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土家擺手舞

來(lái)源:原創(chuàng )作者:譚華睿時(shí)間:2023-11-09熱度:0

土家擺手舞

擺手舞深扎于土家族生活土壤之中,距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是土家族精神生活和民族凝聚力的體現,又以其海納百川、兼容并蓄的胸懷,不存芥蒂、聲威并重的氣量,經(jīng)千百年吐故納新的醞釀遞進(jìn),造就出了質(zhì)樸而粗獷、自然而厚重且風(fēng)格獨特的土家文化。

向來(lái)有土家族“百科全書(shū)”之稱(chēng)的擺手舞,是種極具民族特色的舞蹈藝術(shù),也是土家族區別于其他民族的顯著(zhù)文化符號之一。擺手舞所表現的基本內容涉及人類(lèi)起源、神話(huà)傳說(shuō)、民族遷徙、狩獵捕魚(yú)、古代戰事、刀耕火種、飲食起居等方方面面,由最初對動(dòng)物姿態(tài)的模仿,豐富發(fā)展并加工提煉,成為今天內涵豐盈、風(fēng)格獨特、形式完美的民間藝術(shù)。透過(guò)它的內容與形式,可以了解土家族歷史文化的演變,土家民俗藝術(shù)發(fā)展的軌跡以及與周邊文化的碰撞交流。

目前學(xué)界考證,擺手舞的起源以祭祀祖先、巴渝舞演化兩種觀(guān)點(diǎn)最為普遍?!缎U書(shū)校注》卷十載:“巴氏祭祖,擊鼓而祭”,說(shuō)明擺手舞始終貫穿了祈求庇護和祭祀先祖的主題。而《華陽(yáng)國志巴志》則載:“巴師勇銳,歌舞以凌殷人。前徒仰戈,故世稱(chēng)之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也”。振奮軍威、氣勢磅礴的戰歌武舞,與其他區域的歌舞形式大相庭徑,專(zhuān)家以此推斷擺手舞與巴渝舞同源異支。

時(shí)光遠征,萬(wàn)物更替。擺手舞的演變可追溯到商周時(shí)期。相傳當時(shí)巴人戰前喜歌喜舞,且在助周伐紂中大顯身手,軍戰舞受到周王喜愛(ài),一度被引入宮廷,陳于帝王禮樂(lè )。至漢代,巴人軍戰舞拔格成為漢宮廷舞樂(lè ),又被稱(chēng)為巴渝舞。它的另一種形式,則在民間廣泛流傳,至唐宋時(shí),擺手舞因其載歌載舞、浩蕩涌進(jìn)的形式,被稱(chēng)為“踏蹄之戲”。而今民俗活動(dòng)中的擺手舞有了新的生命,在表演、環(huán)境、配樂(lè )等方面融通了現代元素,原始擺手舞向廣場(chǎng)擺手舞發(fā)展,加入操化動(dòng)作,形式也不再拘泥于重大節日,成為土家族居民大眾的健身體育項目。其舞蹈剛勁而穩健、熱烈又莊重,群眾基礎深厚又深得喜愛(ài),贏(yíng)得了“東方迪斯科”的美譽(yù),并被國務(wù)院列入了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名錄。

土家人稱(chēng)擺手舞為舍巴日。“舍巴”意為“擺手”,“日”即“做”。土家族是一個(gè)有語(yǔ)言沒(méi)有文字的民族,其語(yǔ)動(dòng)賓倒置,“舍巴日”,漢語(yǔ)直譯為“做擺手”,意譯為“擺手舞”。

集舞蹈藝術(shù)和體育健身為一體的擺手舞,也是歌舞渾然一體的綜合藝術(shù)。擺手舞從商代流傳至今,經(jīng)千百年沉淀演化,天然的和諧風(fēng)趣與耀動(dòng)光熱,在浮光隙影的明暗里推陳出土家生活起伏的律動(dòng)。

描影抒情的擺手舞,是土家人情感的寄托棲止,也是他們將生活融入詩(shī)情畫(huà)意波涌的表現,日月星光凝在舞間,讓人眉目千轉、剎那頓悟,人間波折同縱聲高歌一樣,有曲有折、有平有仄更能讓人心動(dòng)、緬懷和深思。

在形式上,如今的擺手舞有大擺手和小擺手之分,小擺手土家語(yǔ)叫舍巴或舍巴巴,大擺手土家語(yǔ)叫葉梯黑,舞姿從貼近生活的圍獵勞作、日常生產(chǎn)中取材,逐漸演變成以“單擺”、“雙擺”、“回旋擺”、“抖跳蚤”、“巖鷹閃翅”等動(dòng)作為主的優(yōu)美舞蹈。舞歌的韻致在流傳中得到簡(jiǎn)化,目前有為擺手時(shí)傳唱的山歌《要吃飯就要挖土》,另一首則是《點(diǎn)兵歌》。兩歌歌詞簡(jiǎn)單上口、韻味十足,似叢山中的脆鳴,又似滾落高崖的大瀑,緩時(shí)幽幽平涌、急時(shí)嘈嘈奔流,映射了土家族先民樸實(shí)的生活哲理和英雄崇拜的理念。

