基河畔搖身兩變:“變跡地為資源、變包袱為財富”。

 

二、聚集篇

 

綠色低碳,發(fā)展經(jīng)濟。抽水蓄能電站,嶄新經(jīng)濟增長(cháng)極。古杜松群,民眾心中的圖騰。暖棚彩椒,設施農業(yè)新高地。宣府夭村,鄉村振興的排頭兵。

 

(一)抽蓄電站

 

國家“碳達峰碳中和”戰略實(shí)施,河北尚義抽水蓄能電站迎來(lái)了發(fā)展的春天。

瑟爾基河,匯入東洋河流域,兩側地勢陡峭,地質(zhì)結構穩定、山體最高海拔1936米。恰高的地勢高差、穩定的地形地質(zhì)條件,為抽水蓄能電站落戶(hù)提供了天然優(yōu)勢。搶抓“風(fēng)光儲輸”建設機遇,尚義縣委、縣政府顯熱情、展優(yōu)勢、示活力,跑省進(jìn)京。2015年11月,河北尚義抽水蓄能電站獲得省政府批復;2015年列入經(jīng)國務(wù)院批復的《河北省張家口市可再生能源示范區發(fā)展規劃》;2016年底,列入國家能源局水電發(fā)展“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并與華灝控股簽訂開(kāi)發(fā)建設協(xié)議;2019年6月,獲河北省發(fā)改委核準;2020年3月,啟動(dòng)實(shí)施征地和大虎溝村移民搬遷,8月底完成水庫移民安置,9月開(kāi)工建設。

張家口首座國家一等大(Ⅰ)型水電建設工程——河北尚義抽水蓄能電站落戶(hù)尚義縣小蒜溝鎮地上行政村大虎溝自然村!

河北尚義抽水蓄能電站,屬全省重大項目,初期建設適用于“邊建設、邊報批”。工程實(shí)施以來(lái),尚義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黨組書(shū)記、局長(cháng)銀華帶領(lǐng)班子成員,全程跟蹤、主動(dòng)作為,全力打造營(yíng)商環(huán)境。張家口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黨組成員副局長(cháng)張治龍、四級調研員李占全帶分管科長(cháng)前來(lái)面對面辦實(shí)事、解難題。河北省自然資源廳用途管制處副處長(cháng)張德良帶隊下沉服務(wù),帶領(lǐng)各自“自然資源服務(wù)小分隊”,多次實(shí)地調研,推進(jìn)報批進(jìn)度。用地報批卷2022年8月12日報省廳,省廳審查后隨即上報自然資源部,10月29日用地獲批;2023年3月31日尚義縣不動(dòng)產(chǎn)中心為尚義縣華灝抽水蓄能發(fā)電有限公司辦理了“交地即交證”。2023年3月,作出了投資20000萬(wàn)元、建設尚義縣瑟爾基能源科技康養園區的規劃。

施工部孟利新主任介紹:尚義抽水蓄能電站項目總投資95.65億元,占地面積6962畝,總裝機容量1400MW,主要建設上水庫、下水庫、地下廠(chǎng)房、水道系統和地面開(kāi)關(guān)站。上水庫,位于東洋河右岸道回溝支溝大道回溝溝腦處,修筑鋼筋混凝土面板堆石壩,壩頂高程1396m,壩頂寬10 m,壩頂長(cháng)624 m,最大壩高115 m,正常蓄水位為1392m,死水位為 1362m,總庫容 1123萬(wàn)m3,調節庫容831萬(wàn)m3,死庫容271萬(wàn)m3。下水庫位于大虎溝村下游1.5km處,由攔沙壩與攔河壩組成專(zhuān)用封閉庫,壩頂高程934m,正常蓄水位934m,死水位896m,庫容964萬(wàn)m3,調節庫容877萬(wàn)m3,死庫容為87萬(wàn)m3。水道系統布置在大道回溝與曹碾溝之間的山體內,水道線(xiàn)路總長(cháng)5603.2m,采用“一洞兩機”型式布置。地下廠(chǎng)房系統由地下廠(chǎng)房、主變洞、母線(xiàn)洞、交通電纜洞、進(jìn)廠(chǎng)交通洞、通風(fēng)兼安全洞、出線(xiàn)平洞與豎井、排風(fēng)平洞與豎井、排水廊道和地面GIS 開(kāi)關(guān)站等組成,呈“一”字形布置。水道系統包括上水庫進(jìn)出水口、引水事故閘門(mén)井、引水隧洞、引水調壓井、高壓管道。地面開(kāi)關(guān)站平臺高程 1092.5m,站內布置有 GIS 開(kāi)關(guān)樓、500kV 出線(xiàn)場(chǎng)、柴油機房等建筑物。

