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閃閃發(fā)光的銅

來(lái)源:采寫(xiě)作者:劉寧時(shí)間:2024-06-06熱度:0

閃閃發(fā)光的銅

 

劉寧

 

 

1

 

小時(shí)候大人讓猜一條謎語(yǔ)。謎面是:金銀銅鐵。打一中國城市地名。我茫然無(wú)措。謎底一公布,竟然是無(wú)錫。

金銀銅鐵錫,號稱(chēng)五金。金子稀有,銀子也不常得見(jiàn),鐵器倒是司空見(jiàn)慣,而錫這種金屬,因接觸的機會(huì )畢竟也有限,又常常把它和鋁相互混淆。唯獨對于銅,我不但是情有所鐘,而且是帶點(diǎn)先天性的喜愛(ài)。

這里面有些因緣。小時(shí)候,我的“百寶箱”里珍藏著(zhù)十顆步槍子彈殼,閃閃發(fā)光的黃銅子彈殼,比在嘴唇邊一吹,個(gè)個(gè)能發(fā)出嗚嗚的鳴響。它們來(lái)自父親的一名參過(guò)軍的學(xué)生。當年他探親假回到故鄉,探望老師和親友,衣兜里裝著(zhù)一些打靶訓練時(shí)收集的彈殼。見(jiàn)到我,塞給我十顆。對于一個(gè)不到十歲的男孩子,這種擺弄起來(lái)叮叮咣咣、握在手里沉沉甸甸的軍事制品,任人都能想象得到,它們于我是何等的心愛(ài)之物。

讀大學(xué)時(shí),有個(gè)同班同學(xué)叫許海峰,應縣人,父親是縣里的公安局副局長(cháng)。我倆坐過(guò)一段時(shí)期的同桌。這小子沉默寡言,專(zhuān)注于各門(mén)功課,再枯燥乏味的學(xué)科,他都聽(tīng)得津津有味、聚精會(huì )神,筆頭子上幾乎不停地記錄著(zhù)老師說(shuō)出的每一句話(huà),為了能跟上老師的語(yǔ)速,他的字不僅寫(xiě)得丑陋(又小又緊巴,像老鼠拉下的顆粒屎),而且外人難以辨認。他的鑰匙環(huán)上套著(zhù)一枚銅錢(qián),圓形方孔,上面鑄著(zhù)四個(gè)繁體楷字——“光緒通寶”。他是個(gè)很仔細的人,還自己動(dòng)手給課桌抽斗加了一把小鎖子。上課前打開(kāi)鎖子,拿出文具,鑰匙環(huán)就撂在桌面上。上課時(shí),他記筆記,我就經(jīng)常把玩那枚銅錢(qián),摸得久了,竟瑩潤閃光。畢業(yè)前夕,他順利地考取了上海一所大學(xué)的研究生,現在定居在杭州,任國內一家航空公司的集團副總之一,掙著(zhù)一筆可觀(guān)的年薪。這都是后話(huà)。我要說(shuō)的是當年我們畢業(yè)之際,我倆互相寫(xiě)完了彼此的留言?xún)灾?,他悄悄遞給我一件小東西:那枚“光緒通寶”。作為對他的一種念想,我也把這枚“光緒通寶”套在了鑰匙環(huán)上,這一套就是近三十年了。

純粹是出于喜愛(ài),我還曾以不菲的價(jià)格請回一尊紫銅香爐。器型不算大,很沉,規制高仿明代的正德?tīng)t,品相簡(jiǎn)潔典雅,閑得無(wú)聊時(shí)便把玩把玩。后來(lái)又積攢了不少香灰,逢年過(guò)節,初一十五,便也會(huì )焚一縷檀香,端插于香爐內,再于心底上祝禱祝禱。

 

2

 

中條山,我心向往久之。它是太行山脈的一條分支,東據太行,西眺華山,黃河和涑水穿流于它的兩端。憑高遠望,向東,乃中原大地;向西,乃關(guān)中平原;向北,乃晉南盆地。像一座大廈的屋脊一般,整條山脈挺立于華夏文明三個(gè)起源地帶的核心。清《一統志》載:“狹而長(cháng),呈條狀,西起華岳,東抵太行,此山居中,故曰中條?!?/span>

中條山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中條山集團”)成立于1956年,以銅為主,多業(yè)并舉,是我國重要產(chǎn)銅基地之一,華北地區最大的銅聯(lián)合企業(yè)。

在我書(shū)生的想象當中,在那里,在中條山中,漫山遍野,隨目所及,應該是閃閃發(fā)光的銅礦石吧!

