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您的位置:首頁(yè)/精品賞析

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

來(lái)源:《中國作家》作者:陳國棟時(shí)間:2022-04-23熱度:0

地質(zhì)工作服務(wù)江西贛南老區紀實(shí)(一)

在祖國的版圖上,位于江西省南部的贛州,是中國紅色政權的誕生地,也是中國工農紅軍西征北上奔赴抗日前線(xiàn)的二萬(wàn)五千里長(cháng)征的出發(fā)地。生活勞作在3.94萬(wàn)平方公里紅土地上的老區人民,為中國革命的勝利、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付出的巨大犧牲,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陽(yáng)春3月,正是草長(cháng)鶯飛,春暖花開(kāi)的時(shí)節。在紀念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100周年,回眸我們黨的百年奮斗歷程,啟航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日子里。我來(lái)到了江西省地質(zhì)局駐贛州市的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江西省地質(zhì)局有色二隊、江西省地質(zhì)局264隊,走進(jìn)三代地質(zhì)人中,聆聽(tīng)他們講述在這片紅色土地上,堅守初心、傳承紅色基因,砥礪前行,探尋和發(fā)現了一個(gè)又一個(gè)礦產(chǎn)資源地,將地質(zhì)工作融入生態(tài)文明建設之中,為革命老區的發(fā)展振興無(wú)私奉獻、無(wú)怨無(wú)悔的感人故事。

找礦!找礦!無(wú)尚光榮

江西贛南大部地處南嶺東段,東臨武夷,西接諸廣,區內重巒疊嶂,地質(zhì)構造復雜,巖漿活動(dòng)強烈,巖漿巖分布廣泛,由于長(cháng)期受到地質(zhì)活動(dòng)、大陸板塊擠壓的影響,導致贛南地區山脈分布多,盆地、斷裂帶的現象十分普遍,大量的金屬通過(guò)頻繁的地殼活動(dòng)被帶到地球表層,給礦產(chǎn)資源的富集創(chuàng )造了較好的地質(zhì)條件。

 一、“世界鎢都”的奠基者

鎢是稀有金屬,由于其耐高溫、堅硬,是制造鎢絲、軍工的重要原材料。贛南因豐富的鎢礦資源而被譽(yù)為“世界鎢都”。

紅色中國第一礦——鐵山垅鎢礦的故事

中華鎢礦舊址

三月的贛南,熏風(fēng)和煦。城鎮、鄉村桃花怒放的景色,田里的油菜花在陽(yáng)光的照耀下,隨風(fēng)舞起一片片金色的巨浪,山丘上綻放的映山紅,一幕幕美麗景象映入眼簾。我不禁想起李白在《金門(mén)答蘇秀才》中的一句詩(shī):春草如有情,山中尚含綠。

3月21日下午,我來(lái)到了于都縣大窩里的鐵山垅鎢礦區。在參觀(guān)中華鎢礦公司舊址時(shí),鐵山垅鎢業(yè)有限公司副總經(jīng)理賴(lài)雄杰、公司黨群工作部主任華峰向我詳細介紹了中華鎢礦的前世今生。

鐵山垅鎢礦,是在1921年發(fā)現的。1930年4 月,毛澤東同志在會(huì )昌調查后,在調查報告中提出了“盡快恢復和提高鎢砂生產(chǎn),籌集資金”的意見(jiàn)。并委派時(shí)任國家銀行行長(cháng)、蘇維埃政府財政部部長(cháng)毛澤民到鐵山垅、仁鳳山礦區調查鎢砂生產(chǎn)情況。

1930年冬,紅三軍團的一個(gè)團進(jìn)駐鐵山垅礦區,配合礦區附近的三區七鄉蘇維埃政府組織開(kāi)采鎢砂。1931年春,改由紅軍組織開(kāi)采,并設立了“公營(yíng)鐵山垅鎢礦”。生產(chǎn)出來(lái)的鎢砂以每百斤50——52塊銀元的價(jià)格,賣(mài)給廣東軍閥陳濟棠和國民黨革命軍第十九路軍蔡廷鍇,等量換回中央蘇區緊缺的食鹽、布匹、藥品及槍支彈藥等緊缺物質(zhì)。鎢礦的開(kāi)采對于紅軍打破國民黨蔣介石對蘇區的封鎖,增加新生的蘇維埃政府的財政收入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保障作用,為此受到了毛澤東同志的高度關(guān)注。

1932年春,為擴大鎢礦開(kāi)采規模,紅軍在鐵山垅大窩里成立了中華鎢礦公司。這是土地革命時(shí)期,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shí)中央政府成立的第一個(gè)公營(yíng)企業(yè)。采礦領(lǐng)域涉及于都、會(huì )昌、泰和三個(gè)縣,先后有5個(gè)中隊15個(gè)分隊的3500名礦工從事鎢礦的開(kāi)采工作。毛澤民任公司第二任總經(jīng)理,任職時(shí)間是1932年冬——1933年冬。

據《鐵山垅鎢礦志》記載,從1931年1月——1934年9月的3年零8個(gè)月的時(shí)間里,鐵山垅鎢礦共生產(chǎn)鎢砂7830噸,收入達620萬(wàn)塊銀元,占當時(shí)蘇區財政收入的70%,成為新生紅色政權的重要財源,鐵山垅鎢礦也因此成為紅色中國的第一礦。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西征北上,在礦區的紅軍指戰員加入了長(cháng)征隊伍。當時(shí)的中華鎢礦公司鐵山垅礦區有157名礦工加入了紅軍和游擊隊,仁鳳山礦區有500多名礦工參加了紅軍和游擊隊。

1949年8月,于都縣解放,10月即開(kāi)始生產(chǎn),到1952年底共生產(chǎn)鎢精礦4千噸,有力支援了新中國的建設和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戰爭。

1959年——1961年的三年困難時(shí)期,鐵山垅鎢礦的職工在食不果腹的處境中,克服困難,堅持生產(chǎn)鎢精礦3847噸,為國家戰勝自然災害,償還蘇聯(lián)債務(wù)作出了重大貢獻。

在鐵山垅鎢業(yè)有限公司的展覽室參觀(guān)時(shí),賴(lài)雄杰說(shuō),按照企業(yè)的性質(zhì)和成立時(shí)間考察,成立于1932年春的鐵山垅鎢礦,可以說(shuō)是紅色中國的第一個(gè)國有企業(yè)。

華峰同志給我講述了鐵山垅鎢礦一名礦工參加紅軍,將中央紅軍發(fā)報時(shí)使用的發(fā)電機從于都背到陜北的故事。讓我十分感動(dòng)。

這名礦工叫謝寶金,身高近1.90米,力氣很大,平時(shí)能挑起200斤的擔子。中央紅軍長(cháng)征前夕,毛澤民動(dòng)員他參加紅軍,并告訴他,將紅軍中唯一的一臺手搖發(fā)電機交由他負責。就這樣謝寶金從一名礦工成為一名紅軍戰士,并被安排到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總參情報部。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出發(fā)時(shí),首長(cháng)對當時(shí)已30多歲的謝寶金說(shuō):“老謝啊,這臺發(fā)電機是毛主席和黨中央的‘耳朵’和‘眼睛’,沒(méi)有這個(gè)機器我們打不了勝仗?!敝x寶金堅定地回答:“首長(cháng),請放心,我一定會(huì )像保護自己的生命一樣保護它?!?/p>

由于發(fā)報機和這臺發(fā)電機的重要性,長(cháng)征途中,有一支128人的加強連負責保護這些設備。但是,長(cháng)征途中,戰友們一個(gè)個(gè)犧牲倒下了,到達若爾蓋草地時(shí),128人的加強連只剩下3人。

過(guò)草地時(shí),謝寶金意識到,若背著(zhù)發(fā)電機是很難走出去的,于是他就制作了一個(gè)竹排,將發(fā)電機放在竹排上,自己在前面拖,就這樣硬是把這臺有68公斤重的發(fā)電機“拖”出了100多公里的草地。

爬雪山時(shí),由于雪山的小路陡峭狹窄,謝寶金就讓?xiě)鹩褜l(fā)電機抬起來(lái)放到自己肩上。在戰友的幫助下,在經(jīng)歷和戰勝了重重困難后,謝寶金終于把這臺寶貝——發(fā)電機完好地背到了延安。毛主席稱(chēng)贊他是“長(cháng)征模范”。

新中國成立后,謝寶金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時(shí)間后,向組織提出:希望回家鄉工作的申請。經(jīng)組織批準,謝寶金于1952年回到了老家——江西于都縣,在縣供銷(xiāo)社收購部當了一名普通的收購員,一直工作到離休。

1976年,謝寶金應首長(cháng)之邀來(lái)到北京。在參觀(guān)軍事博物館時(shí),謝寶金一眼就看到了那臺熟悉的發(fā)電機,他激動(dòng)地撲上去一邊流淚一邊用手撫摸著(zhù)它:“老伙計,我終于又見(jiàn)到你了”。工作人員趕過(guò)來(lái)說(shuō),“同志,這是我們一位老紅軍從江西于都一路背到陜北的發(fā)電機,您不能摸!”

看著(zhù)老人依依不舍的背影,陪同人員對工作人員說(shuō):“同志,你知道嗎?他就是長(cháng)征路上那個(gè)背這臺發(fā)電機的老紅軍?!惫ぷ魅藛T注視著(zhù)謝寶金的背影,莊重地敬上一個(gè)軍禮……

已有百年開(kāi)發(fā)歷史的鐵山垅鎢礦,在中國革命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中作出了巨大貢獻,隨著(zhù)鎢礦資源的開(kāi)采,鐵山垅鎢礦的鎢金屬儲量在逐步減少,為保障礦山的持續生產(chǎn),幾十年來(lái),地質(zhì)工作者一直在礦區周邊開(kāi)展尋找鎢礦的工作。

4月13日上午,我來(lái)到了位于贛州市紅旗大道的江西省地質(zhì)局有色二隊老隊部,與隊長(cháng)吳明珠、黨委書(shū)記王定生聊起了鐵山垅鎢礦。

談起這座功勛卓著(zhù)的鎢礦山,王定生說(shuō),“鐵山垅鎢礦是贛南九大國有鎢礦企業(yè)之一,這么多年來(lái) ,我們地質(zhì)工作者對鐵山垅鎢礦的資源勘查工作從未間斷過(guò)”。

1954年9月—1969年12月,有色二隊對鐵山垅鎢礦分別開(kāi)展了一次普查評價(jià)和兩期勘探的工作,提交了鎢金屬量2萬(wàn)噸左右。所探明的儲量主要集中在北組和中組。

為滿(mǎn)足礦山持續生產(chǎn)及擴建的需要。1973年1月,有色二隊在鐵山垅鎢礦原有勘探程度及礦山生產(chǎn)狀況的基礎上,在該礦的黃沙鎢礦區的5.72平方公里范圍內,進(jìn)行了第三期勘探。

地質(zhì)工作者從研究地表標志帶入手,運用坑探和鉆探等手段,歷時(shí)13年的勘探,新增鎢金屬儲量近7萬(wàn)噸。使礦區的鎢金屬保有量達到10萬(wàn)噸以上,成為特大型礦床規模。按日采原礦石1600噸的生產(chǎn)能力計算,可持續開(kāi)采74年。

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黨委書(shū)記曾載林說(shuō),為了讓鐵山垅鎢礦這個(gè)對中國革命和建設作出了特殊貢獻的紅色鎢礦煥發(fā)活力。從2004年開(kāi)始,在原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的支持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在鐵山垅鎢礦、盤(pán)古山鎢礦礦區及外圍,持續組織開(kāi)展地質(zhì)找礦工作。

通過(guò)多年的持續工作,如今,在鐵山垅鎢礦、盤(pán)古山鎢礦外圍發(fā)現了新礦化類(lèi)型礦體,既拓寬了找礦思路、領(lǐng)域,又緩解了世紀老礦山資源危機程度。尤其是外圍矽卡巖型礦產(chǎn)的找礦新發(fā)現,對這一區域的找礦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特別是在戰略性礦產(chǎn)錫礦和大宗緊缺礦產(chǎn)銅礦方面,有望在“十四五”期間,通過(guò)新一輪找礦戰略突破行動(dòng),實(shí)現鐵山垅、盤(pán)古山地區找礦新突破。

新中國的第一個(gè)鎢礦勘探報告

講述當年找礦的故事

說(shuō)起江西贛南西華山的黑鎢礦床,那可是鼎鼎有名的。西華山的黑鎢礦因開(kāi)采歷史悠久,資源富集,一度成為“世界鎢都”的一顆璀璨的明珠。

新中國成立后,向國家提交的第一個(gè)鎢礦地質(zhì)勘探報告,就是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報告,提交地質(zhì)勘探報告的單位:重工業(yè)部有色金屬工業(yè)管理局中南分局地質(zhì)勘探公司,即江西省地質(zhì)局有色二隊、江西省地質(zhì)局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的前身。

位于贛州市大余縣城5公里西北方向的西華山鎢礦,已有100多年的開(kāi)采歷史。

1907年,在大余縣城天主教福音堂的德國傳教士鄔利亨發(fā)現西華山有鎢礦,即用500銀元從西華山慶云寺僧妙園和尚手中買(mǎi)下山權,以修建花園為名,私自開(kāi)采鎢礦,偷偷運回德國。1908年,一名在南京西江優(yōu)級學(xué)堂(前中央大學(xué))讀書(shū)的大余籍學(xué)生,利用回家的機會(huì ),將西華山的鎢礦石標本帶回學(xué)校交化驗室鑒定,方知是鎢礦。于是政府與鄔利亨多次交涉后,以1000銀元贖回了山權。開(kāi)始了民采、官采鎢礦的歷史。

談起西華山鎢礦,當年參加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工作,今年已88歲的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原總工程師吳允茲,回憶起這段歷史無(wú)比自豪:“新中國的誕生,我們中華民族從此站起來(lái)了,在新中國百廢待興,社會(huì )主義建設急需礦產(chǎn)資源的關(guān)鍵時(shí)刻,我們地質(zhì)工作者用三年的時(shí)間就向國家提交了一個(gè)大型鎢礦資源的勘探報告,我們提交的報告是我國第一個(gè)鎢礦勘探報告,開(kāi)創(chuàng )了我國尋找鎢礦資源的先河”。

