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您的位置:首頁(yè)/精品賞析

中國南海的冰與火

來(lái)源:《人民文學(xué)》2017年12期作者:陳國棟 王晶時(shí)間:2022-04-25熱度:0

公元2017年5月10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南海神狐海域,我國海域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試氣點(diǎn)火,海底203米-277米深儲藏層的可燃冰沿著(zhù)試采管道經(jīng)過(guò)氣液分離后,從平臺燃燒臂噴涌而出,巨大的火焰在藍色的大海上格外顯眼。

沖天而起的火焰標志著(zhù)我國清潔能源可燃冰研發(fā)邁上了新臺階,從而揭開(kāi)了人類(lèi)探索和利用能源的新紀元,甚至將改寫(xiě)人類(lèi)自鉆木取火以來(lái)的文明歷史進(jìn)程。

在可燃冰試采點(diǎn)火持續燃燒的第八天,2017年5月18日,上午10點(diǎn),中國國土資源部在距離珠江口320公里,我國南海北部神狐海域“藍鯨一號”可燃冰試采鉆井平臺上,召開(kāi)新聞發(fā)布會(huì ),姜大明部長(cháng)莊嚴宣布“我國首次海域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試采成功!”這是我國首次,也是世界首次成功實(shí)現資源量占全球90%以上、開(kāi)發(fā)難度最大的泥質(zhì)粉沙型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安全可控開(kāi)采。

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對我國南海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發(fā)來(lái)賀電

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并參加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任務(wù)的各參研參試單位和全體同志:

在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之際,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向參加這次任務(wù)的全體參研參試單位和人員,表示熱烈的祝賀!

天然氣水合物是資源量豐富的高效清潔能源,是未來(lái)全球能源發(fā)展的戰略制高點(diǎn)。經(jīng)過(guò)近20年不懈努力,我國取得了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kāi)發(fā)理論、技術(shù)、工程、裝備的自主創(chuàng )新,實(shí)現了歷史性突破。這是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lǐng)導下,落實(shí)新發(fā)展理念,實(shí)施創(chuàng )新驅動(dòng)發(fā)展戰略,發(fā)揮我國社會(huì )主義制度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yōu)勢,在掌握深海進(jìn)入、深海探測、深海開(kāi)發(fā)等關(guān)鍵技術(shù)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是中國人民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又一標志性成就,對推動(dòng)能源生產(chǎn)和消費革命具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只是萬(wàn)里長(cháng)征邁出的關(guān)鍵一步,后續任務(wù)依然艱巨繁重。希望你們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chē)?,深入學(xué)習貫徹習近平總書(shū)記系列重要講話(huà)精神特別是關(guān)于向地球深部進(jìn)軍的重要指示精神,依靠科技進(jìn)步,保護海洋生態(tài),促進(jìn)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kāi)采產(chǎn)業(yè)化進(jìn)程,為推進(jìn)綠色發(fā)展、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作出新的更大貢獻,為實(shí)現“兩個(gè)一百年”奮斗目標、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mèng)再立新功!

 

 

中共中央    

國務(wù)院     

2017年5月18日

 

多少個(gè)日日夜夜的艱辛探索,多少人翹首以盼的火焰在這一刻成為現實(shí)。

此刻,南海北部神狐:這顆鑲嵌在廣袤的南海中一個(gè)不為人們所知的璀璨明珠,瞬間發(fā)出了奪目的光芒,此時(shí)的中國南??扇急嚥善脚_上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gè)海域,中國科技工作者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成就,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來(lái)自中國、美國、英國、新加坡、阿拉伯、日本等國的2300家國內外媒體迅速報道了中國科技領(lǐng)域這一舉世矚目的消息和評論。

“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采‘冰’,新華社當天12時(shí)34分以醒目標題報道了可燃冰試采成功盛況,同時(shí)配發(fā)評論:《中國正“向地球深部進(jìn)軍》。中國國土資源報發(fā)表評論:《中國可燃冰試采成功開(kāi)啟世界新能源勘探開(kāi)發(fā)新紀元》。

人民日報、人民日報客戶(hù)端、人民網(wǎng)、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光明日報、經(jīng)濟日報、科技日報、中新社等中央主流媒體均在第一時(shí)間,向外界傳遞了我國南??扇急嚥沙晒Φ南?。

英國廣播公司(BBC)贊許道:相對于我們所了解的日本研究結果,中國宣稱(chēng)的突破可以說(shuō)是成立的,經(jīng)過(guò)努力,中國科學(xué)家成功的從可燃冰里提取出更多的氣體,這確實(shí)是一個(gè)比較大的進(jìn)步,而且(可燃冰相比傳統能源)10倍能量的說(shuō)法,還是一個(gè)比較保守的估計。

英國《每日郵報》(DailyMail)稱(chēng):北京取得了在南海四千英尺海底開(kāi)采可燃冰的里程碑勝利”。

美國僑報網(wǎng):“中國成功試采海域可燃冰,世界首次!”

美國有線(xiàn)電視新聞網(wǎng)CNN)認為中國這場(chǎng)大火革了能源的命它可能與美國的頁(yè)巖革命一樣重要”。

《今日俄羅斯》把可燃冰試采成功和中國頂層戰略“一帶一路”聯(lián)系起來(lái),“中國將幫助海上絲綢之路國家的可燃冰能源開(kāi)采,解決他們的能源問(wèn)題,發(fā)展他們的經(jīng)濟”。

俄羅斯其他媒體還提到中國在這一領(lǐng)域的理論框架和技術(shù)的發(fā)展已經(jīng)達到了空前的成功。中國已經(jīng)在世界上開(kāi)采“可燃冰”占據了領(lǐng)先地位”。

曾經(jīng)在可燃冰試采研究走在中國前面的日本,這次媒體也不無(wú)嫉妒地提到日本曾在2013年世界首次實(shí)現了該能源的成功采出,但并沒(méi)有建立穩定的天然氣生產(chǎn)技術(shù)。

日本曾在海域天然氣試采過(guò)兩次都因出砂而被迫中止,對于中國這次可燃冰試采成功,日本網(wǎng)民對此更是一針見(jiàn)血犀利地發(fā)出驚嘆:中國貌似每周都在所有的技術(shù)領(lǐng)域發(fā)展、進(jìn)化”,“這種新能源將嚴重打擊石油和天然氣出產(chǎn)國。 

全世界的贊譽(yù)向雪片一樣飛向中國南海,2017年5月18日,熊熊燃燒的冰與火的場(chǎng)景,給國人,給全世界烙上了深深的印記。

 

      一、飛赴南海神狐

 

當人們的興奮點(diǎn)都在關(guān)注中國南海深藍的天空中躍然而起的火焰時(shí),沒(méi)有多少人去關(guān)注這束沖天火焰的背后,凝聚了多少人的艱苦付出和鍥而不舍的探索與追求。為此,我們要去采訪(fǎng)他們,把這火焰背后,我國科技工作者創(chuàng )造奇跡的故事,告訴給國人和世界。

7月19日上午,我們在南方航空公司位于珠海的九洲機場(chǎng)國防交通飛行保障基地,登上直升機。伴隨著(zhù)震耳欲聾轟鳴聲,直升機從停機坪上一躍而起,向茫茫大海中的可燃冰試采一線(xiàn)平臺——藍鯨一號。

飛機漸漸爬上了兩千多米高度,珠江口岸邊醒目的漁女塑像消失了。從空中俯瞰,而碼頭上整齊停放的龐大輪船,猶如一只只黑色的螞蟻。不多久,天空落下的雨滴開(kāi)始加速拍打著(zhù)機窗外的玻璃,眼前一片模糊。

半小時(shí)后,海上的天空開(kāi)始放晴,窗外深藍色廣袤的大海顯得非常平靜,而誰(shuí)能想到這藍色的海底深處蘊藏的是被日本媒體稱(chēng)為21世紀的夢(mèng)幻資源”的巨量可燃冰呢!

直升機在空中飛行了1小時(shí)35分后,我們終于看見(jiàn)在藍色海洋上佇立的鋼鐵巨人,伸展著(zhù)兩個(gè)擎天巨臂高達100多米,這就是已經(jīng)聞名全球的“藍鯨一號”可燃冰試采平臺。

直升飛機平穩地降落在平臺甲板上,我們在現場(chǎng)指揮部負責人陸敬安博士和現場(chǎng)指揮部綜合組女工程師于哲引導下,從巨大炎熱的甲板上進(jìn)入涼爽的平臺艙內。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藍鯨一號”幾個(gè)藍色的字體顯示在指揮部大屏幕上,從天空中不同方位航拍的照片顯示,藍鯨一號就像一頭巨大的鯨魚(yú)鑲嵌在藍色大海里。

這天,恰好是可燃冰試采平臺工作人員一月一次的交接班時(shí)間,從美國、瑞典、挪威、立陶宛等十幾個(gè)國家招聘來(lái)的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正在有條不紊地交換救生衣等設備,不時(shí)地交流著(zhù)工作崗位上的注意事項,并進(jìn)行崗前安全知識培訓。陸敬安博士笑著(zhù)稱(chēng):“這里就是個(gè)小聯(lián)合國,過(guò)去我們的專(zhuān)家為國外公司打工,而今在可燃冰試采中,這些世界一流的工程技術(shù)專(zhuān)家在為我們打工?!?/span>

現場(chǎng)指揮部里,我們看到各種設備正在有條不紊的運行著(zhù),各種數據源源不斷地從海底采集傳輸上來(lái),雖然四周很安靜,但我們明顯感受到了可燃冰試采團隊緊張、專(zhuān)注、有序的工作氛圍。隨著(zhù)采訪(fǎng)的深入,我們深刻的體驗到了一種團隊精神。幾乎每個(gè)成員每天的工作時(shí)間都在十七八個(gè)小時(shí)。

時(shí)值中午,我們在干凈、整潔、中西餐各類(lèi)菜品豐富的食堂快速用餐后。換上橘紅色的安全服、戴上安全帽,在陸敬安博士和黃芳飛工程師引導下,一起走上試采平臺的巨型甲板。

跨出艙門(mén)的那一刻,我們真切感受到這個(gè)由我國自主研發(fā)、設計、制造的全球最先進(jìn)的深水平臺散發(fā)出的科技魅力,這是個(gè)凈重超過(guò)43000噸、近40層樓高的龐然大物,今年2月剛剛“誕生”,就從煙臺起航駛抵南海,投入了可燃冰試采任務(wù),雖然這座半潛式平臺像艘巨輪一樣浮在大海上,但就像定海神針一樣,我們感覺(jué)不到一點(diǎn)晃動(dòng),即使在6月中旬正面遭遇11級臺風(fēng)時(shí),整個(gè)平臺也僅僅位移了不到十米,我們有足夠理由為我國自主設計、研發(fā)和制造的全球先進(jìn)平臺而自豪。

“先進(jìn)的液壓井噴防控技術(shù)、實(shí)時(shí)監控海底的水下機器人”?,F場(chǎng)技術(shù)工程師黃芳飛向我們介紹正在鉆進(jìn)的第二口監測井,“通過(guò)監測井得到的數據分析,目前井底地質(zhì)環(huán)境穩定,沒(méi)有發(fā)生可燃冰泄漏的情況”。

我們進(jìn)入位于平臺南端的監控室,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在屏幕上能夠清楚地看到伸到海底1266米的鉆桿旋轉的情況。當測井監控室的韓增強工程師介紹:“海底正在進(jìn)行飽和度和不同巖層的技術(shù)測試,這項技術(shù)是我國自主研發(fā)的”時(shí),臉上充滿(mǎn)了自信。.

負責井下機器人監控的姚康潮工程師一邊給我們展示井下機器人如何向海底井口注入防凍液的視頻,一邊給我們介紹聲吶、機械手、攝像頭、重力儀器如何在井底工作,同樣,這也是由我國自主研發(fā)的技術(shù),在試采平臺上,我國科技工作者創(chuàng )造了一項項令人驚嘆的世界先進(jìn)技術(shù)。

不遠處中方科技人員正與外國科技人員就平臺技術(shù)和操作問(wèn)題認真交流著(zhù)。在平臺上我們走了四十分鐘,深深地被這高科技武裝的鋼鐵巨人折服了,在這四周泛著(zhù)藍色光芒的大海上,可燃冰試采運用的各項先進(jìn)技術(shù),在平臺上實(shí)現了中國科技在世界領(lǐng)跑的目標。

 

夜晚,從太空向地球俯瞰,目光聚焦在亞洲地區,在燈火通明的中國東北和韓國之間你會(huì )發(fā)現一片漆黑,而這漆黑之地就是缺少能源的朝鮮。

而中國的能源形勢也非常嚴峻。

中國能源消費量從2009年超過(guò)美國后,一直成為全球第一的能源消費大國,2016年中國消費的能源已經(jīng)世界能源消費總量23%,而且已經(jīng)連續16年成為全球能源消費增速最快的國家。

2016年我國全年原油消費量5.778億噸,原油進(jìn)口3.81億噸,同比增長(cháng)13.6%,原油對外依存度快速升至68.0%,遠超過(guò)50%的國際警戒線(xiàn)標準。2016年國天然氣消費量為2058億立方米,全年進(jìn)口天然氣量721億立方米,同比增長(cháng)17.4%,對外依存度約為35.0%,為歷史最高水平,也超過(guò)國際公認的30%能源安全警戒線(xiàn)。

據推測,在2020年2050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將要達到65%75%,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將要達到40%-52%,中國能源形勢越來(lái)越嚴峻,引發(fā)的地緣政治和能源獨立問(wèn)題越來(lái)越受到?jīng)Q策層關(guān)注。

根據2017年最新英國石油公司發(fā)布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中國石油儲產(chǎn)比17.5(油氣田剩余可采儲量與當年產(chǎn)量之比),全球平均儲產(chǎn)比50.6。中國天然氣儲產(chǎn)比38.8,全球平均儲產(chǎn)比52.5,即使污染非常嚴重的煤炭?jì)Ξa(chǎn)比中國也僅僅是72,而世界平均儲產(chǎn)比是153。

