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ineedaprolifespeaker.com/sitemap.xml

日韩在线视频不卡,福利网址在线观看,午夜精品在线观看,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一二

唯有自己才是自我的救贖——讀《面紗》

來(lái)源:作者:陳湫儷時(shí)間:2024-05-27熱度:0


  “別揭開(kāi)這五彩面紗,蕓蕓眾生都管它叫生活”。這是雪萊的詩(shī)《別揭開(kāi)這五彩面紗》,毛姆在《面紗》的扉頁(yè)上引用了這句詩(shī),也用面紗(也可譯作五彩面紗,華麗面紗等)做了自己的書(shū)名。

他在書(shū)里塑造了這樣一個(gè)主人公,她漂亮,輕浮、虛榮,她大齡未婚又想趕在妹妹前面嫁人以保存顏面,所以選擇嫁給了一名知識淵博細菌學(xué)家。丈夫并沒(méi)有迷人的外表和與她一致的愛(ài)好,盡管婚后,他將她奉若珍寶,可是她依然覺(jué)得他無(wú)趣、木訥。她跟隨他來(lái)到了他工作——香港,卻在這里愛(ài)上了輔政司助理,與其說(shuō)愛(ài),不如說(shuō)是一種肉欲的吸引。紙終究包不住火,丈夫在讓她看清楚了情夫的真面目后,選擇帶上她一起去到瘟疫盛行的區域救治,最初丈夫想讓她死于疫病,因為他愛(ài)她,也恨她,更恨自己,明知道她愚蠢、輕浮與粗俗,明知道她嫁給自己的真實(shí)原因,卻依然愛(ài)她?;蛟S那一刻,丈夫瓦爾特覺(jué)得唯有死于非命才能終止愛(ài)和恨,不管死的是自己,還是對方,他無(wú)法原諒她,他無(wú)法原諒自己。

在疫區,凱蒂在恐怖和死亡陰影的籠罩下,第一次參觀(guān)修道院,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在回去的路上淚流滿(mǎn)面。“她覺(jué)得,自己不僅被關(guān)在了那個(gè)小小的修道院的門(mén)外,而且也被關(guān)在了她的靈魂苦苦追尋的某個(gè)精神花園的門(mén)外。突然之間,她的心頭涌現出從未有過(guò)的落寞與孤獨感?!彼蝗灰庾R到“我真是個(gè)卑微無(wú)用之人!”。于是,她決心每日到修道院幫忙,院長(cháng)或許看出了她的心思,她告訴凱蒂“無(wú)論在凡塵俗世,還是在修道院,無(wú)論是工作還是休息,人都不可能獲得安寧。只有在靈魂深處,人才能找到安寧。

在修道院的工作讓凱蒂精神振奮,她雖然為人輕浮,但是擅長(cháng)廚藝和針線(xiàn)活,院長(cháng)就安排她指導那些做針線(xiàn)活的年輕女孩,沒(méi)過(guò)多久,凱蒂就和修女打成了一片。凱蒂慢慢發(fā)現“世間萬(wàn)物,包括蕓蕓眾生,猶如大江小河中的水滴,在奔瀉流淌中,既親密無(wú)間,又相隔遙遠,共同匯成一股無(wú)名的洪流,最終注入汪洋大海之中。既然萬(wàn)事萬(wàn)物皆是轉瞬即逝,無(wú)以足觀(guān),世人為何還要對瑣屑小事斤斤計較,導致彼此間齟齬不斷,愀然不樂(lè )呢?”雖然凱蒂與修女們已經(jīng)非常熟,但是凱蒂覺(jué)得修女們“好像擁有某種神秘的力量,能讓生活變得更有意義,而我卻沒(méi)有這種力量。這不是信仰問(wèn)題,而是某種更加深層的東西,更有價(jià)值的東西?!倍@種神秘力量,傷了她的自尊心。凱蒂感覺(jué)自己在尋找某種東西,雖然不確切的知道是什么,卻知道把它搞清楚,人生將會(huì )不一樣。

凱蒂的內心渴望得到瓦爾特的寬恕,尤其是在瓦爾特感染疫病彌留之際,凱蒂希望瓦爾特能對她釋然無(wú)怨,瞑目而逝,可是瓦爾特至死也沒(méi)有原諒她,只留下了一句“最后死掉的卻是狗”。引自哥爾斯密的《挽歌》,瘋狗咬了善人一口,眾人都以為善人要死了,最后死掉的卻是狗。凱蒂回到了香港,在引誘下又再一次和舊情人重燃了一次激情,堅定了她馬上回國的決心。在回去的路上收到了母親的死訊,最后選擇了和父親一起到國外生活。