吳允茲是江西南昌人,1952年畢業(yè)于中南第五工業(yè)學(xué)校,曾先后在江西鎢礦分局大吉山勘探隊、冶金長(cháng)沙地質(zhì)勘探公司201大隊、江西地質(zhì)局鎢礦普查勘探大隊、908隊、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等單位任地質(zhì)員、分隊技術(shù)負責、大隊技術(shù)負責、副主任工程師、主任工程師、總工程師等職務(wù),1993年退休。

西華山、大吉山、巋美山三大鎢礦地質(zhì)勘探項目,是新中國成立后,組織實(shí)施國民經(jīng)濟建設第一個(gè)五年計劃期間,國家156項重點(diǎn)建設工程項目之一。

1952年11月,中央在北京召開(kāi)全國地質(zhì)計劃會(huì )議,時(shí)任政務(wù)院副總理兼財經(jīng)委員會(huì )主任的陳云在會(huì )上指出“地質(zhì)事業(yè)在國家經(jīng)濟建設中將成為一項最重要的事業(yè),應為1953年國家開(kāi)始的大規模經(jīng)濟建設積極找礦,地質(zhì)工作必須來(lái)個(gè)大轉變”。

1953年2月,地質(zhì)部、重工業(yè)部決定聯(lián)合組建中南有色地質(zhì)勘查大隊,不久更名為贛南粵北地質(zhì)勘探大隊。1954年,更名為中南分局地質(zhì)勘探公司。這是我國第一支從事鎢礦普查勘探的專(zhuān)業(yè)地質(zhì)隊。

為了實(shí)施好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工作,為礦山建設奠定堅實(shí)的基礎。地質(zhì)部、重工業(yè)部從東北三省調集地質(zhì)隊伍參加勘探工作。當時(shí)有2000多人在西華山礦區工作,開(kāi)動(dòng)鉆機24臺,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就有400多人。參加勘探工作的80%的是年輕人。江西省委從地方調來(lái)了縣、區級干部87名,充實(shí)到勘探公司機關(guān)和地質(zhì)隊。在省公安廳二處任處長(cháng),解放前在上海地下黨從事學(xué)生工作的李偉民被任命為地質(zhì)隊隊長(cháng)。

當時(shí)的工作生活條件非常艱苦,沒(méi)有科技裝備和交通工具,我們就靠?jì)蓷l腿和羅盤(pán)、地質(zhì)錘、放大鏡三大件,開(kāi)展野外地質(zhì)工作。住的是用竹子、樹(shù)皮編織后糊上泥巴作為擋墻,油毛氈作為屋頂的簡(jiǎn)易工棚。夏天,房屋被烈日暴曬得像蒸籠一樣,而晚上蚊子的圍攻,讓我們無(wú)法安穩睡覺(jué)。冬天,房屋四處通風(fēng),凍得無(wú)法入睡。吃的方面,十天半月不見(jiàn)葷是常事,出野外時(shí),中午飯一般都是自帶的饅頭,就著(zhù)山里流淌的清泉水就解決了。

雖然工作生活條件艱苦,但大家都能按照李偉民隊長(cháng)提出,“年輕人要又紅又專(zhuān),將青春年華奉獻給地質(zhì)事業(yè)和礦山建設”的要求去做。

李偉民對青年同志特別關(guān)心、照顧,長(cháng)年累月都在一線(xiàn)與地質(zhì)人員同吃同住。他帶頭吃苦做表率,管理干部都學(xué)他,不怕吃苦、任勞任怨。

談起隊長(cháng)李偉民時(shí),吳允茲滿(mǎn)懷崇敬地對我說(shuō),“在野外跑路線(xiàn)時(shí),李偉民跟著(zhù)我,一天走30——40里路。夏天在野外工作出汗多,有一次我們從大余蕩坪到崇義寶山,走到半路上,他的兩條腿內側都磨破了,他就在河溝里用水清洗后繼續同我一起跑。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報告提交后,他調到贛南冶金公司工作,江西省地質(zhì)局成立后,李偉民任副局長(cháng)。反右派時(shí),他保護了許多知識分子”。

1953年6月,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在6.5平方公里的范圍全面展開(kāi),到1955年12月全面完成了勘探任務(wù)。1956年提交了地質(zhì)勘探報告。探明鎢礦工業(yè)儲量28840噸,遠景儲量15010噸,平均品位為1.086%。另外還探明鉍587噸,鉬548噸。礦產(chǎn)類(lèi)型為大脈型鎢礦。1956年7月,國家礦產(chǎn)儲量委員會(huì )批準了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報告。

隨后由蘇聯(lián)列寧格勒礦山設計院根據勘探報告進(jìn)行礦山建設設計,并由蘇聯(lián)提供選礦廠(chǎng)設備。

1960年,西華山鎢礦全面建成投產(chǎn),年采礦石為100萬(wàn)噸,選廠(chǎng)日處理礦石量3500噸。按照鎢礦儲量設計的服務(wù)年限是14年。由于礦山建設者和地質(zhì)工作者的不懈努力,西華山的鎢礦資源量在不斷增加,鎢礦的生產(chǎn)一直持續到2013年,因資源接近枯竭,礦石品位下降,采選成本升高,礦區開(kāi)始轉型發(fā)展。西華山鎢礦山的生產(chǎn)年限達到了53年。

2021年3月21日上午,我來(lái)到西華山鎢礦區。昔日的輝煌已不再現,但當年的老礦部、蘇聯(lián)專(zhuān)家樓、五里山工人村、浮江工人村、壩上住宅區、五里山選礦廠(chǎng)、五里山尾礦庫等房屋和采礦設施依然保存完好。為更好地讓這座有百年開(kāi)采歷史積淀老礦山,顯現其見(jiàn)證中國革命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的文化價(jià)值,整個(gè)礦區正在按照2017年國土資源部評定的“國家礦山公園”,工業(yè)信息部評定的“全國首批工業(yè)遺址”進(jìn)行建設。

西華山鎢礦礦山生產(chǎn)技術(shù)部負責人溫龍輝帶著(zhù)我參觀(guān)了目前還在生產(chǎn)的礦區和選礦廠(chǎng)。向我介紹道:“目前礦區還有可采儲量2000噸左右,部分礦段在生產(chǎn),但規模很小,年開(kāi)采礦石量3萬(wàn)噸,年產(chǎn)鎢精礦150噸”。

談到西華山鎢礦百年的開(kāi)采歷史時(shí),溫龍輝深情地說(shuō):“解放前的西華山共開(kāi)采了鎢礦4.8萬(wàn)噸。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經(jīng)過(guò)第一個(gè)國民經(jīng)濟五年計劃的實(shí)施,地質(zhì)工作者探明鎢礦可采儲量近3萬(wàn)噸,遠景儲量1.5萬(wàn)噸,以后在各個(gè)時(shí)期,通過(guò)地質(zhì)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又增加了9萬(wàn)多噸的可采儲量。從1960年建礦到目前,西華山鎢礦共生產(chǎn)65度以上的鎢精礦13萬(wàn)噸,為國家的經(jīng)濟建設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從1953年,西華山鎢礦地質(zhì)勘探后,地質(zhì)工作者先后在贛南紅土地上,探明特大型、大型、中型鎢礦、鎢多金屬礦床22處。累計探明的石英脈型黑鎢礦儲量占全國總儲量的70%。為贛南累計生產(chǎn)150萬(wàn)噸鎢精礦提供了資源保障。贛南由此成為名副其實(shí)的“世界鎢都”。

二、找礦榮獲國家科技成果一等獎

1988年7月16日,《人民日報》一版顯著(zhù)位置公布了國家科委關(guān)于1988年國家科技成果獎的評定結果。共有518項成果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獎。報道摘要如下:

本報北京7月15日訊,記者何黃彪報道,518項科技成果獲獎,其中特等獎2項(需報國務(wù)院批準),一等獎33項,這次獲獎項目具有顯著(zhù)的經(jīng)濟效益和社會(huì )效益,獲獎項目“江西省新類(lèi)型重稀土礦發(fā)現勘探及成礦理論”,則建立了稀土成礦理論模式,勘探出了新類(lèi)型重稀土礦床,使我國成為擁有重稀土資源和開(kāi)發(fā)生產(chǎn)重稀土礦物的重要國家。

1989年12月19日下午三時(shí),全國科學(xué)技術(shù)獎勵大會(huì )在人民大會(huì )堂正式開(kāi)幕,《江西省新類(lèi)型重稀土礦床發(fā)現、勘探及成礦理論研究》獲得國家科技成果一等獎。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的韓久竹同志代表項目團隊參加了這一科技盛會(huì )。

科技部頒發(fā)的獲獎證書(shū)記載,獲獎個(gè)人名單共15人:顏定邦、王達忠、韓久竹、張君立、龔長(cháng)生、郭中勛、尹道玲、胡淙聲、姚亞民、黃典豪、陳德潛、彭灼興、王小鳳、劉桂凱、吳澄宇。

主要完成單位: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地礦部礦床地質(zhì)研究所、江西地礦局實(shí)驗測試中心、地礦部地質(zhì)力學(xué)研究所、地礦部礦床綜合利用研究所。

15名獲獎人員分別由龍南足洞稀土礦發(fā)現階段的5人,會(huì )戰勘探階段的5人,成礦理論研究階段的5人組成。其中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10人,中國地質(zhì)科學(xué)院礦床所、力學(xué)所、江西省地礦局實(shí)驗測試中心5人。

由此,從國家科技主管部門(mén)的表彰決定,可以認定:江西省新類(lèi)型重稀土礦床的發(fā)現、勘探及成礦理論研究的主要團隊、人員,大部分是20多年來(lái)辛勤耕耘在贛南這片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而發(fā)現稀土礦的地點(diǎn)是在龍南縣城10公里的東江鎮一個(gè)叫足洞的地方。

2021年3月19日,我分別來(lái)到了當年作為項目團隊代表,參加在北京召開(kāi)的全國科學(xué)技術(shù)表彰大會(huì )的韓久竹的家中,獲獎人之一的顏定邦老人家中,聽(tīng)他們講述當年尋找稀土礦的故事。

1969年9月9日,908隊的一個(gè)地質(zhì)小組的劉世濂、顏定邦、葛宗萬(wàn)在開(kāi)展1:5萬(wàn)區域地質(zhì)找礦填圖時(shí),在跑臨江至料坑線(xiàn)路返回駐地途中,在料坑下朱屋生產(chǎn)隊背后的小山坡上發(fā)現一處偉晶巖礦脈,他們停下腳步,標注了地質(zhì)點(diǎn)并采了樣品?;氐今v地后,即向分隊技術(shù)負責張君立作了匯報。張君立對這一發(fā)現很重視,立即召開(kāi)會(huì )議進(jìn)行研究,決定成立礦產(chǎn)班,對此地的偉晶巖進(jìn)行評價(jià),以期能夠尋找到鈮鉭礦。當時(shí)根據上級的工作部署,地質(zhì)分隊的主要任務(wù)是在“三南”地區(龍南、定南、全南)尋找國家急需的鈮鉭礦。

新成立的礦產(chǎn)班共有4人,班長(cháng)是一名工人,副班長(cháng)是地質(zhì)技術(shù)員顏定邦,成員是地質(zhì)技術(shù)員龔長(cháng)生,另外還有一名采樣工。這個(gè)班的實(shí)際負責人是顏定邦。

顏定邦,是江西永新人。1958年因在中學(xué)學(xué)習成績(jì)優(yōu)異,被保送到江西工學(xué)院學(xué)習金屬與非金屬勘探專(zhuān)業(yè)。在校學(xué)習期間,擔任過(guò)學(xué)生會(huì )主席。他僅用三年時(shí)間便學(xué)完了要用五年時(shí)間才能修完的地質(zhì)系金屬非金屬勘探專(zhuān)業(yè)的基本課程,還自修了構造地質(zhì)、地球化學(xué)、成礦理論等方面的課程。在大學(xué)實(shí)習階段,他已能單獨帶隊進(jìn)行礦產(chǎn)普查和報告編寫(xiě)工作。1961年畢業(yè)時(shí)學(xué)校要留他在校團委工作。但他還是選擇到地質(zhì)隊工作。到了908隊后就一直從事1:20萬(wàn)區調、1:5萬(wàn)區域測量工作,在礦產(chǎn)班中他是唯一的共產(chǎn)黨員。

礦產(chǎn)班進(jìn)駐濂江公社料坑大隊后,班組成員按照慣例分散在社員家中吃住。顏定邦被分配到一家姓廖的社員家里。這廖姓人家是客家人,過(guò)去祖上是靠打獵為生。以前不是住在料坑,而是住在離料坑有十多華里的足洞。男主人是一位六十多歲老實(shí)巴交的農民,從未與地質(zhì)隊員打過(guò)交道,顏定邦稱(chēng)他為廖老表。

顏定邦住到廖家后,與老廖同吃同住同勞動(dòng),閑時(shí)向他普及一些地質(zhì)找礦方面的知識。有一次,顏定邦拿出一塊石頭給廖老表看,對他說(shuō):“這是一種礦石,你們叫麻石,比較難找?!绷卫媳斫舆^(guò)石頭左看右看,盯著(zhù)石頭看了半天,忽然蹦出一句:“你們怎么不早說(shuō)呀!我們祖祖輩輩在這里生活,哪個(gè)山上有這種石頭,我們一清二楚?!边@話(huà)聲音不大,卻像重錘敲在顏定邦心里,他連忙追問(wèn):“快告訴我,在哪?”廖老表爽快地說(shuō):“明天我帶你去!”