如果中國海洋石油運輸咽喉一旦被某些國家扼住,入境中國的天然氣管道一旦被某些國家關(guān)停,在國內傳統能源儲量沒(méi)有大的增加且沒(méi)有其他能源替代的情況下,也許很多年后中國的夜晚也將漆黑一片。那時(shí),我們將無(wú)法開(kāi)鍋做飯,所有汽車(chē)將停運,很多地方的冬天,即使在室內也是天寒地凍。

而且,中國的能源消費結構非常獨特,第一大能源并非石油而是煤炭,而且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占比高達62%,石油能源占比只為19%,水電能源占比為9%,天然氣能源占比6%,可再生能源占比為3%,核電能源占比僅僅為1%。

中國作為嚴格落實(shí)《巴黎協(xié)定》的國家,同時(shí)也是為了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降低環(huán)境污染的壓力,還老百姓一片藍天、潔凈的水,正在不斷降低煤炭使用量,提高石油、天然氣能源使比例。目前,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經(jīng)連續兩年出現下降,由于中國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少,儲產(chǎn)比低,其結果就是對外依存度不斷攀高。

作為全球負責的大國,無(wú)論是履行國際關(guān)于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xié)定》,還是切實(shí)解決中國的能源需求和環(huán)境污染問(wèn)題,中國能源結構向低碳環(huán)保的新清潔能源轉型的戰略任務(wù)異常艱巨。

 

二、沒(méi)有的硝煙戰場(chǎng)

 

中國能源全面告急,世界能源同樣也不容樂(lè )觀(guān),大多數國家能源存儲難以熬過(guò)兩百年。在人類(lèi)發(fā)展史上,為了能源問(wèn)題,國與國之間不僅僅從經(jīng)濟上、政治上、外交上較勁,甚至不惜開(kāi)動(dòng)戰爭機器。

在戰爭史上,地球曾經(jīng)歷過(guò)兩次史無(wú)前例的世界大戰,尤其是為了爭奪石油資源而發(fā)生的歷時(shí)八年的兩次海灣戰爭,因為石油最大儲量仍然在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等中東國家,他們石油儲量占全球總量的47.7%,而中國所在的亞太地區石油探明儲量只有484億桶,只占全球總量的2.8%。

在經(jīng)濟上,最明顯的是上個(gè)世紀二三十年代,由石油危機引發(fā)而波及全球的經(jīng)濟危機,讓人們膽顫心驚。

在政治上,世界各國為了攫取能源,不斷進(jìn)行著(zhù)博弈,某些霸權國家為了更好的控制能源,幕后操縱一些資源豐富國家的政權更替。

無(wú)論是從政治、軍事、外交還是經(jīng)濟上,考量最終所有問(wèn)題都匯集到一個(gè)焦點(diǎn)上就是:解決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能源問(wèn)題。

有沒(méi)有一種安全、量大、環(huán)保的新型能源幫助人類(lèi)改變目前能源狀況,同時(shí)也改變人們高碳生活模式呢?多少年來(lái),各國的科學(xué)家,政治家不懈努力,苦苦探索思考后石油時(shí)代,替代能源是何物的時(shí)候,一種名為天然氣水合物又稱(chēng)可燃冰的新型清潔能源橫空出世。

作為一種低碳環(huán)保的清潔能源,可燃冰研究與開(kāi)發(fā)已為越來(lái)越多的國家重視。近年來(lái),油價(jià)暴跌讓傳統石油輸出國苦不堪言,石油消費大國利用油價(jià)低迷時(shí)期,積極地調整能源結構,這就給清潔能源的開(kāi)發(fā)提供了發(fā)展契機。中東地區原油和天然氣占主導地位,而清潔能源所占份額極低,而中南美洲的清潔能源所占比例最高,其原由是水力發(fā)電所占份額高;而歐洲和歐亞地區再生能源份額高,其原因是光伏、生物質(zhì)資源利用率較高。

由于各國所處的地理位置,資源賦存方式不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狀況各異,因此各國能源使用差異很大,但總體朝著(zhù)向清潔能源發(fā)展,對于油氣能源儲備少,以高污染煤炭資源儲量比重大的亞太國家發(fā)展可燃冰清潔能源尤其重要。

美國海軍戰略思想家、歷史學(xué)家,海上實(shí)力論的創(chuàng )始人馬漢在十九世紀就發(fā)出“誰(shuí)擁有了海洋,誰(shuí)就擁有了未來(lái)世界”的震耳發(fā)聵的警戒之聲。

如今各個(gè)國家的海洋爭奪戰已經(jīng)不僅僅是曾經(jīng)堅船利炮的方式,更是看不見(jiàn)的海底能源之戰,尤其在全球多個(gè)海域發(fā)現了可以代替傳統石油、天然氣、煤炭的可燃冰之后,這場(chǎng)沒(méi)有硝煙的戰爭已經(jīng)持續了半個(gè)世紀。

可燃冰是由天然氣和水在高壓低溫狀態(tài)下形成的固體結晶物質(zhì),學(xué)名是天然氣水合物,純凈的可燃冰呈白色,形似冰雪,能像固體酒精一樣被直接點(diǎn)燃,故形象地被人們稱(chēng)之為“可燃冰”。

可燃冰在陸域和海域均有分布,而海底可燃冰的分布范圍要比陸地大很多,據科學(xué)家估計,可燃冰分布的陸海比例為1:100,大約27%的陸地,包括極地冰川凍土帶和冰雪高山凍結巖,以及90%的大洋水域是可燃冰的潛在區。

據理論計算,1立方米的可燃冰可釋放出164立方米的甲烷氣和0.8立方米的水。而且燃燒后僅會(huì )生成少量的二氧化碳和水,不像煤炭和石油燃燒時(shí)釋放出粉塵、硫化物、氮氧化物等環(huán)境污染物,所以被譽(yù)為21世紀最理想的清潔能源。

據推算全球可燃冰資源量約為2.1×1016立方米,可以滿(mǎn)足人類(lèi)1000年的能源需求,而且可燃冰主要儲存于海洋之中,所以這場(chǎng)爭奪海洋之冰的戰爭已經(jīng)在全球展開(kāi),雖然沒(méi)有飛機大炮,看不見(jiàn)電光火花,但是這場(chǎng)科技之戰、能源之戰,其結果影響著(zhù)每個(gè)國家的未來(lái)發(fā)展和強大。

國際上很多國家已經(jīng)認識到可燃冰能源的重要性,對可燃冰調查研究和開(kāi)發(fā)準備工作日益重視,并正在加速推進(jìn)對可燃冰物化性質(zhì)、產(chǎn)出條件、分布規律、勘查技術(shù)、開(kāi)采工藝、經(jīng)濟評價(jià)及開(kāi)采可能造成的環(huán)境影響等進(jìn)行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

20世紀80年代開(kāi)始,已經(jīng)有30個(gè)國家和地區相繼投入巨資開(kāi)展可燃冰勘查開(kāi)發(fā)及科學(xué)研究。近年來(lái),日本、美國、德國、印度、韓國國家還從能源戰略?xún)?、國家?jīng)濟安全以及生態(tài)環(huán)境角度出發(fā),制定了可燃冰勘查開(kāi)發(fā)的國家計劃,并將其納入國家能源中長(cháng)期發(fā)展規劃,尤其是日本,在可燃冰研究領(lǐng)域已取得了重要進(jìn)展。

全球對可燃冰資源研究開(kāi)發(fā)的競爭可謂日趨激烈,形勢咄咄逼人。

印度對其周邊海域的可燃冰資源十分重視。1995年印度科學(xué)和工業(yè)委員會(huì )設立“全國氣體水合物研究計劃”,計劃在1996年~2000年由國家投資5600萬(wàn)美元對其周邊海域的可燃冰進(jìn)行前期調查研究。在此基礎上,印度科學(xué)和工業(yè)委員會(huì )于2001年~2005年投資5600萬(wàn)美元,啟動(dòng)了國家可燃冰研究與開(kāi)發(fā)5年計劃,對其周邊海域的可燃冰進(jìn)行前期調查研究,發(fā)現印度東、西海岸均分布有可燃冰, 2006年4月28日至8月19日,印度實(shí)施了歷時(shí)113天的可燃冰鉆探,實(shí)際完成32個(gè)站位,39個(gè)鉆孔,在1個(gè)站位取到了可燃冰樣品。

美國開(kāi)展海洋可燃冰調查一直走在世界前列,至今已耗資近3億美元。1981年,美國制訂了可燃冰十年研究計劃(1982~1992),投入800萬(wàn)美元開(kāi)展了可燃冰基礎知識的調查研究。1998年美國參議院通過(guò)決議,每年投入2000萬(wàn)美元研究“甲烷水合物研究與資源開(kāi)發(fā)利用”。2005年美國決定大幅度增加可燃冰調查研究和開(kāi)發(fā)的資金投入,目前已經(jīng)把可燃冰勘探與開(kāi)發(fā)納入了國家戰略發(fā)展計劃。

 俄羅斯(前蘇聯(lián))1969年在西伯利亞利用降壓法和注劑法成功開(kāi)采了世界上第一個(gè)可燃冰氣藏——麥索亞哈,連續生產(chǎn)了17年。80年代以來(lái),俄羅斯通過(guò)海底表層取樣和地震調查等手段相繼在黑海、里海、貝加爾湖、鄂霍茨克海、白令海、千的島海溝等海域發(fā)現了可燃冰礦藏和礦點(diǎn)并進(jìn)行了區域評價(jià)。即使近年來(lái)經(jīng)濟比較困難,俄羅斯仍堅持在巴倫支海和鄂霍茨克海等海域進(jìn)行可燃冰的調查與研究工作。

日本油氣能源短缺,促成日本政府開(kāi)始關(guān)注可燃冰,各大專(zhuān)院校、科研院所也借此契機推動(dòng)日本政府支持立項研究。雖然日本海洋可燃冰工作開(kāi)展較晚,但發(fā)展極為迅速,短短幾年就處于國際領(lǐng)先水平。2001,日本頒布《日本可燃冰開(kāi)采研發(fā)計劃》后,日本可燃冰研究全面提速,2013年和2017年,日本分別在日本南海海槽進(jìn)行可燃冰試采工作。

德國沒(méi)有自己的深海,但對可燃冰的研究非常重視,而且對可燃冰研究處于世界領(lǐng)先水平。2004年~2007年設立了“地質(zhì)-生物系統中的甲烷”項目,下設黑海和墨西哥灣海底甲烷噴溢研究、可燃冰特征研究、可燃冰中微生物的循環(huán)和代謝作用等項目,投入經(jīng)費3000萬(wàn)歐元。并于2008年又設立進(jìn)一步的勘探開(kāi)發(fā)項目——海底天然氣水合物:勘探與開(kāi)發(fā)(SUGAR計劃,Submarine Gas hydrate ReservoirsExploration & Exploitation),項目周期為2008年-2017年,在水合物地球物理勘探、水合物鉆探技術(shù)、水合物開(kāi)采技術(shù)及環(huán)境監測技術(shù)與策略等四個(gè)方面開(kāi)展調查研究工作。

 

韓國的石油消費絕大部分依賴(lài)進(jìn)口,作為全球第四大石油進(jìn)口國韓國來(lái)說(shuō),在原料進(jìn)口、產(chǎn)品出口和國內消費等多個(gè)方面都存在能源危機。為此,韓國政府將視線(xiàn)轉向周?chē)S?,寄希望在海底發(fā)現更多資源。根據韓國產(chǎn)業(yè)資源部制訂的《可燃冰開(kāi)發(fā)10年計劃》,韓國政府在2005年至2014年10年期間投入總計2257億韓元,用以研究開(kāi)發(fā)深??碧胶蜕虡I(yè)生產(chǎn)技術(shù)。

目前,全球直接或間接發(fā)現可燃冰的礦點(diǎn)已達到234處, 在49處獲得了可燃冰樣品。在5個(gè)礦點(diǎn)開(kāi)展了試開(kāi)采或開(kāi)采,其中海域有兩個(gè)礦點(diǎn):中國1個(gè)、日本1個(gè),陸域有三個(gè)礦點(diǎn),美國1個(gè)、加拿大1個(gè)、俄羅斯1個(gè)。

由于可燃冰具有重大戰略資源意義,近年來(lái)世界各國可燃冰的爭奪戰已經(jīng)進(jìn)入白熱化階段,尤其是中國可燃冰試采成功,更是將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中國南海。

 

三、艱難的追趕

 

2017年5月18日,在全球海洋可燃冰爭奪戰中,中國在南海神狐海域創(chuàng )造了產(chǎn)氣時(shí)間最長(cháng)、產(chǎn)氣總量最高的世界紀錄。實(shí)現在可燃冰這場(chǎng)新型能源競爭中從跟跑、并行到領(lǐng)跑的超越。

“可燃冰就像我親兒子一樣”,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副局長(cháng)、原可燃冰國家專(zhuān)項第二負責人張光學(xué)是我國可燃冰研究起步階段的主要參與研究人員之一。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未,這個(gè)說(shuō)起話(huà)來(lái)語(yǔ)速像機關(guān)槍一樣快,每?jì)扇昃统鲆槐緦?zhuān)著(zhù)的學(xué)者張光學(xué)就開(kāi)始了可燃冰的前期研究,當時(shí)國內還沒(méi)有可燃冰的資料,他就查閱國外文獻資料,開(kāi)始關(guān)注可燃冰發(fā)展情況。

當時(shí)張光學(xué)在第二海洋地質(zhì)調查大隊擔任大隊副總工程師、總工辦主任,他認真查看了單位資料室的21000公里地震資料,發(fā)現了我國可能存在可燃冰的證跡。

當時(shí),可燃冰在中國還是一個(gè)陌生領(lǐng)域,關(guān)注的人不多,張光學(xué)僅憑自己的興趣愛(ài)好,在資料室一遍又一遍翻閱地球物理資料,廣州的夏天又非常炎熱,資料室沒(méi)有空調,為了能找到可能存在可燃冰標志的似海底反射BSR,他經(jīng)常汗流浹背地逐條翻閱地震剖面,資料室的管理員對這位年輕的小伙子印象深刻,這么熱的天氣,這么高的頻率來(lái)往資料室,而且一來(lái)就是一整天的技術(shù)人員沒(méi)幾個(gè)。

張光學(xué)對可燃冰的興趣,起源于俄羅斯麥索雅哈可燃冰的發(fā)現,當時(shí)麥索雅哈氣田是開(kāi)采下面游離氣時(shí),偶然發(fā)現了游離氣上面存在著(zhù)可燃冰。這種可燃冰和游離氣的關(guān)系很多人搞不太明白,尤其是后來(lái)國內很多人對可燃冰經(jīng)過(guò)降壓開(kāi)采產(chǎn)生懷疑就是緣于很不理解可燃冰儲層之間的關(guān)系,張光學(xué)形象地給我們打了個(gè)比方,“這就像五花肉、大火一烤,油就出來(lái)了?!?

