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鉆塔下的博士

來(lái)源:作者:趙光華時(shí)間:2024-06-06熱度:0

鉆塔下的博士

 

-----訪(fǎng)山西煤炭地質(zhì)勘察研究院項目負責人蘇育飛

 

初夏時(shí)分,中午10點(diǎn)多鐘,人就熱得喘不過(guò)氣來(lái),火辣辣的太陽(yáng)似乎是讓采風(fēng)的藝術(shù)家感受它的熱情,我帶好遮陽(yáng)帽和大墨鏡走下大巴車(chē),舉目四望,三面環(huán)山,湛藍的天空如清澈的湖面,有一朵白云在天空飄著(zhù),像一只雄鷹展翅飛翔,山坡上茂密的綠色叢林,拐過(guò)一座山梁,一座鐵塔映入眼簾。地質(zhì)勘察工人們紅色工作服特別醒目,上衣背后的金黃色山西地勘標記在陽(yáng)光下鮮艷奪目,工人們邊走邊介紹,這個(gè)項目叫霍州煤電集團沁安煤電有限責任公司中峪煤礦瓦斯參數井,是我們山西煤炭地質(zhì)勘察院擔任技術(shù)支撐,兄弟單位148地勘院負責施工。這是本項目四井中的最后一口正在鉆探的井。

鉆塔目測20多米高,鉆塔平臺5米左右,鉆臺上各種機器發(fā)出巨大的轟鳴聲,我們只有提高嗓門(mén)才能和工人師傅們對話(huà)。攝影家早就占據了有利的位置抓拍,畫(huà)家們聚在一起商量,他們要現場(chǎng)作畫(huà),要反映地勘工人們火熱的生活。作為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xié)會(huì )作家代表,我從哪里入手寫(xiě)呢?

我和一位負責后勤保障的工人聊起來(lái),他說(shuō),你還是采訪(fǎng)我們的項目負責人蘇育飛吧,他可是一名博士呢!

鉆塔下竟然還有博士?如此高學(xué)歷的人怎么可能在艱苦的一線(xiàn)工作?我十分驚奇,急切地想認識這位博士。

他在哪里?

您瞧,那個(gè)上身穿工服下身穿藍褲、頭戴安全帽、戴眼鏡的小伙子便是。

我的目光在工地人群中搜索,始終沒(méi)有鎖定他,因為他一會(huì )兒登平臺,一會(huì )又返回辦公室,一會(huì )兒和工人們交談,他一定是在檢查督導工作,我不忍心打擾他,生怕因為我的采訪(fǎng)給工作帶來(lái)麻煩。

閑暇時(shí)刻,我和幾位藝術(shù)家登上鉆塔平臺,許多大型電機以及其他叫不上名字的機械在高速運轉,巨大的聲響,根本無(wú)法進(jìn)行采訪(fǎng),工人們有條不紊地在各自的工位上忙碌,他們黝黑的臉龐上掛滿(mǎn)汗珠,方形的鉆桿起起落落,我小心翼翼挪步,生怕一腳踩空跌落下去粉身碎骨。

我戰戰兢兢走下平臺,蘇育飛已經(jīng)坐在機長(cháng)辦公室等候我采訪(fǎng)。

蘇育飛,1985年出生,是標準的80后,2007年以?xún)?yōu)異的成績(jì)考入中國礦業(yè)大學(xué),2011年本科畢業(yè)后考取本校研究生,拿到碩士文憑后,他回到山西,來(lái)到山西地質(zhì)勘查院工作,工作之余他不忘學(xué)習,又考取了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武漢)博士,目前在讀。我問(wèn),當時(shí)為什么選擇中國礦業(yè)大學(xué)呢?他回答,那年高考的成績(jì)在整個(gè)陵川縣排名前十,這樣的成績(jì)上個(gè)更好的學(xué)校沒(méi)有問(wèn)題,因為是先估分再填報志愿,經(jīng)過(guò)綜合評估就選擇了中國礦業(yè)大學(xué),聽(tīng)說(shuō),男孩子學(xué)地質(zhì)礦業(yè)工作好,我想也是,我的父母都是農民,我家也沒(méi)有親戚能幫我找一個(gè)好工作,只能靠自己。能進(jìn)北京讀書(shū),是全家的驕傲,甚至是全村的驕傲,我是家里的獨子,我懂得父母傾盡全力供我讀書(shū)的辛苦,而我的妹妹早早停學(xué),結婚生子,現在在南方打工。

采訪(fǎng)間,育飛不停地向鉆塔張望,我問(wèn),需要暫停采訪(fǎng)嗎?他說(shuō)不需要,經(jīng)過(guò)幾個(gè)月磨合,我們和施工方已經(jīng)配合非常默契,只是我愛(ài)操心而已,他抱歉地笑笑。