第二天一大早,顏定邦一行頭戴草帽,肩背地質(zhì)包,手拿地質(zhì)錘,跟著(zhù)廖老表走了一個(gè)多小時(shí),來(lái)到一個(gè)山坳,廖老表用手指著(zhù)左邊山坡,“說(shuō),就是這個(gè)崩崗有這種石頭!”顏定邦立即快步向崩崗走去。他爬到山腰一看,只見(jiàn)半邊山崗的表土塌下去了,露出了風(fēng)化的灰白色花崗巖,上面斑斑點(diǎn)點(diǎn),用放大鏡仔細觀(guān)察,有的是鈉長(cháng)石化,有的是白云母化。他當即用地質(zhì)錘敲打取了一些標本??吹綆r石“鈉化”得比較厲害,他取下一些風(fēng)化的巖石,用手搓搓竟成了粉粒。顏定邦向四處瞭望,只見(jiàn)周?chē)纳缴隙急贿@種呈褐色的土壤所覆蓋。這種地形地貌和土壤,在贛南十分普遍,但像這里的花崗巖風(fēng)化得這么厲害卻是少見(jiàn)。于是,他沿著(zhù)山體(崩崗)走了幾個(gè)來(lái)回,又取了幾個(gè)巖石樣本,讓采樣工用樣袋裝好??纯磿r(shí)間尚早,顏定邦提議,干脆在這四周再走一走,看一看,再取幾個(gè)樣。說(shuō)完便帶著(zhù)班組的同志繼續在山上取樣。臨近中午時(shí)分,每個(gè)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了,一張張臉被曬得通紅。采樣工用一根小杉樹(shù)做扁擔,挑著(zhù)兩大袋沉甸甸的巖石樣品。

一向不茍言笑的顏定邦,這時(shí)倒顯得十分開(kāi)心,他一邊用衣袖擦著(zhù)臉上的汗珠,一邊咧開(kāi)嘴笑著(zhù)說(shuō):“今天收獲不錯,弄不好我們找了個(gè)大礦呢!”

一個(gè)星期后,顏定邦一行風(fēng)塵仆仆回到分隊駐地,還沒(méi)有回宿舍換下發(fā)餿的衣服,就徑直走進(jìn)了張君立的辦公室,把這一個(gè)月來(lái)在龍南開(kāi)展礦產(chǎn)調查的情況和群眾報礦的情況向張君立作了詳細匯報。聽(tīng)完匯報后,張君立認真仔細察看了顏定邦帶回來(lái)的巖石樣品,他一邊看一邊詢(xún)問(wèn)采樣的情況,讓顏定邦抓緊時(shí)間把樣品送到大隊實(shí)驗室去做樣品分析實(shí)驗。

分析實(shí)驗的結果出來(lái)了,樣品中鈮鉭含量不多,但發(fā)現釔元素的含量較高。釔是第一個(gè)被發(fā)現的稀土金屬元素,它和鈧及全部鑭系元素統稱(chēng)為稀土。

由于稀土有著(zhù)非常奇特的光、電、磁、催化和物理作用,只要使用一點(diǎn)點(diǎn),就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因此,人們將稀土稱(chēng)為“工業(yè)味精”和“工業(yè)維生素”。稀土在農業(yè)、工業(yè)、科技、軍事等各領(lǐng)域都發(fā)揮著(zhù)十分關(guān)鍵的作用??梢哉f(shuō),如果沒(méi)有稀土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人類(lèi)的科技水平絕不會(huì )發(fā)展到今天的程度。

得知顏定邦班組采集的樣品中釔含量較高,張君立即安排顏定邦等人重返足洞,布施槽探、淺坑工程,同時(shí)采取了光譜樣、化學(xué)樣、人工樣、重砂樣,先后送達大隊實(shí)驗室和省局中心實(shí)驗室九批樣,共365個(gè)樣品。

憑著(zhù)多年的普查找礦經(jīng)驗,顏定邦執著(zhù)地堅信,足洞是有希望找到富含釔的礦床。于是,他就采用三維方式找礦,在槽探里進(jìn)行平面取樣、曲線(xiàn)取樣、從巖體內部系統取樣。

在焦慮的等待中,大隊實(shí)驗室的分析報告來(lái)了。不久,省局中心實(shí)驗室的分析報告也來(lái)了。顏定邦瀏覽檢測結果非常激動(dòng),所有送檢樣品都是鈮鉭含量偏少,而釔含量卻很高。再查閱資料,這釔就是一種稀有且大有可為的稀土金屬。也許就是從這時(shí)起,顏定邦才真正意識到,他們尋找到了一種過(guò)去從未接觸過(guò)的礦物——稀土。也就是從這時(shí)起,顏定邦才真正知道稀土。

足洞發(fā)現釔金屬礦的消息引起了分隊、大隊、省局各級領(lǐng)導的重視。局總工程師苗樹(shù)屏要求908隊做好勘查工作,大隊從實(shí)驗室抽調了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到足洞礦區,做進(jìn)一步現場(chǎng)取樣化驗,以證實(shí)足洞發(fā)現的釔元素是稀土。

根據稀土找礦工作的發(fā)現和實(shí)驗分析結果,國家地質(zhì)主管部門(mén)組織了足洞稀土找礦會(huì )戰。會(huì )戰從1971年7月全面展開(kāi),至1972年3月結束,歷時(shí)8個(gè)月。中國地質(zhì)科學(xué)院礦床所、成都綜合所、江西中心實(shí)驗室等單位都派出科技人員參加會(huì )戰。會(huì )戰取得的主要成果是,查明了礦化面積,確定了礦床的工業(yè)類(lèi)型,創(chuàng )造了經(jīng)濟、簡(jiǎn)便的新工藝,確認了稀土為國內首次發(fā)現的新礦物。

韓久竹老人講述當年尋找稀土礦的故事

在韓久竹家中采訪(fǎng),是我學(xué)習了解稀土礦產(chǎn)的一次難得的機會(huì )。

為了讓我更多地掌握稀土知識,韓久竹老專(zhuān)家將自己存放的筆記本、資料、元素周期表找出來(lái),耐心地給我講解輕稀土、重稀土的區別,講述當年他作為綜合分隊的分隊長(cháng)兼技術(shù)負責,為研究稀土礦的成礦理論,與中國地質(zhì)科學(xué)院礦床所、資源所、力學(xué)所、成都綜合所、冶金研究所的同行專(zhuān)家為我國稀土事業(yè)的發(fā)展所做的工作。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有二點(diǎn)。

一是他和同事參加項目申報國家科技成果獎項時(shí),認真準備材料,回答評委提問(wèn)的細節。他回憶道,1988年參加科技部組織的專(zhuān)家評審時(shí),在向評委匯報時(shí),他從足洞稀土礦產(chǎn)的發(fā)現,到勘探、到成礦理論,講述得有條不紊、清清楚楚。在答辯環(huán)節時(shí),專(zhuān)家們提出了三個(gè)問(wèn)題,他和彭灼興分別作了解答。當他們的解答結束,走出會(huì )場(chǎng)時(shí),部科技司的同志對他們說(shuō),“你們的匯報和答辯非常棒”。

二是他說(shuō)項目能夠獲得國家科技成果一等獎來(lái)之不易,從發(fā)現到勘探,從提取工藝到理論研究,到申報國家科技成果獎,歷經(jīng)20個(gè)春秋。為了這一成果,不知有多少人為此付出艱辛的努力。他說(shuō),這個(gè)成績(jì)的取得,離不開(kāi)集體大協(xié)作。雖然獲獎的名單只有15個(gè),但為此做了工作的卻有成百上千人。還有當地政府和老百姓的支持,他(她)們都是這個(gè)國家大獎的有功之臣,千萬(wàn)不能忘記這些默默付出、無(wú)私奉獻的同志。

都80多歲的老人了,思維清晰,談起50多年前尋找稀土的工作,仿佛就是近年來(lái)的事,就連當時(shí)分隊里的幾十名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誰(shuí)都做什么具體工作他都非常清楚。

足洞新類(lèi)型稀土礦的發(fā)現、勘探和成礦理論成果,在國內外是首創(chuàng ),為地質(zhì)工作者尋找同類(lèi)型的稀土礦床,提供了豐富的經(jīng)驗和理論指導,同時(shí)也奠定了中國稀土產(chǎn)業(yè)在世界領(lǐng)域的龍頭地位。

在這片紅土地上為祖國尋找稀土資源所做出貢獻的地質(zhì)工作者理應值得我們敬仰!

三、江西會(huì )昌找到大鹽礦

趙寶生(82歲右1)、潘鈺(81歲左1)講述尋找鹽礦的激情歲月

1970年3月,地質(zhì)隊在當年中央蘇區的南大門(mén)會(huì )昌縣的周田找到大型巖鹽礦。食鹽,是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資源。地質(zhì)隊找到食鹽,這在當時(shí)可是一個(gè)讓在這片紅色土地上戰斗過(guò)的人們,特別是革命老區人民為之振奮。土地革命時(shí)期,由于國民黨蔣介石對中央蘇區進(jìn)行“圍剿”,幾乎所有物資都被禁止進(jìn)入蘇區根據地。而食鹽就更是緊缺,一擔谷子只能換二兩鹽。蘇區的老百姓和紅軍為鹽吃盡了苦頭,不少同志為沖破敵人的封鎖線(xiàn)將緊缺的食鹽運進(jìn)蘇區而獻出了生命。電影《閃閃的紅星》中的潘冬子將食鹽化成水,撒在衣服上的片段,就真實(shí)地再現了當時(shí)蘇區缺鹽的情況。

1970年9月2日,在江西廬山召開(kāi)的黨的九屆二中全會(huì )上,革命老區找到大型鹽礦的消息傳來(lái),毛主席非常高興,寫(xiě)下了“江西找到大鹽礦,儲量19億噸,可能還不止此數,印發(fā)全會(huì )各同志。這是一件大好事應該宣揚”的批語(yǔ)。

周恩來(lái)總理于1970年10月20日晚,在北京人民大會(huì )堂親切接見(jiàn)了發(fā)現大鹽礦的909地質(zhì)隊的代表翁盛林、李庚智、王蘭升、陳慶海、張林仔、陳金香6位同志。

2021年3月23日下午,我來(lái)到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位于市區的營(yíng)角上基地,聽(tīng)取當年參加尋找會(huì )昌縣周田鹽礦的趙寶生(82歲)、潘鈺(81歲)講述這段尋找鹽礦的激情歲月。

1969年5月,在贛州地區召開(kāi)的地質(zhì)工作會(huì )議上,傳達了江西省對地質(zhì)工作提出的要大力加強煤、鐵、銅、磷、鉀、鹽等礦種的普查找礦工作,尤其要特別注意尋找鹽礦的要求。

當時(shí),由于帝國主義對我國進(jìn)行海上封鎖,海鹽無(wú)法進(jìn)口,故國內嚴重缺鹽。為打破封鎖,盡快實(shí)現我國尋找食鹽的突破。根據地質(zhì)大隊的工作部署,1969年11月,我們普查小組來(lái)到會(huì )昌周田盆地(白堊系紅層)進(jìn)行踏勘和路線(xiàn)調查。周田是個(gè)紅層盆地,當時(shí)有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紅層無(wú)礦”。但我們還是決定在這個(gè)紅層盆地上探索一下。通過(guò)在地表初步的調查中發(fā)現,有一層比較厚的風(fēng)化為淺灰色泥巖層,泥巖層中存有巖鹽晶體的空洞和薄紙狀芒硝存在。從初步調查工作所取得的資料分析,我們認為這是白堊系的中下部,有進(jìn)一步開(kāi)展工作的必要。于是,就加強了普查小組力量,對地表作了較為詳細的調查。通過(guò)地質(zhì)草測、地質(zhì)剖面測量、地質(zhì)構造和巖性觀(guān)察對比,以及地下水、露頭水井的觀(guān)察取樣等工作獲取的資料,進(jìn)行綜合分析研究,推測認為周田盆地有巖鹽成礦、儲存礦產(chǎn)的條件和深部有巖鹽層存在的可能。

談到這里,趙寶生回憶道,當時(shí)在做地表工作調查時(shí),當地老表說(shuō)水井里的水有咸味,我就去水井邊打上水后嘗了嘗,果然有咸味。根據這一線(xiàn)索和我們所做的工作,我就在周田街上距離水井200米處布了一個(gè)400米的鉆孔進(jìn)行探索。

潘鈺老人回憶說(shuō),當時(shí),鉆機鉆探時(shí)需要濃鹽水做循環(huán)液,我就負責搬運鹽巴并放入水池中進(jìn)行攪拌。

1970年3月30日,第一個(gè)鉆孔在415米處見(jiàn)到了厚度達十米的巖鹽礦層。

鉆到了巖鹽礦體的消息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個(gè)周田鎮,老表們興高采烈地敲鑼打鼓,鳴放鞭炮表示祝賀。當地政府與我們的領(lǐng)導商量后,讓每家挑一擔鹵水回家熬鹽,讓老表吃上家鄉的鹽。

第一個(gè)鉆孔找到鹽后,江西省決定立即組織會(huì )戰。在贛州地區和省局領(lǐng)導下,地質(zhì)大隊調集了5臺鉆機,鉆探了5個(gè)鉆孔,最深的鉆孔打了700米,每個(gè)鉆孔都是在400米左右見(jiàn)到鹽礦。會(huì )戰取得了重大突破,我們?yōu)槔蠀^人民、為祖國探明了一個(gè)儲量近20億噸的大型鹽礦,從此結束了江西無(wú)鹽礦的歷史,還創(chuàng )下發(fā)現鹽礦后47天就建廠(chǎng)生產(chǎn)出食鹽的記錄。

因為找到了國家急需的大型巖鹽礦,909地質(zhì)隊成為“全國地質(zhì)系統一面紅旗”,榮獲全國第一批“大慶式企業(yè)”的榮譽(yù)稱(chēng)號。中央媒體稱(chēng)我們地質(zhì)隊是“一支社會(huì )主義工業(yè)建設的開(kāi)路先鋒”。

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的70多年,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有色二隊、264隊的地質(zhì)工作者,先后在他們工作生活的紅土地上,尋找發(fā)現了103種礦產(chǎn),130余處礦產(chǎn)地及數千個(gè)礦化點(diǎn),探明的石英脈型黑鎢礦儲量占全國總儲量的70%。探尋和發(fā)現了稀土礦、江西最大的螢石礦、鉬礦、贛南最大的銀多金屬礦。首創(chuàng )運用地質(zhì)力學(xué)理論指導金屬礦床找礦,發(fā)現了大余縣木梓園等隱伏礦床,并總結提煉出著(zhù)名的贛南尋找鎢礦的“五層樓”、“五層樓+地下室”找礦模式。他們在這片紅土地上尋找和探明了鈮鉭礦、鹽礦、金礦等各種礦產(chǎn)儲量,是“世界鎢都”、“稀土王國”的奠基者,為共和國的建設和革命老區的發(fā)展振興作出了重要貢獻。


地質(zhì)工作服務(wù)江西贛南老區紀實(shí)(二)