1997年3月6日,地質(zhì)礦產(chǎn)部在北京十三陵培訓中心召開(kāi)國家重點(diǎn)基礎研究項目立項論證會(huì )議,張光學(xué)在會(huì )議上做了題為《南海甲烷水合物成藏標志和找礦前景研究項目建議書(shū)》報告,盡管當時(shí)會(huì )議上每個(gè)人的發(fā)言時(shí)間只有二十分鐘,因張光學(xué)的選題新鮮,被破例延長(cháng)了發(fā)言時(shí)間,雖然這次會(huì )議之后,可燃冰因為過(guò)于“新穎”或許對很多人來(lái)說(shuō)過(guò)于陌生,沒(méi)有被列入國家重點(diǎn)研究項目,但為后面國土資源大調查立項奠定了基礎。

“我們是做戰略研究的,是歷史的開(kāi)拓者、見(jiàn)證者?!睆V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一直重視可燃冰的技術(shù)研究,從“十五”開(kāi)始到“十一五”張光學(xué)一直擔任可燃冰項目組長(cháng)、課題組長(cháng)。為了表彰他在可燃冰研究方面做出的貢獻,時(shí)任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長(cháng)馬申達,特地從局長(cháng)基金中獎勵了他一萬(wàn)塊錢(qián),“那可是1998年啊,趕上一年的工資了”張光學(xué)說(shuō)。

與張光學(xué)同期對可燃冰進(jìn)行研究的還有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副總工姚伯初教授,他在瀏覽了長(cháng)達數千米的地震剖面后,發(fā)現了東沙群島南部、西沙群島南部、西沙海槽北部海底,都有似海底反射波BSR出現,以此為依據,姚伯初寫(xiě)就了《南海北部陸緣天然氣水合物初探》一文,這篇文章在1999年“新一輪國土資源大調查”項目立項中起了重要作用。

馬申達,一位操著(zhù)一口寧波普通話(huà)精神矍鑠的管理者,是他揚起了可燃冰進(jìn)入海洋實(shí)質(zhì)性調查的第一面風(fēng)帆。他從1996年開(kāi)始在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擔任主要領(lǐng)導,到2014年退休,在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整整工作了18年。

1998年底,國土資源部新一輪國土資源大調查啟動(dòng)時(shí),馬申達就考慮爭取將可燃冰的調查列入其中,當時(shí)他心里沒(méi)底,就去找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葉天竺。葉天竺說(shuō),在新一輪國土資源大調查提出了采用新技術(shù)、新方法、新思路原則,你們可以據此原則提出立項申請。

馬申達與科研人經(jīng)過(guò)細研究,認為在中國海域符合可燃冰低溫高壓條件的地方南海,南海的大陸架較長(cháng),而且合低溫高壓水深400米以下的可燃冰成藏環(huán)境。于是他讓副總工程師姚柏初寫(xiě)了個(gè)立項材料向葉天竺匯報,聽(tīng)完匯報,葉天竺很激動(dòng),當場(chǎng)表示支持,在國土資源大調查項目中立項并給予220萬(wàn)元支持,隨即可燃冰調查項目正式啟動(dòng)。

220萬(wàn)元經(jīng)費是葉天竺擔任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以來(lái)批準立項的最大一筆經(jīng)費,但對于海洋調查來(lái)說(shuō),費用遠遠不夠,一艘調查船出海開(kāi)展工作,一天的油費就高達10萬(wàn)。

由于經(jīng)費有限,1999年可燃冰項目調查選在西沙海域,在做出航準備時(shí)有人提出,為節約經(jīng)費讓正在海上工作的其他調查船順便完成西沙可燃冰前期調查,不用專(zhuān)門(mén)派出“奮斗五號”調查船。

“不能因小失大,盡管我們經(jīng)費緊張,也沒(méi)有把握一定能有所發(fā)現,但如果因為海上勘探精度不夠,最終影響到可燃冰勘探進(jìn)展,損失是巨大的?!标P(guān)鍵時(shí)刻,馬申達權衡利弊果斷決策,他說(shuō)就是虧本也一定要把可燃冰調查做好,最終還是決定使用裝配有海洋調查高科技設備——“高分辨率多道地震系統”奮斗五”調查船出海調查。

一個(gè)月后,奮斗五號完成了500公里的測線(xiàn),經(jīng)過(guò)數據處理效果非常好,發(fā)現了很多似海底反射波,時(shí)任國務(wù)院副總理的溫家寶興奮地說(shuō)我們在南海發(fā)現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存在的似海底反射波,意味著(zhù)這類(lèi)新資源在我國零的突破。正是有了奮斗五號這次調查,才為可燃冰后期申請國家專(zhuān)項奠定了基礎。

葉天竺,上海崇明島人,1963年畢業(yè)于北京地質(zhì)學(xué)院勘探系。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首任局長(cháng)。長(cháng)期在東北做地質(zhì)工作,性格中有上海人的細膩,也有東北人的豪爽果斷。在我國可燃冰揚帆起航之際,他給予了科技人員的理解和源源不斷的動(dòng)力支持。

馬申達認為可燃冰之所以能受到高層領(lǐng)導重視,引起關(guān)注,當時(shí)葉天竺起了關(guān)鍵作用。

隨著(zhù)可燃冰調查的不斷深入,僅靠國土資源大調查費用是遠遠不夠的,要想摸清楚我國南??扇急鎸?shí)狀況,還需要國家專(zhuān)項資金支持。

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總工程師楊勝雄談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申請可燃冰國家專(zhuān)項時(shí)說(shuō)可燃冰立項差點(diǎn)因為難以“眼見(jiàn)為實(shí)”被卡住,而機緣則來(lái)至于2000年初,聯(lián)合國海底管理局在牙買(mǎi)加開(kāi)會(huì ),我國駐牙買(mǎi)加大使在會(huì )上獲得了一些國家正在積極尋找可燃冰的信息后,給國務(wù)院領(lǐng)導寫(xiě)了一個(gè)報告,建議我國關(guān)注可燃冰這個(gè)新資源。國務(wù)院領(lǐng)導很快批示給國土資源部和科技部。

國土資源部接到批示后,葉天竺立即指示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盡快起草項目論證報告,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迅速開(kāi)展工作,對以前的地震資料進(jìn)行了再次研究,編制了南海水合物調查報告。當年8月,由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起草完成的《天然氣水合物調查與評價(jià)》報告,通過(guò)國土資源部分別呈報給國家計委(后稱(chēng)發(fā)改委)、財政部、國務(wù)院二局。

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在獲得水合物初步成果后,葉天竺在一個(gè)星期日帶著(zhù)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馬申達,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副總工程師姚伯初,項目負責人楊勝雄去國土資源部匯報,蔣承菘副部長(cháng)和有關(guān)司局領(lǐng)導聽(tīng)取了匯報后,對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所做的基礎性、戰略性、前瞻性工作給予了肯定。蔣承菘說(shuō):“沒(méi)有能源國家就無(wú)法發(fā)展,可燃冰的研發(fā)要加大力度,國土資源部給予重點(diǎn)支持?!?

隨后,馬申達一行帶著(zhù)可燃冰資料,扛著(zhù)演示設備到分管財務(wù)工作的壽嘉華副部長(cháng)辦公室匯報,壽嘉華認為可燃冰研究很重要,應該申請一個(gè)專(zhuān)項。當時(shí)開(kāi)展的國土資源大調查項目,財政部批了10個(gè)億的總盤(pán)子,到賬8.9個(gè)億,可以通過(guò)可燃冰項目申請余下資金。

國土資源部科技司的負責同志與葉天竺一起到科技部進(jìn)行了匯報,科技部非常支持申請專(zhuān)項,給予可燃冰地震識別技術(shù)研發(fā)項目?jì)?yōu)先支持。

不久,葉天竺召集了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總工黃永樣、副總工姚伯初等人來(lái)北京,先后到有關(guān)部委匯報,但當時(shí)作為新生事物,很多人都不知道可燃冰能源為何物,相關(guān)部門(mén)非常謹慎,所以,推進(jìn)國家專(zhuān)項的工作進(jìn)展緩慢。

轉機出現在2001年,壽嘉華率團出訪(fǎng)歐洲,在德國考察基爾大學(xué)可燃冰調查和研究情況時(shí),與“天然氣水合物之父”休斯教授見(jiàn)面,隨團的財政部經(jīng)建司司長(cháng)胡華庭深刻地認識到可燃冰在我國研究的重要意義。在向國土資源部、科技部匯報后,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很快啟動(dòng)了可燃冰國家專(zhuān)項申請工作,并在繼國土資源大調查成功立項后,2002年申請到了8.1億元國家專(zhuān)項資金,我國可燃冰的研發(fā)工作,有了穩定的國家資金支持。

為加速推進(jìn)可燃冰的研發(fā)工作,2002年4月,經(jīng)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批準,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組建了可燃冰工程技術(shù)中心。2002年3月,有過(guò)輝煌海洋勘探歷史的“海洋四號”出征,依靠海底攝像在海底發(fā)現陡坎等地貌特征,并在陡坎處進(jìn)行海底活塞取樣,獲得樣品后,立刻在船上用氣相色譜儀進(jìn)行甲烷含量測定,很快發(fā)現了一些地方甲烷高含量異常,說(shuō)明這里有可燃冰溢出,但遺憾的是后面又去采集了許多次,卻一直沒(méi)采集到真正的可燃冰樣品,直到后來(lái)我國自主研發(fā)、制造的先進(jìn)儀器海馬號投入使用,發(fā)現了海馬冷泉,證實(shí)了有活動(dòng)的可燃冰存在。

2004年,中德合作時(shí)“太陽(yáng)號”考察船在東沙發(fā)現了九龍甲烷礁,這是可燃冰存在的重大證跡。2006年9月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由張光學(xué)牽頭寫(xiě)了一個(gè)水合物勘探開(kāi)發(fā)關(guān)鍵技術(shù)重大指南作為“國家高新研究發(fā)展計劃重大項目實(shí)施方案”提交上去,可燃冰研究課題由原來(lái)的9個(gè)追加到24個(gè)。

此后,從2007年開(kāi)始,我國可燃冰加快了研究和勘查步伐。

但有一個(gè)人的步伐永遠停止在了他三十歲的年輪上。

三十歲的年齡,是溫室里的小樹(shù)苗開(kāi)始茁壯成長(cháng),是跨過(guò)職業(yè)起步,進(jìn)入事業(yè)騰飛的黃金歲月。當南海神狐海域那神圣的火焰燃燒時(shí),他已經(jīng)看不到他曾經(jīng)為之奮斗的成果。

他就是可燃冰工程技術(shù)中心的趙祖斌,一位武漢大學(xué)畢業(yè)的高材生在研究可燃冰項目時(shí),廢寢忘食的工作,雖然時(shí)常感覺(jué)到頭疼不舒服,但為了加快可燃冰的研究進(jìn)展,一直拖著(zhù)沒(méi)有去醫院,直到實(shí)在忍不住了才去醫院檢查,但為時(shí)已晚,因腦血管瘤破裂,不幸地于20025月去世,當年剛滿(mǎn)三十歲。

每天在一起的時(shí)間遠遠多過(guò)家人的同事去世,給可燃冰工程技術(shù)中心的其他團隊人員帶來(lái)巨大的觸動(dòng),親眼看著(zhù)這位整天微笑著(zhù)的戰友從身邊倒下,他們內心悲痛無(wú)比,這場(chǎng)沒(méi)有硝煙的可燃冰爭奪戰一定要取得成功的信心在他們心中越來(lái)越堅定,一定要把我國的可燃冰要搞出來(lái),告慰已經(jīng)離去的戰友。

 

四、國家行動(dòng)

 

國家重點(diǎn)研發(fā)計劃項1項

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面上項目1項、青年科學(xué)基金項目3項

國土資源公益性行業(yè)科研專(zhuān)項1項

科技部863計劃項目(或課題)21項

863計劃是國家高技術(shù)研究發(fā)展計劃。黨中央、國務(wù)院1986年3月啟動(dòng),旨在提高我國自主創(chuàng )新能力,堅持戰略性、前沿性和前瞻性,以前沿技術(shù)研究發(fā)展為重點(diǎn),統籌部署高技術(shù)的集成應用和產(chǎn)業(yè)化示范,充分發(fā)揮高技術(shù)引領(lǐng)未來(lái)發(fā)展的先導作用。該計劃是以政府為主導,以一些有限的領(lǐng)域為研究目標的一個(gè)基礎研究的國家性計劃。

  科技部973計劃項目1項、課題1項

 973計劃是國家重點(diǎn)基礎研究發(fā)展計劃。1997年,中國政府采納科學(xué)家的建議,決定制定國家重點(diǎn)基礎研究發(fā)展規劃,開(kāi)展面向國家重大需求的重點(diǎn)基礎研究。旨在解決國家戰略需求中的重大科學(xué)問(wèn)題,以及對人類(lèi)認識世界將會(huì )起到重要作用的科學(xué)前沿問(wèn)題。)

  中國工程院重大咨詢(xún)項目下屬課題1項

……

在黨中央、國務(wù)院的堅強領(lǐng)導下,我國可燃冰的研發(fā)上升為國家行動(dòng)。國土資源部、財政部、國家發(fā)改委、科技部、中國科學(xué)院密切配合,充分發(fā)揮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社會(huì )制度優(yōu)越性,強力推進(jìn)我國海洋可燃冰資源的研發(fā)工作。國家立項、部委立項接踵而來(lái),把可燃冰研究、勘查不斷地推向一個(gè)又一個(gè)高峰,奮力追趕世界可燃冰發(fā)展步伐,并在這場(chǎng)看不見(jiàn)硝煙的可燃冰能源爭奪戰中搶占制高點(diǎn)。取得了令國人為之振奮,為其自豪的驕人業(yè)績(jì)。