有人說(shuō)毛姆厭女,因為在他筆下的女人,或虛榮勢利,或輕浮膚淺,或愚蠢粗俗,她們的生活只有舞會(huì )、社交、提高自己的身價(jià)只為找一個(gè)地位財富都不錯的男人。其實(shí)我的看法完全不同,毛姆筆下塑造的各種女性形象恰恰是在女性的頭上敲了警鐘,以鏡自省。正如凱蒂與瓦爾特爭吵時(shí)說(shuō)的那句“我覺(jué)得,你這樣對我有失公平。因為我愚蠢、輕浮和粗俗,就對我大加指責,這很不公平!我成長(cháng)的環(huán)境就是這樣,我認識的女孩子也都是這樣?!睆男?,凱蒂的母親就更青睞于她,因為她生得比妹妹漂亮,更有機會(huì )能嫁一個(gè)好丈夫,母親帶著(zhù)她出席了一場(chǎng)又一場(chǎng)的社交,教她如何使自己更加“奇貨可居”,就像在海邊拾貝殼,總想著(zhù)后面有更大的貝殼,結果撲了個(gè)空,反而是相貌平平一直不受重視的妹妹,覓得了一個(gè)讓母親滿(mǎn)意的夫婿。孩子在母親的眼中,更像是一件待沽的商品。而他的父親,一生都活在被他母親支配的恐懼中。父親在家里毫無(wú)地位可言,僅僅被看成是母女三人的經(jīng)濟支柱,由于父親沒(méi)有為全家提供奢侈豪華的生活,母女三人因此對他鄙夷不屑。因此當凱特看見(jiàn)母親安靜地躺在那里一動(dòng)不動(dòng)時(shí),生出一種無(wú)可名狀的惆悵感,“母親精于算計,使盡渾身解數,所孜孜追求的僅僅是一些無(wú)足輕重、毫無(wú)價(jià)值的東西?!?/span>

在毛姆生活的年代,其實(shí)這樣的女性形象就是當時(shí)的主流,即使在現在,依然有人會(huì )說(shuō),女生嘛,那么拼干什么,反正都是要嫁人的。女生沒(méi)有事業(yè)不會(huì )有人,但是如果事業(yè)成功沒(méi)有家庭卻往往被人詬病。很多女性,依然把婚姻看作是改變命運的方式。而毛姆每次都不遺余力地告訴你,那只是蒙上的一層面紗,你要找到的,是內心的平靜和自由,能真正讓你改變的,沒(méi)有別人,只有自己。

最后凱特對父親說(shuō)“我很想要個(gè)女兒,我會(huì )親自把她撫養成人,不讓她重蹈我的覆轍,回想我早年的成長(cháng)經(jīng)歷,我真痛恨我自己,可是我當時(shí)沒(méi)有任何機會(huì )。在教育我的女兒時(shí),我要讓她心靈自由,我要讓她自立自主。我把女兒生下來(lái),帶到這個(gè)世界,就會(huì )真心愛(ài)她,養育她,而不是為了有朝一日替她找個(gè)男人。也許,這個(gè)男人只想跟她睡覺(jué),所以才愿意為她的后半生提供生活依靠?!?/span>

凱特知道自己做錯了,雖然最后還是沒(méi)有能夠得到瓦爾特的寬恕,但是她學(xué)會(huì )了和過(guò)去和解,回到香港以后,又犯了一次錯,但她直面舊情人,做了一次深透的靈魂自白。凱特想起那天早晨,她沒(méi)有用眼而是用心看到了一幅激動(dòng)人心的美麗景色。“也許,她的失足與蠢行,她所遭遇的人生不幸,并不完全是徒勞無(wú)益的,只要她沿著(zhù)這條已經(jīng)朦朦朧朧展現在眼前的小道前行?!彪m然她還沒(méi)有成長(cháng)為她理想的樣子,但是她已經(jīng)不再是過(guò)去的樣子,她獲得了明確的自我認識,她也終于知道,沒(méi)有人能成為你的救贖,只有自己才能成為自己的救贖。

 


(陳湫儷,供職于貴州省地礦局一一七地質(zhì)大隊)