為了滿(mǎn)目蒼翠的青山綠水

 黨的十八大從新的歷史起點(diǎn)出發(fā),作出“大力推進(jìn)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戰略決策,完整描繪了今后相當長(cháng)一個(gè)時(shí)期我國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宏偉藍圖。并將生態(tài)文明建設列入推進(jìn)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事業(yè)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贛南是革命老區,為建設一個(gè)青山常在、綠水長(cháng)流、空氣新鮮,人民群眾生活質(zhì)量逐步提高的飲水安全、生態(tài)優(yōu)美的環(huán)境。近十年來(lái),在這片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充分發(fā)揮自己的專(zhuān)業(yè)所長(cháng),在尋找地下水、礦泉水、清潔能源地熱、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治理、地質(zhì)災害防治、生態(tài)修復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一、“紅井”旁邊的深水井

紅井

 瑞金沙洲壩有一口馳名中外的水井,當地老表稱(chēng)之為“紅井”。

1933年4月,中央蘇維埃共和國臨時(shí)中央政府從葉坪遷來(lái)沙洲壩。當時(shí)的沙洲壩是個(gè)干旱缺水的地方,不僅周?chē)霓r田沒(méi)水灌溉,就連老表們喝的水都無(wú)法保證。當地曾流傳著(zhù)一首民謠:“沙洲壩,沙洲壩,沒(méi)有水來(lái)洗手帕,三天無(wú)雨地開(kāi)岔,天一下雨土搬家?!睘榻鉀Q群眾飲水難的問(wèn)題,毛澤東主席率領(lǐng)機關(guān)的同志,在駐地南面的田里開(kāi)挖出一口直徑85厘米,深約5米的水井。為了讓井水清澈干凈,毛主席還親自下到井底鋪沙石、墊木炭,以起到過(guò)濾的作用。水井建成后,解決了周邊群眾飲水難的問(wèn)題。

1934年10月,紅軍長(cháng)征離開(kāi)瑞金后,國民黨反動(dòng)派多次填埋這口井,但老表們又一次次將其修復,終于將這口井保存下來(lái)。這口井見(jiàn)證了當年毛主席和紅軍關(guān)心群眾生活,真心實(shí)意為人民群眾解決實(shí)際困難,人民群眾懷念毛主席懷念紅軍,盼望紅軍早日回來(lái)的歷史。

3月21日下午,我來(lái)到了仰慕已久的沙洲壩“紅井”。在蒙蒙細雨中,只見(jiàn)這口已有87年歷史的“紅井”里的水還是那么的清澈,我用井旁的木桶在井里取了半桶水,情不自禁地喝了一口?!凹t井”旁,沙洲壩人民敬立的一塊高約2米,寬80公分的“吃水不忘挖井人,時(shí)刻想念毛主席”的石碑是那么醒目。在距離“紅井”10米的地方,有一座毛主席與紅軍戰士一同挖水井的雕塑,再現了1933年9月毛主席與紅軍戰士為群眾挖水井的情景。

在“紅井”南面約100米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個(gè)面積約有200平方米的水塘,旁邊有一間10平方米的白磚墻房子,透過(guò)門(mén)縫我看到了一臺抽取地下水的深井泵。

原來(lái)這口機井是1987年冬,原地質(zhì)礦產(chǎn)部贛南老區扶貧工作團為解決沙洲壩群眾耕地灌溉缺水的問(wèn)題,為紅井小組的村民建的機井。當時(shí)扶貧工作團還分別在沙洲壩的官山小組、大窩小組、竹山下小組、楊崗小組建了四座機井。這五座機井建好后還鋪設了灌溉管道,總灌溉面積達5000畝。如今,這些機井仍然在為當地群眾灌溉農田服務(wù)。紅井小組的這口機井位于“紅井”最近,井深有173米,出水量可以灌溉耕地700多畝,同時(shí)解決了1350多名村民的飲用水問(wèn)題。

今天,“紅井”、“機井”的水依舊清澈,汨汨流淌,滋潤著(zhù)老區人民的心田。土地革命時(shí)期毛主席挖的“紅井”和改革開(kāi)放時(shí)期扶貧工作團鉆探的“機井”是我們黨為人民辦好事、辦實(shí)事的具體體現。是黨和人民群眾魚(yú)水情深的生動(dòng)寫(xiě)照。、

本文作者在紅井旁

站在當年毛主席挖的“紅井”旁,我與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原副隊長(cháng)陳永忠、地質(zhì)隊宣傳部的王林坡同志討論認為,在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推進(jìn)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征程上,傳承好我們黨的優(yōu)良傳統,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為老區人民辦實(shí)事,為老區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做貢獻,這是時(shí)代賦予生活工作在這片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工作者的神圣使命任務(wù),也是地質(zhì)工作者建功立業(yè)的好機會(huì )。

3月23日下午,我采訪(fǎng)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水文地質(zhì)環(huán)境地質(zhì)調查院院長(cháng)肖則佑。

肖則佑得知我剛從瑞金沙洲壩回來(lái),興奮地說(shuō),“當年毛主席為鄉親老表找喝的水,我們現在接著(zhù)為鄉親老表找地熱水?!蔽覀円言谌鸾鹗械哪厦?,距離“紅井”20公里的地方,通過(guò)鉆探打了一口深井,可采水量1314.0噸/天,地熱水溫度43℃,地熱流體年開(kāi)采累計可利用的熱能量相當于一年節約煤炭2371噸。地熱水水質(zhì)類(lèi)型為重碳酸硫酸鈉鈣型弱堿性水,屬含氡、氟水、硅水型理療熱礦水,適合洗浴及醫療之用。目前,已完成地熱開(kāi)發(fā)的前期工作,合作投資開(kāi)發(fā)的協(xié)議已經(jīng)簽訂,地熱開(kāi)發(fā)后將直接服務(wù)老區人民。

地下水的開(kāi)發(fā),不僅解決了老區人民飲用潔凈衛生水,提高生活質(zhì)量的問(wèn)題,也解決了牲畜的飲水難題。同時(shí)在干旱的時(shí)候能夠解決耕地農田的灌溉問(wèn)題,確保老區人民耕種的豐收。而地熱資源是清潔能源,通過(guò)對地熱資源的勘探開(kāi)發(fā),是推動(dòng)康養、度假、旅游、地產(chǎn)開(kāi)發(fā)等產(chǎn)業(yè)發(fā)展,減少面源污染,增加就業(yè)崗位,提高老區人民收入的有效舉措。同時(shí),由于地熱資源的開(kāi)發(fā)利用,可以減少當地群眾使用燃料時(shí),對山上樹(shù)枝、草的依賴(lài),有效地保護生態(tài)環(huán)境。

近十年來(lái),地質(zhì)工作者在紅土地上找地下水、找礦泉水、找地熱資源取得了較好的成績(jì)。

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南京地質(zhì)調查中心主持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與南京地質(zhì)調查中心共同在寧都縣成功實(shí)施探采結合井28口,總出水量4817噸/天,解決了12個(gè)鄉鎮40個(gè)村組,33575人的安全飲水問(wèn)題;建成安全飲水示范工程6處,提供了贛南基巖缺水地區以山泉水為主、地下水應急補充的供水典型示范;有效地緩解了旱情,保障了老區人民的安全飲水。2019年10月1日,在洛口鎮劉均前村完成探采結合井一口,水量239噸/天,解決107戶(hù)/301人的缺水問(wèn)題。劉均前村民小組幾代人靠天喝水的歷史從此結束了。

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武漢地質(zhì)調查中心主持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與武漢地質(zhì)調查中心共同在于都縣共成功實(shí)施探采結合井51個(gè),總出水量6371.98噸/天,可解決安全用水人數達10萬(wàn)人,實(shí)際解決49個(gè)需求點(diǎn)的安全用水問(wèn)題,解決缺水戶(hù)數12826戶(hù),缺水人數55261人。其中峽山小學(xué)實(shí)施一口探采結合井,水量321.32噸/天,解決了全校數百名師生的生活及教學(xué)用水。通過(guò)對贛縣夏潭村的礦泉水普查,提交了4口可供開(kāi)發(fā)利用偏硅酸型天然礦泉水開(kāi)采井,水量798噸/天,達到中型規模。

在尋烏縣磷石背開(kāi)展了地熱水可行性勘查工作,對尋烏縣河角的地熱水開(kāi)展了可行性勘查工作。目前,這二個(gè)項目已完成招商引資工作。

開(kāi)展了石城縣楂山里地熱勘查,完成3個(gè)地熱孔施工,總出水量4401噸/天。目前,前期開(kāi)發(fā)工作正在推進(jìn)。

二、廢棄礦山變果園

堅持以習近平生態(tài)文明建設思想為指導,走生態(tài)優(yōu)先、綠色發(fā)展之路,修復礦山生態(tài),治理礦山環(huán)境,建設美麗家園,讓老區人民享受綠水青山的生態(tài)福利,是地質(zhì)人在這片紅土地上的一大貢獻。

陪同我采訪(fǎng)的陳永忠給我講了地質(zhì)隊在完成一個(gè)稀土廢棄礦山治理工作后,在礦區可利用地上建果園基地,走綠色發(fā)展之路的故事。讓我大腦洞開(kāi),地質(zhì)工作者探尋出礦產(chǎn)資源后,有關(guān)礦山、單位、個(gè)體進(jìn)行資源開(kāi)采。若干年后,資源枯竭了,礦山廢棄了。這時(shí),地質(zhì)工作者又發(fā)揮自己的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對廢棄礦山進(jìn)行治理,還原礦山開(kāi)采前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或許,這就是地質(zhì)工作的輪回規律吧。

地質(zhì)高級工程師——果園基地的農藝師

3月20日下午,我來(lái)到了距離信豐縣城12公里的嘉定鎮桐木村學(xué)堂嘴果園基地。見(jiàn)到地質(zhì)高級工程師劉榮華時(shí),他正在果園觀(guān)察楊梅樹(shù)的掛果情況。我就跟著(zhù)他沿著(zhù)果園中的小道,在550畝的果園基地上邊走邊聽(tīng)他介紹各類(lèi)果樹(shù)的種植維護特點(diǎn)及今年收成和市場(chǎng)價(jià)格的預測情況。

高級工程師——園林農藝師劉榮華

我們從楊梅樹(shù)種植園轉到臍橙種植園,從柚子種植園走到果園基地的蓄水池。站在果園基地的最高處,俯視著(zhù)滿(mǎn)山綠蔭茂盛的果樹(shù)、草叢中燦爛的花朵,規范的水泥路穿梭于各果園之間,我仿佛來(lái)到了花果山。眼前的景象怎么也不能與曾經(jīng)的廢棄礦山聯(lián)系起來(lái)。而聽(tīng)了劉榮華講到楊梅樹(shù)、臍橙樹(shù)、柚子樹(shù)的成長(cháng)周期,畝產(chǎn)量對比以及各類(lèi)果樹(shù)生病防治的知識后,我怎么也不能將一名地質(zhì)高級工程師的身份與果園的農藝師身份聯(lián)系起來(lái)。

劉榮華于1979年畢業(yè)于桂林地質(zhì)學(xué)校后,就在礦區從事地質(zhì)工作,先后在大余下垅鎢礦、坑口采礦工區工作。1985年5月,調入908地質(zhì)隊從事水文地質(zhì)、工程地質(zhì)、環(huán)境地質(zhì)工作。1995年取得工程師職稱(chēng),2007年晉升高級工程師職稱(chēng)。

果園基地是在一個(gè)廢棄的稀土礦區上建設的。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當地的老表和許多外地人就在這片土地上開(kāi)采稀土礦。多年的開(kāi)采后,資源枯竭了,成了一座廢棄礦山。當時(shí)整個(gè)礦區及周邊丘陵是滿(mǎn)目瘡痍的瘌痢山,山上的植被沒(méi)有了,水土流失嚴重,廢水流入低處的農田里,導致處于下游的一千多畝水田不能耕種水稻,可以說(shuō)當時(shí)的農田是寸草不生。

為根治水土流失,修復生態(tài),給周?chē)泥l親們一個(gè)綠水青山的環(huán)境。2010年,原贛州市礦產(chǎn)資源管理局將信豐縣學(xué)堂嘴稀土礦山的地質(zhì)環(huán)境恢復治理作為示范項目進(jìn)行了立項。2010年12月,在通過(guò)招標投標程序選擇項目治理單位時(shí),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以自己的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及優(yōu)秀的治理方案和團隊而一舉中標。

項目的實(shí)施采取了邊治理邊回收資源的方式進(jìn)行,并于2011年3月正式開(kāi)工,2014年1月完工。在歷時(shí)3年的治理中,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按照生態(tài)效益、經(jīng)濟效益近期、中期、長(cháng)期兼顧的原則,嚴格按照國家有關(guān)規范規程及項目施工圖和項目合同的要求組織施工。并種植了臍橙、楊梅、柚子各種果樹(shù)9167株,平臺邊坡植草80畝。在治理的同時(shí)還最大限度地回收了礦區殘余的稀土資源110噸,增加了地方的財政收入。

信豐縣學(xué)堂嘴稀土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恢復治理示范項目結束后,經(jīng)過(guò)一年的保質(zhì)期后,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圓滿(mǎn)完成了各項治理任務(wù),并在廢棄礦山地質(zhì)環(huán)境的治理恢復,山水林田湖草的生態(tài)修復方面總結完善了規范,積累了經(jīng)驗,鍛造了一支高水平的治理隊伍。

在與劉榮華的交談中,他談得最多的就是果園基地的建設和維護,談種植果樹(shù)的體會(huì )。他說(shuō),種植臍橙樹(shù)后,需要4年的生長(cháng)期,即第4年才會(huì )掛果。種植臍橙樹(shù)最擔心的就是怕得“黃龍病”,這種病一旦染上,目前還沒(méi)有有效醫治手段,而且還會(huì )傳染,所以一經(jīng)發(fā)現就必須將病樹(shù)砍掉。這幾年,我們已砍了3000多棵,同時(shí)也補種了3000多棵。

與劉榮華握別后,在返回信豐縣城路過(guò)與果園基地接壤的桐木村時(shí),我在村里轉了轉。村邊的農田里開(kāi)滿(mǎn)了油菜花,山丘上的果樹(shù)掛滿(mǎn)了綠色的小果,小草爬滿(mǎn)了山崗。村里磚混結構房屋有規則的林立在道路兩邊,許多人家門(mén)口,停放著(zhù)摩托車(chē)、小汽車(chē)。