任何一項高新技術(shù)的突破不是一時(shí)一地一人能夠完成的,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黨委書(shū)記溫寧和總工程師楊勝雄都認為,我國可燃冰在起步階段就得到了國土資源部、財政部、國家發(fā)改委、科技部等多個(gè)部委的重視支持,才有了今天的重大突破。

現任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鐘自然表示《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十三五規劃綱要》明確將推進(jìn)可燃冰資源勘查與商業(yè)試采列入能源發(fā)展重大工程。海域可燃冰試采關(guān)系國計民生,承載著(zhù)國家和人民的重托和厚望??扇急嚥蓪槲覈_(kāi)啟能源利用新時(shí)代奠定堅實(shí)基礎。

為進(jìn)一步加大天然氣水合物資源勘查力度,2011年國務(wù)院再次批準設立了新的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國家專(zhuān)項。這次國家專(zhuān)項共分兩個(gè)階段,第一階段為2011年到2020年,作為可燃冰試采階段。2020年-2030年,作為可燃冰產(chǎn)業(yè)化、商業(yè)化開(kāi)發(fā)階段,至此,在可燃冰這場(chǎng)能源爭奪戰,國家已經(jīng)投入和將來(lái)陸續投入的經(jīng)費將超過(guò)百億。

第二次國家專(zhuān)項設立后,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通過(guò)進(jìn)一步勘查,在珠江口盆地東部海域發(fā)現了天然氣水合物有利目標區,經(jīng)過(guò)科學(xué)論證確定了鉆探取樣井位,并于2013年正式施工。 

總結和汲取了2007年的經(jīng)驗和不足的基礎上, 2013年三個(gè)航段都是由中國科學(xué)家自己定的孔位,同時(shí)有更多的成員參加了可燃冰鉆探工作。

2007年4月實(shí)施的我國第一次可燃冰鉆探取樣,當時(shí)租用的是荷蘭輝固公司的“巴弗尼特號”可燃冰鉆探船,中方只有六名科研成員參與了此次可燃冰鉆探。在確定采樣孔位時(shí),中方和外方分別提出了三個(gè)孔,外方提出的是2號、4號、6號,中方提出的是1、3號、7號,最終在2號、3號和7號孔都打到了可燃冰,其中2號孔位原由美國科學(xué)家提出,在后來(lái)施工過(guò)程中,中國科學(xué)家根據孔位附近地質(zhì)情況、海底地貌情況向東北移了15米,在這三個(gè)打到可燃冰的鉆孔中,中方科學(xué)家定位準確率遠遠高于美國科學(xué)家,原來(lái)外國的科學(xué)技術(shù)不一定就比中國的強,。

2013年,在珠江口東部(瓊東南)海域實(shí)施可燃冰鉆探時(shí),剛開(kāi)始的測井數據顯示低于2007年的數據,當時(shí)船上所有人都很著(zhù)急,可運氣總是給那些早就準備好的人,就在第一航段快要結束的時(shí)候,他們發(fā)現在16站位測得的電阻率、速度等曲線(xiàn)開(kāi)始增強,明顯超過(guò)2007年。說(shuō)明這個(gè)地方不但深部有可燃冰,而且淺部也有,全船的科學(xué)家發(fā)自心底的興奮躍然而起。憑借著(zhù)科研人員的敏感和對海底資料的分析,他們認為如果將16站位調整一下,或許會(huì )有更大突破,經(jīng)現場(chǎng)首席科學(xué)家楊勝雄拍扳,站位向南移動(dòng)了200米。

而監控這次測井的就是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可燃冰工程中心的蘇丕波博士,可燃冰在鉆探取樣測井時(shí),當電阻率突然增大,意味著(zhù)水合物存在的可能性極大,一般南海北部的電阻率背景值為1左右,當蘇丕波在一次值班盯著(zhù)電阻率曲線(xiàn),看到電阻率上升到10時(shí),他興奮得跳了起來(lái),本來(lái)想馬上通過(guò)對講機告訴現場(chǎng)指揮,但又怕是異常值,忍住了沒(méi)說(shuō),直到測井值穩定下來(lái),他馬上通過(guò)對講機報告了這一喜訊。其實(shí),這只是開(kāi)始,后面幾口井測井數據顯示更好,而且湊巧的是,每次他都是現場(chǎng)第一見(jiàn)證人,以至于后來(lái)大家都開(kāi)玩笑的說(shuō)既然他每次現場(chǎng)值班都有重大發(fā)現,干脆以后只要測井時(shí),就他去值班吧。

果然,在第一航段最后一個(gè)8號站位,測得曲線(xiàn)直接爆表,超過(guò)了儀器刻度,瞬間船上的科學(xué)家們都興奮起來(lái),在現場(chǎng)仔細分析研究后,又向東北方向調整了兩公里。但是就是為了這個(gè)孔位的調整,現場(chǎng)的中國科學(xué)家們整整研究了三個(gè)晚上,他們對地震剖面一條一條地分析研究,終于看到了很強的反射波,這時(shí),大家懸掛著(zhù)的心才安然放下。而當這次航程結束,蘇丕波下船回到家時(shí)他那只有一歲多的兒子像看一個(gè)陌生人一樣看著(zhù)他,直到一周后才找回到熟悉的感覺(jué)?!?/span>

2013年5月,中國科學(xué)家組成的可燃冰團隊終于在水深800米海底取到了可燃冰樣品。

 “從十幾米到六十多米都有,分散的顆粒狀可燃冰直接隨鉆噴出來(lái)了,大家非常激動(dòng),歡呼雀躍”。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水合物中心李四光學(xué)者梁金強當時(shí)就在第一航段現場(chǎng),“我們終于在祖國的南海北部珠江口盆地東部海域首次看到了高飽和度可燃冰,一個(gè)超千億方級可燃冰礦藏蘇醒了?!?/span>

2013年6月,鉆探船在深圳補給后執行第二個(gè)航段任務(wù),這個(gè)航段主要任務(wù)是在第一航段基礎上鉆取樣品。這次輝固公司的保壓取芯技術(shù)比2007年進(jìn)步了很多,取芯長(cháng)度從1米變成了3米,當時(shí)一共取了37個(gè)可燃冰樣品,有一段可燃冰樣品足足有30厘米長(cháng)。.

“大家快來(lái)看冰”

“像漢白玉柱子”

“整個(gè)科考船甲板都瘋魔了”

“第一次在船上看到了一塊雞蛋大的白色天然氣水合物正在分解,我真是太激動(dòng)了?!?/span>

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可燃冰工程中心的方允鑫博士和付少英博士等幾位科學(xué)家都在現場(chǎng)看到了可視的可燃冰樣品。他們是我國第一批見(jiàn)到并觸摸天然氣水合物實(shí)物樣品的科技人員。

“凍死我了”

方允鑫博士在觸摸到取樣器鉆頭時(shí),立刻感覺(jué)到夏天大海上刺骨的冰冷,這是因為可燃冰被取上來(lái)后短時(shí)間內快速分解吸熱,使得周?chē)杆俳禍?,從而使得取樣器變得冰冷?/span>

“干了這么多年水合物調查航次的現場(chǎng)工作,今天可算見(jiàn)著(zhù)了可燃冰的真實(shí)面目,這輩子沒(méi)有遺憾了。付少英感嘆道。

而此刻,科考船甲板早已沸騰,大家爭相點(diǎn)燃的可燃冰合影。

通過(guò)這次獲取肉眼可視的可燃冰樣品,徹底消除了外界對于前幾次可燃冰是否真獲得樣品的疑惑。

2013年之后,我國科學(xué)家就開(kāi)始圍繞可燃冰的試采開(kāi)展工作,根據2013年海域鉆探工作取得的成果,當時(shí)可燃冰團隊想把試采地點(diǎn)選在瓊東南海域,因為那里和日本一樣都是砂巖儲層,顆粒比較粗,開(kāi)采難度小,而且這個(gè)海域勘探程度相對較高。

很快,井位在瓊東南海域的定位和實(shí)施方案順利完成,但不曾想到的是因為一些外交因素,導致在這個(gè)海域無(wú)法實(shí)施試采方案,于是不得不將工作重心調整到2007年開(kāi)展工作的神狐海域。而此時(shí),留給他們修改方案的時(shí)間只剩下一個(gè)月了。

大家加班加點(diǎn),晚上睡在辦公室沙發(fā)上,一刻不停的研究神狐海域的各種資料??扇急こ碳夹g(shù)中心的梁勁說(shuō)“工作量非常大,加班加點(diǎn)是常有的事,把辦公室當成了家是普遍現象,有時(shí)候為了趕寫(xiě)報告,就叫家里人往辦公室送飯,大家在辦公室度過(guò)一個(gè)又一個(gè)不眠之夜?!?/span>

最終,按照工程技術(shù)中心在神狐海域重新選定的孔位,經(jīng)過(guò)三個(gè)航段的努力,可燃冰研究團隊終于在神狐海域打了19個(gè)站位,全部見(jiàn)到可燃冰,在其中4個(gè)站位取樣,在3個(gè)站位里取得了可燃冰樣品,最后圈定兩個(gè)礦體,一個(gè)8平方公里,一個(gè)3平方公里。梁金強說(shuō)起當時(shí)打仗一樣的場(chǎng)景時(shí),仍然興奮不已。

2015年的可燃冰鉆探航次第二個(gè)航段開(kāi)始,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可燃冰工程技術(shù)中心工程師楊承志是個(gè)來(lái)自北方的旱鴨子,雖然第一次登船出海讓他無(wú)比興奮。但從深圳赤灣碼頭起航至珠江入??谶@段航程,他就開(kāi)始失眠,等科考船真正進(jìn)入大海,搖晃的船體使他再也難以入睡。早上起來(lái),因為睡眠嚴重不足,雙眼布滿(mǎn)血絲,出現暈船的癥狀,還沒(méi)來(lái)得及吃早餐,他就稀里嘩啦吐個(gè)不停。這些沒(méi)有逃過(guò)張明副總工、陸敬安主任的眼睛,在團隊成員的關(guān)心和同事的幫助下,他趕在到達工區作業(yè)前,通過(guò)調節作息時(shí)間和飲食,終于挺過(guò)了暈船期。

其實(shí),和他們一起暈船的“暈友”不止他一個(gè),中科院的博士王力峰也是其中一員。

他在日記里寫(xiě)道:“記得第一次出海的時(shí)候,非常的興奮,前一天晚上一直沒(méi)有睡著(zhù)覺(jué),覺(jué)得自己好像真的是要實(shí)現15世紀航行家的那種感覺(jué),但很快一種暈眩的感覺(jué)就撲面而來(lái),我很快就感覺(jué)到眼前發(fā)黑,看什么東西都似乎明顯發(fā)暗的感覺(jué),同時(shí)胃里有一種無(wú)法表達的惡心感,有點(diǎn)脹,但是又吐不出來(lái),憋在心口處十分難受。

2016年5月30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全國科技創(chuàng )新大會(huì )、兩院院士大會(huì )、中國科協(xié)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上指出:“深海蘊藏著(zhù)地球上還未認識和開(kāi)發(fā)的寶藏,但要得到這些寶藏,就必須在深海進(jìn)入、深海探測、深海開(kāi)發(fā)方面掌握關(guān)鍵技術(shù)”。

同年,9月5日,國土資源部姜大明部長(cháng)在全國國土資源系統科技創(chuàng )新大會(huì )上向國土資源系統科技工作者發(fā)出向深海、深地、深空探測進(jìn)軍的號召。

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加快了可燃冰的試采進(jìn)程。2016年在神狐海域開(kāi)展了8個(gè)站位的鉆探,進(jìn)一步論證了試采井位。選定了兩個(gè)礦體,進(jìn)行原位測試,采用新技術(shù)進(jìn)行產(chǎn)能模擬、礦體評價(jià),產(chǎn)水、產(chǎn)氣、出砂、溫壓場(chǎng)變化,影響半徑等研究,同時(shí)把九十年代的資料重新處理、解釋、提出了新的成藏模式,系統地獲取了試采目標井儲層物性數據,為試采目標確定了最終井位。

 

五、一號工程三大決策

 

在近二十年的時(shí)間里,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披荊斬棘克服無(wú)數的困難,頂住了外界不斷的質(zhì)疑和壓力,實(shí)現了我國可燃冰勘查研究從跟跑、并行到領(lǐng)跑的跨越。這一舉世矚目成就的創(chuàng )造與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黨組高瞻遠矚的戰略布局密不可分。

2014年7月,鐘自然擔任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后,力推可燃冰項目不斷加快進(jìn)度,并列入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建設世界一流地質(zhì)調查機構的一號工程。

也是在同年7月,在北京召開(kāi)的第八次國際水合物大會(huì )上,中國代表宣布:我國將在2017年開(kāi)展可燃冰試采工作??紤]到當時(shí)我國在資源開(kāi)發(fā)利用領(lǐng)域的現實(shí)情況,我國科技工作者有希望有能力在可燃冰能源研究開(kāi)發(fā)領(lǐng)域攀登世界高峰,這是國家實(shí)施科技戰略,實(shí)現科技強國夢(mèng)的一根柱子。

其實(shí)在2016年4月,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統籌部署下,基礎部,總工室、財務(wù)部和中石油海洋工程公司順利完成對接,組建了水合物項目部等組織機構,由專(zhuān)人負責,集中辦公,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成立了領(lǐng)導小組,領(lǐng)導小組由鐘自然和中石油副總經(jīng)理汪東進(jìn)任組長(cháng),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副局長(cháng)李金發(fā)和中石油總經(jīng)理助理王鐵軍任副組長(cháng),下設可燃冰試采指揮部,葉建良任指揮長(cháng),青島海洋地質(zhì)所所長(cháng)吳能友和中石油海洋工程公司副總經(jīng)理彭飛任副指揮長(cháng),北京大學(xué)教授、李四光學(xué)者盧海龍是首席科學(xué)家,指揮部下設辦公室,由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助理邱海峻任辦公室主任。