2024514日,應山西省地勘局“表里山河地勘人”文藝采風(fēng)團之邀,我踏上了“南線(xiàn)”的采風(fēng)之旅??吹叫谐瘫砩蠈?xiě)著(zhù)當晚住宿地是垣曲縣,莫名的一陣興奮,那里可是華北銅都??!我即將踏進(jìn)一座銅的國度,一片閃閃發(fā)光的世界。

在隰縣城邊一家鄉土特色飯店用罷午餐,下午的首站參觀(guān)點(diǎn),是臨汾市隰縣寨子鄉的峪里地質(zhì)文化村。黃土溝壑之間,一座座大型的黃土殘塬、黃土梁和黃土峁,形態(tài)各異,深淺不一,無(wú)不在無(wú)聲地講述著(zhù)滄海桑田的地質(zhì)偉力。接近黃昏時(shí)節,大巴便向運城市的垣曲縣行進(jìn)。

途中,一直坐在后排的采風(fēng)團成員王術(shù)榮女士,從座位上站起身,徑直走到大巴最前邊,手握麥克風(fēng)向同車(chē)人講述了一段話(huà)。她發(fā)言的大意是:

她既是本次采風(fēng)團的成員之一,也是省地勘戰線(xiàn)的成員之一,她是二一四隊有限公司的一名員工。提起這個(gè)二一四隊,外界可能知之甚少,但在全國地勘系統之內,那可是大名鼎鼎。因為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他們就秉承著(zhù)建設祖國、為國找礦的宗旨和信念,在技術(shù)落后、設備簡(jiǎn)陋、環(huán)境極其危險艱苦等各種不利的外部條件之下,憑著(zhù)一股艱苦奮斗、忘我奉獻的大無(wú)畏精神,翻遍整座中條山,踏遍溝壑谷道,涉遍溪流川河,硬是發(fā)現了儲量巨大的銅脈礦藏。該大型銅礦的發(fā)現和后續開(kāi)采工程的實(shí)施,對新興共和國的工礦業(yè)建設以及相關(guān)工業(yè)產(chǎn)業(yè)的大發(fā)展,發(fā)揮了難以估量的支撐作用。1984年,國家地質(zhì)礦產(chǎn)部發(fā)起一項提案,決定在垣曲縣建造一座紀念碑,以紀念二一四勘探隊為典型代表的中國地勘人的卓越貢獻。1986年,由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地質(zhì)礦產(chǎn)部聯(lián)合表彰二一四隊在地質(zhì)找礦方面的突出貢獻的紀念碑正式落成,就坐落于垣曲縣城“舜王客棧大酒店”所在的那條大街的中央部位,并命名為二一四地質(zhì)勘探隊“功勛紀念碑”。38年來(lái),功勛紀念碑始終屹立于中條山麓,見(jiàn)證了該隊地勘人的歷史功績(jì),成為每一個(gè)地勘人心中永遠的精神豐碑。

王術(shù)榮講到這里,嗓音突然喑啞起來(lái),眼眶也溢出清澄的淚痕。她接下來(lái)的幾句話(huà),我至今印在腦海里。

她說(shuō):“我們搞地質(zhì)勘探的,很多都是子承父業(yè),老一輩走不動(dòng)了,退下來(lái)了,兒子女兒頂上去,接著(zhù)干。深山老林,就是我們的家園;爬山涉水,就是我們的生活;敲石鉆探,就是我們的進(jìn)項;冷餐涼水,那是家常便飯;蚊蟲(chóng)叮咬,更是司空見(jiàn)慣。危險、孤獨、寂寞、單調,這是我們這個(gè)職業(yè)先天性的底色調;責任和擔當,又是我們揮之不去的精神故鄉。很多人患有職業(yè)性老胃病,大部分人習慣于沉默寡言。在外人眼里,他們陌生而怪異;只有那滾動(dòng)在山谷里的風(fēng),那頭頂轉瞬即逝的云,還有腳下粗糲的砂土,以及溝底嶙峋的巖石,才是最懂他們的,也是最親近他們的?!?/span>