我來(lái)到桐木村村委會(huì ),只見(jiàn)三個(gè)村干部正在商量工作。我問(wèn)村主任在嗎?其中一位50歲左右的同志站起來(lái)說(shuō),我就是。就這樣,我與村主任張詩(shī)棋就村民的生活現狀、這些年村里的變化和村干部的工作及待遇聊了一個(gè)多小時(shí)。

張詩(shī)棋說(shuō),我們這里,從上世紀的1988年開(kāi)始就有老表和一些單位開(kāi)采稀土。20多年的開(kāi)采,導致水土流失嚴重,老天一下雨,含有酸氨草酸的泥漿水傾瀉到河床,由于河床的抬高,泥漿水直接流入農田里,造成村里的500多畝農田無(wú)法耕種,10個(gè)村民小組的1千多人的生活受到影響,沒(méi)辦法只能外出打工。2004年,有個(gè)姓童的村民開(kāi)塘養珍珠,鎮政府也支持。第一天將珍珠放進(jìn)去,第二天就全部死了。后又改養魚(yú),前十年都是虧損,養出來(lái)的魚(yú),尾巴是彎的賣(mài)不出價(jià)。

礦山治理后,養魚(yú)就開(kāi)始賺錢(qián)了。一些40—50歲在外打工的村民基本都回來(lái)了。種水稻、種菜,到果園打工每天有80—100元的收入,還能照顧家庭?,F在還有200多人在外打工,都是年輕人。全村現有18000畝山林,2600畝耕地,大都派上用場(chǎng),有的種水稻、有的種果樹(shù)、種草。我們村干部有一項工作,就是與各果園的老板商量,希望給在果園里打工的村民多一些工錢(qián)。村里的488戶(hù)1980人,2019年就全部脫貧進(jìn)小康了。

“在礦山生態(tài)修復方面,我們探索開(kāi)拓并積累了豐富經(jīng)驗”。在與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總工程師陳光飛交談時(shí),陳光飛自信地說(shuō)。

這位于1999年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北京)勘探工程專(zhuān)業(yè)畢業(yè)后,就在贛南從事地質(zhì)工程技術(shù)工作的專(zhuān)家,談到礦山生態(tài)修復工作時(shí),深有體會(huì )地說(shuō),對廢棄礦山的修復要有長(cháng)遠眼光,將廢棄礦山變廢為寶,有許多模式,恢復治理時(shí),要根據礦山的地表、地下開(kāi)采的情況進(jìn)行修復治理。如廢棄的稀土礦山重點(diǎn)是地表水土和地下淺部地層的治理修復。這幾年,在自然資源部、財政部、生態(tài)環(huán)境部的支持下,我們承擔了山水林田湖草生態(tài)系統治理修復項目,通過(guò)多年的努力,目前贛南廢棄稀土礦山的治理工作已基本完成。

而鎢礦山的治理修復又是另一種模式。鎢礦大多是在地下開(kāi)采,存在著(zhù)開(kāi)采后的廢渣堆積壓覆地表,容易發(fā)生地質(zhì)災害,使山體植被受到破壞,以及地下開(kāi)采造成的地面塌陷等問(wèn)題。在治理修復時(shí),就要考慮地表、水土的治理與地下采空區的治理相結合。

西華山鎢礦因面臨資源枯竭轉型發(fā)展的問(wèn)題。2017年,經(jīng)原國土資源部批復建設國家礦山公園。整個(gè)礦山公園建設規劃分為土建部分和治理部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中標做礦山治理部分,我作為項目負責人,在做礦山治理設計時(shí),在6.5平方公里的范圍內要考慮三個(gè)方面的問(wèn)題,一是采空區的治理,要體現對地質(zhì)遺跡、礦山遺跡、礦業(yè)遺跡的保護。二是安全性的問(wèn)題,要考慮地面塌陷、泥石流等地質(zhì)災害的治理。三是礦山地表植被的恢復問(wèn)題。目前我們已經(jīng)完成了一半的礦山治理任務(wù)。

陳光飛感嘆道,西華山鎢礦資源的勘查從1952年開(kāi)始就是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做的,最后治理恢復礦山的生態(tài)環(huán)境也是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60多年的輪回,鳳凰涅槃,我們地質(zhì)人又讓它復活了。

陳光飛的感嘆,正好與我在采訪(fǎng)中所感悟到的地質(zhì)工作輪回規律的認識相一致。

三、美麗生態(tài)多元美

2013年11月9 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關(guān)于《中共中央關(guān)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的說(shuō)明中指出: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shù)。用途管制和生態(tài)修復必須遵守自然規律,如果種樹(shù)的只管種樹(shù)、治水的只管治水、護田的單純護田,很容易顧此失彼,最終造成生態(tài)的系統性破壞。

美好的生態(tài)環(huán)境是由多種元素構成的,在遵循“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的系統思想指引下,推動(dòng)生態(tài)環(huán)境整體性保護和系統修復,讓美麗生態(tài)呈現多元之美,整體之美。

贛州市地處贛江和東江源頭,是我國南方地區重要生態(tài)安全屏障,以及南嶺山地森林及生物多樣性生態(tài)功能區南嶺生物多樣性保護優(yōu)先區域。這一特殊的生態(tài)功能定位,說(shuō)明加強贛南這一區域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重要意義。

2017年, 贛州被列為全國首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態(tài)保護修復試點(diǎn),這也給工作生活在這片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工作者,在生態(tài)文明的建設中提出了更高要求和期許。

3月23日下午,我在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國土空間生態(tài)修復院會(huì )議室采訪(fǎng)院長(cháng)李海潘時(shí),談到在贛南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中,我們地質(zhì)工作者應在哪些方面有所建樹(shù)的話(huà)題。

李海潘說(shuō),生態(tài)環(huán)境問(wèn)題歸根到底是經(jīng)濟發(fā)展方式問(wèn)題,而綠色就是永續發(fā)展的必要條件。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核心就是綠色發(fā)展。我們所做的全域土地綜合整治、地質(zhì)災害防治、地質(zhì)環(huán)境生態(tài)修復等都是自然資源生態(tài)修復的工作內容,是生態(tài)文明建設中的應有之義。我們要一以貫之地堅持綠色發(fā)展這一核心理念。久久為攻必能為贛南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作出讓老區人民滿(mǎn)意效果。

從地質(zhì)災害的防治工作看,由于贛南紅層土壤的特性以及礦業(yè)經(jīng)濟規模大,礦山企業(yè)多,礦產(chǎn)資源開(kāi)采面廣等因素疊加,導致贛南成為江西省地質(zhì)災害點(diǎn)較多的地區。據調查多達2萬(wàn)個(gè),其中有的地質(zhì)災害點(diǎn)對群眾的生命和財產(chǎn)構成了威脅。由于地質(zhì)災害具有突發(fā)性、群發(fā)性、頻發(fā)性、規模小、危害大等特點(diǎn)。地質(zhì)災害點(diǎn)的存在始終是隱患,一旦發(fā)生,不僅會(huì )對附近工作生活的人們造成傷亡和經(jīng)濟損失,同時(shí)也會(huì )破壞植被和生態(tài)系統的平衡。因此,加強對地質(zhì)災害點(diǎn)的監測、評估、勘查、治理等工作不僅是給人民群眾一個(gè)安全的環(huán)境問(wèn)題,也是保護自然生態(tài)的問(wèn)題,而做好這些工作,是地質(zhì)工作者的職責所在。

從2003年開(kāi)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就在地質(zhì)災害治理的監測、資質(zhì)、評估、勘查施工方面形成了一個(gè)治理體系,組建了一支地質(zhì)災害治理的專(zhuān)業(yè)隊伍。近20年來(lái),共勘查施工治理了近百個(gè)地質(zhì)災害點(diǎn)。

在礦山生態(tài)修復,建設綠色礦山方面,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貫徹“宜耕則耕、宜林則林、宜草則草”的原則。根據礦山所處的原始地質(zhì)環(huán)境條件以及周邊人類(lèi)經(jīng)濟活動(dòng)條件,總結出了技術(shù)可行、經(jīng)濟效益最大化的生態(tài)修復模式。

在低丘陵、崗地,距離居民區較近,有一定匯水范圍的廢棄礦山,宜修復成果園。在高丘陵,距離居民區較近,匯水范圍較小的廢棄礦山,宜修復成油茶林等耐旱經(jīng)濟作物林。在低山、高丘陵,距離居民區較遠的廢棄礦山,宜以治理水土流失為主,修復成林草地。

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根據不同的生態(tài)修復模式,先后在贛縣、信豐、尋烏、寧都、定南等重點(diǎn)礦業(yè)開(kāi)發(fā)地區開(kāi)展了生態(tài)修復工作。

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承接的于都縣鎢礦廢棄礦山綜合治理項目,項目區位于于都縣南部廢棄礦山集中區內,包括鐵山垅鎢礦隘上礦區、二坑礦區與盤(pán)古山鎮鎢礦三個(gè)礦區,呈北東—南西向分布,長(cháng)近20公里。這三座礦山都曾經(jīng)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但由于開(kāi)采初期,生產(chǎn)為了戰爭的客觀(guān)現實(shí),也受限于當時(shí)的生產(chǎn)技術(shù)制約,開(kāi)采條件極其簡(jiǎn)單,延續至自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以來(lái),三個(gè)廢棄鎢礦區又先后經(jīng)歷了民采、亂采、盜采、有序開(kāi)采等多個(gè)開(kāi)采時(shí)期。由于生產(chǎn)技術(shù)不夠成熟,環(huán)保設施不夠完善,礦區及周邊環(huán)境破壞嚴重,造成大面積山體挖損、植被破壞嚴重、廢渣遍布、河溝淤積、泥石流、采空塌陷地質(zhì)災害發(fā)育,良田損毀,挖損區及廢石分布區成為了不毛之地。針對礦山的歷史背景和現狀,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在設計中充分融合了紅色因素,因地制宜,結合遺留下的礦部舊址,綜合治理修復了中華鎢礦舊址周邊的礦山生態(tài)環(huán)境,讓這一紅色教育基地重新煥發(fā)了光芒。

3月21日下午,我在鐵山垅鎢礦區中華鎢礦公司舊址現場(chǎng),看到周邊昔日開(kāi)采的山上,已布滿(mǎn)了綠蔭的樹(shù)林、花草,南面約1000米遠的建在半山腰上的原紅軍醫院,在茂盛的樹(shù)林簇擁下,若隱若現地能看到房頂。

中華鎢礦生態(tài)修復圖

而信豐縣大橋鎮中塅村煤礦沉陷區及炭質(zhì)頁(yè)巖開(kāi)采廢棄區礦山的生態(tài)修復項目,則是地質(zhì)工作者修復礦山生態(tài)環(huán)境的經(jīng)典之作。

該廢棄區礦山生態(tài)修復項目,位于信豐縣東部,距縣城32公里,距離大橋鎮約1.3公里,距離中塅村部約500米,距離最近的中塅村社灣村民小組僅100余米。

治理區域內的原金興煤礦開(kāi)采區,原來(lái)是贛南大橋煤礦的一個(gè)工區,屬?lài)忻旱V,礦區生產(chǎn)歷史悠久。最早開(kāi)采時(shí)間為1958年,煤礦的開(kāi)采促進(jìn)了當地經(jīng)濟快速發(fā)展,但同時(shí)也給當地生態(tài)環(huán)境造成了嚴重的破壞。20世紀八十年代,受當時(shí)“有水快流”的政策影響,礦區內及周邊小煤窯一哄而上,濫采濫挖,造成的危害一直延續著(zhù)。

后來(lái),當地村民用挖土機直接開(kāi)采地表炭質(zhì)頁(yè)巖用于制磚,對地表破壞非常嚴重,形成了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等地質(zhì)災害隱患。調查發(fā)現的主要問(wèn)題有:地下采煤造成的地面塌陷、地面變形隱患;土地及植被破壞;地面變形、塌陷及炭質(zhì)頁(yè)巖運輸損毀了村莊公路。

實(shí)施治理前,區域內到處都是煤矸石堆、礦坑槽,黑乎乎一大片。一遇刮風(fēng)時(shí),灰塵漫天飛舞,村里的老表出門(mén)都睜不開(kāi)眼睛。

該項目于2017年4月啟動(dòng)。經(jīng)過(guò)近二年的治理,大橋鎮中塅村煤礦沉陷區的地質(zhì)災害、水土流失問(wèn)題得到解決。地形地貌景觀(guān)、植被恢復了。同時(shí)在治理的基礎上,將采坑改造成了景觀(guān)湖,不僅發(fā)揮了景觀(guān)作用,湖中的水還成了周邊蔬菜大棚等農作物種植的灌溉水源。一改以往受礦山引發(fā)的地質(zhì)災害影響,周邊地表干涸,田地沉陷,難以耕種的狀況。

通過(guò)治理,荒廢多年的土地恢復了生機。針對存在許多小采坑、廢石堆的問(wèn)題,在復綠的基礎上,依地形改造成為公園的游步道,在樹(shù)木綠草的映襯下,公園成為村民們休閑觀(guān)光的好去處。

近10年來(lái),為了老區的自然生態(tài)呈現多元之美,整體之美,讓滿(mǎn)目蒼翠的青山綠水永駐,地質(zhì)工作者共完成礦山生態(tài)修復項目上百個(gè),為贛南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地質(zhì)工作服務(wù)江西贛南老區紀實(shí)(三)

融入老區的地質(zhì)人

回顧贛南老區的發(fā)展歷史,特別是礦產(chǎn)資源的尋找勘探,礦業(yè)的開(kāi)發(fā),地質(zhì)災害的防治,自然資源生態(tài)的修復歷史,無(wú)不體現著(zhù)江西省地質(zhì)局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有色二隊、264隊砥礪奮斗的歷史。

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的前身為1952年成立的江西鎢錫公司地質(zhì)隊和重工業(yè)部有色金屬局中南分局贛南粵北地質(zhì)勘探大隊、冶金工業(yè)部地質(zhì)局201隊、江西省地質(zhì)局鎢礦普查勘探大隊。1981年4月,由908隊,909隊的地質(zhì)技術(shù)人員合并成立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職工2900人。