同時(shí),開(kāi)始在國內外選聘、招聘各方面的專(zhuān)家,如勘探所的謝文衛是山東平邑石膏礦現場(chǎng)搶險專(zhuān)家,在試采工程設計完善領(lǐng)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葉成民是水文鉆探專(zhuān)家,在防砂方案制定中發(fā)揮了重要作用,陸程原來(lái)在油氣中心工作,他不僅懂日語(yǔ),在現場(chǎng)幫忙翻譯資料,同時(shí)對勘探鉆井、井場(chǎng)建設、開(kāi)發(fā)方面都有豐富的實(shí)踐經(jīng)驗,可以說(shuō)可燃冰試采指揮部近五十人的團隊里人人都身懷絕技,每個(gè)人都是一個(gè)領(lǐng)域的專(zhuān)家。

在可燃冰試采工作進(jìn)入關(guān)鍵節點(diǎn),2017年3月29日,鐘自然專(zhuān)程趕到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要求他們加大科技創(chuàng )新工作力度,將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建設成為世界一流的海洋地質(zhì)調查研究機構,提出在海洋地質(zhì)調查領(lǐng)域,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必須是第一。

可燃冰試采作為一號工程,選擇支撐試采工作的平臺就成為決策層的一項重要工作,選擇得當,成功的希望就大。

領(lǐng)導小組經(jīng)過(guò)多次考查調研選擇了中集集團的D90平臺,就是我們熟悉的“藍鯨一號”,當時(shí)這個(gè)平臺是為丹麥一家油井公司建造的,后來(lái)油氣行業(yè)不景氣,丹麥的這家公司連定金都不要了,自然這個(gè)平臺就交付不了。

D90平臺一共投入了7億美元,正常情況下,每天租金要100萬(wàn)美元,最低也得80萬(wàn)美元,而可燃冰團隊去談判,最后確定的價(jià)格是每天25萬(wàn)美元。

“我們一直感恩于國土資源部姜大明部長(cháng)”。中集來(lái)福士的領(lǐng)導深情回憶起2008年11月,時(shí)任山東省省長(cháng)的姜大明到煙臺中集來(lái)福士調研,當他了解到深水碼頭對海工企業(yè)發(fā)展的重要性之后,親自協(xié)調有關(guān)部門(mén)落實(shí)中集來(lái)福士的深水碼頭項目。一個(gè)月后,山東省政府正式批復同意建設中集來(lái)福士深水碼頭。從而奠定了中集來(lái)福士在中國海工行業(yè)的地位,也奠定了中國海工發(fā)展的基礎。為了用實(shí)際行動(dòng)支持中國科技工作者攀登可燃冰領(lǐng)域的世界高峰,中集來(lái)福士給出了無(wú)法用成本來(lái)計算的價(jià)格。

在這一壯舉和海上試采工作中,我們看到了一個(gè)海工企業(yè)的責任擔當,感受到他們?yōu)閷?shí)現民族振興、祖國富強的赤誠之心。

兵法云:“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中國南海神狐的火焰能夠熊熊燃燒且持續六十天,全面完成試采任務(wù),從而確定了我國在可燃冰領(lǐng)域領(lǐng)跑世界的地位,與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黨組深謀遠慮的三項決策密切相關(guān)。

一是精心挑選有工程管理經(jīng)驗,對可燃冰有一定研究,懂管理、擅協(xié)調的試采指揮部指揮長(cháng)人選;二是在科學(xué)分析周密計算的前提下,將可燃冰試采產(chǎn)氣量和試采時(shí)間大幅度調整;三是考慮到2017年的可燃冰試采工作開(kāi)始進(jìn)入工程階段,將承擔可燃冰試采任務(wù)的主體單位進(jìn)行調整。

從可燃冰試采平臺到南崗基地,從南崗基地到廣州總部,凡是和葉建良打過(guò)交道的人,沒(méi)有一個(gè)不對這位新上任的局長(cháng)豎起大拇指。

葉建良,196412月出生的浙江海寧人,19886月參加工作,中共黨員,博士,研究員。作為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第一項重大決策,葉建良2016年3月22日,從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油氣中心主任空降到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任局長(cháng)。

談到可燃冰試采成功的體會(huì )時(shí),這位身材中等,雖然看起來(lái)較瘦但精神奕奕的試采平臺指揮長(cháng)謙虛地說(shuō):“從我個(gè)人親自做可燃冰具體工作層面來(lái)講,離黨中央、國務(wù)院要求的可燃冰產(chǎn)業(yè)化還有很長(cháng)的路要走。搞地質(zhì)工作只要人努力,老天也會(huì )幫忙,我只是完成了組織交給我的一項任務(wù)”。

他上任后,實(shí)施可燃冰的試采就成為他工作的重中之重,一心撲在平臺上,每天工作時(shí)間都在十七八個(gè)小時(shí)。

現場(chǎng)指揮部組建初期,他倍感壓力山大,原來(lái)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油氣中心工作時(shí)項目多、壓力相對小,而到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卻面臨項目經(jīng)費少,隊伍大,人們的認識分歧多等現實(shí)問(wèn)題。當時(shí)可燃冰項目經(jīng)費有限,很多選聘、招聘進(jìn)入可燃冰團隊的專(zhuān)家都沒(méi)有報酬,同時(shí)可燃冰試采工作在全國沒(méi)有經(jīng)驗可借鑒,很多人提出了不同意見(jiàn),為他的決策擔憂(yōu)。好在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領(lǐng)導非常支持他的工作。關(guān)鍵節點(diǎn),姜大明部長(cháng)對可燃冰的試采團隊給予了很大鼓勵,“科學(xué)有風(fēng)險,失敗了也可以總結經(jīng)驗,也是成果?!?堅定了他和同事們在可燃冰領(lǐng)域一定要攀上世界高峰,給中國在能源領(lǐng)域揚眉吐氣的信心。

盡管有了領(lǐng)導支持作后盾,但具體到可燃冰試采技術(shù),他也只能一步一步地摸索著(zhù)干。他說(shuō)“如果這次可燃冰試采不成功,我都不敢想象,可能這將成為我一生最大的遺憾,所以我只能鼓起勁堅定不移地往前走,把所有招都使了?!?

他不斷給自己鼓氣說(shuō)“可燃冰試采工作必須成功,如果失敗,其他成果都是零?!卑凑赵媱澪覈扇急嚥啥ㄔ?span style="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201710月進(jìn)行,他反反復復計算時(shí)間,分析南海臺風(fēng)、洋流形成的特點(diǎn)和地點(diǎn),認為在10月至次年3月中旬,南海海域為東北季風(fēng)時(shí)期,冷空氣入侵頻繁;3月中旬至5月中旬,南海海域風(fēng)向多變;5月中旬至9月中旬,為西南季風(fēng)時(shí)期,多吹西南風(fēng),溫度高、濕度大,北部沿海多雷暴和暴雨,臺風(fēng)影響頻繁。為此,決定提前在3月下旬開(kāi)鉆。

葉建良充分利用了他三十多年從事油氣地質(zhì)工作的經(jīng)驗,提出了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我們搞工程的要重新認識科學(xué)理論,工程不能總是因為理論而磨磨唧唧等待,要考慮時(shí)間成本和效率成本,就像鐘自然局長(cháng)說(shuō)的要以目標為導向,以工程相協(xié)調,只有把理論和實(shí)踐結合才會(huì )脫離紙上談兵,才能在實(shí)際工作中創(chuàng )造最大化的效能。 ”

解放思想、大膽創(chuàng )新、調整出氣產(chǎn)量和延長(cháng)產(chǎn)氣時(shí)間這是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的第二大決策。

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副局長(cháng)、可燃冰領(lǐng)導小組副組長(cháng)李金發(fā)提到最多的就是“解放思想”,他說(shuō)可燃冰試采工作是一項前無(wú)古人的事業(yè),如果沒(méi)有解放思想,沒(méi)有創(chuàng )新,這次試采就不會(huì )取得產(chǎn)氣量大,產(chǎn)氣時(shí)間長(cháng)的突破性成果。

李金發(fā)說(shuō)“鐘自然局長(cháng)每次都要求我們解放思想,大膽創(chuàng )新。當時(shí)大家都覺(jué)得這次試采目標任務(wù)定得太高,達不到,難度很大,但最后經(jīng)過(guò)可燃冰研究團隊的不斷創(chuàng )新還是成功了,可以說(shuō),解放思想,大膽創(chuàng )新的理念一直貫穿我們整個(gè)可燃冰試采工作?!?/span>

328日鐘自然和汪東進(jìn)要到試采平臺檢查工作,宣布可燃冰試采正式開(kāi)鉆,李金發(fā)和王鐵軍提前一天去現場(chǎng),通過(guò)現場(chǎng)了解當時(shí)理論上計算可燃冰試采產(chǎn)量一天最多只有五千立方米,根本達不到一萬(wàn)立方米的目標。

“這個(gè)出氣量肯定不行”,李金發(fā)在可燃冰平臺現場(chǎng)堅定地說(shuō)。

他要求大家解放思想,集思廣益、大膽創(chuàng )新,把儲層改造作為重點(diǎn),力爭突破。

而儲層改造的關(guān)鍵是通過(guò)水力割縫技術(shù)來(lái)提高海底可燃冰產(chǎn)氣量,在中石油專(zhuān)家配合下,試采團隊在水力割縫方面進(jìn)行了大膽創(chuàng )新,將原來(lái)的12組加密到31組。

事實(shí)證明,這個(gè)創(chuàng )新舉措起到了突破性的效果。518日,可燃冰連續試采八天,我國向世界莊嚴宣布,南??扇急嚥善骄刻斐鰵饬窟_到了1.6萬(wàn)立方米,創(chuàng )造了世界紀錄。

李金發(fā)回想起當時(shí)在平臺上的場(chǎng)景,娓娓向我們道來(lái),他坦言當時(shí)壓力非常大,每天晚上睡不著(zhù)覺(jué)。畢竟在可燃冰領(lǐng)域,相對于國外一些發(fā)達國家,中國調查研究起步相對較晚,甚至連一些可燃冰專(zhuān)家都從來(lái)沒(méi)見(jiàn)過(guò)樣品,而且滲透率又沒(méi)有標準,沒(méi)有技術(shù)規范,做出來(lái)的數據也無(wú)法進(jìn)行對比,以前很多油氣勘探的方法不一定有效。

517日,在我國可燃冰試采火焰點(diǎn)燃的第七天,李金發(fā)和汪東進(jìn)來(lái)到試采平臺,落實(shí)準備第二天向新聞界宣布可燃冰試采成功消息的各項工作。

這一夜成了他們和平臺上所有科技人員在南海海域上的又一個(gè)不眠之夜。因為天氣預報說(shuō)明天有雨,當時(shí)不得不確定兩套方案并作了最壞的打算。李金發(fā)在現場(chǎng)指揮部,一直不停地盯著(zhù)平臺上的流量、氣量、溫度變化。夜里兩點(diǎn)強迫自己去休息,但躺在床上,聽(tīng)著(zhù)艙外的雨點(diǎn)聲,實(shí)在難以成眠,三點(diǎn)又爬起來(lái)到指揮部監控平臺呆到天亮。第二天早晨八點(diǎn)雨過(guò)天晴,他才真正松了一口氣,

將承擔可燃冰項目的主體單位從青島海洋地質(zhì)所移交給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這是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黨組的第三項重大決策。

坐落于美麗的膠東半島濱海城市的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具有中國可燃冰研究最為先進(jìn)和完善的實(shí)驗室“國土資源部天然氣水合物重點(diǎn)實(shí)驗室”,無(wú)論是祁連山凍土,還是南海取得的可燃冰樣品都在這里檢測鑒定,是國內最全面和最具權威的可燃冰檢測鑒定中心。在中國可燃冰研究的進(jìn)程中,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的科研人員擔負起了在理論和技術(shù)前沿進(jìn)行突破的尖兵作用。

2001年,當時(shí)我國還沒(méi)有從自然界中獲取可燃冰的樣品,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就在實(shí)驗室通過(guò)模擬可燃冰存在的環(huán)境條件進(jìn)行探索,并于2002年首次合成了肉眼可見(jiàn)的海洋可燃冰樣品,開(kāi)啟了我國可燃冰研究新的征程。尤其2012年以來(lái),他們通過(guò)研制特殊的實(shí)驗裝置,系統地開(kāi)展天然氣水合物測試技術(shù)研究,建立一系列的實(shí)驗測試技術(shù)與方法,可獲得天然氣水合物的結構類(lèi)型、籠占有率、氣體組成、形態(tài)學(xué)、賦存狀態(tài)、微觀(guān)動(dòng)力學(xué)過(guò)程等基本信息,并廣泛地應用于我國海域和陸域鉆獲的可燃冰樣品中,為可燃冰研究提供了豐富、準確的分析測試信息,推動(dòng)了我國可燃冰研究的不斷深入。

既然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具有那么強大的可燃冰研究能力,為什么還要把可燃冰試采工作轉移到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廣州海洋局呢?