    電站2026年可建成,承擔電力系統調峰、填谷、調頻、調相和緊急事故備用等任務(wù),可優(yōu)化電網(wǎng)電源結構,增強電網(wǎng)快速響應能力,保障首都北京供電安全,有效提高風(fēng)電、光伏等新能源的消納能力,促進(jìn)區域節能減排和環(huán)境保護。

2022年8月25日,河北省委書(shū)記倪岳峰到尚義縣抽水蓄能電站,強調把抽水蓄能作為建設可再生能源示范區的關(guān)鍵一環(huán),為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提供安全穩定的綠色能源。2023年3月20日至2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九三學(xué)社中央主席武維華率隊赴尚義縣抽水蓄能電站,指出抽水蓄能電站是發(fā)展新能源、優(yōu)化能源結構是實(shí)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重要支撐。

2026年,尚義縣小蒜溝鎮地上行政村域將出現“綠水逶迤去、高山出平湖”奇觀(guān),新添一個(gè)旅游景點(diǎn)。瑟爾基河畔下游增加一座“金山銀山”!

 

(二)古杜松群

 

烏拉哈達河,是匯入瑟爾基河的一條主要支流。

小蒜溝鎮的下烏拉哈達村,是小姑的出嫁地。十二三歲時(shí),我纏著(zhù)小姑,爬坡到村東北黑龍王山到杜松樹(shù)林。她給我講述起流傳了幾百年的傳說(shuō)。候鳥(niǎo)吃了杜松籽,途經(jīng)此地,松籽隨糞便落入石縫中而生存下來(lái)。最初只有一棵,經(jīng)過(guò)天然繁殖,歷經(jīng)數代,形成了現在的杜松群。杜松一年四季常青,在巖縫中扎根生長(cháng)經(jīng)歷風(fēng)吹雨打屹立不倒,時(shí)當地的“風(fēng)水樹(shù)”“神樹(shù)”。

蔥蘢翠綠樹(shù)叢中,我看到一株被剝皮后的白色古樹(shù),問(wèn)詢(xún)小姑。她告訴我,那是十年動(dòng)亂年代,村中紅衛兵“破四舊”,到山上拆廟毀樹(shù)所致。這里曾有一座龍王廟,供奉著(zhù)四海龍王。天旱時(shí),村民在此祈雨,十分靈驗。

大學(xué)畢業(yè)后,我先在國土資源局上班;后機構改革與林業(yè)局、規劃局合并,到了新組建的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問(wèn)詢(xún)主管古樹(shù)的同事,對古杜松群有了更深層次了解。

杜松,是祖國北方稀有樹(shù)種,樹(shù)狀呈尖塔形,屬柏科,刺柏屬,別名又稱(chēng)棒兒松、刺柏、萌松。屬?雄異株,雄花卵形、?花球形,干燥的果實(shí)顯球形或橢圓形,表面稍帶白粉。種子卵圓形,褐色。杜松喜光,稍耐陰,喜冷涼氣候,生長(cháng)于向陽(yáng)山坡,干燥貧瘠的沙礫土壤。杜松枝葉濃密下垂,樹(shù)姿優(yōu)美等。杜松的繁殖方式為有性繁殖和無(wú)性繁殖兩種,無(wú)性繁殖有壓條和扦插兩種。

杜松全身都是寶,有良好的藥用價(jià)值,具有抗菌、抗風(fēng)濕、抗痙攣、利尿、排毒之作用。杜松子提取物還可用作釀制酒,杜松子除了做酒,也可以做茶、做成精油。另外用杜松足浴可減輕某些充血的現象,它能以清血的方式排毒,在病媒昆蟲(chóng)滋生的區域稱(chēng)作無(wú)價(jià)之寶。此外,還有促進(jìn)消化和延緩衰老之功效。因為杜松漿果含有豐富的果酸和檸檬酸,可促進(jìn)胃液分泌;同時(shí)還含豐富微量元素硒和大量的花青素等,具有超強的抗氧化能力。

下烏拉哈達杜松群被林業(yè)專(zhuān)家載入《河北省志林業(yè)志》《河北古樹(shù)志》和《張家口古樹(shù)奇觀(guān)》;被認定為河北省唯一的古杜松群,稱(chēng)作“華北第一古杜松群”。2006年,張家口市林業(yè)局將杜松群列為張家口市特級保護古樹(shù)。其中樹(shù)齡在400年以上的有2株,最大的一株杜松高13米,樹(shù)圍240厘米,粗大的樹(shù)根猶如從中間被劈開(kāi)一樣,但頂部依然綠意盎然。樹(shù)齡超過(guò)200年的有11株,平均樹(shù)高5.5米。多年來(lái),縣林業(yè)主管部門(mén)派專(zhuān)業(yè)護林人員上山維護,護池沿、松土、除草、澆水,確保每一棵杜松不受損害。