有色二隊于1953年成立,是江西省組建最早、長(cháng)期從事以鎢礦勘查為主的專(zhuān)業(yè)地質(zhì)隊伍。自成立之日起,就承擔了“保生產(chǎn)、保建設、為礦山服務(wù)”的重任,并一直在贛南的各鎢礦山及周邊地區從事地質(zhì)勘查工作。有職工900人。

264隊1956年成立,是一支從事鈾礦找礦工作的核工業(yè)地質(zhì)隊。先后輾轉于新疆烏恰、浙江衢縣、江西尋烏、瑞金、贛州市章貢區等地。1964年從浙江衢縣轉戰贛州尋烏。有職工1900人。

采訪(fǎng)陳光飛總工(右1)、合龍鎢礦詳查項目負責人陶建利、項目隊地礦工程師梁文劍

可以說(shuō),在贛南的紅土地上,同時(shí)有三個(gè)在全國行業(yè)內有較高知名度的功勛地質(zhì)隊,且地質(zhì)工作者達5700多人,這樣的人數規模在全國同類(lèi)地區為數不多。

 一、堅守初心、弘揚“三光榮”精神

“以獻身地質(zhì)事業(yè)為榮、以艱苦奮斗為榮、以找礦立功為榮”的三光榮精神,是激勵一代又一代地質(zhì)工作者為中國地質(zhì)事業(yè)的發(fā)展,為祖國的繁榮富強、人民的幸福美好而勤奮工作的力量源泉。

 三年工作量,一年完成

高效快捷的戰斗力和工作效能,是地質(zhì)人以自身過(guò)硬的專(zhuān)業(yè)知識和獻身地質(zhì)事業(yè),能吃苦打硬仗的行動(dòng),服務(wù)經(jīng)濟建設,為老區人民做實(shí)事作貢獻的能力。

在贛南采訪(fǎng)期間,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下屬的地勘院2019年——2020年,在贛縣合龍鎢礦詳查工作期間,克服了60年不遇的特大洪澇災害和工作生活中的各種困難,三年的工作量一年就完成,提交一個(gè)中型礦區詳查報告的故事,激起了我的強烈興趣。

從專(zhuān)業(yè)的角度看,一個(gè)中型規模礦區的地質(zhì)工作從普查到詳查并提交報告,期間,要完成鉆探工作量7萬(wàn)多米,高峰時(shí)開(kāi)動(dòng)鉆機41臺,而且鉆孔的平均深度都在600米左右,最深的鉆孔達980米,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人員僅14人,三年時(shí)間能提交詳查報告都顯得有些緊張。而他們一年就提交報告,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2021年3月23日上午,帶著(zhù)一種既有敬佩又有疑惑的心態(tài),我與地勘院負責贛縣合龍鎢礦詳查項目負責人陶建利、項目隊地礦工程師梁文劍進(jìn)行了深入的交談,倆人今年都是34歲,正是青春年華出成果的年齡。

陶建利是2009年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武漢)地質(zhì)學(xué)專(zhuān)業(yè)的畢業(yè)生,2016年,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武漢)地質(zhì)工程領(lǐng)域工程專(zhuān)業(yè)研究生畢業(yè)。家就在武漢。

談起2009年本科畢業(yè)到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工作的情景時(shí),陶建利風(fēng)趣地說(shuō),“我是隨愛(ài)人來(lái)的。畢業(yè)時(shí)我準備去廣東、深圳工作,那時(shí)學(xué)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的很好找工作,尤其是男生就更容易了。當時(shí),江西地質(zhì)局到學(xué)校招聘畢業(yè)生,我的對象家在湖北潛江,她選擇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隊領(lǐng)導知道我也是畢業(yè)生,就約我見(jiàn)了面,就這樣我們倆人一同來(lái)到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

十多年的野外地質(zhì)工作的實(shí)踐,讓陶建利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jīng)驗和管理能力,2020年11月,獲得高級工程師職務(wù)。

贛縣合龍鎢礦詳查項目是一個(gè)礦山企業(yè)投資的項目,陶建利的團隊從2019年春節后的初八,就開(kāi)始了野外部署鉆孔孔位的工作,到了5月開(kāi)動(dòng)鉆機30臺,6月達到41臺。白天,隆隆的機器轟鳴聲響徹整個(gè)勘探區,夜晚,幾十臺鉆機的燈光點(diǎn)綴著(zhù)茫茫山野,來(lái)來(lái)往往地質(zhì)人穿梭在礦區9.6平方公里的紅土地上,好一派千帆競渡百舸爭流的景象。

2019年10月底,完成了設計所需的鉆探工作量,11月又補充了部分鉆探工作量,僅用了8個(gè)月的時(shí)間,就完成7萬(wàn)多米的鉆探工作量。這么高的臺月效率我還是第一次聽(tīng)說(shuō)。

在鉆機施工時(shí),地質(zhì)技術(shù)人員要及時(shí)將鉆探取出的巖芯進(jìn)行編錄,同時(shí)取樣送實(shí)驗室分析化驗。以往的鉆探工作中,一臺鉆機在同樣的地層鉆探一個(gè)600米的深孔,需要2—4個(gè)月,2—3個(gè)地質(zhì)技術(shù)員編錄。而在贛縣合龍鎢礦詳查項目的實(shí)施中,常常是20天就完成一個(gè)鉆孔的施工,一個(gè)地質(zhì)技術(shù)員要同時(shí)兼顧3—4臺鉆機的巖芯編錄和取樣工作。

第一批進(jìn)駐勘探區的地質(zhì)技術(shù)員蔡宏建、溫暢在8個(gè)多月的時(shí)間里,分別編錄了8166.42米和7783.06米的巖芯。如果“吉尼斯”紀錄中,有在一定的時(shí)間內編錄鉆探巖芯的紀錄的話(huà),他們倆肯定打破了“吉尼斯”紀錄。

在項目的實(shí)施中,項目團隊遇到的困難真不少。

2019年初至7月中旬,贛縣就基本沒(méi)有晴天。尤其是7月初,遭遇到了60年不遇的特大洪災,瓢潑大雨連續下了二天,駐地的交通、通訊全部中斷,泥石流、山體滑坡災害隨處可見(jiàn)。農田、通往外界的橋梁被沖毀,正在施工的5—6臺鉆機被山體滑坡掩埋了,所幸的是由于防范到位,沒(méi)有造成人員傷亡和財產(chǎn)的重大損失。特大的洪災不僅給項目團隊的正常施工帶來(lái)困難,讓原本已時(shí)間緊、工作量大的詳查任務(wù)更加艱巨。而且,生活上的難題更是雪上加霜。就拿飲用水來(lái)說(shuō),平時(shí)大家都是喝山上流下來(lái)的山泉水,因為下暴雨,山上流下來(lái)的都是帶著(zhù)泥土的渾濁水。為解燃眉之急,大家就想了個(gè)辦法,將渾濁水在水池里沉淀雜質(zhì)后,將裝礦石標本的樣品袋套在水龍頭上過(guò)濾到水桶中,然后在水桶上打一個(gè)洞插上一根塑料管,第二次過(guò)濾到水桶中。

贛縣合龍鎢礦項目地距離贛州市內40公里,平時(shí)駕車(chē)需要一個(gè)半小時(shí)。項目隊里都是年輕人,平均年齡30歲,大部分都成家了。為了完成項目任務(wù),項目隊采取了調休的辦法,實(shí)行一個(gè)月休息4天,而且這4天的休息是在鉆機完成一個(gè)鉆孔的鉆探任務(wù)后,開(kāi)始搬遷到下一個(gè)鉆孔施工前的這幾天。五一、國慶期間也沒(méi)有停止生產(chǎn)。

2019年5月,項目勘查工作全面展開(kāi)的時(shí)候,梁文劍的父親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癥,血小板降低,隨時(shí)都會(huì )發(fā)生大出血的現象。為此,家里人決定送父親到廣州治療。

梁文劍說(shuō),我當時(shí)負責編錄巖芯的工作,人手緊,但考慮到妻子要帶二個(gè)孩子,母親一人陪父親去廣州我不放心,于是我就找陶建利說(shuō),“我想陪父親去廣州”。陶建利聽(tīng)后說(shuō),“目前工作雖然多、重,但你決定去陪父親,我尊重你的決定?!碑斘覍⑴愀赣H去廣州的事告訴家里人時(shí),母親、妻子都不贊同,說(shuō),“你還是去工作吧!”最終在家人的支持下,我返回到項目團隊。從6月初到11月,我在野外編錄了4000多米的巖芯。

2019年6月,陶建利一歲的兒子因患肺炎住院一周,他在40公里外的礦區,都沒(méi)有到醫院去照顧孩子一天,那怕是一小時(shí)??粗?zhù)妻子發(fā)來(lái)兒子輸液針頭扎在頭上的圖片,他心里不是個(gè)滋味。

2019年12月底,贛縣合龍鎢礦的野外勘查工作基本結束,轉入了室內綜合分析研究撰寫(xiě)勘查報告階段。為在2020年3月12日提交礦區的詳查報告,報上級主管部門(mén)評審,進(jìn)而為礦山企業(yè)轉入辦理采礦證,籌備礦山建設爭取時(shí)間,項目隊的同志又馬不停蹄地忙開(kāi)了。

時(shí)間在飛快地消失。轉眼間,2020年的春節來(lái)臨了,勘查報告的初稿也基本形成。趁著(zhù)春節放假,項目隊的同志總算能夠放松一下,陪陪家人了。

作為項目隊隊長(cháng)、勘查報告的主要撰寫(xiě)人陶建利也利用這難得的機會(huì ),與家人一起制定了一個(gè)自駕車(chē)帶著(zhù)兩個(gè)孩子回武漢看望爺爺奶奶,然后到湖北潛江看望外公外婆的春節行動(dòng)計劃。

1月18日,陶建利一家4口人回到了武漢父母家,這是三代人難得相聚的時(shí)刻,家在安徽的姐姐也趕回來(lái)了。1月21日全家提前吃了團圓飯,第二天,陶建利一家回到了湖北潛江孩子的外公外婆家,女兒一家人回來(lái)過(guò)春節,兩位老人別說(shuō)有多高興??!然而,此時(shí)新冠肺炎疫情開(kāi)始在武漢蔓延。1月23日一早,得知為了阻斷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武漢將要實(shí)行封城的消息后,陶建利坐不住了,他擔心的是,如果交通管制范圍擴大,自己不能按時(shí)返回贛南,3月份提交勘查報告的計劃就要落空。于是,全家人商量后,將大年30的年夜飯提前到中午。隨后一家4口人踏上了艱難的返程之路。說(shuō)起返程的艱難,陶建利說(shuō),“由于我的車(chē)是鄂A牌子,一路上都被攔下來(lái)測量體溫,加之天氣不好,一直在下雨,到湖南長(cháng)沙時(shí)天黑下來(lái)了,我們又怕發(fā)生意外,連高速路都沒(méi)下,終于在大年初一的凌晨1點(diǎn)安全到達贛州”。

2020年3月12日,贛縣合龍鎢礦詳查報告正式提交,4月7日自然資源主管部門(mén)組織專(zhuān)家評審,4月8日,評審報告的結論是:贛縣合龍鎢礦詳查報告找礦成果好,鎢金屬量3.6萬(wàn)噸(中型規模),質(zhì)量較高,效率高,是一份優(yōu)秀的詳查報告。

三年的工作量,一年完成,而且還是在遇到諸如天災、新冠肺炎疫情等特殊情況下完成的。這就是工作生活在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不忘初心,傳承“以獻身地質(zhì)事業(yè)為榮,以艱苦奮斗為榮,以找礦立功為榮”的三光榮精神的真實(shí)寫(xiě)照。

穩定的專(zhuān)業(yè)隊伍是事業(yè)發(fā)展的根本

隊伍之壯在于器之精,器之精在于人之強。人、人才是決定事業(yè)發(fā)展的根基。

贛縣合龍鎢礦詳查,三年任務(wù),一年完成的故事,說(shuō)明了一個(gè)單位有一支在各種艱難復雜的環(huán)境條件下,能夠肩負重任,完成任務(wù)的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隊伍是十分重要的。同時(shí)也進(jìn)一步佐證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歷屆黨委班子,多年來(lái),始終堅持為革命老區的建設發(fā)展尋找資源,為老區人民謀福祉,建設一支穩定的業(yè)務(wù)精湛、作風(fēng)過(guò)硬、能打硬仗的具有“三光榮”精神的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隊伍的做法,是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即使在上個(gè)世紀的九十年代,由于地質(zhì)工作經(jīng)費的削減,地質(zhì)工作任務(wù)大幅度萎縮,一些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人員有的調離地質(zhì)隊、有的下崗轉產(chǎn),開(kāi)店辦廠(chǎng),開(kāi)展多種經(jīng)營(yíng)以減輕單位經(jīng)濟壓力的背景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為保留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骨干,穩定一支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隊伍,可以說(shuō)是使盡了招數。

  與78歲的茍月明交談

3月22日,我采訪(fǎng)了1993年至2003年期間,擔任大隊總工程師的茍月明。

談到當時(shí)在那么困難的處境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還能夠保留一支穩定的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隊伍的話(huà)題時(shí)。茍月明說(shuō),“當時(shí)目睹地勘院那些離去的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心里很難過(guò)。他們大多是業(yè)務(wù)骨干,有的還是項目負責人。這些人的離去,勢必會(huì )影響今后地質(zhì)工作項目的實(shí)施。培養一個(gè)地質(zhì)技術(shù)員,不是一年兩年就可以做到的,而是要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的歷練才能成才。如果這種狀況繼續下去,我們的找礦隊伍就散了,為國家找礦工作將難以為繼?!?/p>

為穩住這支地質(zhì)找礦隊伍,就必須有項目有經(jīng)費,讓專(zhuān)業(yè)人員干專(zhuān)業(yè)的事。國家計劃項目少,經(jīng)費也少,茍月明就通過(guò)自己長(cháng)期在野外做地質(zhì)工作時(shí)與一些礦山企業(yè)領(lǐng)導、私營(yíng)企業(yè)老板有交往的人緣脈絡(luò ),與這些礦山企業(yè)建立戰略合作關(guān)系,通過(guò)為這些礦山企業(yè)勘探擴大資源儲量,提供技術(shù)支撐等方式,獲得了一些社會(huì )項目,讓一大批技術(shù)人員既發(fā)揮了自己的專(zhuān)業(yè)所長(cháng),還有不錯的收入。在尋找地質(zhì)項目方面,茍月明采取的方式是,既要檢芝麻,更要摘西瓜。用他的話(huà)說(shuō),芝麻是礦山企業(yè)、私營(yíng)企業(yè)的項目,工作量小,經(jīng)費也少,而西瓜是國家項目,工作量大、周期長(cháng),經(jīng)費也多。