因為可燃冰試采是一個(gè)系統工程。

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黨組充分認識到,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在可燃冰理論、實(shí)驗測試、技術(shù)方法研究方面有優(yōu)勢,而在工程施工實(shí)踐方面,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具有豐富的海洋工程實(shí)踐經(jīng)驗。

可燃冰主體承擔單位從青島移師廣州之后,指揮部很快建立起來(lái),在總體思路上,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圍繞如何達到日產(chǎn)一萬(wàn)立方米、持續一周的目標連續召開(kāi)了四次領(lǐng)導小組會(huì ),提出了開(kāi)拓思路、解放思想,提出了圈定試采區,完善試采方案,充分準備工程裝備,建設專(zhuān)業(yè)團隊四個(gè)輪子一起轉的方案,并提出了勘查、技術(shù)、工程、環(huán)境四輪驅動(dòng)統籌規劃各項工作。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作為技術(shù)支持與提供試采平臺服務(wù)的中石油下屬單位中國石油集團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一起成為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實(shí)施可燃冰試采工程的左膀右臂。

 

六、全球一流的鉆井平臺——“藍鯨一號”

    

來(lái)到我國廣袤的南海神狐,紅白色相間的佇立在蔚藍的大海中試采平臺格外醒目,這個(gè)像鯨魚(yú)一樣的龐然大物就是我國首次可燃冰試采成功的“利器”——藍鯨一號。

這個(gè)由我國自主研發(fā)、設計、制造的試采平臺,在這次我國南海神狐海域可燃冰成功試采工作中功不可沒(méi)。

“藍鯨一號”鉆井平臺誕生于山東煙臺,是由中集來(lái)福士自主設計建造的超深水半潛式鉆井平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進(jìn)的鉆井平臺。它的排水量可達7萬(wàn)噸,與“遼寧”號航母滿(mǎn)載排水量相當;“藍鯨一號”長(cháng)117米,寬92.7米,面積相當于一個(gè)標準足球場(chǎng)大??;高度達118米,相當于近40層樓的高度。

201736日,“藍鯨一號”直接從煙臺自航奔赴南海工區,平臺航行總行程2263公里,共航行7.1天,平均航速達8.27節(時(shí)速每小時(shí)12公里)順利精準地到達神狐海域,開(kāi)啟了我國可燃冰試采的序幕。

在試采過(guò)程中,猶如一片樹(shù)葉漂在海上的“藍鯨一號”,通過(guò)8臺全回轉式6034馬力的推進(jìn)器實(shí)時(shí)定位,保證了作業(yè)期間平臺的穩定,即使在臺風(fēng)“苗柏”侵襲時(shí),依然巋然不動(dòng)。

2017年6月上旬,第2號臺風(fēng)“苗柏”逐漸形成,南海的海域開(kāi)始不平靜了,往返的貨輪、船只在這一海域行駛時(shí),都要密切關(guān)注臺風(fēng)走向和風(fēng)力,以便及時(shí)采取避讓措施,而可燃冰試采平臺這個(gè)龐然大物卻無(wú)法避讓?zhuān)ㄒ坏倪x擇就是臺風(fēng)來(lái)臨時(shí)是停止試采還是繼續試采。

面對臺風(fēng)“苗柏”的來(lái)臨,可燃冰試采團隊所有人的壓力都非常大,可燃冰團隊領(lǐng)導夜里兩三點(diǎn)都不睡覺(jué),開(kāi)會(huì )討論是繼續試采還是停止試采這件兩難選擇的事。不走的話(huà),臺風(fēng)對井上和井下設備的影響難以預料,但如果撤離就不利于這次可燃冰的持續開(kāi)采和研究工作。

最終,試采現場(chǎng)指揮部與“藍鯨一號”操船團隊根據南海前期臺風(fēng)的特點(diǎn),以及對當前平臺動(dòng)力系統和定位系統的能力評價(jià),慎重作出保持生產(chǎn)測試、原地抗擊臺風(fēng)的決定,同時(shí)制定了詳細的、可操作性強的應急預案。

6月12日,南海神狐海域可燃冰試采已連續試采達32天,臺風(fēng)“苗柏”如期而來(lái),更為緊張的是,凌晨4點(diǎn),“苗柏”轉向風(fēng)力突然由預測的9級加劇至11級,速度超過(guò)60節,每秒30米,海況異常惡劣,這對“藍鯨一號”來(lái)說(shuō)是場(chǎng)生死未卜的巨大考驗。

臺風(fēng)正面過(guò)來(lái)的時(shí)候,試采平臺指揮長(cháng)葉建良顧不上危險,他那瘦瘦的身影,目不轉睛地盯著(zhù)臺風(fēng)刮來(lái)的方向,好在經(jīng)過(guò)十幾分鐘后臺風(fēng)風(fēng)力變小了。平臺憑借強大的動(dòng)力定位系統和經(jīng)驗豐富的操船隊伍,一直保持在安全區域與暴風(fēng)正面對抗,實(shí)測最大漂移距離不超過(guò)6.5米,在試采各參戰單位的堅守下,南??扇急嚥傻幕鹧?,在狂風(fēng)暴雨中依舊燃燒,與科技工作者共同頂住了11級臺風(fēng)的侵襲,這足以說(shuō)明藍鯨一號是全球最先進(jìn)的半潛式鉆井平臺。

   讓我們的目光回到328,神狐海域可燃冰試采工程正式開(kāi)鉆時(shí)。望著(zhù)藍鯨一號巍峨的鉆塔,復雜的各種液壓管線(xiàn),先進(jìn)的自動(dòng)化設備正有條不紊地啟動(dòng)運行。

晴天萬(wàn)里的高空下,被藍色包裹的藍鯨一號平臺上,來(lái)自全球十幾個(gè)國家的工程技術(shù)人員正在忙碌著(zhù),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參與可燃冰試采工作的技術(shù)人員匡增貴正是其中的一員。

隨著(zhù)鉆桿一根又一根接起來(lái)鉆向深海底部,挺進(jìn)可燃冰儲層,曾經(jīng)在神狐海域做過(guò)調查工作的工程師匡增貴開(kāi)始失眠,即使偶爾睡著(zhù),也會(huì )被各種噩夢(mèng)驚醒,雖然平臺試采工作一切順利,但是他的壓力不但沒(méi)有減小,反而越來(lái)越大,越是臨近可燃冰目的層,他失眠得越厲害,整夜整夜的無(wú)法安睡,巨大的心里壓力壓得他喘不過(guò)氣來(lái),因為他的工作不同于其他工種,作為地質(zhì)組成員他主要負責可燃冰井位的選取。

無(wú)法入眠的他經(jīng)常半夜坐在指揮部問(wèn)自己,自己選的井位究竟值不值得國家花這么多人力、物力、財力,萬(wàn)一打下去什么都沒(méi)有自己該如何面對?每當想到此,他的內心就涌出惶恐。

“三軍未動(dòng),糧草先行”。精細的地質(zhì)工作就是可燃冰這場(chǎng)能源爭奪戰的“糧草”。從2013年開(kāi)始,他們地質(zhì)組根據多年的勘查和研究情況,把可燃冰試采井位選定在條件非常好的瓊東南地區。為此,他們花費了大量精力研究這個(gè)地區可燃冰賦存情況,精確地選定了鉆井井位,心里充滿(mǎn)了信心。但世事難料,在臨近試采工作前夕,因為外交等原因,研究最成熟的瓊東南孔位不得不放棄,而把目標轉移到神狐海域,而且留給他們只有一個(gè)月時(shí)間,吃睡在辦公室,白天黑夜的的分析資料、研究資料終于如期確定了井位,而現在隨著(zhù)鉆機的轟鳴聲,離海底的位置越來(lái)越近,匡增貴的焦慮也越來(lái)越嚴重。

試采指揮部辦公室主任邱海峻,這位從壁、草原、大山走出來(lái)的地質(zhì)學(xué)家,敏銳的察覺(jué)到他的狀態(tài),主動(dòng)找他談話(huà),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減負。

“小匡,精神要放松,心里不要有負擔,僅僅是試采,我們中國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是失敗了,也沒(méi)人會(huì )怪罪你,有什么事大家會(huì )一起承擔,我們始終是一個(gè)優(yōu)秀的團隊”。經(jīng)過(guò)多次談心疏導,匡增貴心里壓力有所減緩。而此刻的邱海峻在安慰別人的同時(shí),他自己本身每天忍受著(zhù)胃病的折磨而堅持工作??扇急F場(chǎng)指揮長(cháng)葉建良一直患有關(guān)節炎,走路也是一瘸一拐。在陸地上吃點(diǎn)藥還管用,這次到了海上不但關(guān)節炎犯得特別厲害,而且因為海上過(guò)于潮濕吃什么藥都不管用。即使這樣,作為主心骨、領(lǐng)頭羊的他沒(méi)有退卻,一直堅持了六十多天,直到試采取得成功。

510日,緊張的一刻終于來(lái)臨,成敗在此一舉。

上午9點(diǎn)20,平臺開(kāi)始開(kāi)泵降壓,氣路管線(xiàn)壓力開(kāi)始上升。

14點(diǎn)52分,指揮部果斷地一聲令下,頓時(shí)從平臺伸向海面的火焰沖天而起,看著(zhù)健壯撲騰火焰,所有團隊成員圍了一圈又一圈,大家擁抱在一起,互相祝賀,久久不愿離去,匡增桂懸著(zhù)的心終于可以暫時(shí)放了下來(lái)。

點(diǎn)火成功了,但僅僅是萬(wàn)里長(cháng)征邁出的第一步,更大的挑戰還在后面。

可燃冰試采點(diǎn)火的第二天,現場(chǎng)指揮部的決策者和科技人員和前一天相比判若兩人,那種激動(dòng)、欣喜、歡快的情景蕩然無(wú)存,所有人盯著(zhù)大屏幕上不斷變化的數據,室外大海有節奏的撲打平臺的聲音與室內連掉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tīng)見(jiàn)的氛圍交織在一起。每個(gè)人的動(dòng)作都非常小心。

為了完成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日產(chǎn)一萬(wàn)立方米的試采任務(wù),葉建良每天晚上都組織科研人員針對出現的各種情況進(jìn)行討論,會(huì )議經(jīng)常到夜里一點(diǎn)才結束,因為大家心里都清楚,點(diǎn)火成功后的這一周極為關(guān)鍵。

20147月,在得知中國在第八屆國際水合物大會(huì )上宣布將可燃冰試采時(shí)間定在2017年,原計劃在2018年進(jìn)行可燃冰試采的日本竟然把時(shí)間也提前到了2017年,而且比中國早了三個(gè)月宣布試采點(diǎn)火成功,但日本從54日試采到到515日,因出砂問(wèn)題堵住了出氣管,被迫終止,12天產(chǎn)氣3.5萬(wàn)立方米,每天平均出氣量三千立方米左右,所以我國這次可燃冰試采不僅僅是要點(diǎn)火出氣,重要的是出氣量要更大,出氣時(shí)間要更長(cháng),而且不能出現砂堵出氣管的問(wèn)題。

海上工作環(huán)境畢竟不如陸地,試采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工程組組長(cháng)謝文衛的腰椎病越來(lái)越嚴重,每天晚上需要躺在地上請同事給他使勁地踩,才稍有緩解,作為工程組專(zhuān)家,他沒(méi)有因此要求到陸地治療,依然堅持在一線(xiàn)忘我的工作。很不湊巧,蘇丕波的兒子也在試采期間發(fā)高燒,妻子在家又當媽又當爹,半夜里忙前忙后沒(méi)有個(gè)幫手,實(shí)在累得不行,就打電話(huà)給他抱怨為什么要出海,但當她偶然從中國國土資源報上看到她丈夫正在做這項偉大的工作時(shí),怨言沒(méi)有了,委屈也沒(méi)有了。

艱辛的付出必修正果,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場(chǎng)指揮部大屏幕上躍動(dòng)的數字不斷攀升,1萬(wàn)、2萬(wàn)、5萬(wàn)、10萬(wàn)……,518日,出氣量定格在12萬(wàn)立方米,平均日產(chǎn)1.6萬(wàn)立方米,最高產(chǎn)量破天荒地達到3.5萬(wàn)立方米,其中甲烷含量最高達99.5%。所有人那繃緊的神經(jīng)之弦終于松弛了。

這是必將載入世界可燃冰研發(fā)歷史的時(shí)刻,這必將是世界能源發(fā)展歷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看著(zhù)平臺燃燒的火焰,我甚至有些許恍如隔夢(mèng)。那么近距離的參與到可燃冰事業(yè)里程碑式的大事件,我想,今后工作很難再找到能夠與之相提并論的讓人欣喜的事了。”方允鑫博士在平臺和大家一起歡呼起來(lái)。

而方允鑫僅僅是可燃冰團隊中的一個(gè)代表。

在可燃冰試采團隊組建中,指揮長(cháng)葉建良大膽啟用了一批八零后、九零后年輕人,整個(gè)試采團隊近五十人里,包括葉建良、邱海峻、謝文衛在內的45歲以上被稱(chēng)為“老人”的只有6個(gè)。此外,在試采平臺上還有三位漂亮的八零后女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人員,她們?yōu)檫@個(gè)以男同胞為主的團隊增添了活力。

這三位女地質(zhì)工作者都是1987年出生,我們稱(chēng)她們?yōu)?“三朵金花”,分別是現場(chǎng)指揮部地質(zhì)組的康冬菊,綜合組的于哲和王靜麗,而更讓我們驚喜是,王靜麗和她丈夫萬(wàn)庭輝都在這個(gè)平臺上工作,是這個(gè)團隊里唯一的一對夫妻組合,為了可燃冰能夠試采成功,他們推遲了做父母的時(shí)間。

臉上常掛著(zhù)微笑的于哲自從到了平臺,已堅持工作了四十九天,她不僅承擔技術(shù)工作還承擔了很多綜合辦公室數據、材料及傳達,這朵充滿(mǎn)活力的“金花”給這充滿(mǎn)機械味的平臺上帶來(lái)另樣的歡樂(lè )。

“媽?zhuān)惆押⒆訋У搅硪粋€(gè)房間吧,我得出發(fā)去海上了,孩子見(jiàn)到我走肯定要哭的”。沉靜靦腆的康冬菊孩子只有一歲多,她離開(kāi)家去平臺的那天晚上,她和孩子都感冒發(fā)燒了,接到上平臺的通知,她耽心孩子知道自己要走會(huì )哭喊,不讓她走,就讓老人把孩子帶到另一個(gè)房間,自己一個(gè)人悄悄地溜出家門(mén),奔赴試采平臺。

 “女同胞在地勘一線(xiàn)是稀有金屬,而在海上從事地質(zhì)工作,簡(jiǎn)直就是貴金屬”陸敬安形象地說(shuō),她們這種舍小家顧大家的奉獻精神充分體現了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 “責任、創(chuàng )業(yè)、合作、奉獻” 的核心價(jià)值觀(guān),感動(dòng)著(zhù)每一位團隊的成員。