育飛今年39周歲,但是卻顯得少年老成,這可能與他的經(jīng)歷有關(guān)。

經(jīng)?;?/span>太原嗎?我問(wèn)。他說(shuō),工期緊,我們五一節都沒(méi)有放假,大家都堅守在工地上,這對我們地質(zhì)勘探工作者來(lái)說(shuō)太普遍了,我的前輩幾個(gè)月、一兩年回不家很正常。我最近一次回家是4月初,我都忘了家里有什么事了。工人師傅們家里有大事才請假回家,處理完事情,立即歸隊,這里的工作一個(gè)蘿卜一個(gè)坑,工人們都很自覺(jué),長(cháng)年累月,他們都習慣了,家人也理解他們。

你老家在哪?

我來(lái)自陵川縣一個(gè)農村,陵川屬于山區,過(guò)去交通不便,經(jīng)濟也不發(fā)達。我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農民,我只有通過(guò)自己努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育飛摘下眼鏡,側過(guò)頭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汗水,他不想讓我們看到他眼角微微沁出的淚水。

機長(cháng)辦公室收拾非常整潔,有幾棵桌擺的盆栽給這個(gè)山溝里辦公室增添了幾分生機。書(shū)架上擺放著(zhù)幾本專(zhuān)業(yè)書(shū)籍,桌上擺著(zhù)的兩瓶白酒引起我的興趣。

你抽煙嗎?酒量怎么樣?我岔開(kāi)話(huà)題,問(wèn)他一些輕松的話(huà)題。

我不抽煙,一般也不喝酒,因為工作太忙,怕喝酒誤事。我每天早上6點(diǎn)起床,早飯后七點(diǎn)要參加礦上的例會(huì ),每天兩次例會(huì )雷打不動(dòng)。礦上是甲方,所以礦上要求做的事,我們就一定要做好。

這樣算下來(lái),你來(lái)地勘院都超過(guò)10年了。

整整十三年了,他微笑著(zhù)說(shuō),我在大學(xué)學(xué)習的專(zhuān)業(yè)就是煤層氣開(kāi)采,現在干的工作正好專(zhuān)業(yè)對口,在這里能發(fā)揮的專(zhuān)長(cháng),所以我從來(lái)沒(méi)有想到過(guò)要離開(kāi)這里。對這一行有感情了。他聲音微微顫抖,男兒有淚不輕彈,真是好樣的!我們國家各條戰線(xiàn)上,正是有這樣扎根基層的優(yōu)秀科技人才,國家建設才會(huì )取得一個(gè)又一個(gè)巨大的成就。

談?wù)劶依锏那闆r吧,媳婦和孩子都好嗎!

我媳婦在太原工作,她是我初中同學(xué),我們青梅竹馬的。彼此了解對方,我們的感情很穩定。兒子上小學(xué)五年級了,和我很陌生,因為我陪他的時(shí)間很少,他也不主動(dòng)給我打電話(huà)。媳婦和兒子從來(lái)沒(méi)有來(lái)過(guò)工地,我害怕他們看到地勘單位的艱苦,再說(shuō),他們來(lái)了,勢必會(huì )影響到我的工作,你說(shuō)對不?我父親今年六十四歲了,一個(gè)人守在陵川老家,媳婦工作忙,母親便來(lái)太原幫我孩子,真對不起他們,老了,還讓他們兩地分居,也是沒(méi)有辦法。

育飛出去轉了一圈,給一個(gè)工人說(shuō)了幾句話(huà)后,又匆匆返回。像這樣的野外工作,這么艱苦的工作環(huán)境,你參與了幾個(gè)?

這里的條件還算好的,過(guò)去我們在榆社、左權、柳林、沁水等地干活,條件比這艱苦多,那一年在榆次,一個(gè)項目正好臘月開(kāi)工,我們就在工地上過(guò)的春節。除夕夜,機器仍轟隆隆地響,幾十個(gè)大男人在工地上吃餃子,我讓后勤把餃子送到鉆臺上值班的工人手里,我們約定,都不往家里打電話(huà),免得大家情緒波動(dòng)。還有一年在榆社工地,寒冬時(shí)節,北風(fēng)呼呼地刮,夜晚下起了大雪,白天白茫茫一片。我們所有的通信工具全部自動(dòng)關(guān)機了。如果工地附近沒(méi)有村莊,我們晚上就地搭建帳篷,吃住都在帳篷里解決。