九十年代中期,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通過(guò)招投標的方式,獲得地礦部的部控重點(diǎn)項目二個(gè),中央資源補償費項目一個(gè),三個(gè)項目的工作經(jīng)費580萬(wàn)元,這些國家重大項目的實(shí)施總算穩住了隊伍。

在解決了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穩定的問(wèn)題后,茍月明就將精力放在培養人才,提升能力上。對一批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加入地質(zhì)隊的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采取傳、幫、帶,讓其擔任項目負責的方式,讓這批年輕人在工作中摸爬滾打,增長(cháng)才干。通過(guò)技術(shù)培訓、學(xué)歷教育、脫產(chǎn)進(jìn)修等形式培養了一批骨干。硬是在地質(zhì)工作處于低潮時(shí)期,保留和培養一大批中堅力量。

2003年8月,茍月明從總工程師崗位上退休了,面對多家礦山企業(yè)的高薪聘請,他不為所動(dòng),一直留在地勘院當技術(shù)顧問(wèn)。他培養的許多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骨干都已被上級調任,先后有近10名專(zhuān)業(yè)骨干到江西地質(zhì)局所屬的地質(zhì)隊擔任總工程師、副隊長(cháng),贛南地質(zhì)大隊因此被稱(chēng)為隊級總工程師的搖籃。

而今,年已78歲的茍月明依然還在履行著(zhù)地質(zhì)人的職責??梢哉f(shuō),茍月明同志是弘揚地質(zhì)“三光榮”精神的優(yōu)秀代表。

2021年3月22日下午,我在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見(jiàn)到了地質(zhì)勘查院院長(cháng)陳小勇。我們聊起了隊伍建設、在革命老區的地質(zhì)找礦工作。陳小勇的精干和自信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說(shuō),上個(gè)世紀九十年代,地質(zhì)隊處于最困難的時(shí)期,我們都能千方百計地保留一支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隊伍?,F在的條件好多了,目前,地質(zhì)勘查院集聚了各類(lèi)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的人員118名,而且隊伍穩定?!笆濉逼陂g,我們在高效服務(wù)國家、社會(huì )、企業(yè)方面取得了較好的成果,實(shí)施的贛縣合龍鎢礦、于都銀坑銅多金屬礦、張家地鉬礦、石城螢石礦等項目都取得了好的找礦成果。

僅僅是地勘院就聚集了100多名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如果再加上水環(huán)院、測繪院、實(shí)驗室、工程研究院、國土空間生態(tài)修復院等所屬單位的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共有400多人。其中具有正高、副高級專(zhuān)業(yè)職稱(chēng)的有101人,中級專(zhuān)業(yè)職稱(chēng)的179人。

多年來(lái),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認真踐行科學(xué)技術(shù)是生產(chǎn)力,秉持合作、創(chuàng )新、共享的理念。在人才培養,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隊伍建設,科技成果的應用,地質(zhì)找礦理論、自然資源生態(tài)修復、地質(zhì)災害防治的研究和項目的實(shí)施等方面,與中國地質(zhì)科學(xué)院的各研究所、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南京、武漢地質(zhì)調查中心、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北京)、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武漢)、江西理工大學(xué)、江西應用技術(shù)職業(yè)學(xué)院等科研院所、企事業(yè)單位開(kāi)展深度合作。

2011年,經(jīng)江西省委人才領(lǐng)導小組辦公室、江西省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批準,在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設立了院士工作站,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毓川、裴榮富作為駐站院士,定期來(lái)隊給予指導、培養高層次人才。在野外地質(zhì)隊設立院士工作站,在江西地質(zhì)系統是首家。

在贛南有一支功勛地質(zhì)隊。建隊以來(lái),為祖國的國防建設和核電發(fā)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4月13日上午,我來(lái)到位于贛州市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華堅中路的264隊,與隊黨委書(shū)記張世葵進(jìn)行了交流。

264隊建隊60多年來(lái),先后向國家提交多處大、中型鈾礦床,其中4個(gè)礦床已經(jīng)開(kāi)采利用,完成地質(zhì)科研項目100多個(gè),技術(shù)革新項目200多個(gè)。

張世葵用一句話(huà)概括了264隊的奮斗歷程:“天山浙水紅土地,每到一個(gè)地方都為國家找到了大中型鈾礦?!?/p>

談起這支始于天山,轉戰浙水,立足紅土地專(zhuān)業(yè)從事找鈾礦的地質(zhì)隊,那些不忘初心,懷揣著(zhù)建設祖國國防事業(yè)的滿(mǎn)腔赤誠,告別父母妻兒,遠離繁華都市,鉆山溝,住茅棚,翻越崇山峻嶺,穿行荒漠戈壁,披荊斬棘,風(fēng)餐露宿,不辭辛勞為國家尋找鈾礦資源,弘揚“三光榮”傳統的地質(zhì)隊員時(shí),張世葵充滿(mǎn)了敬意和自豪。

他給我講了他加入這支隊伍后的一段經(jīng)歷。

1984年,我從核工業(yè)部的天水地質(zhì)學(xué)校畢業(yè),來(lái)到了當時(shí)駐在瑞金的264隊報到。隨后就分配到駐贛縣大阜鄉的野外分隊地質(zhì)組當了一名技術(shù)員。那時(shí),我剛滿(mǎn)19歲。地質(zhì)組的任務(wù)就是跑路線(xiàn),尋找水樣。白天,大家到野外跑水樣點(diǎn),取水樣,用伽馬儀測出伽馬數據,用測氡儀測出水的濃度。然后根據數據圈定礦化點(diǎn),再通過(guò)槽探、鉆探手段進(jìn)行驗證。晚上就在老表家借宿。就這樣,我在工區一干就是2年。

1987年,我們分隊轉戰到崇義縣的麟潭鄉開(kāi)展野外地質(zhì)工作。有一天,我與女地質(zhì)員黃興菊一起到野外去取水樣,當時(shí)的黃興菊也就20多歲,與男同志一樣在野外跋山涉水,住茅棚。

當我們路過(guò)一個(gè)茅草堆時(shí),無(wú)意間捅了馬蜂窩,這可遇上了大麻煩。數十只馬蜂追著(zhù)我們要報復,撤離時(shí),我的手被馬蜂蜇了幾下,而女同胞就慘了,臉上被十多只馬蜂蜇了,當時(shí),臉都腫了,就連走路都無(wú)法看清楚路面。我就趕快將隨身帶的蛇藥揉碎后,涂在黃興菊的臉上,以達到解毒的效果,然后就背著(zhù)她向野外工作匯合點(diǎn)奔去。山間草叢小路,高低不平,一會(huì )上坡下坡,就這樣,我背著(zhù)她足足跑了一個(gè)多小時(shí)才趕到匯合點(diǎn),然后用車(chē)將她送到鄉衛生所。

張世葵回憶起這段在野外工作的經(jīng)歷時(shí)感慨地說(shuō),那時(shí),鄉村之間不通公路,不像現在有村村通。工作生活用品全靠自己手提肩扛帶入工區。工作環(huán)境和生活條件雖然艱苦,但業(yè)余生活也很充實(shí),白天工作一天,傍晚回到駐地,就打籃球,打撲克牌,輸了就罰做俯臥撐、臉上貼紙條。

二、與老區人民同圓“全面小康”夢(mèng)

我與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的許多地質(zhì)隊員都很熟悉,并且在尋找礦產(chǎn)資源,地質(zhì)找礦規律研究方面,有過(guò)長(cháng)達十余年的合作。耳聞目睹了他們堅守初心,把為革命老區的發(fā)展振興,為老區人民擺脫昔日的貧困與全國人民同步進(jìn)入全面小康,作為自己的使命任務(wù),并且把地質(zhì)隊自身的發(fā)展、地質(zhì)工作者的成長(cháng)成才融入其中所做的許多工作。

記得在2007年的中秋節這天,我和南京地質(zhì)調查中心的30多名同志在瑞金、會(huì )昌一帶開(kāi)展1:5萬(wàn)礦產(chǎn)資源調查工作。傍晚,當我們一行從野外返回駐地時(shí),看到了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黨委書(shū)記陳武、工會(huì )主席余南萍等10多名同志,帶著(zhù)月餅、水果從200公里外的贛州市區趕來(lái)陪同我們一起過(guò)中秋節。他們還帶來(lái)了幾個(gè)小節目,我們一同在野外度過(guò)了一個(gè)難忘的中秋佳節。

2008年11月——12月,由于當年的野外調查工作任務(wù)重,為保證年底完成任務(wù),我所在的單位——南京地質(zhì)調查中心從1000公里外的南京調集的一批科研人員充實(shí)到項目組中。因為人員多,在野外丘陵地帶開(kāi)展工作、宿營(yíng)也在鄉村里,又是自己建食堂開(kāi)伙,加上已進(jìn)入冬季,工作和生活上都遇到了一些困難和問(wèn)題。時(shí)任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隊長(cháng)朱祥培得知后,就派出有豐富野外地質(zhì)工作經(jīng)驗的技術(shù)人員協(xié)助我們工作,定期派人派車(chē)給我們送來(lái)蔬菜、肉類(lèi)、副食品,還經(jīng)常到項目組駐地看望大家,了解項目組的同志在工作、生活中需要幫助解決的問(wèn)題。將我們這些從遠方來(lái)到老區工作的同志,當作自己?jiǎn)挝坏穆毠ひ粯訉Υ?/p>

多年來(lái),南京地質(zhì)調查中心與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在真心真誠的合作中,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這種友誼是在同甘共苦、攻堅克難的工作中建立起來(lái)的,在今天看來(lái),更顯得彌足珍貴。

在贛南采訪(fǎng)時(shí),一次坐地質(zhì)隊小車(chē)班駕駛員陳新剛的車(chē)時(shí),陳師傅對我說(shuō),“前不久,我到南京出差,在城里迷路了。這時(shí),有個(gè)中年人主動(dòng)問(wèn)我,你是贛南來(lái)的吧,是贛南隊的吧!接著(zhù)就將我要去的地點(diǎn),應當怎么走,做了詳細的解釋。原來(lái)他是南京地質(zhì)調查中心的職工?!?/p>

這次到贛南采訪(fǎng),當我走出機場(chǎng)時(shí),就看到工會(huì )主席余南萍,到了駐地又見(jiàn)到了隊長(cháng)陳武、黨委書(shū)記曾載林。這些隊領(lǐng)導都是20年前就認識了,并且還一起跑過(guò)野外。20多年來(lái),他們一直就在這片紅土地上工作生活。我就想,憑我對他們的黨性、人品、能力的了解,由他們主政的地質(zhì)隊還能差嗎?

3月23日中午,我在陳武的辦公室與他交流了2個(gè)多小時(shí)。我向他提了一個(gè)問(wèn)題,你是一隊之長(cháng),你帶的這支隊伍有近3000人,你最大的壓力是什么?

陳武說(shuō),主要有三個(gè)方面的壓力:一是發(fā)展的壓力,我們地質(zhì)大隊現在的人才結構、裝備、資質(zhì)與市場(chǎng)的發(fā)展還有短板。人才結構不合理。體現在,我們是以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為主,作為一個(gè)綜合性的地質(zhì)隊,我們還缺乏諸如礦業(yè)開(kāi)發(fā)、生態(tài)環(huán)境治理修復、地產(chǎn)開(kāi)發(fā)方面的人才,我們要努力多承擔國家的重大項目,同時(shí)也要面向市場(chǎng)參與競爭,而無(wú)論是國家項目還是市場(chǎng)項目,我們的資質(zhì)升級的任務(wù)都很重,壓力大。目前,我們有地質(zhì)災害、工勘、測繪等26個(gè)資質(zhì),但甲(壹)級資質(zhì)的只有8個(gè),所以資質(zhì)升級的任務(wù)重。同時(shí),我們的設備更新任務(wù)也很重,人們說(shuō),沒(méi)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只有兵強器精方能打大仗打硬仗。二是資源保障的壓力。贛南是革命老區、山區,支持老區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是我們地質(zhì)人的職責所在,目前,許多礦山面臨資源枯竭的問(wèn)題,山區地質(zhì)災害多發(fā),如何提供資源保障,防治地質(zhì)災害,維護生態(tài)、修復生態(tài),我們責任重大。三是地質(zhì)事業(yè)的發(fā)展與滿(mǎn)足廣大職工對美好生活需求的壓力。

從陳武說(shuō)的三大壓力,我能體會(huì )到他作為幾千人的領(lǐng)頭人的所思所想所要做的,都是事關(guān)一個(gè)單位可持續發(fā)展的關(guān)鍵問(wèn)題。

陳武是地質(zhì)二代,打小開(kāi)始,那些叔叔、阿姨背著(zhù)地質(zhì)包,早出晚歸,日曬雨淋、風(fēng)餐露宿,常與毒蛇猛獸打交道、足跡遍布贛南的崇山峻嶺,為祖國尋找礦產(chǎn)資源的無(wú)怨無(wú)悔的奉獻精神,對他影響至深。1983年,陳武大學(xué)畢業(yè)后,就來(lái)到興國縣留龍金礦野外分隊,摸爬滾打一干就是8年。后來(lái)到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機關(guān)工作,2003年以來(lái)任地質(zhì)隊副隊長(cháng),黨委副書(shū)記,還在南康市掛職任副市長(cháng)2年。2007年5月,擔任贛南地質(zhì)隊黨委書(shū)記,2016年5 月,任隊長(cháng)、黨委書(shū)記,2018年任隊長(cháng)。