在這里,在四周都是大海的環(huán)境中,這支新組建的團隊,把團結、合作、奉獻精神發(fā)揚得淋漓盡致,他們沒(méi)有驚天動(dòng)地的口號,卻用自己的行動(dòng)干出了驚天動(dòng)地的事業(yè)。

 

七、精誠合作的一流團隊

 

作為“領(lǐng)頭羊”,葉建良是可燃冰試采團隊的靈魂,他是一位有智慧、有膽量、敢拍板,懂專(zhuān)業(yè),有魄力的可燃冰試采指揮部指揮長(cháng)。

2003年,葉建良博士論文就是以可燃冰為題,此后他組織編寫(xiě)出版了中國可燃冰方面的第一部著(zhù)作,在這次可燃冰試采工作出氣量由原來(lái)的日均兩千方提高到日均一萬(wàn)方的目標后,他左思右想后得出結論就是必須進(jìn)行試采工藝優(yōu)化,于是他提出了影響深遠的創(chuàng )新工藝——儲層改造。為了解決儲層改造難題,他在可燃冰試采平臺上一待就是六十多天,常常是半夜兩點(diǎn)睡覺(jué),早上六點(diǎn)起床,這期間他還不時(shí)的到指揮部辦公室查看數據。

他給這個(gè)團隊帶來(lái)了一股精神氣,并給這個(gè)團隊注入了源源不斷的動(dòng)力,這個(gè)團隊所有科研人員和施工人員為他這股精氣神所敬佩,他成了這個(gè)團隊的榜樣和旗幟。

葉建良對這次可燃試采工程有他自己的一套工作方法,“我排除一切干擾,在可燃冰試采這個(gè)新領(lǐng)域,我不追求四平八穩,那樣什么事也干不成,我要把管理者、科學(xué)工作者、學(xué)者的優(yōu)勢有機結合,要大膽創(chuàng )新,大膽啟用年輕人?!?/span>

可燃冰試采全過(guò)程充滿(mǎn)了創(chuàng )新,可以說(shuō)沒(méi)有創(chuàng )新就無(wú)法創(chuàng )造世界紀錄。在資料應用上,采用新技術(shù)新方法對原有地震資料進(jìn)行重新處理,結果證明重新處理后的資料在選擇井位方面非常準確。在如何提高試采產(chǎn)氣量問(wèn)題上,通過(guò)創(chuàng )新打井方法,穿過(guò)儲層進(jìn)行儲層改造,井下割縫來(lái)達到水平井的效果。因為此前沒(méi)有任何經(jīng)驗,于是他們吸收了一些和油氣行業(yè)不相關(guān)的樁基處理專(zhuān)家參加到團隊里。大膽地把油氣方面的“孔、滲、飽”引進(jìn)可燃冰試采中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為解決出砂堵氣管的難題,試采團隊到浙江、中石油、中海油、青海油田進(jìn)行廣泛調研,對采油的防砂技術(shù)進(jìn)行創(chuàng )新,他打了個(gè)形象的比喻就是“打個(gè)孔,插個(gè)管子”,最后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

“中國的地質(zhì)學(xué)家是最有福氣的,中國地質(zhì)構造非常復雜,中國有這方面的傳統和基礎,這次試采成功得益于我原來(lái)在油氣中心做了幾年油氣工作,合作對象又是中石油,有了理論、技術(shù),我們經(jīng)過(guò)創(chuàng )新探索出可燃冰試采的理論、技術(shù)和方法”葉建良自信地說(shuō)。

葉建良的果敢魄力還體現在用人上,對于這么大一個(gè)國家工程,而且是沒(méi)有任何國內外可借鑒經(jīng)驗的高新技術(shù)工程,葉建良果斷地放手、放權讓年輕人去干、去闖、去創(chuàng )新。他非常支持和提攜年輕人,關(guān)注年輕科技工作者真實(shí)想法。他認為在技術(shù)領(lǐng)域不少老專(zhuān)家總是覺(jué)得自己什么都懂,年輕人經(jīng)驗不足,嚇得年輕人不敢說(shuō)話(huà),要是因為有風(fēng)險就把年輕人想法壓下去,那么誰(shuí)也不敢干了,因為不干最太平。自他擔任指揮長(cháng)之后,他放手讓更多的年輕人挑起重擔,試采平臺各個(gè)組的組長(cháng)、副組長(cháng)和一些技術(shù)領(lǐng)域的主任、副主任大多都是年輕的八零后,經(jīng)過(guò)這次鍛煉,這些年輕人很快成長(cháng)為這個(gè)領(lǐng)域的技術(shù)骨干。

在葉建良的影響下,那僅有的6個(gè)“老人”也都非常提攜、愛(ài)護年輕人,時(shí)刻關(guān)心他們的成長(cháng)??茇愗愂菑闹惺鸵M(jìn)的人才,當時(shí)國外一家公司給了他非常優(yōu)厚的薪資條件和休息時(shí)間,但面對年薪八十萬(wàn)干一個(gè)月休息一個(gè)月的工作,他都沒(méi)有去,用他自己的話(huà)說(shuō)就是因為在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這個(gè)團隊干得有勁。

寇貝貝在平臺上工作天數超過(guò)一百天,平均每天工作時(shí)間在18個(gè)小時(shí),因為時(shí)間久、強度大,他身心極度疲憊,壓力大到經(jīng)常失眠,他在整個(gè)試采作業(yè)期間體重整整掉了12斤。試采指揮部辦公室主任邱海峻主任察覺(jué)后,找他談心:“貝貝,沒(méi)事,放開(kāi)手腳,你們還年輕,允許年輕人犯錯誤”,這句話(huà)讓他倍感溫暖,但最終還是因為體力透支倒下了,不得不去住院治療,但一出院后他又馬上加入到這個(gè)他魂牽夢(mèng)縈的可燃冰團隊。

在可燃冰試采期間,這個(gè)團隊所有人激發(fā)出了他們旺盛的精力,日以繼夜、不知疲倦,非??炭嗟膶W(xué)習鉆研和工作,不論是已經(jīng)在地質(zhì)行業(yè)工作了幾十年的老同志,還是剛剛畢業(yè)兩三年的九零后新同志,他們都在努力發(fā)揮他們每個(gè)人的最大潛能。

作為測試組組長(cháng)的陸紅峰在平臺甲板外負責取樣測試工作,他在陸地的時(shí)候,從來(lái)沒(méi)有那么長(cháng)時(shí)間一直待在野外測試樣品,而在海上,現場(chǎng)采樣振動(dòng)篩里面非常的嘈雜,巨大的機器聲震耳欲聾,尤其到了夏季,甲板在烈日烘烤下,就像蒸箱一樣炙熱,不要說(shuō)進(jìn)行取樣測試工作,光是穿著(zhù)厚厚的安全服在甲板上溜達一圈,都渾身濕透,他們測試組最多時(shí)有9個(gè)人在現場(chǎng),大家分組輪流去取樣品,沒(méi)有一個(gè)人叫苦叫累。

“國外再好,沒(méi)有自己的家好”,這是很多在國外留學(xué)回來(lái)建設自己祖國的學(xué)子共同的心聲。1984年出生的尉建功從德國不萊梅大學(xué)博士畢業(yè)后,2015年加入可燃冰試采團隊。當時(shí)他有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中科院、青島海洋地質(zhì)研究所三個(gè)單位可以選擇,經(jīng)過(guò)認真對比和分析思考,他認為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的地緣優(yōu)勢好,有很多可燃冰勘查研究經(jīng)驗,所以首先聯(lián)系了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尤其是在見(jiàn)到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的領(lǐng)導之后,發(fā)現這是個(gè)真正干事的單位。所以他的第一選擇就是廣東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

這個(gè)團隊讓他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科研氛圍,團隊里的同事對自己的拿手技術(shù)沒(méi)有藏著(zhù)掖著(zhù),都愿意跟他分。作為新人,當他有不知道的問(wèn)題,只要去問(wèn),總會(huì )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發(fā)現在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學(xué)知識的效率遠遠超過(guò)學(xué)校。他在德國學(xué)習的時(shí)候就對中國可燃冰發(fā)展一直密切關(guān)注,期望有一天祖國能夠開(kāi)展可燃冰試采,他也知道試采工作因為沒(méi)有前人經(jīng)驗,開(kāi)展起來(lái)肯定非常艱難。

“能源領(lǐng)域實(shí)現突破也是中國夢(mèng)之一,可燃冰是未來(lái)最具潛力的能源,我在德國時(shí)就有一個(gè)自己的夢(mèng),就是能有機會(huì )參與祖國的可燃冰研發(fā)開(kāi)采工作”,如今他的夢(mèng)想實(shí)現了,這就是團隊給他的力量,尤其感謝這個(gè)團隊領(lǐng)頭人葉建良對年輕人的信任。

可燃冰試采期間,有一天凌晨三點(diǎn)他在平臺指揮部值班,對講機里突然有人講話(huà),讓他拿本資料過(guò)去,因為對講機里聲音和平時(shí)講話(huà)的聲音不太一樣,有些變音,聽(tīng)不出來(lái)誰(shuí)在說(shuō)話(huà)。當他按照對講機里講的要求將資料送過(guò)去時(shí),大吃一驚,因為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今夜不值班的葉建良局長(cháng)。

在試采平臺上,團隊里的很多人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也不會(huì )去休息,而是主動(dòng)地去幫助其他人。這給指揮部外聘的深圳石油公司鉆探專(zhuān)家崔允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說(shuō):“我原來(lái)在私企干過(guò),也在中海油、中石化工作過(guò),一般在海上正常工作12個(gè)小時(shí),下班交接完就休息了,而在這個(gè)團隊,從領(lǐng)導到普通技術(shù)人員,一天干十七八個(gè)小時(shí)很正常,這種高強度工作如果干得不順心我早就走了,正因為這個(gè)團隊有凝聚力,領(lǐng)導有魅力,讓我在這個(gè)團隊找到了一種感覺(jué),體會(huì )到了一種精神”。

 

八、難忘的平臺生活

 

6月10日,是迎來(lái)可燃冰試采滿(mǎn)月的日子,晚上八點(diǎn)生產(chǎn)例會(huì )結束后,指揮長(cháng)葉建良給現場(chǎng)可燃冰團隊講了幾件振奮人心的消息,其中之一就是“從今天起,微信可以解禁啦,大家可以給家人報個(gè)平安,表達一下喜悅之情?!?/span>

一陣歡呼聲在空曠的南海神狐海域激蕩,隨后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打開(kāi)微信,刷起了朋友圈。

寇貝貝在朋友圈發(fā)出了兩條信息,第一條是表達他這一個(gè)月來(lái)內心的感受:“從這口井開(kāi)始到現在,多少個(gè)不眠夜,緊張、忐忑、焦慮……在這一刻都覺(jué)得值了!有幸參與其中,為團隊點(diǎn)贊”。另一條是對家人的掛念:“兩個(gè)月的平臺生活歷歷在目,一轉眼離開(kāi)家已經(jīng)很久,感謝家人對我的支持和理解。紀錄依然在延續,等項目結束,回家好好陪你們!”

當晚,寇貝貝的朋友圈就被兩百多個(gè)點(diǎn)贊和各種祝福塞滿(mǎn)。在兩百多人的回復中一條特殊的微信讓他的內心翻起一陣陣波浪,“爸爸辛苦了,多久回來(lái)陪我和媽媽?zhuān)俊边@句由他女兒發(fā)出的呼喚聲讓他充滿(mǎn)感動(dòng)和愧疚,感動(dòng)的是家人對他的信任理解和支持,愧疚的是突然間閨女長(cháng)大了,長(cháng)期的兩地分居,聚少離多的他沒(méi)有多少時(shí)間陪伴她一同成長(cháng),沒(méi)盡到做爸爸的責任和義務(wù)。從去年加入項目到現在,這個(gè)八零后小伙子回家的時(shí)間屈指可數,今年從年后到試采結束的大半年的時(shí)間里,他在家里陪伴妻子和孩子的時(shí)間加起來(lái)一共只有六天!

7月9日,在獲取647萬(wàn)組科學(xué)試驗數據之后,南??扇急嚥?/span>的那一束曾照亮南海神狐海域夜空的沖天火焰,按照計劃主動(dòng)關(guān)閉閥門(mén),火焰緩緩地熄滅了,相比兩個(gè)月前開(kāi)閥點(diǎn)火的那股干勁,再次碰到閥門(mén)的手許久不愿轉動(dòng)。

我國南??扇急嚥晒こ踢B續試采六十天,累計產(chǎn)氣30.9萬(wàn)立方米,創(chuàng )造了讓世界驚嘆的多個(gè)紀錄。這一天,平臺出奇的安靜,所有參加試采的科技人員在已經(jīng)看不見(jiàn)火苗的燃燒臂前久久不愿離開(kāi)。

 “依依不舍!”

“難以表達的心里難受?!?/span>

“特別傷感?!?/span>

“要是這樣永遠燃燒著(zhù)多好”

站在甲板上的人在心里不斷念叨著(zhù)。

7月28日,我國南海海域可燃冰試采第四口監測井順利施工完畢,標志著(zhù)全球第一次泥質(zhì)粉砂質(zhì)型可燃冰試采工作正式結束,通過(guò)對大氣、海水、海底和井下四位一體監測體系的監測,可燃冰試采區域甲烷濃度無(wú)異常,環(huán)境無(wú)污染,井壁和地層穩定,未發(fā)生地質(zhì)災害,實(shí)現了安全可持續生產(chǎn)。伴隨著(zhù)現場(chǎng)指揮的一聲令下,藍鯨一號開(kāi)始了減載作業(yè),為返航做準備工作。

這又將是個(gè)不眠之夜,在指揮部的書(shū)寫(xiě)板上,他們深情地留下了最后一筆。

各種字跡交錯在眼前“謝文衛 3.22-7.29”,“寇貝貝Kevin Kou,曾經(jīng)工作的地方”,樊波、陳文龍、蔡德軍……。

7月29日,這個(gè)聳立在南海神狐海域世界上最先進(jìn)的巨型半潛式平臺——藍鯨一號,目送了謝文衛和寇貝貝最后兩位科技人員撤離。

在此期間,他們留下了內心最真摯的情感。

“試采結束了,大家都走了,大海上只剩下我和謝文衛主任。晚上,坐在空蕩蕩的辦公室,回憶著(zhù)過(guò)去的一幕幕,從試采前的緊張、忐忑、焦慮到現在的釋然、欣喜、期待,在自己的崗位上圓滿(mǎn)完成領(lǐng)導交給的任務(wù),做到問(wèn)心無(wú)愧,今晚應該會(huì )是自己在平臺上睡得最踏實(shí)的一覺(jué)?!?/span>

——寇貝貝(可燃冰試采指揮部工程組)

“我雖沒(méi)趕上開(kāi)始,但堅持到了最后,在平臺上生活工作兩個(gè)月,無(wú)論跟平臺還是跟平臺上的人都結下了深厚的感情,認識了那么多朋友,后會(huì )不知何期,無(wú)限傷感?!?