    古杜樹(shù)林,瑟爾基河畔民眾的圖騰。迷幻的存在,激勵著(zhù)尚義縣人民爭做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傳播者與踐行者。

 

暖棚彩椒

 

1989年中考前夕,初中畢業(yè)前夕,同學(xué)們到當時(shí)小蒜溝鄉唯一的照相館照畢業(yè)照。照相時(shí),一名八九歲的小男孩撐著(zhù)傘跑在我們面前。我信口開(kāi)河地說(shuō):“過(guò)幾天中考作文題目是‘傘’,小家伙告訴我們來(lái)了?!蓖瑢W(xué)們嗤之以鼻。誰(shuí)料,我竟一語(yǔ)中的,那年中考作文題目恰恰是“傘”。我按照傘象形字的結構,寫(xiě)了說(shuō)明文,獲得高分。

很感激小男孩饋贈的靈感,我深深地記住了他姓名——韓小軍。那時(shí)沒(méi)想到,他會(huì )成為家鄉弄潮兒,種植彩椒的領(lǐng)軍人。

韓小軍也落俗套,成功的背后,品嘗過(guò)苦辣甘辛。

20多年的蔬菜種植從業(yè)歷史,最初十幾年他一直在大青溝鎮一帶種植白蘿卜。白蘿卜畝產(chǎn)高且易于管理、便于銷(xiāo)售,是許多種植大戶(hù)的理想選擇。2015年之前連續3年,種植的白蘿卜豐收在即,卻遭受了冰雹滅頂之災,連續虧損近400萬(wàn)元。

一次,他北京冬奧會(huì )崇禮賽區,發(fā)現當地五彩辣椒種植業(yè)蓬勃興旺,是種植戶(hù)小打小鬧;零散種植模式形成差異化管理,導致五彩辣椒成果后品質(zhì)不一,價(jià)格不高。2016年,他獲得小蒜溝鎮委、政府支持,承包小蒜溝鎮小蒜溝村基本農田100畝,建設80座大棚,推行高標準、統一化的田間大棚管理模式,探索推進(jìn)五彩辣椒種植業(yè)。當年,承包地每畝產(chǎn)產(chǎn)1.2萬(wàn)斤,收入2.6萬(wàn)元。

初試鋒芒后,他了解到集體土地流轉的政策。搶抓國家重大戰略發(fā)展機遇,在國土資源局和小蒜溝鎮黨委、政府支持下,推進(jìn)五彩辣椒種植產(chǎn)業(yè)規模種植。他流轉了集體土地430畝,春秋半暖式大棚140座,春秋棚120座。成立起了尚義縣茂鑫農業(yè)開(kāi)發(fā)有限公司,實(shí)行公司化管理。注冊了“瑟爾基河”商標,采用線(xiàn)上線(xiàn)下銷(xiāo)售模式,產(chǎn)品銷(xiāo)往廣東、上海、成都等地,并遠銷(xiāo)俄羅斯和東南亞等國家,受廣大消費者好評。

走進(jìn)瑟爾基河畔小蒜溝村公司種植基地,一排排種植大棚整齊地排列在公路一旁,景象蔚為壯觀(guān)。大棚內的五彩辣椒繽紛絢麗,惹人喜愛(ài);基地工人正忙著(zhù)采摘、分揀、裝箱、上車(chē),現場(chǎng)一派繁忙而有序的景象。

“眼下是采摘旺季,在這里干活,不用出村,每天就能掙180塊錢(qián)!”63歲的村民李占軍高興地說(shuō)。每年3月份到11月中旬是公司的用工季,他連續在這里干了8年。

茂鑫農業(yè)開(kāi)發(fā)有限公司,屬民營(yíng)股份制有限公司;現有員工23名,其中管理人員3人,各類(lèi)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才1人。拖拉機、耕地機、播種機、收獲機、農機具等設施齊全。流轉地里全部配套了水井變電設施、噴灌等。公司主打的五彩辣椒種植,年產(chǎn)500萬(wàn)斤以上,產(chǎn)值約1500萬(wàn)元,形成集蔬菜種植及加工、蔬菜進(jìn)出口貿易、化肥及種子銷(xiāo)售、農業(yè)機械作業(yè)服務(wù)為一體的產(chǎn)業(yè)發(fā)展鏈條。今年,與京東電商合作,客戶(hù)點(diǎn)擊率購買(mǎi)量逐日增加。