到達垣曲縣已近晚間八點(diǎn)。用罷晚餐,夜宿于舜王客棧酒店。一夜無(wú)話(huà)。

翌日清晨,早早起來(lái)。聽(tīng)說(shuō)那座聲名遠揚的地質(zhì)功勛紀念碑就在酒店大門(mén)口附件,便匆匆走過(guò)去觀(guān)瞻拜謁一番。

碑體厚重樸實(shí),由前后兩部分組合而成。前半部分,由三位地質(zhì)勘探人員的塑像組成,從左到右,依次是手扶鉆機的勘探工人、手持測量?jì)x器的技術(shù)人員和正在做表格記錄的女性地勘隊員。在他們身后,一面下寬上窄的碑墻陡然升起,碑墻中心,“開(kāi)發(fā)地下寶藏造福人民”十個(gè)鎏金大字赫然在列。

用罷早餐,大巴將我們采風(fēng)團一行載到一處正在施工的地勘工程現場(chǎng)。它位于中條山一個(gè)山坳深處,行政區劃隸屬于垣曲縣毛家灣鎮管轄。這里四面山嶺環(huán)抱,遠遠望去,一座高聳的探井平臺正矗立于山巒半坡之上。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這樣的工作現場(chǎng)。雄渾的鋼鑄塔架,粗壯的鋼筋纜繩,搭載著(zhù)人造金剛鉆頭的一根根鉆地探桿,每根近二十米之長(cháng)?;蚣鴳覓煊谒馨肟罩?,隨時(shí)等待接入鉆探機的堅硬卯榫當中,然后被深深地打入無(wú)邊黑暗的地底之下;或肩并肩地平躺在地面之上,個(gè)個(gè)身上痕跡斑斑。撕扯、炙烤、剮蹭、碰撞,金屬的外傷,強硬的介入,豪邁的掘進(jìn);液體、巖石、粉末、灰燼,或沁入它們的管壁內里,或涂抹在它們的表皮之上;探查、拷問(wèn)、分割、截取,人類(lèi)的物質(zhì)獲取,直觀(guān)地演示為眼前這樣一個(gè)工業(yè)載體:向下,向下,持續地向下;提取,提取,堅定地提取。在不可測知的黑暗地下,人類(lèi)的活動(dòng)和意識深入其間;那里,火星四濺,那里,五彩斑斕,那里,激情涌動(dòng),活力無(wú)限。

圍繞著(zhù)鉆井和鉆機,鉆探工人們各就序位,操作其間。有踩著(zhù)鋼筋軟梯奔上半空平臺的,有拽弋鋼索鏈接探桿的。操握電閘者,神情專(zhuān)注,目光之炯炯;固定鋼鑄卯榫者,開(kāi)闔自如,孔武而從容。這是屬于男人的純粹世界,搏殺和征服,全部都隱暗于地表之下,饒是如此,那縷縷刺鼻的機油味道,那陣陣嘎嘎作響的鏈條扭動(dòng),那激越轟鳴的機械鼓噪,以及傳自地心深處的鉆頭的吶喊嘶鳴,都在片刻不息、深沉而持久地撞擊著(zhù)我的心臟,一聲聲,一下下,哐哐哐——咔咔咔——咔咔咔——哐哐哐……

他們都戴著(zhù)工程頭盔,全身上下穿著(zhù)一種獨特的耐人尋味的紅色工作服。他們一旦穿上這身工裝,無(wú)論是站在機位上,還是散布于山野里,視覺(jué)上都是那般的光艷奪目!對于這種紅色譜系,我忖度數度,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它既不是美術(shù)大紅,也不是胭脂緋紅,更不是袞龍袍紫紅。像交通紅綠燈的紅?它又明亮了許多;像國旗的中國紅?它又活潑了不少;像太原北郊崛圍山的楓葉紅?它又艷麗了一大截;像紫禁城的宮墻紅?它又輕快了一里地。采風(fēng)團中,多是書(shū)畫(huà)大家和攝影大師,我把這個(gè)困惑拿出來(lái),斗膽向他們請教。一連問(wèn)了兩位老師,都表示一時(shí)說(shuō)不太清。只有來(lái)自左云縣的作家兼畫(huà)家和攝影家的趙少雄老師,沉吟良久,悠悠地告訴我,這是一種紅色系的人工調色,具體靠近哪一種事物,他也一時(shí)說(shuō)不太清。