我面前的育飛,忽然變得高大起來(lái),想不到一個(gè)80后的年輕人內心如此強大。一定有一個(gè)信念在支撐著(zhù)他。只是沒(méi)有說(shuō)出來(lái)。

說(shuō)說(shuō)你們的專(zhuān)業(yè)吧。煤層氣是不是農村家家戶(hù)戶(hù)通用的那種體,我們不懂,把能燃燒的氣體統一稱(chēng)為天然氣?我傻傻地分不清這兩種氣體能源的概念。

煤層氣載體是煤,天然氣的載體是石油,二者有不同之處,也有相同地方。我們國家的煤層氣是2017年才發(fā)展起來(lái)的,我在讀博士專(zhuān)業(yè)就是煤層氣開(kāi)采,所以在省里被同行稱(chēng)作專(zhuān)家。我們國家煤層氣開(kāi)采使用比較晚,2011年,公司在河南打了一個(gè)水平井用了一個(gè)月,而同樣的工作量,國內的公司卻要用9個(gè)月才能完成,這就是差距。國人卡我們的脖子,打井費要了一個(gè)億,憑什么啊,這明顯就是敲詐!中國人不服輸,經(jīng)過(guò)短短幾年追趕,在煤層氣開(kāi)采方面,現在他們人能干的工作,我們也能干,并且比他們的科技含量更高。

育飛講得眉開(kāi)眼笑,我也聽(tīng)得心花怒放,身邊的幾位藝術(shù)家豎起了大拇指。

育飛的手機響起來(lái),是家里打來(lái)的電話(huà),他解釋說(shuō),家里換了一臺洗衣機,安裝工人找不到地址才打電話(huà)給他,看起來(lái)在家里一枚暖男。

展望一下未來(lái)吧,有未來(lái)才有希望!

育飛說(shuō),我們的地勘單位面臨著(zhù)許多問(wèn)題,一個(gè)是找礦難的問(wèn)題,經(jīng)過(guò)幾十年的開(kāi)采,找越來(lái)越難。地質(zhì)勘探行業(yè)轉型勢在必行,現在我們系統好多單位已經(jīng)開(kāi)始開(kāi)辟戰場(chǎng),比如地災防治、生態(tài)修復、測繪等方面,有的單位已經(jīng)取得很好的成績(jì)。第二是機構改革,政府斷奶,在過(guò)渡期5后,地勘單位的日子會(huì )更難過(guò),我們應該怎么面對?行業(yè)競爭日益激烈,能不能探討找礦和采礦相結合的辦法運作,這樣既能保障這支為國家做出貢獻的地質(zhì)勘探隊伍,又能讓他們發(fā)揮特長(cháng),為國家基礎找礦、戰略找礦再立新功。第三我們培養了一大批業(yè)務(wù)非常熟練的農民工,隨著(zhù)年齡的增長(cháng),他們將要面臨退休。他們國家做出過(guò)貢獻,他們不是軍人,卻有軍人一樣的一腔熱血,他們?yōu)榇蠹?,舍小家?/span>吃苦耐勞,默默無(wú)聞,國家應該讓他們有尊嚴生活下去。

一個(gè)80后的年輕人,不僅業(yè)務(wù)精通,而且具有家國情懷,可以想象,若干年后的育飛 一定會(huì )勇立潮頭,翱翔天際。

工地狹窄的會(huì )議室里,幾位畫(huà)家的作品即將完成,畫(huà)面上是漫山遍野茂密的森林,是云海中起伏的山巒,是高高矗立的鉆塔,手持儀器的穿行曠野的地勘人!

午飯我們在工地宿舍旁的小飯館湊合了一頓,這頓飯最簡(jiǎn)單,但吃起來(lái)卻感覺(jué)香甜可口,育飛給每個(gè)人敬酒,幾杯酒下肚,大家都沒(méi)有了剛才在工地的拘謹,藝術(shù)家和工人師傅們成了兄弟姊妹。

大巴車(chē)在公路上疾馳,車(chē)窗外的天空依舊蔚藍,表里山河風(fēng)景如畫(huà),我的腦子一直在回放剛才的采訪(fǎng),年輕的蘇育飛是山西地勘人的杰出代表,中國新一代地勘人已經(jīng)接過(guò)接力棒,我堅信相信我們的地勘事業(yè)一定會(huì )披荊斬棘,從勝利走向勝利!

 

 

                        2024.5.23

 

作者:趙光華,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簽約作家,山西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北京)首屆駐校作家。山西省永濟市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發(fā)表文章多篇,共60余萬(wàn)字,出版中短篇小說(shuō)集《林中鹿鳴》

上一篇:豐碑(上)

下一篇:沒(méi)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