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走進(jìn)書(shū)屋悟“三味”

來(lái)源:作者:張學(xué)志時(shí)間:2024-05-23熱度:0


白墻灰瓦的徽派民居,綠水烏篷的迂回水道,靠近紹興,撫摸紹興,才會(huì )真正融入江南的“欸乃一聲山水綠”的氤氳境界。

出杭州東北部近六十余公里處,便是古稱(chēng)會(huì )稽的紹興??脊刨Y料表明,這里自越國建都算起,至今已有2500年建城史。名門(mén)望族延續,詩(shī)書(shū)禮教傳承,紹興最著(zhù)名的特產(chǎn)就是曾經(jīng)的“紹興師爺”。尤其是近代,這里走出周氏三兄弟、鑒湖女俠秋瑾、北大校長(cháng)蔡元培等一批舉足輕重的名人志士,是名副其實(shí)的“名士之鄉”。

將夏日的燥熱和塵世的喧囂拋諸腦后,踏過(guò)法桐庇蔭的石拱橋,穿行鳥(niǎo)雀嬉戲的小竹門(mén),在紹興的水色天光中,我與同伴愜意得一如穿行在花叢中的那只花貓。

紹興,魯迅故居當然是地標了。這是魯迅祖輩時(shí)置下的不動(dòng)產(chǎn)。而在徽派風(fēng)格的魯迅故居的那一群建筑中,知名度最高最的莫過(guò)大名鼎鼎的咸亨酒店。

在《從百草園到三味書(shū)屋》中,魯迅先生給出了方位感很強的一段敘述?!俺鲩T(mén)向東,不上半里,走過(guò)一道石橋,便是我先生的家了。從一扇黑油的竹門(mén)進(jìn)去,第三間是書(shū)房。中間掛著(zhù)一塊匾道:三味書(shū)屋;匾下面是一幅畫(huà),畫(huà)著(zhù)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樹(shù)下?!庇浀卯斈?,每每讀到這里,眼前就會(huì )出現一只神奇的梅花鹿。

順著(zhù)窄窄的水道街巷,終于來(lái)到了三味書(shū)屋,滿(mǎn)足了多年的心愿。這是典型的江南民宅。正書(shū)房上方,懸掛著(zhù)出自清末著(zhù)名書(shū)法家梁同書(shū)手書(shū)的匾額“三味書(shū)屋”。大字端莊凝重,很符合少年魯迅眼中的書(shū)屋主人的精神風(fēng)貌。

書(shū)屋名之為“三味”,是取“布衣暖,菜根香,詩(shī)書(shū)滋味長(cháng)”之意?!安家屡?,就是甘當百姓,不去為官作老爺;“菜根香”就是滿(mǎn)足于粗茶淡飯,不向往山珍海味的享受;“詩(shī)書(shū)滋味長(cháng)”,就是認真體會(huì )詩(shī)書(shū)的深奧內容,從而獲得深長(cháng)的滋味。

原來(lái),壽鏡吾老先生不是信奉“書(shū)中自有顏如玉,書(shū)中自有黃金屋”的腐儒,而是在三味書(shū)屋為子孫后代傳授“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人生指南,難怪他能培養出魯迅這樣的民族脊梁。

   三味書(shū)屋左右兩側的圓柱上,鑲嵌一副用木板刻制的對聯(lián), “至樂(lè )無(wú)聲唯孝悌,太羹有味是詩(shī)書(shū)”。最好音樂(lè )是無(wú)聲的“孝”“悌”兩種道德,而最美味的菜肴就是詩(shī)書(shū),這種對詩(shī)書(shū)的闡釋?zhuān)荒懿徽f(shuō)進(jìn)入了一個(gè)很高的境界。

書(shū)屋里,復原了魯迅就學(xué)時(shí)的陳設布局。簡(jiǎn)陋的前排講臺,陳舊的木制桌椅,暗淡的磚坯墻壁,讓我感覺(jué)真正走進(jìn)了魯迅散文的意境?;秀敝?,高而瘦、頭發(fā)花白、戴著(zhù)大眼鏡的壽鏡吾老先生語(yǔ)氣和緩地點(diǎn)名,“周樹(shù)人”,少年魯迅急忙起立,驚慌之間,竟然脫口問(wèn)起“怪哉蟲(chóng)”的荒誕問(wèn)題,讓壽先生很是生氣。少年的頑劣,讓我不覺(jué)莞爾一笑。同時(shí)又不僅感慨,

人的一生有許多重要節點(diǎn),比如,出生時(shí)遇到什么樣的家庭、就學(xué)時(shí)遇到什么樣的師長(cháng)、就業(yè)時(shí)遇到什么樣的老板、婚姻時(shí)遇到什么樣的的配偶,等等。周樹(shù)人有幸,啟蒙時(shí)遇上了滿(mǎn)身書(shū)卷氣、一生尊圣賢的壽老先生。壽老先生開(kāi)放度較高的啟蒙教育,為周樹(shù)人系上了學(xué)業(yè)的第一??圩?,成就了日后偉大的魯迅。

教室左前方,有一副桌椅,是周樹(shù)人當時(shí)的座位。書(shū)桌上角,魯迅當年刻下的激勵自己的“早”字,仍然醒目的存在著(zhù)。

魯迅從這里打下了堅實(shí)的學(xué)業(yè)基礎,又經(jīng)過(guò)不斷深造,終于學(xué)學(xué)貫中西、業(yè)有所成。他不僅是偉大的思想家、革命家、文學(xué)家,鮮為人知的是,他還是有所建樹(shù)的地質(zhì)學(xué)家,他的一些地質(zhì)理論至今還在應用;他還是杰出的美術(shù)設計師,他設計的北大?;諔弥两?。

書(shū)屋的后面,一翼小巧的亭子,極具江南園林美學(xué)色彩,上懸書(shū)有“自怡”二字”的橫匾。自怡亭的對面,則是一道普通高墻,墻上一塊匾上寫(xiě)著(zhù)“寄傲”二字,取意于陶淵明“倚南窗兮寄傲”的意境。這就是百草園了。

說(shuō)實(shí)話(huà),這樣的讀書(shū)環(huán)境,相較于當時(shí)無(wú)數掙扎在貧困線(xiàn)甚至死亡線(xiàn)上的普羅大眾而言,已經(jīng)很奢侈了。但當時(shí)“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周樹(shù)人顯然還意識不到這些深奧的社會(huì )學(xué)理論,他還在讀書(shū)的同時(shí),盡情釋放著(zhù)天性。因此,從百草園到三味書(shū)屋,是少年魯迅生活的真是寫(xiě)照。

紹興素有“文化之邦”“名士故鄉”的美譽(yù)。就連偉人毛澤東都感嘆:“鑒湖越臺名士鄉”。

一個(gè)小城,一條小街,為什么會(huì )有如此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為什么能輩出賢俊、代有人杰?濃厚的文化氛圍,傳統文化的教育和熏陶,就一定會(huì )產(chǎn)生潛移默化的影響,書(shū)屋多于酒肆,書(shū)聲勝于叫賣(mài),是社會(huì )應該有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