擺手舞對身體的協(xié)調性要求較高,扭、轉、屈、蹲的動(dòng)作組合需要調動(dòng)全身各部位肌肉參與,上下肢密切配合,張弛有序、協(xié)調發(fā)力才會(huì )使舞姿游刃有余、敦實(shí)穩健。它的基本動(dòng)律為手腳同邊,下不過(guò)膝,上不過(guò)肩,身體下沉而微有顫抖,擺動(dòng)線(xiàn)條流暢自然而大方落落,動(dòng)姿如輕云翻飛,神態(tài)婉回又如游龍出海。

清代詩(shī)人彭施鐸在《溪洲竹枝詞》一詩(shī)中贊嘆:“福石城中錦作窩,土王宮畔水生波。紅燈萬(wàn)盞人千疊,一片纏綿擺手歌”。描繪了當時(shí)土家族擺手舞歡騰起舞、蹁躚進(jìn)退的盛況。也從側面印證土家人骨子里的倔強,他們始終心燈長(cháng)明,不為外因所折,總會(huì )應時(shí)而歌,像四季中掛在枝頭的小太陽(yáng),給人溫暖與希望。

渝東南的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以獨特的地理條件和人居環(huán)境,把擺手舞的傳統性、民族性和群眾性完整地傳承了下來(lái)??h域內的黃水風(fēng)景區,“畢茲卡綠宮”土家風(fēng)文藝演出團以擺手舞為主題,構筑了一道瑰麗的旅游文化風(fēng)景線(xiàn)。初夏時(shí)節,紫綠相間的四葉草,爬上院墻的禾雀,隱在假山青靄間的薔薇,仿佛硬要在一夜間充溢眼眸,從各處趕來(lái)的游人,聚集在天上黃水大劇院,賞析從遠古奔來(lái)的擺手舞,臺下游人情緒躍然心頭,跟隨抑揚頓挫的鑼鼓聲調,附唱著(zhù)擺手歌的尾調,洶涌歌潮摒棄了地域阻擋、穿透了時(shí)光禁錮,將奮力更生的氛圍烘托到極致。

縣城內樹(shù)有樹(shù)濤,竹有竹韻,風(fēng)輕草軟,百花爭妍,四野歷歷的橫香疏影,仿佛要與年少的時(shí)光相疊。初染鵝黃的嫩柳,幾片絨絨嫩葉伶俐伸張,靈動(dòng)身姿似天生攜帶,讓人流連觀(guān)賞難以招架。城郊的萬(wàn)壽古寨以“石柱女將”文化為背景,楔入擺手舞和摔碗酒等特色禮俗。游人觀(guān)賞青山野桃、斷橋芍藥、溝渠水仙之余,石磨豆花、都粑塊、野山珍等美食同樣讓人流連。

夜幕降臨,犄角旮旯被紅蕊粉瓣點(diǎn)綴,枝梢上,紅的黃的嬌艷,葉叢中,白的粉的可親,欄桿后,橙的藍的誘人。星星在搬移,滿(mǎn)天游曳的光彩,讓人錯愕而驚艷。引舞者將擺手坪中的篝火點(diǎn)燃,眾人以篝火為圓心圍成圓圈齊跳擺手舞,樂(lè )師以大鼓、大鑼打擊伴奏,常用調子為單擺、雙擺、磨鷹閃翅、撒種等節奏平穩、強弱分明、雄渾深沉的曲牌,通過(guò)鑼、鼓的節奏來(lái)控制舞蹈隊形和動(dòng)作的變化,圓圈行列之前有“導擺者”,行列之間有“示擺者”,行列之末有“押擺者”,讓從未參加過(guò)的人也能在用心觀(guān)摩后學(xué)到形質(zhì)。擺手舞唱腔多為喊腔,由梯瑪用土家語(yǔ)領(lǐng)唱擺手歌,引導舞蹈者和觀(guān)眾合唱。旋律性不強,但頗有聲勢,能表現強烈的歡樂(lè )情緒。

不同的舞蹈內容有不同的節奏。表現戰斗時(shí),節奏高亢激越。表現追憶祖先時(shí),節奏舒緩而莊重。表現生產(chǎn)勞動(dòng)時(shí),節奏快慢有致。表現生活時(shí),節奏輕松活潑。鼓鑼聲的緊要處,擺手坪中間熊熊燃燒著(zhù)的篝火,將舞者的臉龐映得通紅,舞者甩開(kāi)手臂,踏著(zhù)鑼鼓節奏,高呼“舍巴”, 舞狂放而干勁有力。

歌聲飄來(lái),高潮出現了,觀(guān)眾們也被現場(chǎng)氣氛感染,也合著(zhù)節拍大聲和唱,一時(shí)間鼓聲、鑼聲、號聲還有“喲嗬、喲嗬”的和唱聲,似從遠古而來(lái),厚重而堅硬,粗獷而雄渾。

土家擺手舞浸透著(zhù)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是土家族先民集體智慧的結晶。它既屬于藝術(shù)范疇,又屬于體育手段,在雄渾歌聲與簡(jiǎn)潔伴奏中練習擺手舞,讓人產(chǎn)生歸于田園牧歌的心境,仿佛使人通達美好的彼岸、登臨遠古的仙境。無(wú)論是在觀(guān)看表演或親自體驗,人們都能從中獲得愉快情感的體驗、美妙的心靈享受!


上一篇:也說(shuō)說(shuō)春節放鞭炮的事

下一篇:沒(méi)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