對于地質(zhì)勘探,我當然是茫然無(wú)知的門(mén)外大漢。據項目施工負責人介紹,本次工作目的,是在對中條山垣曲縣老寶灘銅礦床及其外圍區域的地質(zhì)構造、巖漿巖和成礦學(xué),做綜合研究的基礎上,以勘查區內的地球物理異常地質(zhì)體為重點(diǎn)解剖對象,通過(guò)地質(zhì)、地球物理、鉆探等立體探測技術(shù)手段,預期提交可供進(jìn)一步勘查的銅礦產(chǎn)地一處。本次勘查區,位于山西省南部中條山北段。

聽(tīng)罷,我驀然一驚,原來(lái)腳下便是中條山,鉆機下采的便是銅礦石!

書(shū)生的想象終究要歸于想象,歸于主觀(guān)的美好。

在這里,在中條山中,我抬眼四望,漫山遍野,隨目所及,沒(méi)有看到一處閃閃發(fā)光的銅礦石。藏灰色的山巒連綿著(zhù)的,仍舊是藏灰色的山巒;間或一片林木,眼球稍稍舒緩一陣;再向更遠方望去,不是連續不斷的藏灰色山巒,便是青灰色高蹈空冥的天穹。

人類(lèi)巨量的、動(dòng)輒以千萬(wàn)噸計的、對于閃閃發(fā)光的銅的需求,就源自于我的眼目之前,來(lái)自于地表的深淵之下,出自于他們咸澀的汗珠和粗壯的雙手之中。

地勘隊,為人類(lèi)探求物質(zhì)和財富的先遣隊;地勘人,山野間最浪漫的逐夢(mèng)者。  

逢山開(kāi)路,遇水架橋。

鑿巖錘,帆布包,探測儀,等高線(xiàn),三腳架,水平尺,干饅頭,老咸菜,山泉水,方便面……碳鋼塔架,無(wú)縫探桿,金剛鉆頭,潤滑機油,礦石取樣,地質(zhì)分層,元素提取,金屬成分……向前向前,踏進(jìn)深山深處;向上向上,攀爬峻拔高嶺;向險向險,涉過(guò)急流浪湍;向下向下,打破鉆探記錄。

倏忽之間,一陣驚喜。我領(lǐng)悟到了他們身上工裝那種紅色的譜系了,那就是心臟的殷紅色啊,一種最火熱的紅色,最跳動(dòng)的紅色,最新鮮的紅色,也是一種最赤誠的紅色。

時(shí)至今日,回顧此番文藝采風(fēng)之行,懷著(zhù)一段閃閃發(fā)光的黃銅想象而去,揣著(zhù)一顆殷紅滾燙的人間心臟而歸,豈不圓滿(mǎn)乎?

 

 

 

 

 

 

 

 

 

 

 

 

作者簡(jiǎn)介:

劉寧,男,中國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民主促進(jìn)會(huì )會(huì )員,山西省作協(xié)文學(xué)院第三、第四批簽約作家,并榮獲第四屆優(yōu)秀簽約作家獎(20163。迄今在《中國作家》《小說(shuō)月報?原創(chuàng )版》《青年文學(xué)》《北京文學(xué)》《天津文學(xué)》《鴨綠江》《西部》《山西文學(xué)》《黃河》《都市》各級各類(lèi)文學(xué)期刊發(fā)表中短篇小說(shuō)、散文、非虛構·紀實(shí)文學(xué)、報告文學(xué)等各類(lèi)文學(xué)作品計約100萬(wàn)余字。出版中短篇小說(shuō)集《光線(xiàn)筆直地照射》(北岳文藝出版社,201511)、散文集《上黨之水天脊來(lái)》(北岳文藝出版社,201411。曾獲原平市政府首屆“梨花”文學(xué)獎·小說(shuō)大獎(201312)。現居太原。

 

上一篇:割麥時(shí)光難忘懷

下一篇:沒(méi)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