——于哲(可燃冰試采指揮部綜合組)

“我知道他們都是可燃冰 ,從‘冰’到‘火’的搬運工,我很喜歡這個(gè)團隊,我很高興成為搬運工的一員。對我來(lái)說(shuō),這只是開(kāi)始,我希望在將來(lái)為我國可燃冰的研究作出自己的貢獻,跟著(zhù)我們的團隊一起奏起這首‘冰與火之歌’?!?/span>

——何玉林(可燃冰工程技術(shù)中心)

“這項偉大的工程終于告一段落了。既有不舍又有激動(dòng)。不舍,除了對平臺伙食依依不舍,更重要的還是結識的很多朋友都將回歸各自的單位,不能在朝夕暢談。激動(dòng)的是不用再天天通過(guò)視頻聯(lián)系家人,可以回家與寶貝團聚了,感覺(jué)自己錯過(guò)了他太多的成長(cháng)?!?/span>

——康冬菊(可燃冰試采平臺地質(zhì)組)

南??扇急嚥扇蝿?wù)圓滿(mǎn)結束了,但是我們的可燃冰攻關(guān)之路才剛剛開(kāi)始,在直升機起飛的那一刻,回望像鋼鐵巨獸般矗立在海面的“藍鯨一號”,那上面承載了我們太多辛勞的汗水和成功的淚水,多少個(gè)夜以繼日的攻堅克難,多少個(gè)焚膏繼晷的技術(shù)研討,在直升機飛離的那一刻,都將成為回憶永遠的留在了“藍鯨”上,留在了南海神狐中,但這些都不會(huì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而慢慢被遺忘,因為這一切都已經(jīng)深深牢記在我們的心里,烙印在我們的腦海,再見(jiàn)了,藍鯨,這一刻,我們收拾行囊,不是為了離別,而是為了下一次的再相見(jiàn)!

——曲佳(可燃冰指揮部)

可燃冰試采施工期間,我在平臺度過(guò)一百來(lái)天的夜班,我已經(jīng)記不清到底有過(guò)多少個(gè)無(wú)眠之夜。從試采開(kāi)鉆、試采點(diǎn)火、試采成功、到圓滿(mǎn)收官,共同見(jiàn)證了個(gè)個(gè)令人激動(dòng)人心的時(shí)刻,其中這背后也有不少心酸故事,在那個(gè)臺風(fēng)來(lái)臨晚上,力保測試連續性,我們依然堅守崗位。還有多少個(gè)夜里,面對父母、孩子、妻子的守望,我們偶然發(fā)個(gè)微信,打個(gè)電話(huà)問(wèn)問(wèn)近況如何。她們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我,感謝她們,今天依依不舍離開(kāi)這充滿(mǎn)故事的平臺,更不舍得一個(gè)忘我工作、無(wú)私奉獻、團結奮斗的團隊,期待下次我們更精彩。

——黃芳飛(可燃冰試采平臺工程組)

彈指間過(guò)去4個(gè)多月,期間發(fā)生了太多事,試采前的忐忑,點(diǎn)火后的喜悅以及試采成功后的榮譽(yù),每個(gè)時(shí)刻都歷歷在目。打包裝箱結束,看著(zhù)空蕩蕩的現場(chǎng)指揮中心,心里莫名地產(chǎn)生些許憂(yōu)傷,在這里我們實(shí)現了夢(mèng)想,我們永遠不會(huì )忘記曾經(jīng)的群雄激辯、百家爭鳴。繼續努力加油,相信未來(lái)我們能創(chuàng )造更大的輝煌!

——王偲(可燃冰指揮部

 

九、領(lǐng)跑世界

 

如今,藍鯨一號雖然已經(jīng)從中國南海神狐海域重新回到了它誕生的地方——山東煙臺港口,中國南海又恢復了它以往的平靜。中國科技人員雖然在世界海洋里僅僅切開(kāi)了一個(gè)碗一樣大小的窗口,從這窗口里誕生的可燃冰讓人類(lèi)使用新清潔能源步伐又邁出了一大步。

在中國南海,我國在占比90%以上泥質(zhì)粉砂型可燃冰的研發(fā)和試采圓滿(mǎn)成功,這是中國科技工作者在掌握深海進(jìn)入、深海探測、深海開(kāi)發(fā)等關(guān)鍵技術(shù)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是中國人民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又一標志性成就,對推動(dòng)能源生產(chǎn)和消費革命具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必然對我國能源和世界能源結構布局產(chǎn)生深遠影響,掀起了能源領(lǐng)域的一次革命風(fēng)暴。

“世界上研究的可燃冰大多是粗砂型,我國研究且試采成功的可燃冰是全球儲量占比九成以上開(kāi)發(fā)難度最大的泥質(zhì)粉砂型,李克強總理要求“天然氣水合物(可燃冰)一定要達到和世界先進(jìn)國家同步起跑的水平”。經(jīng)過(guò)近二十年的努力,我國不僅做到了可燃冰領(lǐng)域技術(shù)起跑而且已經(jīng)開(kāi)始了領(lǐng)先,”李金發(fā)副局長(cháng)在談到可燃冰試采成功時(shí)鏗鏘有力地說(shuō)。

“到本世紀中葉建成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科技強國是應有之義,但科技強國不是一句口號,得有內容,得有標志性技術(shù)?!?/span>

“實(shí)現‘兩個(gè)一百年’奮斗目標,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mèng),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chuàng )新道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jīng)濟主戰場(chǎng)、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加快各領(lǐng)域科技創(chuàng )新,掌握全球科技競爭先機”。

在不同場(chǎng)合,習近平總書(shū)記多次強調科技創(chuàng )新的重要性,強調科技創(chuàng )新的引領(lǐng)作用,強調“要有自己的東西”。

近二十年來(lái),在可燃冰這場(chǎng)能源爭奪戰中,中國從對可燃冰的關(guān)注、并行到領(lǐng)跑,用二十年時(shí)間超越了世界發(fā)達國家近六十年的研究勘查水平,用兩年時(shí)間追趕并超越了發(fā)達國家二十年的可燃冰試采勘查水平。牢牢地站在了可燃冰研究與試采的最高峰,中國科技工作者實(shí)現可燃冰勘查開(kāi)發(fā)理論、技術(shù)、工程和裝備全流程的自主創(chuàng )新,名副其實(shí)的“有了自己的東西”。

在理論上,初步建立了兩期三型成礦理論,指導南海準確圈定了找礦靶區;初步創(chuàng )建了天然氣水合物成藏系統理論,指導試采實(shí)施方案的科學(xué)制定;初步創(chuàng )立了 “三相控制開(kāi)采理論,指導精準確定試采降壓區間和路徑。

在技術(shù)上,實(shí)現了六大技術(shù)體系二十項關(guān)鍵技術(shù)自主創(chuàng )新。其中防砂技術(shù)3項,儲層改造技術(shù)3項,鉆完井技術(shù)3項,勘查技術(shù)4項,測試與模擬實(shí)驗技術(shù)4項,環(huán)境監測技術(shù)3項。

在管理上,實(shí)現了三項重大工程管理系統自主創(chuàng )新。包括目標導向的頂層設計系統,四輪驅動(dòng)的協(xié)調運行系統和四性統一的施工保障系統。

在裝備上,實(shí)現了七項重大技術(shù)裝備自主創(chuàng )新。研制了我國第一臺4500米級無(wú)人遙控探測潛水器海馬號。研發(fā)了天然氣水合物保溫保壓取樣器,海底可控源電磁探測系統,適合試采儲層特點(diǎn)的防砂篩管,用于實(shí)時(shí)監測海底形變的地震監測儀,可燃冰試采大型模擬實(shí)驗裝置。利用我國自主設計建造的超深水半潛式鉆井平臺藍鯨一號。

廣州海洋地質(zhì)調查局總工程師楊勝雄心里一直存著(zhù)一個(gè)理念,可燃冰試采作為一個(gè)國家大型工程 “國家給你的錢(qián)是納稅人的錢(qián),要給納稅人交賬,沒(méi)有前瞻性,沒(méi)有憂(yōu)患意識就不行”,今天終于看到了我國可燃冰團隊交出了碩果累累的賬單。

 中國地質(zhì)調查局局長(cháng)鐘自然認為,可燃冰試采是我國建設海洋強國和科技強國,實(shí)施“三深一土”國土資源科技創(chuàng )新戰略的關(guān)鍵之舉,是檢驗前期科技創(chuàng )新成果的試金石。實(shí)施海洋強國和科技興國戰略需要我國提高深海開(kāi)發(fā)能力,摸清可燃冰資源家底,維護國家海洋主權??扇急鶎?shí)施試采既可以檢驗我國前期形成的理論技術(shù)和裝備體系的科學(xué)性,又可以通過(guò)開(kāi)展大規模多專(zhuān)業(yè)高難度的聯(lián)合科技攻關(guān)迅速掌握深海進(jìn)入、深海探測和深海開(kāi)發(fā)技術(shù),推進(jìn)可燃冰資源商業(yè)性開(kāi)發(fā)。

為推進(jìn)我國可燃冰產(chǎn)業(yè)化、商業(yè)化進(jìn)程,2017年7月17日,國土資源部、廣東省政府和中石油集團在廣州市聯(lián)合召開(kāi)了可燃冰產(chǎn)業(yè)化工作座談會(huì )。

國土資源部黨組書(shū)記孫紹騁表示,國土資源部將進(jìn)一步加強與廣東省政府、中石油集團合作,盡快簽署三方合作協(xié)議,啟動(dòng)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kāi)采先導試驗區建設,推進(jìn)天然氣水合物產(chǎn)業(yè)化進(jìn)程,力爭這一清潔新能源早日服務(wù)于經(jīng)濟發(fā)展,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推進(jìn)綠色發(fā)展作出新的貢獻。

廣東省長(cháng)馬興瑞要求廣東省相關(guān)部門(mén)主動(dòng)參與、共同協(xié)商、完善細化先導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在科學(xué)技術(shù)創(chuàng )新和研發(fā)基地、港口碼頭、管網(wǎng)等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給予大力支持,進(jìn)一步加大力度、加快進(jìn)度,共同推進(jìn)天然氣水合物產(chǎn)業(yè)化進(jìn)程。

中石油海洋工程公司副總經(jīng)理彭飛表示,中石油集團公司將全力參與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kāi)采先導試驗區建設,加大技術(shù)研發(fā)力度,為實(shí)現產(chǎn)業(yè)化發(fā)揮應有的作用。

2017年8月24日,國土資源部、廣東省政府、中國石油天燃氣集團在北京簽署了“加快推進(jìn)天然氣水合物產(chǎn)業(yè)化的合作協(xié)議”。這標志著(zhù)中國可燃燒冰調查、勘查和開(kāi)發(fā)進(jìn)入了一個(gè)新的時(shí)代。

 

結束語(yǔ)

 

可燃冰是21世紀最具潛力的接替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新型清潔能源之一。全球可燃冰探明儲量是傳統石化能源的兩倍,具有巨大的開(kāi)發(fā)前景和商業(yè)價(jià)值,可燃冰已經(jīng)引起世界各國尤其是發(fā)達國家和能源短缺國家的高度重視,美國政府顧問(wèn)邁克爾·馬科斯甚至預言:可燃冰一旦開(kāi)發(fā)利用,現存的世界能源市場(chǎng)將徹底改變。

我國廣闊的管轄海域和專(zhuān)屬經(jīng)濟區、凍土地區有著(zhù)巨大的可燃冰資源前景,可燃冰資源總量達1466億噸油當量,是常規油氣資源的三倍,這對于我國資源短缺,對外依存度很高的現實(shí)情況來(lái)說(shuō),可燃冰的產(chǎn)業(yè)化、商業(yè)化開(kāi)發(fā)是滿(mǎn)足我國能源供給、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有效途徑。

正如黨中央、國務(wù)院在祝賀可燃冰試采成功的賀信中所說(shuō),“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只是萬(wàn)里長(cháng)征邁出的關(guān)鍵一步,后續任務(wù)依然艱巨繁重?!?/span>但我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lái),中國人一定能夠實(shí)現可燃冰能源“從鉆臺走到灶臺”。

我國首次海域可燃冰試采現在已經(jīng)圓滿(mǎn)結束了,2019年我國將開(kāi)展第二次可燃冰的試采工作。我們堅信中國科技工作者將會(huì )認真學(xué)習領(lǐng)會(huì )、堅決貫徹中共中央、國務(wù)院賀電精神,加大可燃冰資源勘查力度,為產(chǎn)業(yè)化提供資源基礎;加大理論、技術(shù)、工程、裝備研究力度,為產(chǎn)業(yè)化提供技術(shù)準備;依靠科技進(jìn)步保護海洋生態(tài),為產(chǎn)業(yè)化提供綠色開(kāi)發(fā)基礎;研究勘探開(kāi)發(fā)管理規范性文件和產(chǎn)業(yè)政策,為產(chǎn)業(yè)化提供相關(guān)保障。依靠科技進(jìn)步,保護海洋生態(tài),促進(jìn)可燃冰勘查開(kāi)采產(chǎn)業(yè)化、商業(yè)化進(jìn)程,為推進(jìn)綠色發(fā)展、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作出新的更大貢獻,為實(shí)現“兩個(gè)一百年”奮斗目標、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mèng)再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