陳武任隊長(cháng)期間,正是“十三五”時(shí)期,應當說(shuō),陳武與隊領(lǐng)導班子帶領(lǐng)全隊職工在為老區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為老區人民脫貧奔小康,為老區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傾情盡力做保障,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同時(shí),在老區各級黨委、政府的關(guān)心支持下,將地質(zhì)隊的自身發(fā)展,地質(zhì)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融入老區的建設與發(fā)展之中,取得了較好的成績(jì)。向上級黨委,向全隊職工呈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十三五”期間,實(shí)施地質(zhì)找礦項目132個(gè),向國家、企業(yè)提交了一批資源量,為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發(fā)展提供了保障。

“十三五”期間,實(shí)現經(jīng)濟持續發(fā)展,對外創(chuàng )收三年翻番,職工收入穩定增長(cháng)。

   贛南隊信豐職工安居房

把滿(mǎn)足職工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實(shí)現與老區人民同步進(jìn)入全面小康,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積極爭取國家和地方政策,投入配套資金1.02億元,新建職工住宅1009套,確保職工有房住。投入6000萬(wàn)元用于職工住宅基地的環(huán)境美化、公共設施的維護。

3月21日下午,我來(lái)到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位于“紅都”的瑞金沙州壩基地。只見(jiàn)7棟住宅樓由北向南依次展開(kāi)。項目部負責人賈晶告訴我,為解決在瑞金退休的50多名老職工的安置以及家在寧都、于都、興國、石城、會(huì )昌這一區域內退休但沒(méi)有享受過(guò)單位福利分房的128名老職工的住房問(wèn)題。根據國家的棚戶(hù)區改造政策,在瑞金市政府和有關(guān)部門(mén)的關(guān)心支持下,我們的212套住宅,于2020年3月開(kāi)始建設,目前已完成主體工程,進(jìn)入市政工程施工階段,7月底將全部完成,進(jìn)入裝修階段,年底老同志們就能入住了。

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工會(huì )主席余南萍說(shuō),我們地質(zhì)隊是個(gè)老隊,從上世紀50年代成立,到現在有近70年的歷史了。70年來(lái),一代又一代的地質(zhì)人在贛南這片紅土地上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年華和聰明才智。讓退休的老職工安享晚年的歲月,讓中青年職工安居樂(lè )業(yè),這是一項民生工程。為此,這些年,我們隊分別在章貢區、信豐縣和瑞金的老基地上建了1000多套職工住宅,現在全隊共有2313套住宅,基本解決了職工安無(wú)居所的問(wèn)題。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為了不斷滿(mǎn)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我們就要不斷制定新的階段目標,一步一個(gè)腳印沿著(zhù)正確的道路往前走”。

讓老百姓過(guò)上好日子是我們黨一切工作的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切實(shí)解決好老百姓最關(guān)心最直接最現實(shí)的利益問(wèn)題,是更好滿(mǎn)足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斷提高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而在安居這一職工最關(guān)心最現實(shí)最直接的問(wèn)題上,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做得好。

三、傳承紅色文化又出發(fā)

70年來(lái),一代又一代的地質(zhì)工作者在這片近4萬(wàn)平方公里的紅土地上,傳承我們黨的優(yōu)良傳統,把為老區人民服務(wù),為老區的發(fā)展振興探尋礦產(chǎn)資源,為老區的美麗富饒作為自己的使命任務(wù),默默無(wú)聞地耕耘著(zhù)。為了幫助老區人民發(fā)展經(jīng)濟,盡快擺脫貧困步入全面小康。30年來(lái),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還承擔了原地質(zhì)礦產(chǎn)部、原國土資源部、自然資源部對贛南革命老區定點(diǎn)定向扶貧項目,為扶貧干部提供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支撐。提高了自然資源部對贛南老區實(shí)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工作的支持力度。

在采訪(fǎng)中,陳武說(shuō),上個(gè)世紀的1989年,為支援老區發(fā)展,經(jīng)地質(zhì)礦產(chǎn)部批準,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將由100多名地質(zhì)工作者歷時(shí)12年,從普查、詳查到勘探的興國縣“留龍”金礦勘探報告及資料,無(wú)償移交給老區,并與地質(zhì)礦產(chǎn)部贛南扶貧工作團一起幫助老區建立礦山??碧綀蟾骘@示,礦區有6噸多的黃金金屬儲量,達到了中型規模。

對地質(zhì)工作者為老區發(fā)展振興所做的工作和無(wú)私奉獻,老區的各級黨委、政府、人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上。盡力地為地質(zhì)工作者的工作開(kāi)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必要政策支持,幫助協(xié)調處理一些僅靠地質(zhì)隊和個(gè)人難以解決的問(wèn)題。讓地質(zhì)工作者與老區人民一同進(jìn)入全面小康。

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存在許多同志工作多年,因為家在農村和經(jīng)濟等客觀(guān)原因,一直沒(méi)有享受過(guò)福利分房或購買(mǎi)商品房,有的同志工作了一輩子,退休后還沒(méi)有自己的住房。為了解決地質(zhì)職工的住房問(wèn)題,贛州市委、市政府及相關(guān)部門(mén)傾情相助,在土地性質(zhì)的變更,老基地土地的置換、經(jīng)濟適用房、棚改房政策的運用等方面提供了大力支持,從而讓所有無(wú)房的地質(zhì)職工圓了多年的夢(mèng)想。

談到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下一步的工作思路時(shí),陳武說(shuō),江西地勘單位的改革已全面啟動(dòng)。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要堅持地質(zhì)立隊、科技興隊、產(chǎn)業(yè)強隊的定位,把國家需求、政策需求、市場(chǎng)導向、服務(wù)老區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作為地質(zhì)工作的風(fēng)向標,堅持地質(zhì)事業(yè)的發(fā)展與滿(mǎn)足廣大職工對美好生活需要作為工作的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貫徹新的發(fā)展理念,走綠色發(fā)展之路,推進(jìn)產(chǎn)業(yè)的轉型升級。

在地質(zhì)找礦、資源勘查領(lǐng)域要結合國家需求,著(zhù)力在綠色勘查上取得實(shí)效。

在服務(wù)生態(tài)文明建設領(lǐng)域,主要在地質(zhì)災害治理、地質(zhì)環(huán)境保護、廢棄礦山環(huán)境治理恢復上發(fā)揮地質(zhì)工作的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

在服務(wù)民生方面,結合實(shí)施鄉村振興戰略,開(kāi)展城市地質(zhì)、農業(yè)地質(zhì)、水文地質(zhì)和地質(zhì)文化村建設,重點(diǎn)開(kāi)展老區的富硒土壤的調查開(kāi)發(fā)利用工作,提高農副產(chǎn)品的附加值。

同時(shí),在礦業(yè)開(kāi)發(fā)、老基地存量資源的盤(pán)活方面都要有新的建樹(shù)。這些工作任務(wù)的落實(shí),關(guān)鍵還在于傳承革命老區的光榮傳統,弘揚地質(zhì)三光榮精神,建設一支講政治、業(yè)務(wù)精、懂市場(chǎng)、會(huì )經(jīng)營(yíng)的干部隊伍。

采訪(fǎng)結束時(shí),我對眼前這位在一個(gè)有近3000人的基層地質(zhì)隊擔任主要領(lǐng)導多年,今年已57歲身材精瘦、活力滿(mǎn)滿(mǎn)的人,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的話(huà)不多,卻思維敏銳,視野開(kāi)闊,對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了然于胸,對行業(yè)產(chǎn)業(yè)發(fā)展趨勢的認知,對單位各項業(yè)務(wù)工作的熟悉程度,對職工群眾的濃濃情懷,以及他的綜合分析能力和在困難面前表現出的那種自信,讓我心生敬意。

贛南是革命老區,是當年中央蘇區和湘、鄂、贛三省蘇區的所在地。老區的人民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yè)作出了重要貢獻,付出了巨大犧牲。當年參加紅軍的人數占當時(shí)總人口數的40%,中國工農紅軍西征北上的二萬(wàn)五千里長(cháng)征時(shí)有8.6萬(wàn)紅軍,其中贛南籍的子弟就達5.6萬(wàn)人,長(cháng)征路上,平均每前進(jìn)一公里就有3名贛南籍的紅軍戰士倒下??芍^是萬(wàn)里長(cháng)征路,一路都有贛南魂。

在贛南這片充滿(mǎn)紅色基因的土地上,地質(zhì)人如何傳承偉大的長(cháng)征精神,在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的新長(cháng)征路上,為老區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提供資源保障,為老區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做貢獻?

3月23日下午,我從贛南地質(zhì)隊黨委書(shū)記曾載林那里得到了答案。

贛南有濃厚的紅色基因,舉世聞名的紅軍二萬(wàn)五千里長(cháng)征從這里出發(fā),到達陜北奔赴抗日前線(xiàn),譜寫(xiě)了偉大的長(cháng)征精神,這是我們要珍惜的寶貴財富。隊黨委正在全體黨員、干部中開(kāi)展的“黨史學(xué)習教育”活動(dòng),就是要通過(guò)學(xué)習百年黨史,做到學(xué)史明理、學(xué)史增信、學(xué)史崇德、學(xué)史力行,傳承紅色基因,弘揚長(cháng)征精神,凝聚奮斗的力量,為贛南老區的發(fā)展提供資源保障,服務(wù)老區的生態(tài)文明建設,為我們地質(zhì)事業(yè)的改革發(fā)展奠定堅實(shí)的思想基礎,堅持科技創(chuàng )新,走綠色發(fā)展之路。曾載林說(shuō)。

談起地質(zhì)隊伍的建設時(shí),曾載林認為,紅色文化、地質(zhì)“三光榮”精神是凝聚地質(zhì)人的魂。文化興則地質(zhì)隊興,文化強則地質(zhì)隊強。地質(zhì)隊重視文化建設是有傳統的。過(guò)去我們的前輩在國家工業(yè)建設急需礦產(chǎn)資源的時(shí)候,以無(wú)私奉獻的精神投入地質(zhì)找礦工作中。那時(shí)的條件是非常艱苦的,他們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和才華,無(wú)怨無(wú)悔。

如今,我們這一代,還有90后的一代,是在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條件下,開(kāi)展地質(zhì)工作,工作生活的環(huán)境條件比前輩們好多了,思想、視野也都更活躍和開(kāi)闊了??陀^(guān)地講,我們在為國家為人民做奉獻方面還是有差距的。盡管這些年我們也加強了這方面的工作,隊伍的精神面貌發(fā)生了變化,但還有距離。人總是要有一點(diǎn)精神,在市場(chǎng)經(jīng)濟條件下,如何將隊伍建設成為傳承偉大的長(cháng)征精神,弘揚“三光榮”精神,充滿(mǎn)正能量的隊伍,對黨委來(lái)說(shuō)是一項艱巨的任務(wù)。一個(gè)單位看的是精神面貌,是否有進(jìn)取、奉獻精神,有沒(méi)有戰斗力、執行力。如果這些都具備了就不愁我們沒(méi)有項目,就不愁單位的發(fā)展。關(guān)鍵是在目前的環(huán)境和條件下,將文化建設與地質(zhì)工作融合好,這樣才能更好地為國家找資源,為老區人民服務(wù)。

盡管我與曾載林的相識有20年了。過(guò)去他一直是從事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工作。2007年,擔任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總工程師后,一干就是十多年。在他任總工程師期間,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中國地質(zhì)科學(xué)院、江西省國土資源廳等部門(mén)、單位的支持下,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的找礦成果十分耀眼。先后取得了“銀坑銀鉛鋅多金屬礦、石城楂山里螢石礦、會(huì )昌淘錫壩錫礦、安遠園嶺寨鉬礦、崇義淘錫坑鎢礦、興國城崗螢石礦、全南青龍山螢石礦”等7個(gè)礦區的找礦重大突破,一躍成為大型規模礦床。地質(zhì)找礦理論的研究也取得一批新的成果。期間,有二項找礦成果獲得國土資源部找礦成果二等獎,一項成果獲得江西省找礦成果二等獎。

我是這次到贛南采訪(fǎng)前,陳武與我通話(huà)商量具體行程時(shí),才知道曾載林的工作崗位有了變化。我還為他擔憂(yōu)過(guò),從搞技術(shù)管理到黨務(wù)工作,跨度這么大,能適應嗎?通過(guò)這次在贛南的幾次交談,我感覺(jué)他能夠將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嚴謹、鉆研、較真的特質(zhì),運用在黨的建設和職工思想文化建設中,并且還有創(chuàng )新,在他的工作中,體現了實(shí)事求是、與時(shí)俱進(jìn)的優(yōu)良作風(fēng)。

我們在討論贛南地質(zhì)調查大隊的定位和下一步工作著(zhù)力點(diǎn)時(shí),曾載林將其歸納為三個(gè)定位,提高三個(gè)能力。即三個(gè)定位是,為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提供資源支撐,為生態(tài)文明建設提供技術(shù)保障,從行業(yè)、專(zhuān)業(yè)的角度為老區人民服務(wù)。三個(gè)能力是,堅持需求導向和問(wèn)題導向的能力,提高自身發(fā)展的能力,提高地下找礦、生態(tài)環(huán)境治理修復、服務(wù)民生的能力。

2021年3月1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huì )議表決通過(guò)的《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第十四個(gè)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加強戰略性礦產(chǎn)資源規劃管控,提升儲備安全保障能力,實(shí)施新一輪找礦戰略行動(dòng)的目標任務(wù)。

而贛南的大部分區域,正地處于我國南嶺、武夷山兩個(gè)重要成礦帶范圍內,國家實(shí)施新一輪找礦戰略行動(dòng),贛南這片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工作者將會(huì )有更大的作為。

習近平總書(shū)記說(shuō):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cháng)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cháng)征路。今天,我們這一代人的長(cháng)征路,就是要實(shí)現“兩個(gè)一百年”的奮斗目標,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mèng)。

  紅軍長(cháng)征出發(fā)渡口

 在我們實(shí)現百年夢(mèng)想第一個(gè)奮斗目標后,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第二個(gè)目標的新征程已經(jīng)揚帆起航。傳承紅色文化,弘揚“以獻身地質(zhì)事業(yè)為榮,以艱苦奮斗為榮,以找礦立功為榮”的三光榮精神,走綠色發(fā)展之路,全面提高服務(wù)老區人民,服務(wù)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能力,為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百年夢(mèng)想作出新貢獻。這是紅土地上地質(zhì)人不變的初心和使命任務(wù)。

新征程、新任務(wù),紅土地上的地質(zhì)人出發(fā)了!



上一篇:鹽?? 諾

下一篇:中國南海的冰與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