發(fā)展、壯大暖棚彩椒,韓小軍給村鄰撐起了“致富傘”。

 

宣府夭村

 

宣府夭村位于河北省張家口市尚義縣和內蒙古自治區興和縣交界處的永定河支流東洋河上游,緊倚察爾湖。“察爾”蒙古語(yǔ)直譯為春天,即將消融的冰,寓意春天來(lái)了,群眾的生活蒸蒸日上。

察爾湖曾用名友誼水庫。由張家口專(zhuān)區水電局完成初步設計,河北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完成擴建設計。始建于1958年8月,1960年開(kāi)始攔洪,1964年12月完成了大壩、輸水洞工程,并投入運用。2000年完成水庫大壩安全鑒定,將水庫大壩定為三類(lèi)壩,為使水庫達到2000年一遇,2002年開(kāi)始進(jìn)行以擴建溢洪道為主的水庫除險加固工程。由于水庫淤積,目前水庫防洪標準為700年一遇洪水,經(jīng)過(guò)30多年的運用,在防洪、灌溉方面均發(fā)揮了較大作用。友誼水庫為年調節型式的水庫,設計灌溉面積27萬(wàn)畝。近40年間,攔蓄100 立方米/秒以上的洪峰64次,其中500 立方米/秒以上的洪峰5次。同時(shí),形成了特殊的湖庫型水生生態(tài)系統,生態(tài)效益尤顯突出。

宣府夭村緊鄰察爾湖,村落因湖而興,也因附近水草林茂盛,取得脫貧攻堅完勝后,成為邁步鄉村振興的排頭村。

落地首都“兩區”建設,立足京津冀協(xié)同發(fā)展,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編制國土空間規劃,構建“一屏三區、多心多廊”生態(tài)支撐格局?!耙黄寥齾^”是瑟爾基流域水源涵養及生態(tài)環(huán)境支撐區的屏障。宣府夭村處于首都生態(tài)安全格局第二道“傘”形屏障的重要一鏈。根據縣、鎮、村國土空間規劃編制的方案,宣府夭村邁步鄉村振興途中,走出了“發(fā)展特色產(chǎn)業(yè)、壯大集體經(jīng)濟、邁步鄉村振興”三部曲。 

尚義縣旅游投資有限公司工作隊駐村后,按照“三部曲”思路,將全村480畝退耕還草地和已流轉的120畝耕地做出新規劃:將村西100多畝土地全部種植雪菊,作為村觀(guān)光旅游區域;將村東500多畝作為養殖戶(hù)飼草基地,建設了肉驢、寒羊集中養殖區;將村南100多畝基本農田作為常住村民的口糧田。同時(shí),成立了尚義縣曄峻生態(tài)開(kāi)發(fā)有限公司,使全村產(chǎn)業(yè)由無(wú)續經(jīng)營(yíng)轉變到公司標準化運營(yíng)。公司由村委會(huì )控股,把肉驢場(chǎng)、魚(yú)塘、民宿及雪菊種植產(chǎn)業(yè),全部納入公司運營(yíng),利潤按40%上交村集體,60%留于公司,用于公司的管理及后續的產(chǎn)業(yè)開(kāi)發(fā)。雪菊的經(jīng)濟效益每畝可達1500—2000元,肉驢每頭13000多元,魚(yú)塘年收益20多萬(wàn)元。

“下一步,我們村借助冀蒙交界、毗鄰察爾湖的地域優(yōu)勢,壯大旅游產(chǎn)業(yè)。集體經(jīng)濟的壯大,將所有成果惠及全體村民,特別是剛剛脫貧的人口,讓每一位村民都享受到發(fā)展成果。真正做到讓產(chǎn)業(yè)強村、產(chǎn)業(yè)富民,把我們村建設成為新時(shí)期村強、民富的鄉村振興村?!鞝枴瘽h語(yǔ)意思是春天。宣府夭的春天美麗,四季也會(huì )溫暖如春!”2021年,作為致富帶頭人被引回、全票當選的村支部書(shū)記兼主任樊俊信心滿(mǎn)滿(mǎn)。

宣府夭村,是瑟爾基河畔步入鄉村振興的排頭村,亦步亦趨的村莊還有好多……

立足今日,瑟爾基河畔民眾胸有成竹,信心百倍;展望未來(lái),他們引吭高歌,一路歡笑。

春風(fēng)又綠河兩岸,碧水藍天四季暖!

 

    作者:馬進(jìn)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張家口市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

    工作單位:河北省尚義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

    聯(lián)系電話(huà):13582436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